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喬若飛新詩集
市長:喬若飛  副市長: 唐樂葉璠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文學創作詩詞【喬若飛新詩集】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長短小說版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觀音鬥刀
 瀏覽211|回應0推薦2

喬若飛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2)

喵永
唐樂

「給我打!」

刀嘯天對自己在大街上惹來的麻煩只能報以苦笑,但接著,他便屏氣凝神接過那幾個獐頭鼠目的人丟過來的拳頭。跟在刀嘯天身邊年紀尚小的小廝見狀嚇得逃到一邊去,當一支木棍因混亂被甩到小廝眼前,他連忙閃過抱住一旁的柱子。順著小廝的視線,刀嘯天一個轉身甩了其中一個人重重兩巴掌,又側身踢中一個人的膝蓋,兩人都應聲倒下後,有個貌似首領的人氣呼呼的指揮著:「一起上!」也不愧傲月山莊刀家拳的稱號,刀嘯天使出凌厲的一脈二路,先是震開其中二人,最後一個則被他的快拳給打飛到一邊的蔬果攤,把蔬果攤都給壓壞了。


那幾個人倒在地上哼哼唧唧,半天爬不起來,倒是剛才被刀嘯天解救的姑娘和她婢女此時上前來說了句:「多謝公子的搭救!」那姑娘說多嬌媚就有多嬌媚,眼波流轉,盡是風情,別說那幾個壞蛋想染指,連刀嘯天都看得目不轉睛,一會兒才發現自己的失態,連忙拱手說:「姑娘不必客氣,路見不平拔刀相助是應該的。」「那麼小女子這就告退了,免得又節外生枝。」刀嘯天見身後那些人已然倉皇而逃,點頭說:「是的,看此情況,姑娘還是先避開比較好。」


眼見那嬌媚的姑娘起步往前走,刀嘯天突然大聲說:「姑娘且慢!」那姑娘和她的婢女聽到都轉過頭來,刀嘯天說:「姑娘家住何處,要不我護送你回去?」那姑娘說:「不用了,多謝公子,我家就在前面不遠的楊府,小女子名叫青眉,公子日後有空可到我家坐坐,先告辭了。」楊青眉說完便快步離去,她走了半天,刀嘯天仍在張望,這時抱著柱子站在一邊的小廝見已無危險才走到刀嘯天身邊:「老爺,我們要回去了嗎?」刀嘯天搖了搖頭,想搖走方才腦子興起的雜念,這才說聲「好」。


先是賠償壓壞的蔬果攤,主僕二人這才走向傲月山莊的方向,刀嘯天邊走邊回想起楊青眉的花容月貌,不知為何,對這萍水相逢的年輕姑娘竟有奇怪複雜的想法。回到傲月山莊,大堂內刀嘯天的妻子蕭玉嬌正在指揮一班人整理布幔,小廝也自動走過去幫忙,刀嘯天看了看便說:「夫人怎麼最近老整頓大堂內的東西?」蕭玉嬌見自己的夫婿回來,粲然一笑說:「過些日子是公公的忌日,我想趁現在順便將大堂整理一新,比較宜人。」刀嘯天點頭稱是,他深知自己的夫人善於職責,便不再打擾她做事,而是到較遠的椅子坐下,婢女很快端來一杯熱茶,刀嘯天也順勢喝起來。熱茶氤氳,他又想起解救楊青眉一事,想著想出了神,也由於面露不同尋常的臉色,引起蕭玉嬌的注意。蕭玉嬌邊指揮僕人邊留意自己夫婿的動靜,總覺得出神發楞的他有什麼不對勁,但也說不出所以然,況且平日刀嘯天也喜歡黏著她講話,今天安靜得有些過分。


