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亞洲文學擂台
市長:vivijr  副市長: 吳錡亮雲天犀利萌烑與芋頭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文學創作現代文學【亞洲文學擂台】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文字撒嬌 ( 輯一 )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喪禮
 瀏覽466|回應0推薦4

紜娘馬婆
等級:6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4)

vivijr
翎翎
吳錡亮
紅粉豹

喪禮

望著正前方父親的靈柩,真的好想衝下車撫摸這最後的身影,但是我無力在這時做這軟弱的舉止。,而沒能送父親這最後一程,是父親託付在我身上最後的責任,一份牽掛著他一生的責任~~媽媽。

淚水還是不住地落下,這時候沒有人會因為我的不去送別而抱怨我的不孝,反倒是,棺柩裡的父親正催促著我加快油門從他的面前離去,就為了他最心愛的女人~~我的母親。彷彿聽見父親安慰的聲音「去吧!趕快去看妳媽媽,不要送我了,快去!」這聲音壓抑了我的懦弱,我想上帝所安排的一定有祂的道理。

昨晚就在父親出殯的前一晚,母親大量的吐出鮮血,這對我們才剛準備好安葬父親的心,頓時像是洪水般地看待這一大攤的鮮血,坦白說大家都慌了,就算急忙地將母親送到急診室,所有的心也都壓在一大片的落石底下,只能對自己說先處理完爸爸的告別式再去媽媽那兒吧!這樣的謊言,偏偏就在叔叔敲下封釘錘的同時,醫院的一通電話當頭擊潰了二姐。自從爸爸生病以來,父親的態度以及我們所抱持的信念,在這時全部瓦解了,母親再次大量吐血必須馬上轉往台中中山醫院,眼前浮現出的不再是對父親的思念,而是換成母親躺在客廳裡的惶恐,我相信當時父親的手一定是緊緊地握著我,囑咐著趕快陪媽媽到台中去,否則我只是個小女兒、一個他們心中那麼纖弱的小女兒,怎能叫我忍受,忍受望著靈柩在我面前、怎能要我忍住所有的哀慟加快油門離去;這中間有父親的安排、有上帝的道理,卻絲毫不能有我的軟弱。

一路上耳裡總是救護車鳴笛的聲響,儘管我們是追不上它了,耳裡卻依舊作響,似乎淚水沒有停下來的意思,先生緊握著我的左手,隱約中父親的手也緊握著我的右手,只是他們都有相同的意思要我不能崩潰,要我擔起照顧母親的責任,偏偏救護車的聲響牽繫著母親微弱的氣息,我真的能面對這瀕臨死亡的恐懼嗎?

何嘗我不就是剛面對完父親的死亡嗎?然而當我為父親換上他親自挑選的衣服時,他的微笑不時地讓我一再地撫摸他的胸膛,為了探究那一口我不認為已經停歇的氣息,沒有淚水,父親奄了最後一口氣時我們居然與他同時面帶微笑,那種發自內心的微笑,「回家了!爸爸我們要回家了!」整齊的藍色條紋西裝配上灰色長褲,父親老早就挑選好自己回家時的衣服,我把病房裡的一朵玫瑰花剪成一小截,剛好就插在他的西裝左上方的口袋裡。而這玫瑰花是爸爸兩天前叮嚀媽媽帶了十二束剛好滿滿一大箱的玫瑰,安寧病房的每個護士都稱父親為【玫瑰花爺爺】,每回居家照顧的護士到家裡探視父親時,爸爸總是託付種花的姪子帶一箱玫瑰,讓護士插在每個病房裡,似乎,死亡對父親來說,是件可以安排得美美的大事。

尤其讓人感動的是父親臉龐自始至終的微笑,他用微笑教育著身邊的每一個人對的生命尊重與包容;尤其是我們這些子女,是那麼地以擁有這樣的父親而驕傲、而自豪,甚至因為他的包容而對死亡這件事感受他相同的美麗。畢竟這是父親的態度所給予的信念,然而對於母親所吐出大攤的鮮血,馬上將原先建立好的信念給打翻了,並且牽引出我們的內疚。原來我們都以為父親同樣教育了母親相同的堅心,但是我們卻忘了那是她守著一生的老伴,就如同我時常和先生提起,如果有一天他先走了我一定活不下去。

【死生契闊,  與子成說。 執子之手,  與子偕老。於嗟闊兮, 不我活兮。於嗟洵兮,  不我信兮】,是啊!母親把我的心思寫在鮮紅底下。真的要她獨自面對沒有父親的日子,彷彿是一種自私、一種身為子女的私心,終究這種私心讓我必須緊握著媽媽的手,小聲地在她耳邊說:「媽不要離開我,我們剛失去了爸爸我們不能沒有妳,媽媽妳要為爸爸活下去啊!」知道嗎?這話是多麼地自私啊! 在母親的臉上掛著不能送父親最後一程的遺憾,以及那幾乎是藍黑色的雙頰,淚水還沒能為她擦去,鮮血便再度嘔出,噴灑在急診室的白色地板上,以及那雙為父親送行的白色球鞋上。

