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家國主義 家主政治 中華家國
市長:梅峰健保免費公投  副市長: 早早安(顏俊家)子鳴Abr尉左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政治社會政治時事【家國主義 家主政治 中華家國】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美州曾公 字體:
看回應文章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聖王仁德﹐非一人﹔秦檜巨奸﹐亦非一人
 瀏覽4,005|回應8推薦0

曾太公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引用文章為什麼說他是「曾匪偽中」呢? 

 

引用文章對宋楚瑜建言 (To My Dear Dr. James Soong, My Most Respected Superior)

引用文章Notice to the current Adiministration of Republic of China and UDN

對宋楚瑜建言 (To My Dear Dr. James Soong, My Most Respected Superior)瀏覽217|回應0|推薦1
2007/01/17 02:10:12

What's the difference between "Politics" and " Justice"?

Notice to the current Adiministration of Republic of China and UDN瀏覽112|回應1|推薦1
2007/02/07 02:03:48

 

 

 

梅峰兄﹐

我的家城和聯網﹐有這種華碩幫人﹐專門發臭鼠功﹐顛倒事非﹐抹黑個人﹐那真的比去年的雙雞事件還要不幸。

如果到貴市﹐不能言政事﹐純作人身攻擊的交戰﹐那十分無聊﹔太公雖然重諾﹐也會不得已食言﹐退出貴市。在退出前﹐太公不想浪費太多精力﹐作破壞性的消極口水功﹐因為那是毫無意義的事。

謹提供一些事實﹐供全市網友參考﹕

【一】如上引太公文辭職書附件﹐看其日期﹐可知太公八七年十二月二日返國﹐至月底發佈新職﹐其間﹐婉謝中南美司副司長詹秀穎的好意﹐邀請任該司科長﹔同一天向領務司報到﹐由老同事王科長若琴接待﹐寒喧報到一完成﹐隨身帶著的辭呈﹐一秒都沒浪費﹐馬上遞上。辭呈上﹐王科長寫得很清楚﹐對於外交部這個『最有油水』的肥缺單位﹐太公事實上﹐一天也沒有待過。

所以﹐這個鳥說﹕『當年的領事司。。。。一再容忍他』﹐就各位自行判斷。

【二】一返部向人事處報到﹐隔天﹐蔣次長馬上要太公﹐立刻去見他﹐太公堅拒晉見﹔在辭職獲准後﹐太公馬上履行諾言﹐求見蔣學長﹐馬上接見﹐此間情節及顧慮﹐在我網誌﹐有『與蔣孝嚴會談』一文﹐已略有述及。但是﹐有些地方都省略﹐以免有人認為太公很自大﹐不『謙虛』﹔今天﹐就補述於此。

我一進入次長辦公室﹐蔣次長歡迎後第一句話﹐是﹕『您這次調部﹐主因是有人告您會投奔中共。』

太公﹕『您也以為我會嗎﹖』

蔣學長﹕『打死我﹐我也不相信。我說曾維宗若會投匪﹐全外交部的人都投匪去啦﹗』

太公﹕『謝謝學長對我的信任﹐我也沒讓您失望﹔看﹗我不是回來在您面前嗎﹖』

接著﹐蔣次長提到最近一大堆黑函﹐指控當時到任一年的駐西雅圖處長方廷榴事﹐約十件大大小小事﹐一一向太公查証。太公皆言﹐未有所聞。

太公﹕『這些指控﹐我在西雅圖﹐從來沒有聽說過﹐對我而言﹐通通是第一次聽聞﹐全是新聞﹐除了一件事外。國慶酒會上﹐方處長夫人怒潑飲料﹐到處長身上﹐我曾聽說﹐但沒有眼見﹐以他們夫婦的為人及感情﹐我是不相信有此事的。』