蕭玉嬌看大堂布幔已煥然一新,便差遣僕人退下,她也去坐在刀嘯天身邊的座位,等端茶的僕人走開後,不經意的問說:「相公今天出門有什麼事嗎?」刀嘯天嗆了一下,連忙放下手中的茶:「沒什麼事啊!娘子問這做什麼?」蕭玉嬌盯著刀嘯天的眼睛說:「只是覺得相公跟平日不一樣,隨口問問的。」刀嘯天心中一驚:「好厲害的娘子!」,然後裝作若無其事的說:「沒什麼特別的,只是方才回來的路上和人打了一架。」「打架?」蕭玉嬌睜大眼睛:「這倒稀奇了,相公平日不和人打架,今天怎麼打起架來?我很想聽聽到底發生什麼事。」刀嘯天只好將解救楊青眉的始末,老實說給自己的夫人聽,但刻意略過了楊青眉長得頗美一事。蕭玉嬌聽了認為無礙便放下心中一顆大石:「相公做得好,這架該打,你也知道為妻的向來看不慣那些仗勢欺人的惡人。」刀嘯天笑了笑說:「夫人說得極是,那麼你也不用擔心了吧!」蕭玉嬌點了點頭,然後她站了起來,嘴邊一抹笑:「我是擔心相公惹上什麼麻煩,沒事就好,我還得去吩咐廚房的師傅做些該做的,為妻先告退了」刀嘯天也點了點頭。


待蕭玉嬌走出大門,刀嘯天終於鬆了口氣,想起平日精明能幹的妻子-傲月山莊的當家夫人,今天自己腦門內在想些什麼,幾乎全被她全看穿了,當真嚇出一身冷汗。雖然他並沒有在外胡來,但總覺得老想著別的女人是對不住妻子的,連忙將腦海裡的非分之想給搖出去,無奈怎麼搖,腦子依舊牢牢印著楊青眉的身影,那模樣及溫柔的語氣,在在都讓刀嘯天動心。想起自己結縭九年的妻子蕭玉嬌,人品極好,長相雖不及楊青眉,但也秀外慧中,是人人敬重的傲月山莊當家夫人,只是有時太精明,讓刀嘯天連胡思亂想都不敢,凡事順著妻子的意,如今見到楊青眉,沉潛在內心的年少輕狂彷若被刨起,凌亂的腦海不斷幻想著楊青眉的一顰一笑。


這時,刀嘯天和蕭玉嬌兩人生的八歲女兒刀靈兒跑進大堂來,刀嘯天當下正楞著未曾發覺刀靈兒的聲聲呼喚。刀靈兒發現自己的爹不知楞著在想什麼,她看了刀嘯天好一會,發現他真的心不在焉,這才又跑了出去。小妮子走著晃著,來到蕭玉嬌所在的廚房,她拉著蕭玉嬌的衣角說:「娘啊!爹在大堂發什麼楞呢?都不理靈兒。」「是嗎?」蕭玉嬌隨口應了應,刀靈兒又說:「爹看起來跟平日不太一樣呢!平時爹看到我都開心衝過來抱我,今天好像沒看到我似的,光是發呆呢!」蕭玉嬌這時便有所警覺:「爹都沒同你說句話嗎?」「沒有啊!」刀靈兒很是困惑,又說:「沒見過爹爹那奇怪的樣子啊!我叫他都不理人。」蕭玉嬌停下手邊的工作,思索了一會,然後她看到廚房人群中有個刀嘯天平日帶在身邊的小廝,便喚他過來,問那小廝今天是否跟老爺出去,小廝稱是,然後又問他是否發生什麼事,,她又拉了拉蕭玉嬌的衣角說:「娘啊!您在想些什麼?」蕭玉嬌回過神蹲下身子,摸摸女兒的臉蛋說:「娘沒想什麼,只是最近比較忙,都沒能陪靈兒玩。」刀靈兒一小廝便一五一十的將刀嘯天搭救楊青眉一事說出來,蕭玉嬌聽小廝一番話與刀嘯天大同小異,本覺得不該多想,但瞬間福至心靈問起那姑娘長相如何,小廝的眼裡彷彿亮著火花,口中不斷讚美那姑娘長得跟仙女一樣,還說什麼老爺也盯得目不轉睛。


