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幫,一向予外界神秘的色彩,尤其是在尹清楓命案中,尹清楓反蒐證對象之一的軍火商祝本立,坦承他為青幫一員;尹案發生之初,國防部專案組召集人施佐京,在立委質詢時,也坦承海軍有十一名軍官有青幫背景。

 郭力恆在八十三年三月十日及四月六日專案小組偵訊時,不僅坦承他亦是青幫一員,並將海總成員一口氣全盤托出。使得青幫在海軍的面紗完全被揭開。

 八十二年十二月九日上午,尹清楓上校在來來豆漿店失蹤時,海軍總部的莒光日,亦有一堆人蹺課。專案人員查出,多位軍官及高階將官都蹺課在台北市善導寺,參加青幫老爺子、海軍少將周宗賢的法會。

 當時在偵查尹清楓命案上,因尹清楓的致命傷為喉部有一道明顯的「手刀」痕跡,專案人員懷疑是青幫的手法,所以周宗賢少將的法會,格外引起專案人員的注意,也一直在追查海軍中青幫的成員。

 祝本立是在任國防部聯二四處副處長時,經由周宗賢的引介入門青幫,郭力恆是在八十年也由周宗賢的引進加入;依郭力恆的供述,海總內部的青幫成員,包括海軍副總司令韋齊生,史忠義少將、常志驊少將、黃海賦上校、章順昶上校,在左營營區內至少有十五名校級軍官為青幫一員。

 在郭力恆談及尹清楓反蒐證及涂太太害怕海軍「狠」角色中,也多為具青幫背景者,如與劉樞同為中正六十一年班同學的林克燁,經查,他原是雷虎幫的份子,在五十五年加入青幫,海官五十五年班,任海總上校人事署政策計劃組組長退役的朱時渝及海總勤務署上校財務官退役的陳斯競及林英明,都是青幫一員。

 依郭力恆供出,青幫的總堂設在台南。

 青幫,目前在台灣輩分最高的就是在台南,人稱戴老爺子第廿二代通字輩的代表人物,他是在地方稅捐單位退休,海軍少將周宗賢及祝本立、海軍副總司令韋齊生及林克燁,應都屬於青幫第廿三代悟字輩,至於郭力恆等則為學字輩的第廿四代。

 事實上,青幫,講究的是一脈相承,要在青幫有地位,必須收徒;但要入門,也必須經過引進師、傳道師及老爺子的審核,缺一不可,所以基本上,青幫在軍中的發展,極為神祕。當然,在其他情治單位,也有青幫的存在。

 在郭力恆供出的青幫成員中,最特殊的是尹案發生時,任海軍參謀長的韋齊生,當時,祝本立青幫身分曝光後,立委就直指韋是青幫成員之一,但海軍都否認。如今證實,著實令人吃驚,青幫在海軍扎根之深。尹案的無法突破,是否是因關鍵人物郭力恆為青幫一員,在幫眾的保護下,使得全案偵查受到掣肘,再度引 起注目。

依目前蒐證汪傳浦幾乎無案不涉

 在曝光的郭力恆偵訊筆錄中,提及涉及拉法葉艦採購弊案的軍火商汪傳浦部分,只有在尹清楓失蹤時,郭力恆找汪及收受汪傳浦九百五十萬元賄款二部分。至於涉及獵雷艦的單亦誠,郭力恆是隻字未提。

 其實,在尹案爆發後,因為尹清楓反蒐證的錄音帶有一捲遭消磁;僅剩談及海測艦弊情部分,刑事局專案組完全搞不清拉法葉艦及獵雷艦的採購內幕,再加上有關拉法葉及獵雷艦的軍火商都已出境,案情的偵查完全受阻。

 郭力恆是聰明人。他在武獲室任整後組上校組長時,就已準備退伍,而拉法葉戰艦的購案及獵雷艦,尤其,這二件購案,完全由他一手在操盤,是他準備發財的第一個案子,所以他極力保護汪傳浦及單亦誠。

