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家國主義 家主政治 中華家國
市長:梅峰健保免費公投  副市長: 早早安(顏俊家)子鳴Abr尉左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政治社會政治時事【家國主義 家主政治 中華家國】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尾巴正港第三勢力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第參章 國民黨應作的反省與檢討(馬主席以前)
 瀏覽53|回應0推薦0

Abr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第參章 國民黨應作的反省與檢討(馬主席以前)修改文章
2007/04/30 13:45

  民國九十三年總統大選之後,國民黨未能作深刻反省與檢討,老黨員可不是空口說白話,隨便說說而已,而是下過一番功夫研究過國民黨失敗的原因的老黨員認為失敗的原因有下列十點..

一、國民黨近年來被李登輝發明及其徒眾所奉行兩樣東西給騙了,那就是「台灣意識」與「主流民意」,在他們一直竭力的叫嚷之下,國民黨以為台灣人民真的是「台灣意識」高漲 ,而民進黨真的已掌握了「主流民意」。國民黨誤判了情勢,使自己墮入一個幻象之中。以為在台灣的台灣人(閩南人)必然是支持「台灣意識」的,而台灣走向獨立也真的是「主流民意」。因此「中國意識」是絕對不能提的,國民黨固有的一切理念、主義都是必須拋棄的,就連中國國民黨的中國兩字都得拋棄才行,(而今更可能會有人說,看吧叫你們拋棄中國,擁抱台灣,你們不信果然輸了吧)。在這種情況下國親兩黨犯下了一連串的錯誤。國親聯盟似乎成了一個新的政黨,拋掉了國民黨百餘年來的歷史,也拋掉了國民黨的理想和主義,當然更拋掉了百餘年來的神聖的使命---建立一個統一強大的中華民國。國親聯盟成了一個沒有過去,沒有未來,只有現在,只求維持現況的政黨。一個沒有主義,沒有中心思想的政黨,如何能贏得選戰。

 

二、國民黨四年前敗選後,發覺原來是黨主席有問題,是黨主席在輔助陳水扁。因此褫奪了李登輝的黨主席,可是並未與李登輝劃清界線,在黨內也未能清除李登輝的勢力。而此殘餘勢力在國民黨中結成了一個派系號稱本土派。國民黨又作了錯誤的判斷,以為本土派就代表了全部的閩南族群,閩南族群是台灣最大的族群,佔了七成以上的比例,談全民選舉是萬萬不能得罪閩南族群的,是必須拉攏的。所以在黨內縱容本土派。國民黨忘了五十餘年來的執政政績,也未能觀察台灣社會的實際情況,台灣的社會的族群對立的意識,早已被社會進化的洪流所吞噬了,社會中的不同族群早已自然融合了。在大選中民進黨企圖以「台灣意識」來操弄族群。國民黨則是昧於社會現實,迷失在「台灣意識」中了。以為閩南族群是選戰勝敗的關鍵,以致所有作為過於偏重閩南族群,並自行將族群窄化,窄化到誰才是真正的台灣人,好吧連主席是真正的台灣人又如何。在台灣的客家人大部分是奧客。外省人是隨著外來政權來的的人當然是不予理會的,宋主席是外省人到中南會引起反感,所以宋主席不必到南部拉票了。國民黨其實是被「台灣意識」操弄了,還以為是自己在操弄「台灣意識」。國民黨內部因為本土派的關係,事實上是分裂的,導致與親民黨結盟也不能精誠合作,在如此的情況下,選戰焉能不敗。

 

三、國親聯盟低估了,台灣人民的政治期望與政治參與度。以為絕大多數的人民所關心的是自己的生活而已。而中南部的基層人民更抱著天高皇帝遠的心態,不會管那一黨執政,不會關心台灣前途的,也不會關心國家憲政的問題,所以國親兩黨自一開始就把全力放在經濟問題上,企圖以經濟為主戰場。没想到民進黨卻把戰場擴大到,台灣前途及國家憲政層面,國親聯盟其實在去年十月份就該警覺到的,不過卻反應遲鈍非但沒有全面迎戰,仍然企圖把戰場拉回到經濟。一直以阿扁政府四年來沒搞好經濟,導致人民生活困苦為主調,忽略了雖然有很多民不聊生的個案,但是吃飽了飯沒事幹的人也不少的事實,台灣話說的「吃飽閒閒」的人,這些人都有參與政治活動的興趣。國民黨的黨工應該台北的龍山寺及各地方的廟口去看看。就不會作出錯誤的判斷了。