蔣學長﹕『這些事﹐通通有人呈報﹔您就是從來就不曾向我報告過﹐為何您不﹖不信任我對您的賞識﹐而有見外﹖』

太公﹕『學長﹗在西雅圖﹐我的確﹐是從來不打小報告的。我要有報告﹐就是大報告﹐過去六年﹐只有兩次﹐私下上報學長﹐都是具名﹐以萬言力陳國事﹔蓋我不屑於打小報告。』

對於鳥言『他犯了一個錯,就是他搞黑函的筆跡被人比對出來,「人二」的老人還記得這件事。』太公從來心胸坦蕩﹐大中至正﹔在聯網﹐太公也是如此﹐任性而為﹐也是有事公開說﹐不搞私人分身﹐更沒有『第三聲』咬煙斗的挑撥行徑。若有﹖請市民指點﹐查清罪責﹐太公不僅道歉﹐還捐款一萬美金﹐給揭發人指定的台灣愛護動物慈善團体。請市民也找此鳥﹐要人証物証(笑話﹗有筆跡要對﹖)。

【三】太公前曾為文﹐說美國乾兒子﹐會負責我的養老﹐無心於中國任何官位。請注意﹐太公說得很清楚﹐那是未來式﹐不是過去式﹐也不是現在完成進行式。正如太公一再說﹐在美國混﹐絕對不曾丟過中國人的臉﹐在最困難時﹐太公也沒學馬克思﹐去排隊﹐領失業救濟金。

再者﹐太公年齡不及六十五﹐四体尚安康﹐非殘障﹐而國籍亦非南越﹐祖國仍然健在﹐就更非國際難民。依美國法律﹐太公要如何拿社會救濟補助金(SSI)﹖鳥人﹐就會學阿長﹐沒弄清綠卡規定﹐就開始爆料﹖有本事﹐請說明像太公這樣子﹐要如何合法申請美國社安救濟金﹖太公就算堅持老臉﹐還是不伸手﹐這法律秘竅﹐也可造福其他台僑﹐就請公開鳥蛋吧﹗

換言之﹐太公活在美國二十年﹐從未向美國任何單位﹐伸手要過救濟。現在﹐太公在美國﹐要買啥﹐就買什麼﹐從未求過人給什麼﹔而在聯網﹐太公也曾要出資兩﹑三萬美元﹐代訓宋公八大將﹐充分說明﹕太公簡樸是真﹐窮困並沒有。

這鳥言『因領社福救濟金有限,他說很儉省是實情』﹐就請網友向哇鳥要美國法條或証據﹐一下就明查啦﹗

【四】太公是相當謙和的人﹐故早先稱自己『三等秘書』﹐以彰顯官小位卑。但是﹐太公後來也更正﹐太公已官至『一等秘書』。在外交部﹐只有兩次年終考評﹐我的長官(當然包括二科楊﹑王兩位科長)﹐均把科員層級的『唯一』甲等名額﹐都給了太公。

在駐館﹐同榜均已升為領事(三年內考績﹐平均八十分即升級)﹐我這位在部裡從未拿過乙等考績的﹐連續四年﹐夫人阿珍(是不是阿青﹖)均給乙等或七十六分﹐一直要到那第五年﹐太公自認『最沒幹活』的那一年﹐蔣學長孝嚴升為常次﹐為國舉才﹐也体恤部屬﹐見小的可憐﹐給了個八十六分﹐這樣子﹐就前年七十九分﹐加上年七十六分﹐剛好平均八十﹐有中共上級『平反老鄧』之效﹐馬上躍升為一秘領事。我的北美司各位前長官﹐對我如此厚愛﹐恩德永念。

可是怎麼﹐又跑出如下鳥言﹕

『他昔日的二科長官看這個武大郎。。。就愛吹牛。平日素行不良,捏造黑函詆毀同僚、污衊長官。在西雅圖時和主管陳處長「主僕不和」,但也拿他沒輒,無法再貶他,因為沒有比三等秘書更低職等(無四等秘書)。曾偽中被調回台灣後,還想搞辭職作為手段,要脅長官。但是識破其猙獰面目,他就只得繳回工作證』。

就請各位市民﹐到我網誌﹐看看此鳥說的『黑函』﹐上面有太公正式具名﹐也有國家機關關防大印﹐這樣正式呈函﹐還能稱做『黑函』﹖有人會這麼笨﹖去問一問台灣名嘴﹑看一看攻擊劉兆玄的黑函﹐鳥人要不笨﹐就要拜師秦檜﹐才能以『團隊』精神﹐陷害岳飛﹐不能只會『掏鳥』硬拗而已﹐還要有人的心機和奸巧﹐懂嗎﹖