 尹案初始偵查時,汪傳浦只被認為涉及拉法葉戰艦,但依目前的蒐證而觀,汪傳浦是無案不涉;海測艦的招標會中,有他的身影,獵雷艦中,也插手零附件,七十七年十月,汪傳浦就是為了獵雷艦水下雷達的購案,行賄郭力恆一千九百萬元,郭力恆退了九百萬元。

 另郭力恆坦承收受單亦誠二百五十萬元部分,也是因為他收款後,匯給同居女友張秋錦,因事證俱在,他不得不承認,但他始終未多漏一點口風。

 專案小組現已知郭力恆一直在誤導偵查方向,當然海軍內部也有人刻意在掩飾。如今特別調查小組在弊案上,全力向拉法葉戰艦及獵雷艦的購案弊情推進,在命案的偵查方向,也再轉向欲揭開郭力恆的假面具。  特調小組對拉法葉戰艦的採購弊案,直指尹清楓赴法國的過程及整個購案的核定經過,研判尹清楓因這樁購案,被人搯住脖子,無法喘息。

 至於獵雷艦的弊情,尹案發生時,大家都認為是涂太太與代表SEN廠的張濟之間的角力,其實,是螳螂捕蟬,黃雀在後,單亦誠,才是幕後的黑手。

 為了解開單亦誠的神秘面紗,專案人員著實費了不少勁,隨著單亦誠在獵雷艦中的角色,他在海軍的人脈,也逐一見光。據查,涉及獵雷艦購案的海軍軍官身分,絕對大於海測艦,甚至超過拉法葉戰艦,目前列為蒐證的對象中,至少包括一名現役少將,二名退休上將及一名退休中將,一位專案人員說,獵雷艦的調查 如果「開花」,可能會應驗國防部長伍世文所說:嚴重打擊到海軍士氣!不過,可以使海軍脫胎換骨。

尹清楓的女人在那裡?

 郭力恆在偵訊中提及,尹清楓被設計在卡拉OK餐廳抱女人及尹清楓秘書王萬瑩受郭力恆指示,收尹清楓櫃子內的三張女人相片,另稱,尹清楓曾說在十二月八日晚上曾回高雄家,交代太太有關買房子及存款情形,要做好解釋,到時調查才能自圓其說等。

 尹清楓有女友的傳聞,在尹案發生時,就列為調查的重點,對於尹清楓被人設計之說,每個關係人都有提到,郭力恆說是聽郭璽說的;郭璽說在涂太太處看到照片;劉樞說,可能是祝本立設計的;但當事人在調查時,都全盤否認,專案人員在深入追查後,認是郭力恆自導自演。

 尤其是,尹清楓秘書王萬瑩稱,在尹清楓失蹤後,郭力恆在來來豆漿店附近打電話至武獲室,要她收尹清楓櫥櫃內的三張女人相片,而這三張相片為專案小組查扣,但查到現在也不知相中人是誰。這些相片經曾與尹清楓一起去唱卡拉OK的張濟、祝本立及劉樞等指認,都不認識;專案人員也查出尹清楓等人常去的台北市林森北路的卡拉OK餐廳,經逐一詢問店內人員,也否認看過照片中的女人。

 事實上,郭力恆在八十三年的筆錄中,又否認電話指示王萬瑩收三張女人相片,究竟是郭力恆說謊?還是王萬瑩說謊?還是二人的默契?專案人員決定要查。

 尹清楓遺孀李美葵聽到郭力恆指尹清楓曾說回高雄家中,交代她有關買房子的錢及存款事要做好解釋時,大聲不滿的說:郭力恆滿口胡說!

 李美葵表示,郭力恆的謊言,當時就被拆穿了。首先,尹清楓在八十二年十二月八日晚上至高雄找海發中心主任後,根本沒有回家,甚至至屍體被發現前,一通電話也沒有。

 至於買房子之事,案發後,專案人員確實有來查她在民權東路的房子及土銀的存款。該房子是空軍眷村改建,原住戶分配後,由國防部統一辦理抽籤;尹清楓因是上校,點數較高,分配了一棟,首期卅五萬元,還是尹清楓回高雄時,她交給尹清楓帶至台北,交由她妹妹去繳的,以後,都是她自已負擔。而土銀的存款本中,是一毛錢都沒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