 

四、國親聯盟旗下有很多的經濟專家,注意到各種專業的經濟問題,所專注關心的是台灣經濟振興的問題,是中產階級以上的人,所面臨的問題,基本上是對的、是正確的。但是不能忽略了,基層人民的問題,也就是國民黨所謂窮苦大眾的問題,國民黨的文宣強調學費漲了、健保費漲,人民買不起汽車、買不起房子。但是經濟不景氣給基層人民的感觸倒底是什麼?是基本生活變得更困苦或是變得好過些,親民黨的宋主席倒是注意到了柳丁跌價的問題,柳丁跌價固然苦了種柳丁的人,但是對吃柳丁的人難道不是好事嗎?四年來人民為滿足食、衣、住、行的花費,倒底是漲是跌,可能有些人覺得經濟不景氣是事實,但是他吃個便當變得便宜了,吃碗牛肉麵也比以前便宜,買一件普通的衣服便宜了,就連房租也便宜了,經濟景氣不景氣對他沒什麼影響。秀山莊的房子、積架汽車他本來就買不起,他從來也沒想過要買,因為他是普通人,健保費漲了總比以前沒健保的日子好多了。專家學者們似乎應先研究一下基層的民生經濟問題,提供給國親聯盟一些更好的意見,而國親聯盟也該注意到基層人民的問題。疏忽了廣大的基層人民的需求,要贏得選舉就難了。國親聯盟的學者專家、黨工幕僚在近兩年來全心投入了選戰,注意力也專注在選戰上了,以致没沒能看到一些社會上萌生的現象,舉例來說,以前七八十元的排骨或雞腿便當,由便利商店來賣售價居然降到五十元以下。市面上冒出了許多的十元商店,售出的日用商品,雖然粗糙些但是實在便宜。細心觀察不難發現大部份的東西原來是大陸貨,便當也因為大老闆們採用了進口原料而降價,就連速食麵也因為赴大陸的投資者轉回設廠而降價了,小老百姓的日常生活在這種經濟活動下受到影響。對這一層面的經濟問題國親聯盟卻是視而未見,是不是和基層社會有些脫節了,因而在經濟政策上提不出民生經濟的具體東西來。從稻米進口、米酒漲價進而引申到加入WTO 的問題,作為在野黨的國親聯盟,有很大的發揮空間,可以作一些正面的論述,來獲取民心的,捨此不為。光是以負面手法來攻擊執政黨,也是失敗的原因之一了。

 

五、國親聯盟在兩岸關係上缺乏長遠的基本論述,在近程上也沒有明確的政策主張。自李登輝的兩國論到陳水扁的一邊一國論,國民黨及後來的國親聯盟,都未曾作出正面的回應,國親兩黨如果站在國民黨是一個有百年以上歷史的政黨立場上,是很容易回應兩國論及一邊一國論的。正因為國民黨未能回顧過去,也未能展望將來,陷入了李登輝和陳水扁一樣的思維邏輯中,而這種思維的結論又被李、陳所提出了,國親聯盟陷入不能贊成似又無法否認的窘境。其實國親應該明白指出兩國論及一邊一國論,是一樣的論調,是一種不看過去、不看將來,只看現在的論調,國親聯盟以中華民國歷史可以很容易的加以批判的,很容易對台灣人民說清楚講明白的。縱然陳水扁說一邊一國也是他執政後的目標,那麼國親聯正好將陳水扁打成台獨主義的。可惜國民黨未能堅定立場,進而喪失了方向。不談九二共識,不談一中架構,連一中屋頂也不談,在陳水扁尚且提出未來一中,國親聯盟還在維持現狀,人民已經開始問要維持多久?能維持多久的問題了。顯然國親聯盟在兩岸關係上沒能給人民方向與信心。在兩岸關係的近程實務問題上,國親仍在談三通的問題,未能體察到所謂三通的問題,實際上只剩下直航與否的問題而已,而直航與否的關健又是操之在我方的,早在春節之前立法院談包機直航時,國親聯盟就該大力支持促成的,當時國親的火力顯然不足,當陳水扁可以開出年底開放直航的支票,連主席還說要兩年後完成三通,其實連主席該說的是,假如我當選七月一日就可完成直航才對的。使人民懷疑國親到底有沒有一套妥善積極的兩岸政策了。