唉﹗看看這群聯網華碩阿九流的表現﹐要期待馬阿九﹐給人民公正廉明﹐算不算過份奢求﹖國人寄期望於阿九﹐被此輩文過飾非﹐欺瞞包弊﹐他恐怕會高處不勝寒﹐無鄰而德孤。

我的國家﹐就只能期待國運昌隆吧﹗

註﹕請各位市民及聯網人﹐容許太公向一位網友﹐取得同意﹐再行公佈一則悄悄話來言﹐旁証外交部同儕(現大多為大使﹑總領事級)﹐對太公的歷史評價吧﹗

再註﹕就先消除人名﹐發上述悄悄話的內容﹐供參如下﹕

2008/04/16 04:22

引用文章聖王仁德﹐非一人﹔秦檜巨奸﹐亦非一人

可否容許太公公佈此一悄悄話﹖

當然﹐我會把名字消除﹐請放心。先行謝謝。

 
2007/02/21 10:38  

前輩大鑒:

國事三思系列,文稿不甚清楚,讀來甚為吃力,可否重貼?

原來您就是那位很有風骨的外交官,失敬,失敬!

晚輩與您學弟XXXXXXX曾同團出訪中美洲數國。

 

三註﹕公佈悄悄話如下﹕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2007/02/21 10:38 刪除回覆

前輩大鑒:

國事三思系列,文稿不甚清楚,讀來甚為吃力,可否重貼?

原來您就是那位很有風骨的外交官,失敬,失敬!

晚輩與您學弟********曾同團出訪中美洲數國。



本文於 修改第 3 次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0415&aid=2819085
引用者清單(2)
2008/05/03 00:22 【全民之音】 阿九流老是犯賤﹐難登大雅﹗
2008/04/30 22:38 【曾太公落美洲】 Thank you, dummy bird
 回應文章
Thank you, jerk.
推薦0


曾太公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No dime for a jerk, thank you.瀏覽14|回應0|推薦0
2008/04/30 22:36:03
家國主義 家主政治 中華家國~~~~~~~~~~~~~~~ 曾太監《 英文版 1.0 》 ~~~~~~~~~~~~~~~
曾匪偽中,自號太監、太公、土狗
哇嘛來啊2008/04/30 21:38:29

Ahh.. Where do I begin, so much ignorance and yet so little time?

Lately, there is a question floating around in this forum: why are so many people leaving UDN?

This should be obvious to anyone with half a brain, but if for some reason you can’t figure out... the answer is: They’ve had enough.

Enough of what?

They’ve had enough with people like LP Tseng(曾太監)(Great! I have the symbol "LP" as my title.  I have LP, not like you without LP.) 

88888888888888888888888888888888888888

何以太公說阿九流﹐『連說話都口齒不清』﹖實在說﹐太公台灣土狗﹐心地有夠仁厚﹐沒一再說他們一天到晚﹕『自己打嘴巴』﹐自己搬石頭砸自己的腳。

您看﹐這不是又來了一篇找挨罵的鳥文﹐現成的『子矛子盾』﹖菜鳥﹐就會耍鸚鵡嘴﹐猛流口水﹐那兒有人的腦漿﹖

唉﹗太公不愛罵人﹔只是有人﹐老是犯賤喔﹗

引用文章漂亮﹖可以當飯吃嗎﹖

<><><><><><><><><><><><><><><><><><><><><><><><><>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電視台的新聞主播大都是漂亮臉蛋
回覆此篇 刪除 2008/04/29 14:50

電視台的新聞主播大都是漂亮臉蛋

北韓除外

新聞局長等於是國家的 電視新聞主播

找個賞心悅目漂亮點的 也是迎合古今中外世界現實啊~



☆☆☆開張天岸馬 奇逸人中龍☆☆☆

曾太公(et13808) 於 2008-04-29 21:47 回覆: 刪除

臉蛋﹖

How about Barbara Walters now? She is the number 1. She can be everything, but a beauty, right?

