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喬若飛新詩集
市長:喬若飛  副市長: 唐樂葉璠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文學創作詩詞【喬若飛新詩集】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長短小說版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匐殷
 瀏覽139|回應0推薦1

喬若飛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1)

唐樂

很久以前,有個叫琵凌春的小鎮,鎮上的人家都很和善,而且家家戶戶都過著安樂的日子,唯一帶給鎮上不平靜的,是一個叫匐殷的人。

他年約四十,上有高堂,不過因為為人太差,所以沒有哪戶人家的千金敢許配給他。

這個匐殷,外表長得獐頭鼠目,眉宇之間,斷然不是好人的氣息,一舉一動,皆粗魯下流。

更遑論他那說話語氣,罵人的話從不間斷,好像天底下他最大,而任何人在他面前,也的確不敢造次,因為這個人的嘴實在太厲害了,連人家祖宗十八代都罵了下去,罵完後,還要一陣狂笑,非常自大。

有一天,他閒著沒事到鎮上去,每個看到他的,總要戰戰兢兢尊聲:匐大爺。

匐殷連看都不看人,只有他高興的時候,會斜眼看你一下,百般不屑的模樣,讓看到的無不恨得牙癢癢。

但沒人有他的辦法,因為他要不高興,甚至跑到你家去,把你家給拆了都有。

匐殷就在街上晃啊晃,然後不經意走到一間寺廟前,看見寺廟內香火鼎盛,他走了進去。

裡面很多誠心拜佛的人,老幼都有,每個看到他的,都趕快閃一邊去。不知是心情好還是怎樣,匐殷竟沒對這些沒問候他的人發脾氣。

然後他看到佛桌前一排比丘,正虔誠的念經,他隨手抓了一個起來問:「和尚,你說,為什麼要念經?」

這個比丘倒冷靜的回答了:「為了修心」

「修心,修什麼心?」

「修自己的善惡,修自己的行止。」

「哼!我看你是想死了進西方極樂,大爺我什麼輪迴都不信,我沒信仰,沒信誰,這些經,哼!還修心咧?!」然後匐殷粗魯的扔下那位比丘,面對佛像,竟出口不遜的指著說:「你,你叫這些人來拜你,你很自大。」

在場聽到的,個個驚嚇得當場跪倒,口中不斷念念有詞。

匐殷大搖大擺的走出寺廟後,就到街上的酒樓。他吃飯喝酒都賒帳-不給他賒帳也不行,因為他從不付酒飯錢,曾有人到他家去收這些錢,還被他打斷腿,非常的慘。從此以後,只要他上門吃飯,這些店家也只能當是灑錢到海裡,不見蹤影就算了。

酒足飯飽後,匐殷又大搖大擺走了,看到迎面而來的姑娘,無不伸手調戲一番,看到人家的孩子,不管手中吃些什麼,總之就是搶過來,逗得每個孩子哇哇大哭--總之,匐殷他是不管別人怎麼想的,壞事做盡,對他而言只是尋常。

就這樣又過了幾年,某天,匐殷突然暴斃在他床上,鄰里競相傳聞,竟大大開心起來,大家都到廟裡去拜拜還願,因為鎮上唯一的惡人,總算被除去。

這個暴斃的匐殷,還不知道自己死了,就這樣魂魄飄飄邈邈,墮入一陣黑暗,還留著些微意識般,剛開始他不斷咒罵,因為到處烏漆嘛黑,他老大非常不爽,罵累了,也不知道該怎辦,也不知往哪裡去。

也沒人或東西指路,反正四周很靜,靜到讓人有點心慌。

也不知等了多久,前方忽然飄來一個鬼魂,他頭上還有個微微的光。匐殷大喝一聲:「前面那個,你,你給我站住!」

那個鬼到他面前竟然笑了:「我不能站住,因為我沒有腳。」

匐殷大怒:「少給我嘻皮笑臉,你說,我要去哪裡?」

那個鬼打量著他,然後說:「該去哪就去哪囉!」

匐殷氣死了,伸手想抓那個鬼過來揍,才發現自己有手,但抓不到東西,然後他大吃一驚:「這,這……」

「你死了」那個鬼平靜的說。

「我死了?」匐殷不可置信的。經過一陣靜默,匐殷又說:「死了不是該去西方極樂世界?」

那個鬼不客氣的說:「會來這兒的都是罪大惡極,去什麼西方極樂?那是善人去的地方,你是善人嗎?」

這個問題問倒了匐殷,他說不出半句。

那個鬼又說了:「我從前也是個大壞蛋,無惡不作,死了就到這個黑暗之城,沒有光,不知道時間,很久以後我才想到自己曾經做過很多壞事,頭上才終於冒點光出來,才有辦法到處去,不然根本什麼都看不清楚。」

匐殷聽了,當場愣住,卻又不知該說些什麼。而那個鬼連再見也沒說,就飄走開了,匐殷眼見唯一一點光被帶走,心裡忽然很沮喪。

不知在那裡停了多久,曾經有些鬼從他身邊飄過去,他看了人家一下,大多數頭上的光都極為黯淡,只有少數是有點強光的。

他開始漫無目的往前飄,飄啊飄,沒有其他動作,只能這樣飄著。

慢慢的,他開始回想起"前生",那個作惡的嘴臉-多麼的令人厭惡,連他自己都討厭。

也想起高齡七十幾的兩位老人家,他常對兩位老人家不禮貌,動輒打罵,一點也不當他們是親爹親娘。對鄉里之間,更不曾客氣過。

他大吃一驚,原來自己是這樣的人-他想到那些面對他時的眼神,無不小心翼翼,但又看得出來,非常厭惡-當時他怎麼從未發覺呢?他一直以為自己是大人物,受尊敬。

原來人家不是尊敬他,只是忍讓他。

霎那間,四周忽然明亮一些,他「啊」了一聲,感覺自己頭上有了些溫度。

匐殷心裡一陣驚喜:「我有光了,我有光了!」

終於不必再忍受黑暗,他又開始慢慢往前飄,看到其他的鬼,也開始會打招呼。偶而會停下來聽別的鬼講故事,都給他很多啟示。

慢慢的,他頭上的光越來越強一些,直到照清眼前的路,當下不再被黑暗所困,他才順利飄出黑暗之城。

眼前也出現指引:到奈何橋,到酆都城,這些他不曾相信的,都出現在他眼前,當然,他也毫不遲疑的進了那些地方。

到了閻王面前,他虔誠下跪,認錯,並自請閻王裁決。

閻王見他有心改過,便罰了他在地獄受苦,然後輪迴受苦,直到罪過都抵銷了,才投生到一般人家。

 

 


在飛花湮滅前
留一抹淡香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0362&aid=66528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