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心之界
市長:bell  副市長: linfengRebec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人文藝術其他【心之界】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不分版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單車旅行 -- 宇老大滿貫
 瀏覽754|回應0推薦14

saint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14)

笨狗愛發呆
小鈴鐺
叮咚
egjc888
yaduo
linfeng
教主
張爺
宏哥菩薩
二媳婦

more...

那天,在一個介紹高雄乳酪蛋糕的部落格文章看到一個問題,感觸很深。

一訪客問老闆娘說:世上最遙遠的距離是甚麼?

老闆娘似乎不願瞎猜的瞪大眼睛等著答案我卻好奇的看著文章逐一猜測:

u 好吃與難吃的乳酪蛋糕

u 想擁有的財富與口袋中的錢

u 愛與被愛

u 年輕的夢想與苟安的現況

u 同床異夢的兩顆心

u 理想與現實

u .........

     

最後該訪客說:『想』與『做』 ,而且堅持理念的老闆娘讓這個距離縮小了。

是啊!這距離確是很遠,常常從小至今,我們常說:【我希望】、【我要】、【我想】但究竟有多少會實現呢?【我希望】就是沒希望,【我要】是其實沒那麼想要,【我想】則只是在發呆都只是在想階段,尚未進入行動的階段,不由的想起了大小和尚取經的寓言: 

在一間寺廟裡,一對大小和尚都想去遙遠的西天取經,但是大和尚比較有智慧,對於取經一途所需的所有資源和方法,都進行了妥善的研究分析和計畫而努力準備,也因此大和尚遲遲無法動身。小和尚因為比較天真,所以沒有想太多就出發,果然不出大和尚所料,小和尚沿途確實遇到了很多的困難。

幾年過後,大和尚已經變成老和尚,依然還在寺廟裡盤算著何時出發,但此時小和尚卻已經變成大和尚,雖然辛苦但也幸運地從西天取經回來了。

我今年的【想】是:單車宇老大滿貫。在 2010/9/25(週六)一顆忐忑的心雖還在凡那力颱風的可能傷害,但在【做】的強烈企圖心下,與國杰約好 Am 5:30 在關西羅馬公路起點集合,當日挑戰120Km,最高爬升高度1450m,上宇老、下玉峰、連北橫、通羅馬,預計 Pm7:00 完成 50 歲的淬礪。

組車時天色仍黑,沒想到要整裝出發前,倒是大放光明,好心情突地振奮,輪圈踩踏覺得踏實而有勁,約莫 45 分鐘即來到仍未甦醒的內灣。不見往日的人潮,只有靜穆。

朝著太陽的光點,繼續前進,溪流中的尖石,依舊聳立,來到勇士雕像的檢錄處,朝著他所指的方向,緩坡而上,在Am7:30 抵達青蛙石,雖然蝌蚪、大小青蛙數隻,卻未聞蛙鳴,僅有氣喘噓噓的聲音,休息一下下,嚼個巧克力,再次出發。

那羅溪的潺潺依舊,山光水色美景依然,但無暇觀賞,挺著腰桿深呼吸,開始12公里平均 7.4% 陡坡的爬行(行進 12 Km 約爬升 850m),是年紀與體力的對決,是腳力、心肺功能與高度的挑戰

 

 

一路上,低飛烏鴉依舊『哈!哈!哈!』 的笑癡笑狂,一路上乳酸一樣快速的在腿肌上緊急集合,一樣手指依著大腿的指示調到無法再低的檔位,一樣急促的喘息聲依然應和著無聊的風聲最自虐最精彩的一段,咬著牙,期待著甜美的果實到來。

爬升路上,第六次的短暫休息地在宇老三叉路,選擇了右邊的地獄極坡,想要一鼓作氣的登頂宇老鐵馬驛站,無奈一口氣仍在10m 前潰堤,不甘心的落地牽車直指以娜餐廳。 Am 11:05 的宇老竟然山嵐飄渺,遠山青翠竟然迷離,宛若置身仙境。

葡萄酒、山蘇豆腐、紅蘿蔔芹菜、野菜丸子湯、醋醃山豬皮及山豬肉及紫米冰淇淋之套餐,是此刻疲憊身體最貼心的犒賞,半個小時即吃得精光,舌間味蕾存留著豬皮彈舌的記憶,直稱山中最佳美味,好吃到有謝天的體會

 

休息了個把鐘頭,拍了幾張照片足以證明已征服原本想放棄的心之後,全副武裝的再次出發,目標是玉峰國小,時間在 PM12:30

 

 

原本以為接下來的路程是下坡,應該輕鬆愜意,直可吹著口哨般的逍遙不料果真【上山容易、下山難】,10% 以上的長陡坡,讓我的身上每個原已放鬆的細胞,全部緊張的肅立幾公里的下坡,左右手煞車器已死按了,還是擔心會從山嵐間穿透而騰雲駕霧真的體驗【上山快,下山慢】的自行車高手騎乘心法!

 

      

車路蜿蜒中,靈魂昇華了,化作雲霧徜徉在群山溝壑中,見識了嫵媚青山,沾惹了窈窕綠水,拖著已然疲憊的身軀,麻木的雙腳,繼續踩踏日昇日落,我與影子的追逐,影子竟成為最後的勝出者

上帝常有特殊的安排,讓我們在對的時間,遇上對的貴人,協助我們度過難關,幫助我們成長,我始終相信。

經過三光後,我們遇到了吳國華(人稱班長)領軍的鐵人四秀:Steve(莊汝勇)、Thomas(林Sir& 紅拂女(王昭斐)… 他們的熱情渲染的整個綠水青山,讓我們更有信心能完成此行的自我挑戰… 尤其在進入羅馬公路時夕陽餘暉已染紅了前進的路,在幾無街燈、星月的光暉照映下,由於班長們的不離不棄,終能壯膽摸黑而安全的抵達關西終點,感懷感謝。

 

山中的靈魂是無羈的,流竄於林葉間與光影躲藏嬉戲,徜徉雲霧與山嵐競飛,潺潺湍流中與鳥獸蟲天籟合唱,沉浸於忘川的洗滌,汗水狂流而疲累的臭皮囊,被我甩到一邊。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0370&aid=42650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