哈哈哈﹗在聯網﹐擁馬人眾。太公信手拈來﹐其中狡狡者﹐雙手亦難盡數﹔最少有消遙散客﹑稱職主婦(和番)﹑閃電狼﹑天蠍浪子﹑時季常﹑冬月﹑麥牙糖及兄等等。當然下品者﹐亦常獻醜﹐如皂市華碩阿九流之輩﹐連說話都口齒不清﹐就不提也罷。

以撰文才學博大﹑觀念敏銳角度﹐就目前觀﹐和番﹐仍係狡狡者中鰲首。若以智慧觀﹐散客兄如其品茗﹐品味很高﹐太公弗如﹔吾兄與天蠍浪子﹐皆似為高手﹐讓太公有點難分伯仲﹔但此次再度有機會﹐與兄交談﹐現在太公已能明判二者高下矣。

沒有太多人﹐喜愛苦口良言﹐太公就如此打住 (不管您如何回應)﹔改天看看﹐是否寫篇狗屁文﹐以治學撰文的『理論與實際』角度﹐純學術講古﹐跟聯網人哈拉。祝

撰安。

註﹕本主欄文﹐原擬奉覆知悉後﹐就行閉嘴封文﹐但吾兄既又有意外的回應﹐太公只好讓它繼續曬太陽﹐等您看到我新回應後﹐再行封文﹐請見諒。

They’ve had enough with people like LP Tseng(曾太監(Great! 太監這詞﹐原來阿九流的英文是翻成LP﹖這真是繼『馬死矣』活路外交後﹐另一偉大發明﹗Anyway, I have the symbol "LP" as my title as a "VP" for a senior banker.  I have LP, not like you without LP.  Who cares whether it is right or not?)

88888888888888888888888888888888888888

現成的『子矛子盾』

He deserves to be criticized.

Back to you in your own words: I get his attacks way too often. My articles are obviously captivating and interesting as hell, otherwise, why on earth would he bother? Sorry, I am not going to correct them for you.】 

I have been working my entire career trying to bridge the gap between US and Taiwan relations. (in a mysterious way) 【Sorry, I am not going to correct it for you.】

Back to you in your own words: "我和錢復沒淵源,1984 年""我們幾個打國際法""的,銜命赴美處理"軍購合約的兩地適法性",錢代表負責簡報,並將部裡的英譯資料逐一解說,他提到..."

*****  *****  *****

引用文章西雅圖之役﹕台灣敢對美國下最後通牒﹖錢復不是說我們要乖嗎﹖

引用文章美金通用

引用文章弱國無外交﹖

引用文章我對錢復的看法案例一﹕侯伯夫事件

引用文章我對錢復的看法案例二﹕紀政立委『雙重國籍案』的省思

引用文章我對錢復的看法案例三﹕給陳香梅的禮儀及禮遇

引用文章我對錢復的看法案例三﹕給陳香梅的禮儀及禮遇(二﹕此羅非彼羅﹖)

Gee! where are those cases: 4, 5, ....?  It is supposed to have 5 cases at least.  Sorry, I am too busy to write them for being bothered by jerks like you.  I did a lousy job to get on your nerves where I should concentrate.   Neverthless, where we can find your answers on the above 3, at least?   (Don't tell me I should use "the 3 cases mentioned above".  If you do have the drive, go write on UDN's literature forum.)

Where ARE those your articles I have been kept to make my comments on, as you claimed "I get his attacks way too often"?  How come I don't remember anything about you or your articles, except this "bird" article in Mei-feng's city?  Please be a man and tell everyone where they are.

Now I know my decision is ABSOLUTELY right.  Guess what I am going to do, the nagging bird?

BTW, I admitted that my English is NOT good enough to teach a naive jerk, even it is better than the one your master Dr. Mark Ma has.   It is your master's resoponsibility to teach you, not mine.  And also thank you for making self-corrections on your English mistakes made by your masters,  such as Fredrick Chien's "Third Secretary in the U. S." into "Secretary of MOFA," after I gave you my advice.

The last, thank you for the article to remind me of what I should do next: to keep going on the origional track.  Your most stupid article really confirmed my thoughts on the future or my "fate": destination.  Tell you what my self-correction is: from now on, I have at least one year to concentrate on writing something I do know to unveil the "mysterious" stupidity of your diplomacy and share my vision with my fellow citizen folks. 

Sorry, you are not invited and absolutely not included here as "my folks."  You are just a distraction or sideline I must ignore to reach my success.  Please get lost! Otherwiese, don't blame me for I'll treat you like the plague.

However, your recent article is so so so so Great that I have a lot of fun!   At least, now you let everyone know that you have admitted E. T. has kept his LP that you don't have.  Thank you, dummy bird.