蕭玉嬌聽得臉色大變,但按捺心中那把火,讓小廝先退下後,心中思忖著該如何應付這種情況。眼前看來,是自己的相公動了什麼心念,方才看他明明有不對勁,卻又說不上來,現在知道是這麼回事,有個女人撩動了他的心房-這想法讓蕭玉嬌方寸大亂,一時不知該如何著手處理這事,她了解自己的丈夫,知他重情重義,絕不會在外邊胡來,但感情一事很難說,若他開口要娶妾,又該如何?這時刀靈兒看著自己的娘一臉慌亂,雖不明白大人間發生什麼事,但也能感受到蕭玉嬌的不安臉笑得天真的說:「靈兒沒事,娘要是忙的話,我可以自己去花園玩兒。」蕭玉嬌甚是安慰女兒的懂事,她抱著靈兒小小的身軀說:「改天娘給靈兒請個老師來教讀書,好不好?」刀靈兒興高采烈的說:「好啊!我好想知道書本裡都說些什麼」蕭玉嬌點點頭站起來,看著女兒蹦蹦跳跳走出廚房,原本一臉燦笑的臉,瞬間蒙上不安的陰影。




晚上夫妻倆在房內預備更衣上床,蕭玉嬌見刀嘯天仍是白天那副心中有事的模樣,她待刀嘯天吹熄蠟燭躺到床上來。一會兒的黑暗中,聽見刀嘯天幽幽地嘆了口氣,蕭玉嬌即刻警覺的說:「相公有心事嗎?」看不見刀嘯天的臉色,憑著夫妻九年的默契,蕭玉嬌聽見刀嘯天語氣中的遺憾:「只是想起過世的爹娘,我都沒能替他們生個男孫」這話戳到蕭玉嬌的痛處,但她仍忍住自己的情緒說:「沒兒子也是命中注定,我想再過些日子,或許就會有好消息也不一定」刀嘯天即刻接著說:「咱們夫妻都等九年了,只盼得靈兒一個孩子,我真的好想再有個兒子啊!」蕭玉嬌沉默了,不知是自己肚皮不爭氣或是老天爺已經盤算好,九年了,只生得一個女兒。蕭玉嬌平時不敢多提,因為夫妻倆對生兒一事都非常在意,怕一提就要崩潰夫妻的關係了,但這時蕭玉嬌也顧不得什麼,小心問了:「相公,那…你有何打算?」刀嘯天知道機會來了,一鼓作氣說:「娘子,我說了你別生氣,我…我想納妾。」蕭玉嬌聽了不僅生氣還很難過,但她依舊忍住情緒說:「相公,我知道你著急,我也著急呀!不如這樣,再等些日子,再等些日子若沒有好消息,我一定給你一個滿意的答覆。」刀嘯天很快應了句:「謝謝妳,娘子!」靜謐而黑暗的四周,很快傳來刀嘯天安心沉睡的微微鼾聲,蕭玉嬌卻是輾轉難眠,這個跟自己睡了九年的男人,如今他的心還在自己身上嗎?一滴淚,從背對刀嘯天的蕭玉嬌眼裡,落了下來。


接下來這些日子,刀嘯天果然完全不提納妾之事,只是常常不在家中,原來,他常藉口到楊青眉家裡去,蕭玉嬌都知道這些事,但也無可奈何,只是當她從小廝口中探知刀嘯天對楊青眉似乎情深意重,便忍不住為自己感到悲哀。自己盡心盡力當了傲月山莊九年的當家夫人,凡事親力親為,從不逾矩,如今自己的丈夫卻先背叛了自己,雖然這幾個月來,丈夫未再提納妾之事,卻已有所行動,傷了她的心。昨日一口氣差點上不來,最近又老是想吐,想必是內外操勞,身體都生病了,剛叫僕人去請了大夫,現在正給自己把脈。想著最近的不適意,一滴淚又在蕭玉嬌的眼眶打轉。大夫仔細的把脈後說:「恭喜夫人,您有喜了!」蕭玉嬌不敢置信的說:「是真的嗎?」,大夫燦笑說:「是真的,除了您雜亂的脈象,還有一個強而有力的脈象存在,不知夫人前幾個月我給您開的方子,是否都服用過了?」蕭玉嬌嘆了口氣說:「為給刀家添男丁,再難吃的藥我都吃了。」大夫點點頭說:「我知道這幾個月夫人非常辛苦,之前常來給您針灸及吃藥就熬了好幾年。」這些話讓蕭玉嬌瞬間掉下淚來,大夫安慰蕭玉嬌說:「夫人要保重身體,生出來的孩子才會健康啊!」蕭玉嬌謝過這位如同自己長輩般的大夫,請僕人送他回醫館,順便取藥。