 

六、國親兩黨結盟以來集合了一大堆的選戰專家,的確是人才濟濟各有一套,卬起來打選戰,集中全力在選戰的戰術上,沒能顧全到選戰的大戰略。正如一家漢堡公司找了一堆行銷專家來賣漢堡,卻忽略了生產部門,不管漢堡的牛肉好不好、夠不夠,以為只要會行銷技術好,饅頭也可以當漢堡賣。還真是有些低估了台灣人的智慧了。國親聯盟一直沒能在政策方面缺乏提出具體的東西。對民進黨的五年五千億的經建計畫,沒作正面的批判,只是再提一個四年兩兆的計畫,對納稅人來說羊毛出在羊身上,豈不是要付出更多的錢了嗎?對於一些政府的經建問題,基於在野黨的立場原本就應該加以批判,甚至提出反對意見的。譬如中部國際機場案,執政黨在一年前提出計畫,要設在清泉崗,國親未作評估没提出反對意見,就連國民黨的台中市長對水湳機場的遷移也未提出意見。最後任由國民黨的立委演出鬧劇式的抗議,於事無補。蘇花高速公路要不要建,原本可以主導的問題,也沒能作好。應該而且可以有所作為的事,沒去作,完全忘了在野黨也可以有政績這回事了。

 

七、國民黨在本土化與去中國化之間,未能從基礎上弄清楚狀況,在行動上没能表現出應有的態度。中國國民黨自民國七十七起由李登輝掌權後,黨中央實際上是由所謂的本土派所控制的,其中有很多的高階黨工,都是由李登輝拔抜擢起來,當然他們要走李登輝的路線,以本土化為名實質則是進行去中國化。因為去中國化與中國國民黨的基本理念和奮鬥目標並不相符,因此一些所謂本土派的黨工,在國民黨內形成了一股為書掣肘的力量,這股力量使國民黨在四年前的選戰中落敗,而今只不過是重演一次罷了。

 

八、國民黨的黨工官僚化,國民黨由於組織龐大,雖然在四年前就已經成為在野黨了,但是由於組織未變,架構未變,甚至辦公場所也沒改變,所有的黨工由於實質沒有什麼差異,和以前執政時一樣的,所以黨工們也保持著以前一樣的心態黨,以當官的心態推動黨務工作,縣市地方黨部的主委,也還認為他們和縣市長是平起平坐的,身份大不如前了卻架子依舊。黨工系統未能滲入民間,發揮不了作用。換言之是國民黨的組織系統,在尚能存在的社會系統中,未能發揮作用。而在不能公開存在的系統中,如軍隊、學校中又未能作適應黨的須要而轉型,就軍隊來說吧,國民黨的黨部及黨工被迫退出軍隊後,實際上還有許多黨員留在軍中的,但是國民黨卻故意將他們遺忘,即使是在他們退伍離開軍隊後,也未能積極的重新組織起來,只是將他們列為所謂的失聯黨員,是否歸隊悉聽尊便,抱著本黨有你不多沒你不少的心態,當然流失了不少的基層黨員。當陳水扁在軍中以非常手段,籠絡高階軍官的時,未見國民黨加以批判撻伐,當民進黨暗中在軍中運作時,國親聯盟還以為軍人必然是泛藍的支持者,只能說是反應有些遲鈍了。

 