本文於 修改第 6 次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0415&aid=2841475
引用者清單(1)
2008/05/01 00:18 【不平則鳴】 阿九流口齒不清﹐經常『子矛子盾』的
回皂市阿彌一個久等的英文譯詞
推薦0


曾太公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曾太公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2008/04/26

引用文章愛﹐就不必說抱歉

註﹕看您的良好表現﹐太公就把保留的一手﹐教給您吧﹗『領事回部辦事』一辭﹐以外交圈看﹐最通俗的英文意譯"Hallway Consul" 若您不懂﹐就請教傅建中兄﹐什麼叫 美國國務院中的 "Hallway Ambassador"他一定會讓您會心大笑﹐擊掌叫好﹐意詞傳神﹐美得冒泡

Thank you for your patience, dummy Vegie!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0415&aid=2834386
再請替我轉送水果贈予梅峰兄
推薦0


曾太公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引用文章愛﹐就不必說抱歉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0415&aid=2833131
請替我轉送水果贈予梅峰兄
推薦0


曾太公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Thank you for your kind visit, but no thanks. 

請替我轉送水果贈予梅峰兄﹐感同身受

Just in case you need any help from me for our country, please go ask 國家安全局 to locate me. They have my records in file. Just don't go to the most stupid section of MOFA, 外交部人二科,或國民黨海工會。

Best regards,

ET  

下個月赴美

  

2008/04/19 08:45 推薦1


哇嘛來啊
等級:4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1)

哇嘛來啊

太公老弟,

都算我不對,算我的錯,你受委曲了。

說說你在德州哪裡?我下個月帶水果去探望你。



本文於 修改第 1 次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0415&aid=2824022
引用者清單(1)
2008/04/19 22:43 【全民之音】 接受阿九流的個人道歉
再問一遍﹐你同意錢復的鸚鵡謬論﹖
推薦1


曾太公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1)

曾太公

 

引用文章請老兄自重

引用文章錢復的鸚鵡謬論﹐你同意﹖

  需一視同仁,不可厚彼薄此 .

我當年一向很注重外館人員職稱的英譯
2008/04/18 11:14 推薦1


哇嘛來啊
等級:4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1)

哇嘛來啊

錯!你的前職銜是三等秘書回部辦事 ,並非領事回部辦事

Third Secretary on Home Assignment (in the U.S.)

領事人員 Consular Officer 是種通稱,不可叫做領事回部辦事

Consul(Consular)on Home Assignment

這是錢復當年在美國告訴我的。


我和錢復沒淵源,1984 年我們幾個打國際法的,銜命赴美處理軍購合約的兩地適法性,錢代表負責簡報,並將部裡的英譯資料逐一解說,他提到:

這個 Home Assignment 英文,應該改成 Homeland Assignment,並將回部辦事改譯成本土辦事,較不易造成誤解,

「回部辦事」是區分本部與外館的相同職務混淆,亦是外派人員調回時的區分,如:秘書回部辦事,代表是在本部。

駐地辦事處(領事館),除了雇員外都是領事官員 Consular Officer。領事是駐守外地稱呼,回到部裡就不可再稱領事,換句話說「領事 回部辦事」同時在外又在部內,是不對的。

即使你薪津單上印有「領事回部辦事」,這是很馬虎,容易造成混淆的印法。不過我相信你就是了,不要再拿些東西還要人去找放大鏡。

好吧,你年紀還輕,英文真的要加強。這件事到此為止,不再罵你了。

 

 

******   *****  *****

呵呵呵﹗老大﹗

你學國際法﹖看你的文筆﹐這倒很讓人很意外為何如此說﹖請回觀你前數文﹐文理夠格﹖自找答案﹔太公不想說有人自吹唬人﹐或貶低自己祖國的話)。是跟彭明敏﹖還是跟錢復﹖

你說完啦﹗就跟老錢罵完部屬一樣﹐就說﹕『我不要聽你解釋。』掉頭就走。老大﹗做人要講點道理嘛﹖

你德高望重﹐表演完一手『錢氏國際法』﹐就不讓人說話放屁﹐太公小草﹐自然該遵命。只不過好不容易﹐有阿九策士﹐可以糾正國人國際法觀念﹐千載機會太難得。

一旦事涉國家民族權益﹐太公一向就是公事公辦。我這一生﹐沒違背過這個原則﹐這事就難矣﹗

本來﹐在我前回應中﹐早就要以國際法﹐一併批你前文所提的錢鳥說法﹐只是做人要厚道﹐讓你有機會更正內文用語﹐勿以人一時失言﹐就得理不饒人。(請再看你的英文﹐好好修正未吏正的筆誤。很難相信﹐錢復是這樣說的﹖還是你搞錯﹖)

