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亞洲文學擂台
市長:vivijr  副市長: 吳錡亮雲天犀利萌烑與芋頭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文學創作現代文學【亞洲文學擂台】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天母寫作班合輯 字體:
看回應文章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 轉 )代敲字: 泰北孤軍悲哀的兒女之嘆 : 偶遇童年
 瀏覽1,310|回應2推薦8

vivijr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8)

亓官先生
文達
也真
紅粉豹
Rebec
sunism
-Uncle-
vivijr

偶遇童年/ 作者: 曉雲 ( 也真敲字轉貼該文~ 泰北孤軍悲哀的兒女之嘆 ) 

(此篇為當年聯副與中華衛生協聯合徵文:短篇小說~入選合輯之一篇 )( 錯字更正 : 會 )

        天啊 ! 不要, 不要 !

        我又從夢中驚醒, 被夢裡駭人的景象驚醒的.枕頭也濕了.

        已經連續幾天都做著同樣的夢,夢中依舊是一個十三四歲蒼白的小女孩.她赤著腳孤伶伶的站在懸崖上, 面對著一堆兇神惡煞的大漢,彷彿來自閻羅王殿前的流氓.

        帶頭的大漢手裡拎著一個公事包大小;透明的玻璃盒子. 盒子外面寫著一行字:一稀有動物, 廉價出售; 可當寵物.盒子裡面居然是七八個已經變成和玩偶一般大小有男有女有老有少 ; 扭曲著武官和身體的小小人兒 ~ 是她的村民.

        突然, 一個冷颼颼的聲音飄起: 妳這個幽靈民族的女兒, 居然在沒有得到我們的允許之下, 偷偷的離開難民村 , 踏入了難民不得進入的限制區域. 明知道見不得光, 卻又不肯安安分份的躲在屬於你們的地方; 篇要伸出頭來學著別人看太陽.好奇的下場 , 就會落得和盒子裡面的這一些人一樣囉 !

        女孩子害怕的猛揮舞雙手 , 彷彿想嘗試著把惡鬼趕走. 過度的恐懼, 讓她 不停的抽慉顫抖   .

        另一個殘忍的聲音又響起來 : 妳們口口聲聲說你們自己是中國人, 可是你們的國家又不承認你們, 也不理睬你們; 任你們自生自滅 . 可笑的是你們這群人還在整天做著反攻大陸回歸祖國的黃梁大夢 , 真悲哀! 說完之後; 有人拍手,有人大笑.

        他們是誰不認識; 他們的掌聲卻像刀 ; 笑聲 像毒藥 .

她慢慢的往後退 ,離她的身體後方的懸崖盡頭越來越近. 山風依舊颳得很兇 ,她 搖一搖頭喃喃自語 : 我不要繼續做夾縫裡的人了 ! 我也不要像幽靈人似的躲在黑暗的街腳哭泣 ,我更不要躲躲藏藏的只和影子作伴 ; 我要把我的自我找回來! 我要用自己的方法把尊嚴和自由也找回來 , 誰也別想抓我追捕我!

        這時候 , 大漢裡裡 ; 盒子裡的小小人兒, 也發出哀怨的低訴 , 沒有尊嚴就沒有尊嚴嘛! 跟他們認個錯吧 ! 認個錯之後就可以來跟我們做伴了 .

        我們正在研究一種叫做選擇生的機器 ; 一旦成功了 , 我們就可以自由自在的選擇怎麼生 , 還可以挑選國家和父母; 保證絕對不會再生做泰北孤軍悲哀的兒女了.

( 未完 ~ 待續 )


也真

本文於 修改第 2 次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回應文章
向當年在泰北留守到最後的老兵和各級將領致敬
推薦3


也真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3)

亓官先生
文達
也真

在泰皇往生西方極樂世界的時候;我只能默默的唸南無阿彌陀佛助唸...

無法上網路這裡書寫。

有些人是我們的寫作班的同學朋友,戰亂的烽火無情,

加上戰後的動盪...


vivijr 也真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0390&aid=5590472
偶遇童年(承接上文 ~續 )
推薦6


vivijr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6)

亓官先生
文達
也真
紅粉豹
sunism
vivijr

偶遇童年/ 作者: 曉雲 ( 也真敲字轉貼該文~ 泰北孤軍悲哀的兒女之嘆 ) 

(承接上文 ~續 )

        女孩摀住了耳朶,停止了哭泣,她轉過了身, 搖晃著身體,走到懸崖盡頭,望著黑濛濛的深淵, 大聲吶喊:  天啊 ! 沒有國籍不是我的錯,什麼異域孤軍後裔,泰北反共愛國軍 .. 這些偉大感人的名詞 ,拿回去吧 ! 我都不要, 我統統願意來拿換取一樣東西 : 一張身分證 .   說完, 縱身躍下 .

        在她躍下的剎那 , 長髮飛揚, 我清楚的看到她的臉 , 一張我熟悉的臉 ~ 我童年的臉 .  我嚇得魂飛魄散, 手足無措 , 只會大喊 : 不要 ! 不要 !

        我又從夢中驚醒 , 汗水夾著淚水 , 濕了枕頭  , 也濕了衣裳. 我明明知道這只是夢 ,只是一個遙遠的往事; 卻又很不安地從床上爬起來, 小心翼翼地去打開皮夾, 親眼看到身分證 , 安安靜靜地躺在裡面時 , 我才定下心來  .用手輕輕的摸摸它, 讓手指的觸摸, 來加深我的真實感覺  .  一遍又一遍 , 我才如釋重負的躺回床上.

       接下來的日子, 我不斷的對自己說 : 你現在已經不是國際孤兒 , 妳現在走到哪裡,  都可以抬頭挺胸地告訴別人 , 我也有身分證了; 童年在泰北那種躲躲藏藏的日子 , 已經過去了, 早已過去了, 我不斷地對自己重覆著以上的話,不斷地重覆著...

       幾天下來, 夢中情景有了改變 , 夢中依舊是赤著腳的小女孩 , 身後依舊是懸崖,山風依舊很強 , 只是彪形大漢統統不見了 ; 站在女孩面前的, 竟然換成了我 .

       我的左手緊緊的握住身分證 , 緩緩地走近她 ,她用驚慌不安的眼神,望著我 ,我把左手攤開, 讓她清楚的看到她這一生最可望的東西 :身分證 ; 然後伸出右手給她, 溫柔地對她說: 別怕 !妳現在走到哪裡都不用再害怕了 , 沒有人會再欺負妳了. 來 !握緊我的手 ; 我帶妳回家 !

       我又醒了, 但這次枕頭是乾的 .

       後來的日子裡 , 我就沒有再做過有關小女孩的夢了 . 我想 , 也許是我已經把她安全的帶回家了.

   

 


也真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