九、國親聯盟高佔了地方人士的影響力,低估了選民的自主性。由於國親聯盟的幕僚大多是過去的選戰老手,十分相信過去的選戰戰術,沒能注意到選民意識的進步。以致在戰術上仍注重傳統的方式,著重於系統性人的影響力,也就是以人傳人的間接的影響力。以雲林縣為例就高估了張榮味的影響力,所以在張榮味身上努力下功夫,未能直接的深入基層。也相信政治明星的魅力,所以用馬英九取代宋楚瑜到中南部拉票,顯然的這兩招的效果都不太好。既然是全民直選總統,總統候選人當然也得直接向選民拉票,選民自主意識的提高,是競選團隊必須因應,以老戰術因應新形式的選戰,也是這次選戰失利的原因。

 

十、國親聯盟忽略了鞏固基本盤的努力,外省族群及榮民榮眷是泛藍的基本支持者,猶如台獨份子是阿扁的基本支持者。阿扁尚不時的提出一些言論去迎合他們,作些鞏固基本盤的工作。國親聯盟則信心太滿,以為外省族群別無他途必然會票投連宋。因此省了對他們拉票的熱情。也沒能警覺到動員軍眷及榮民、榮眷的兩大機關---國防部總政戰部(實際上已被縮編成總政戰局了)及退除役官兵輔導委員會,早已被陳水扁收編了。外省族群及榮民、榮眷雖不致於把票投給陳水扁,但是可能沒去投票,在這方面所流失的選票,大約也不止三萬票的。

 

  國民黨對九三年的總統大選失敗,並未作全面性的檢討,而是把失敗的原因歸咎於陳水扁的槍擊案,認為是兩顆子彈改變了一切,當然也認為是陳水扁所運用的選舉手段,極力的要証明那是一場騙局,可惜的是在處理的方向和作為都犯了嚴重的錯誤,浪費了台灣人民很多時間與金錢,却沒能給台灣人民一個答案,直到今天陳水扁弄出出來一個槍擊案騙得了總統大位,固然對台灣人民而言是一種傷害,而國民黨處理的失當的結果同樣的也傷害了台灣人民,特別是對國民黨寄以厚望的泛藍民眾,原先都以為國民黨會對此世紀奇案,會查出一個結果,還給台灣社會一個公道,沒想到在整個過程中,顯現的國民黨的無能與無奈。因此老黨員覺得國民黨處理槍擊案的過程有提出檢討的必要。

 

 首先老黨員覺得國民黨所犯的最大錯誤,就是未能將槍擊案的處理定位於選戰的延續,基本上在國民黨對選舉的結果提出質疑時,就應該把槍擊案的處理當作是選戰的延續,甚至於要延續到下一屆的總統大選。

 

 如是觀之國民黨在這場九三年總統大選的延長戰中,己經是負多勝少,連失數城了。且讓我們回顧過去,自從三一九當晚陳文茜質疑槍擊案真實性開始,國親兩黨的幕僚及立法院的立委們,大多認為槍擊案是作假的,而開始鑽牛角尖,把一件單純的槍擊事件想得十分的複雜,從阿扁肚子上傷口,夾克、襯衫、內衣的穿孔位置、血漬,甚至阿扁內褲的穿法等等都提出質疑,儘在一些細微末節的事上打轉,而忽略槍擊案的動機、意義、目的等大問題。捨本逐末而不自知。陳文茜小姐是聰明一世糊塗一時,以她的歷練是無法忖度阿扁的想法的,試想阿扁如果計劃演一場苦肉計,難道不會設想如何演得逼真的嗎?為了避免被人識破難道不會考慮到保密的問題嗎?找個人朝自己開槍,或是到醫院動個「手術」在肚子上劃一刀,那一個比較容易?那一個比較保密?依老黨員看來依阿扁心思之細密,在老謀深算之餘,早考慮過這些問題,甚至如何通過法醫的驗傷的問題也都想到了的。連風險都作過仔細評估的,最重要的當然是不能弄假成真丟了性命,所以從槍枝、彈葯、打的位置都是經過設計的,這就是為什麼不用有致命可能的真槍,為什麼子彈的裝葯要減少,為什麼要打不半身的道理。不先用心想一想,就自以為是的認為阿扁肚子上的傷口不是槍傷,是手術刀、雷射刀切割出來的,等到美國法醫說是槍傷時,只得啞口無言了。現在國親聯盟則在期待李昌鈺的報告,但是又能得什麼結果呢?充其量是証明有槍手對阿扁用非制式手槍開了一槍而已,錢復的調查結果也不外如此,即使是刑事局抓到了槍手,(國親聯盟難道看不出來,阿扁已經在安排搶手出面了嗎?從當初的黑道組頭為了賭金,到槍手是為不願見綠營敗選而出手,再下去槍手就是台灣廖添丁第二了。)又能如何呢?從為阿扁肚子驗傷,到李昌鈺到台南現場勘驗,所得的結果都是對藍營不利的,下個月底李昌鈺的報告出來,証明阿扁是被人槍擊,更將証明藍營認為阿扁自導自演是錯誤的,藍營豈不是又大敗一場了。大敗的原因就在藍營設定的題目錯了。,在一場大戰中選定的戰場不對,必然導致戰役的失敗。累積戰役的失敗,勢必造成大戰的失敗,國親聯盟不能再敗了。