就你所言的錢復觀﹐太公馬上會發表看法﹐說明中華民國﹐有這樣的『外交人才』主政﹐連最初級﹑最根本的國際法概念都不懂﹐難怪國家在地球寸步難。

當然﹐太公不是向你挑戰﹐而是期盼你﹐以你豐富的國際法﹐公正作學術評述。




本文於 修改第 1 次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0415&aid=2823644
錢復觀點(一)
推薦0


曾太公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曾匪偽中,自號太監、太公、土狗
回應文章我當年一向很注重外館人員職稱的英譯 (哇嘛來啊)
訪客哇嘛來啊2008/04/17
20:53
13625

呵呵呵﹐看來﹐梅峰兄明判﹐你果然『錢才子』身邊人(太公沒說枕邊人)﹖

原本看你一胡言﹐純作抹黑﹐人身攻擊﹐完全不對題﹐太公就視為宵小之鳥﹐無你的存在。今天﹐你雖然仍避重就輕﹐抓一點小枝節﹐回避太公長文質疑或駁斥。但太公小草﹐對人不會苛求﹐很容易滿足﹐已視為是『雞鴨奇蹟』﹐『狗嘴長象牙』矣。

就充著你能夠『就事論述』﹐吐一絲絲人話﹐就給你點鼓勵﹐直接回應﹐視你為人。

太公希望﹐你既然自言在錢才子左右受教﹐就替他代打(沒說是分身喔)﹐以解往日太公『自言自語』﹐片面之詞﹐國人也茫然﹔而能提供『兩面觀點』﹐讓國人觀好戲﹐增點見聞﹐別再繼耍錢復狗屁功﹐純拉聯網鳥屎﹐盼此後﹐至少有今日市場大漲價的鳥蛋。

以正式官名名銜体制言﹐如軍中制﹐將校尉兵﹐是本職﹔文官制亦然﹐簡荐委工﹐也是本職。但是﹐一般人看法﹐都是以通說﹐排長﹑連長﹑團長﹑軍長﹑總司令等職位稱之﹐係為俗稱。同理﹐科長﹑領事﹑幫辦(約同副司長或代理副司長﹐並未能『真除』)﹑技正﹑次長等﹐是職位或職務﹐為常人的俗稱﹐非太公在辭職書上所言的『本職』。

有的人官至上將﹐但無職務職位﹐或有之﹐但無實權﹐如何應欽﹐再如王昇從總政戰部主任﹐平調聯訓部主任﹐仍然是三星﹐卻入冷宮矣。國防部裡二﹑三星﹐星星閃燿﹐不如只有孤星一顆當軍長﹐來得拉風有威﹔官至簡一級﹐部裡參贊﹐不如簡八『外放』當主管﹐正印有肥水。再參考所謂『明升暗降』﹐如葉帥之子葉選平﹐從廣東上京為『副總統』﹐就可多瞭解中國官場藝術。不能見本﹐自會有惑焉。

說這麼多﹐太公在幹啥﹖

【一】在說明錢才子之說﹐如依你論文法般﹐亦屬不通而大錯﹔

【二】在說明正稱與俗見﹐是常有摸糊處﹐大家了解即可﹔一定要搞文革﹐辯『走不走資』得至底﹐又於事何益﹖一般人的三國觀﹐又何需再辯正﹐來自正史三國誌﹐還是源於戲子『三國演義』﹖

【三】太公見你『反邪歸正』﹐就急著給你一點賞﹐獎勵示感﹐所以﹐雖然肯定你稱太公『三秘回部』﹐絕對大錯﹐非正式公文上的正式記載。但是在此小節處﹐坦白說﹐太公也是對『正俗』說法﹐有點混淆﹐被你弄胡塗啦﹗我不能任意推定『領事』或『秘書』﹐才是官方正用。而且再如何說﹐亦恐難消減你對錢才子的『痴迷』。