一個人躺在床上,蕭玉嬌想起自己這幾年的人生恍若一場夢,但真實的人生本來就五味雜陳,也有風浪,就在如此胡思亂想中,蕭玉嬌睡著了,而且作了個夢,夢中,見到觀音菩薩抱了個孩子來給她,孩子還很小,但笑得很開心,她正想將孩子的尿布給打開看看是男是女,就突然醒了過來。蕭玉嬌睜著眼睛回想自己方才的夢境,又摸了摸自己的肚子,心中疑惑著怎會作這樣的夢,想來是想太多才會作這夢吧!一會兒疲憊的感覺襲來,蕭玉嬌又沉沉睡去。


懷孕這消息畢竟沒有立即給刀嘯天知道,蕭玉嬌只對刀靈兒提起,而且吩咐她別給她爹說了,刀靈兒雖不解,也沒多問,這伶俐的孩子的確守口如瓶,直到有一天刀嘯天又提起要娶妾一事,蕭玉嬌生起氣來,就跟刀嘯天冷戰了好幾天,刀嘯天最終受不了冷戰的氣氛還是率先求和了,還說要表演一套自創的刀法給妻子解氣。隔日刀嘯天邀蕭玉嬌到後花園,讓蕭玉嬌坐好後,刀嘯天才表演起他這套刀法,這套刀法,的確很是新穎,刀起刀落,頗有前無古人後無來者的氣勢,就在此時,大刀橫切半空,空氣被切成兩半,發出「啵」的一聲,刀嘯天舉止輕盈,轉身竟劈向坐在一旁的蕭玉嬌,蕭玉嬌好整以暇,待刀氣掃近那刻,嘩的一聲站起厲聲道:「作啥,想劈了我不成?」刀嘯天立即將刀氣掃向一旁的矮樹,一堆翠綠葉子瞬間被掃落在地上。這時一路刀法也接近尾聲,刀嘯天收好兵器,嘻皮笑臉的說:「娘子切莫見怪,不知為夫剛才耍這套刀法,你是否已經消氣?」「消氣?」蕭玉嬌橫眉豎目地說:「我看你這套刀法不是要我消氣,是要我岔氣!」刀嘯天連忙說:「娘子可別這麼說,為夫方才只是開個小玩笑,原諒我吧!」蕭玉嬌冷哼一聲,即刻往房間方向走,刀嘯天跟著蕭玉嬌,邊嚷嚷著:「為夫方才只是開個小玩笑,請娘子原諒我吧!」蕭玉嬌連聽也不聽似的越走越急,也不答半句,倒是刀嘯天急了,一直嚷嚷著:「請娘子原諒我吧!」這句話被在夫妻倆房內收拾東西的兩個小婢給聽到,捂著嘴癡癡笑著,刀嘯天急得大手一揮,說:「你你,通通出去!」小婢聽了爭先恐後退出房間。