 

 阿扁在選戰的最後階段演出了一場苦肉計的大戯,台南槍擊案只是其中的一個場景,就演員人物而言陳、呂是男女主角,其他還有許多配角。全國人民都在看戯。國親聯盟卻只專注一個場景、專注男主角肚皮的傷口,豈不是怪事。更奇怪的事,是找人到美國去做試射,而結果則是証明一件意外偶然的射擊結果,子彈穿過衣物、劃破肚皮卻留在夾克裡面,是有可能的,真不知有什麼意義。

 

 國親聯盟在總統大選的延長賽中,忽略一件極為重要的事,就是藍綠相爭誰是裁判的問題。國親聯盟自行設定了一個不一定正確題目----阿扁肚皮上的槍傷是假的,然後一頭鑽進去去找証據。而忘了把全齣戯的本事向全國人民說明,請全國人民作裁判。非常單純的問題---阿扁是不是在三一九那一天演了一場苦肉計的戯,答案當然是肯定的。這就是真相了還要追什麼真相。

國親聯盟己經可以提出許的証據的了,包括阿扁自己的所作所為也可以說明的,「人民的眼晴是雪亮的」只要看到足够的資料,自然會作出正確的判斷的。國親聯盟所應作的,就是積極的提供資料。特別是許多小老百姓平常看不到、聴不到的資訊,要舖陳出來給全國人民看。

 

 況且阿扁演苦肉計騙選票,也不是什麼罪大惡極的。候選人作秀演戯騙選票,是台灣選舉的特色,是台灣民主政治發展中的病態,是須要改革的,在往後的時間裡去謀求改革吧。而這次阿扁演出苦肉計大戯中,罪在不赦的是他濫用了憲法賦與他的權力,作出了違憲犯法的事,所謂「啓動國安機制」,限制了十多萬軍警人員行使其基本的公民投票權,這才是國親聯盟必須積極追究的。一般人民對「國家安全會議」、「國家安全局」的組織、任務等等都不是很瞭解的,國家在什麼狀況下應該開國家全會議,會議該由誰主持,在什麼狀況下才能由行政院院長主持。國家安全局的局長在總統受槍擊時該扮演的角色是什麼,他到現場後應該作些什麼事,這些在在都須要有人解釋給人民瞭解,人民才能判斷阿扁作得對不對,有没有違法濫權的問題。綠營作得對不對,對選舉是否造不公平的情況。捨本而逐末國親聯盟已浪費了不少的精力了,及早回頭改弦更轍吧。

 

 國民黨當前還是國會中的最大黨,泛藍在國會中的席次還是過半,對九三年總統大選大中在法制上出現問題,諸如意外事件的發生,候選人的得票差額太小如不到百分之一時須如何處理,選票產生問題時如何核計等,都應有更妥詳的規定,乃至於軍人投票權究竟該如何處理,都是國民黨該檢討的問題。

 

 以上是國民黨在九十四年七月以前應作的反省與檢討。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0415&aid=67813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