請你給個一天﹐因為太公只是台灣土狗﹐非你這些阿九錢復權貴子弟﹐沒有『州官放火』的『奢侈』(英文直譯﹐諒你知何意吧﹖)﹐要找出當年的准辭令或調部令﹐白紙黑字﹐才能有據而正言﹔屆時﹐你可別成死鴨嘴不認錯﹐反而能進一步﹐對太公的其他大國事觀﹐再發揮『錢復觀點』。(註﹕最好不再人身攻擊﹐成如太公對『華第一』兄的勸說﹕『老丏是啥人﹐你非以之為人生重心』﹐太公亦何物﹐在國策面前﹐算何東東﹖該滾邊邊去﹗



本文於 修改第 4 次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0415&aid=2822103
俺實在想不明白
    回應給: 曾太公(et13808) 推薦0


曾太公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全民英檢》不可錯過... (哇嘛來啊)訪客哇嘛來啊2008/04/16
20:11
135221

引用文章吃饱撑着荒 

套句這大陸妹的話說﹐俺實在想不明白﹐三民主義的民主信徒﹐阿九流的律師博士﹐為何比大陸四人幫﹐文革心還會更濃﹖

引用文章論邏輯與英文

太公一向認為﹐英文及邏輯﹐只是溝通工具﹐大家懂就好。兩年以來﹐從華碩幫的臭鼠開始﹐到阿彌的批太公英文﹐黑雨的改中文打錯﹐就是只顯現出一件事﹕阿九食客﹐愛食用臭鼠﹐僅有『雞嗚狗盜』之技﹐凡面對辯爭而詞窮﹐就是挑國文英文用字語法﹐來狡飾﹐來避開困窘。

真的﹐這些人該去五七幹校﹐研究『正統』﹐做個『之乎者也』的老學究﹐或是到聯網文學版去論文法﹐譴詞用字。最底線﹐至少不該到聯網的『時事政論版』﹐這不屬於你們該去的地方。

貴阿九流的英文﹐實在魯肉腳也﹔英文不行﹐就收斂點﹐偏偏兩年來﹐真應驗太婆之說﹕『能淨水若干』﹖貴流堅持無三小路用老套﹐混水依然﹐太公就當面對『糞土之牆』﹐不再多言無益也。

不過﹐阿彌之流﹐曾挑戰過太公﹐說要太公譯出在外交部的最後官銜﹐太公馬上回答﹐要譯『領事回部辦事』一詞﹐事易也。也給過貴流派一個兩個字的提示『HC』﹐迄未奉復﹐有困難翻譯嗎﹖

今見該流哇鳥﹐哇嘛來﹐英語英文﹐好像可以唬『全民』﹐就請代替笨阿彌答題。(兩天後﹐太公可能公佈我的答案﹐就別說太公好找碴﹐自大自戀﹐心中也是一樣﹐跟你們『沒本事』﹐以証明太公一向不打誑語﹐沒有對策政略﹐就不敢批『馬死矣』﹐不是猛龍﹐就不會過江﹐找你們論國政。)

引用文章HardTalk

依你阿九流的英文程度﹐用同一標準﹐請聽引用文上面語音﹐說說阿九夠不夠資格﹐當小蔣的英文翻譯﹖這樣的英語﹐會讓老蔣的前兩位英文秘書魏景蒙(『中國之命運』一書的真作者)﹑沈劍虹長嘆﹕『一代不如一代』喔﹗

太公仁慈﹐可一直只長唉在心而已﹐如果太公也是你們這種小人心﹐那早就也批馬阿九的英文。怎樣﹖各位人在屋簷下﹐要不要太公這個自稱『中文忘泰半﹐英文沒學好』的貨色﹐替你們批馬聖王英文乎﹖

 


本文於 修改第 1 次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0415&aid=2820374
論政事﹐就非批鬥人﹐那離民主太遠
推薦0