待蕭玉嬌坐定,刀嘯天連忙坐在她對面,他自知理虧,對自己方才沒頭沒腦劈向蕭玉嬌那一刀起了後悔之意,又不知該如何解釋,只敢斜睨著蕭玉嬌。蕭玉嬌倒起一杯茶,安靜地啜了口,刀嘯天見氣氛尷尬,勉強擠了句話:「請娘子原諒我的魯莽,方才不知道自己怎麼了,明明想把你給逗樂的,卻又把你給氣著了。」刀嘯天低著頭像做錯事的小孩,蕭玉嬌這時說了:「要為妻的原諒你可以,你就跪下好了。」「這…」刀嘯天面有難色,連忙說:「娘子你太為難我了,俗話說『男兒膝下有黃金』,為夫是頂天立地男子漢,豈有隨便下跪的道理!」蕭玉嬌慢條斯理的說:「大丈夫能屈能伸,有何不可?」刀嘯天聽了神色一凜,似乎在考慮般,一會兒又轉頭看看四周,再站起來往門外探,見沒閒人走動,這才皺著眉,在蕭玉嬌跟前緩緩單膝跪下。蕭玉嬌見狀又說:「單膝下跪哪有誠意,雙膝!」刀嘯天微微動怒了:「為夫又不是黃口小兒,雙膝下跪可免了吧!」「哼,也罷!方才那套刀法已無誠意,現在說什麼也不肯老實雙膝下跪,還是算了,你出去吧!我不想再見到你!」刀嘯天連忙將雙膝跪好,蕭玉嬌見狀忍住心中那股笑意,正色的說:「相公可記得我們如何相識?」刀嘯天回憶起九年前一個白日,初到蕭玉嬌家鄉鳴山鎮的他在大街上看到一場比武招親大會,他興味十足跟著一大群人擠在擂台前看著台上的人大展拳腳,只見台上有位姑娘,明明身形薄弱,卻沒兩三下就撂倒一名彪形大漢,接著數人上台,照樣被打個落花流水,摔下台來,刀嘯天看著心癢癢,估計這姑娘有兩下子,但肯定不是自己的對手,這時便使了輕功飛上擂台,底下的人見狀直叫好。在眾人鼓譟之時,與姑娘近距離接觸下,刀嘯天驚喜地發現這姑娘不僅武功良好,連長相都極為標緻,那姑娘則在此時蓮步輕移,以防禦的姿態面對刀嘯天,刀嘯天拱手說:「得罪了,姑娘!」那姑娘很小心看著刀嘯天的拳路,待刀嘯天使出刀家拳時,她也使出自己獨特拳法,拳拳弱中帶剛,輕巧化去刀嘯天每一招凌厲的掌風。兩個你來我往,台上打得極為精采,台下觀眾看得極為投入,有時刀嘯天佔上風,有時姑娘佔上風,從沒看過如此難分難捨的擂台賽,底下的觀眾看得鼓掌直叫好。這時,刀嘯天忽然發現自己有點節節敗退,幾乎三招之內就要敗下陣來,心中一急,滑了腿子,沒料到這時,那姑娘轉身便作勢跌坐地上,被刀嘯天順勢一把撈住,姑娘臉上也飛上了兩朵紅暈。待那姑娘站穩,刀嘯天便收回攬著姑娘纖腰的雙手,又拱手作揖:「姑娘承讓了!」那姑娘也說話了:「公子好功夫,小女子甘拜下風」台下的人見打老半天的比武終於分出高下,更是鼓譟得極為熱鬧,這時,站在一邊的一位老漢從台子旁邊走了出來,看看刀嘯天又看看那姑娘才向台下說:「看來是天賜良緣,小女雲手觀音蕭玉嬌總算遇到對手了,這位公子是…」「在下北城傲月山莊刀嘯天」老漢直點頭說:「刀公子身手甚好,老漢能得此乘龍快婿很是滿意,也感謝台下各位英雄好漢的捧場,今日比武招親已經順利結束,多謝大家!」