「我們的天父,
願你的名受顯揚,
願你的國來臨,
願你的旨意奉行在人間,如同在天上。
求你今天賞給我們日用的食糧,
求你寬恕我們的罪過,如同我們寬恕別人一樣。
不要讓我們陷於誘惑,
但救我們免於凶惡。」

我無力擦拭地板上、球鞋上的血漬,更無法握著雙手禱告,心裡默念著主禱文,祈求著正等待火化的父親牽起母親的手,告訴她活下去,爸爸這五十多年來您一直、一直扶持母親的那雙手請您再次執起,讓媽媽能夠感受您的疼惜並沒有終止,讓我們自私地擁有她孤寂的下半輩子,就如同您現在要我勇敢一般,我是您差遣來的使者,那麼您一定能夠堅定她的心,讓她站起來不要讓我們同時失去你們,真的不要~~

幾乎我沒掉下一滴眼淚,至少在母親進入加護病房的這八個小時,冷靜與理智的外表有些許父親的影子,彷彿還得回去向爸爸報告這一切,而不容許我慌亂、不允許我落淚。是的,父親還在等我、等我最終的安葬禮拜,我想我是哭不出來了。如果這只是一場單純的喪禮,在父親的遺體覆滿了玫瑰花瓣的同時,有一顆糾結、不捨與滿滿思念的心拌著止不住的淚水,我輕輕地撫摸著爸爸的臉,就像一直以來我是這麼告訴他的:「爸爸我好愛您,好愛好愛您!」就像在病榻前我們約定好的:「下輩子我們再來一次,我還是您最愛的小女兒」。這是我等待下一生的最大福份,那抹依舊微笑的臉龐與滿滿覆蓋的玫瑰,在這些玫瑰花之下,還有一朵我為你另外換上的鮮紅色的玫瑰,就在你西裝左上方的口袋裡,一直到昨天醫院裡的玫瑰這才換掉,整整十三天了那些玫瑰似乎沒有凋謝的意思,這是居家護士到家裡悼祭你時這麼說的,所有知道的人都說這是一種奇蹟,而不論這是上帝所賜予的神蹟,或者你這玫瑰花爺爺所給予的祝福,都請在這時賞賜給身上插滿管子的我的母親,這已經不再是一場單純的喪禮,也不知道該如何掉下眼淚?

晚上八點三十分,您回來了,我知道您會等我回來參加這安葬禮拜,大弟捧著的那只淡綠色玉石骨灰罈,那是我親手為您挑選的,我知道您會喜歡這樣的清淡,就像您親自挑選的西裝與堂前那幅也不知道您幾時偷偷去拍的照片一般,有著孩子般愉悅的安排。我想等我回來以及媽媽的住院應該也會是一種安排吧!在墓園裡還是沒能掉下一滴眼淚,三、四十個人就擠在這您之前就整理過的家族墓園裡,少了白天的酷熱與滿滿弔謁的人潮,在這鄉下地方這場面聽說還是第一次呢!爸爸這是您的福份讓我們感到驕傲,而半夜的安葬禮拜還有這麼多人來參加您的入墓儀式,我想您的福份也是與媽媽結離半世紀所修持得來的,爸爸您馱負在我肩上的擔子我會挑起,就請您在這兒等待,等待我們牽著母親的手再來看您,獻上玫瑰花爺爺的那朵玫瑰!那朵您這生最心愛的女人~~我的母親!

附註:

父親於2008624日 上午八時微笑離去,感謝中興醫院緩和醫療安寧病房周希諴醫師,以及所有安寧天使,在父親的最後一段路程所給予的支持與協助,謝謝你們!

200875父親出殯在前一晚母親大量吐血進行急救出殯當天轉送台中中山醫院加護病房感謝卓蘭姑丈一家在母親榻前祈禱並不時關注她的病情,謝謝!

感謝埔里台福教會牧師在加護病房為母親禱告與祝福,謝謝!

感謝豐原教會牧師在母親8日轉出加護病房後為母親祈禱並賜福,謝謝!

感謝所有不辭路途遙遠,所有來到埔里牛尾庄的親友以及父親生前的上司與同事為父親送別,謝謝!

母親的情況已經穩住,這一家人會繼續相互扶持,學習海伯~~我的父親對生命的尊重與包容,謝謝!



本文於 修改第 2 次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0390&aid=32373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