曾太公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引用文章仁人義士 愛人諒人 

評時論政,臧否影響千萬百姓之政客,本即我等知識份子﹐關懷家國上網為文之根本目的

不管怎樣,太公確是聯網少人可以匹敵的才學之士,您對他批馬的論點﹐如果真難以茍同,則當發揮您博士程度之才華﹐與之批駁﹐為馬辯護,這樣才能讓人服氣。

梅峰兄﹐

您上面這兩句話﹐說得一級棒﹗可讓太公沈思良久﹐一直不知是否該如聯網狐群般﹐也『禮尚往來』﹐而按『推薦』鈕互捧。

在聯網﹐太公一直是單打的個体戶﹐從皂市開始﹐只因提個『什麼是泛藍﹖』的幼鳥問題﹐被華碩臭鼠等圍摳以來﹐迄今已有兩年。就見聯網﹐不少正直人士都離開。太公仍然堅持﹐作個聯網人的『評論員』﹐對聯網健康生態﹐仍不放棄﹐太婆昨天還勸我﹕『狐狗盤據﹐所為何來』﹖

其實﹐太婆說的﹐我都心知肚明。她用的勸告語﹐也都是太公的一貫人生態度﹕

一﹑天下事無完美﹐常是有利就有弊﹐小草之民﹐何必操心﹖何不順自然﹖

二﹑個人自由主義者﹐尊重他人﹔人人有自己判斷﹐別人要如何做﹐太公會提建議﹐但一向『不強求』﹐反而有『您做您的﹐咱搞咱的』的口頭禪﹔只求適者﹐在大環境中能生存。何不自掃門雪﹐莫視他人有瓦霜﹖

三﹑行行有學﹐業業有術﹔太公啥都不懂﹐只懂些政治及房地產﹐若有所專﹐也只有外交﹔所以在聯網﹐少對其他國事發言﹐蓋真的不懂。記得太公在聯網﹐第一篇文『一兩論』﹐就已表明太公不敢說外行話。可是﹐太婆說﹐台灣人﹐人人懂外交﹐口沬橫飛﹐沒完沒了﹐淘淘不絕﹐宛若黑天下酸雨﹐快三年了﹐太公又能淨水若干﹖

四﹑太公在網﹐一向實言論事﹐以紅衫軍為例﹐聯網上﹐大概也只有太公一人﹐一直為國家政治的正常發展﹐反對此一盲舉。太公盡量以理用智﹐以所學報國﹐鼓舞國人有前瞻。

但是﹐國人只用情﹐因人癈言﹐以言癈人﹐迄今有那一位大市長或大寫手﹐重視太公的呼籲﹐不要『以罵治國』﹔對太公的國事言論﹐常無詞以對﹐避而不談﹐反而動輒人身攻擊﹐侮辱惹來一身臭﹐這又何苦來哉﹖

五﹑聯網有其網友規範法則﹐太公一向遵守﹐可曾違反﹖不參加某市為民﹐但引用文章﹐讓人有據查詢真假﹐何來放冷箭﹖用真名實身﹐以示『好漢負責』﹐但也尊重虛名自由﹐不曾制定撰文守則』﹐強諸他人。卻反有弄虛之徒﹐如皂市臭鼠﹐反控太公愛名氣自戀﹐歪市長的反責『神秘面紗』﹐真是惡人先告狀。太婆曰﹐何不也低痞﹐用虛名分身回敬﹖

唉﹗公眾之事﹐如祖孫騎驢﹐要據立場﹐並無不可﹐但盼上流高痞﹐不要下流低痞。太公近日﹐對台灣妓生虫及鬼市烏魚﹐以牙還牙﹐加以髒話﹐固然是『以直報怨』﹐但太公自知﹐是自己開始『形而下之』。何以至此﹖

在聯網的現制下﹐各市長有絕對的權力﹐劃地為王﹐胡作非為﹐人人如蔡阿彌﹐卻也以之為善﹐認係合理。殊不知﹐天下沒有任何事物﹐是絕對的。如同政客﹐權力源自憲法﹔在聯網﹐市長之權﹐也是來自聯網憲法﹕上網守則﹐對任何網友人身自由﹐都應該尊重。唯有也只有在這樣的前提共識下﹐才有理性的市長權及理智的論政空間。聯網既已成惡﹐太公又何必流連﹖

宛似對中華民國外交部的絕望﹐靠辭職﹐能不再目睹﹐心或能放下﹗近日口出惡言﹐絕非一時有何怒氣﹔在我潛意識中﹐應該是有一股衝力﹐渴盼被聯網開除﹐斷絕再上網流口水之路﹐以他人之力﹐行戒毒之欲﹐效伯夷叔齊之流放吧﹗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0415&aid=28197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