刀嘯天回憶起往事,格外有所感觸,當日他之所以能贏他的娘子,不是因為自己身手了得,而是蕭玉嬌有意敗下陣來,這是從他的老丈人口中得知的。在台上他只知道自己隱約將敗之時,不知為何形勢瞬變,蕭玉嬌停止攻擊讓他在最後那刻贏了,原先有點自鳴得意,以為自己武功絕佳,原來是他娘子有意承讓啊!這時蕭玉嬌也起身走過來將跪著的刀嘯天攙扶起來:「相公,妾身以為人與人間要相互尊重,既然你已雙膝道歉,我就原諒你方才的玩笑,但是,你不尊重為妻的,執意要娶青眉姑娘進門,為妻的無論如何是無法同意的,你還是出去吧!」「娘子,可不孝有三,無後為大,為夫的必須對傲月山莊負責,若無男丁為後,也難以向去世的雙親交代。」蕭玉嬌聽完臉色大變:「說來說去,相公就是非納妾不可了?」刀嘯天堅持的說:「是的」蕭玉嬌說:「那我們之間就沒什麼好說的…」此時兩人的女兒刀靈兒忽然從外邊跑進來,嘴裡嚷嚷著:「爹啊!陪靈兒去花園抓蝴蝶」小妮子進屋的瞬間,似乎被屋內不尋常的氣息給震住,她小心翼翼看看刀嘯天,又看看蕭玉嬌,然後她倚在刀嘯天的大腿邊,拉拉刀嘯天的衣袖,仰頭看著刀嘯天說:「爹爹又惹娘生氣了嗎?」刀嘯天蹲下身子,愛憐地捧起這可愛的小臉蛋說:「爹爹沒有惹娘生氣,只是想給靈兒找個姨娘」刀靈兒疑惑的說:「靈兒已經有娘,要什麼姨娘啊?」蕭玉嬌這時瞅了刀嘯天一眼,眼神中彷彿說:「看吧!連靈兒都覺得姨娘是多餘。」刀嘯天連忙對女兒說:「多個人疼靈兒不是挺好的…」刀靈兒說:「爹不是常說『爹爹最疼靈兒了』,娘也常說她很疼我,靈兒有爹娘疼就好了呀!」「可是爹爹想要有個兒子,靈兒不想要有個弟弟嗎?」刀靈兒指著蕭玉嬌的肚子:「娘的肚子就有個弟弟啦!」刀嘯天大吃一驚:「靈兒說什麼?娘的肚子有弟弟?」然後他轉身面向蕭玉嬌,蕭玉嬌這時又若無其事喝口茶,聽到刀嘯天語氣遲疑的問道:「娘子你…終於有了嗎?」蕭玉嬌半天不回答,刀靈兒拉著父親的手走到蕭玉嬌身邊說:「娘前些日子告訴靈兒,說她肚子裡養個孩子啊!」刀嘯天不可置信的說:「娘子怎麼都不跟為夫的說,口風如此緊,只對靈兒提」蕭玉嬌故意說:「我都快被逼出傲月山莊了,又何必對相公說什麼,本來只想靜待事情的發展,沒料到靈兒這會兒說溜嘴,若相公執意娶妾,乾脆將為妻給休了吧!我這就帶著靈兒跟肚裡的孩子回家鄉,爹娘一定會很高興我回去陪他們。」刀嘯天急忙拉住蕭玉嬌的手:「千萬不可!娘子,我不知你有孕在身,如今知道了,豈有休了你另娶他人的道理,放心吧!為夫絕不會再提納妾之事。」刀靈兒彷彿聽懂事情已經解決,開心的拉著刀嘯天的手說:「爹啊!陪我去花園玩兒。」刀嘯天連忙說好,他看了蕭玉嬌一眼,眼裡盡是歡喜的跟著刀靈兒出去了。


這時蕭玉嬌總算鬆了口氣,她揚起嘴角一抹笑,輕撫肚子說:「兒啊!你未出世就已經幫娘打了勝仗,希望你如靈兒所言,是個男孩啊!這樣娘就不用和外邊的女人爭寵,也不用擔心要和你爹鬥下去啦!」(完)

 


在飛花湮滅前
留一抹淡香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0362&aid=66279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