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喬若飛新詩集
市長:喬若飛  副市長: 唐樂葉璠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文學創作詩詞【喬若飛新詩集】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長短小說版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跨年夜的奇蹟
 瀏覽175|回應0推薦2

喬若飛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2)

yaduo
喵永

不知不覺,翻到最後一張日曆了-憶如心想:果然還是這樣。

 

這樣說不是沒道理的,江憶如,一個平凡女子,從一所不怎樣的大學畢業,然後投入一份不怎樣的工作。

 

一下子就過七年了。

 

怎麼就這麼快呢?又一年了-她在心裡嘀咕,邊看著手中撕下來的那張30。

 

好個驚心動魄的大字,她就剛好邁入30。

 

沒有幾個知心的朋友,就算有,嫁人的嫁人,談戀愛的談戀愛,沒有人有太多時間陪她。

 

而她,長相既不出眾,也沒什麼身材,論優點,或許單純勉強算是,論缺點,若讓男人來品頭論足,一定叫她非找地洞鑽。

 

她很少悲觀的,今天,卻不知怎麼,一股酸意湧上心頭,就這樣擺啊擺,盪啊盪,簡直叫人難受。

 

難受死了!




☆☆☆☆☆


騎著小摩托車到辦公室,十幾個人的公司,她是其中一份子,管理一些庶務,和其他雜七雜八。她總說自己什麼都管,卻地位卑微,不過,最近幾個新進人員年紀小,至少還會尊她一聲:江姊。

 

是姊字輩哩!過幾年又該升格為阿姨,然後--不得了,或許還沒到四十,到人家店裡,就要被稱為"歐巴桑"。

 

想到這個,慢慢浮出來的皺紋,一條一條如一尾一尾的魚,游動起來,讓她悶著一張臉。

 

想當然耳,大家看她這個樣子,也不敢多理會她,幾個小子走到她身邊,又立即轉回自己的座位。

 

大家拔腿就逃的樣子,憶如不是沒看到,看到又怎樣,反正她今天心情差,橫豎有老娘豁出去了,隨便你怎麼想的意味。

 

不過,倒有一個怯生生的小男孩不怕她,竟站在她的桌沿,恭恭敬敬叫了一聲:「江姊!」

 

「什麼事?」她連看都沒看他就回答。

 

小男生問起了公司進貨,還有下個月即將展覽的事情,她稍稍仰著頭,看著這個剛進公司才幾個月的小男孩。

 

她記得他的名字,好像是叫叫什麼來著?這會兒,腦袋突然不靈光了。

 

這略帶秀氣的小男生好像讀懂她的表情,自己說了:「江姊,我叫陳光中」。他的眼神真摯,似乎不太在乎她遺忘他的名字,卻在嘴唇,揚起一朵淡淡的笑。

 

她訝異,這樣的笑太含蓄,該在有氣質的女人臉上看到。而他的臉-她研究起他的臉,眉清目秀,不是她喜歡的型,卻是討人喜歡的。

 

為了這個想法,接下來的半小時,她也用了放鬆的臉,為他講解公司一些事務的運作。

 

陳光中聽完憶如的解釋之後,便回到他的座位。而她則回復原先的模樣,板起一張臉孔。

 

其實是她恨這一天--她討厭跨年,因為下班回家,就沒事做了。一個人要面對孤單租來的套房,還要假裝自己很high,因為每個人對來年,都有期待。

 

她當然也期待,但是期待越多,失望越多。就拿感情事來講,距離上一個戀愛已經五年了,她都還沒機會投入另一段。

 

要說老天爺不公平嗎?她其實每段戀愛談起來都算順利,不過悲哀的是,最後都留不住她愛的男人。

 

男人簡直是不懂愛的動物-她憤憤地想著。

 

這個念頭讓她的面孔瞬間猙獰起來,嚇得一辦公室的男男女女,離得她更遠。

 

或許是這樣,原本該她的事情變少了。

 

工作輕鬆了點,也算年終大回饋-她冷哼了一聲。

 

好不容易待到下班,中午隨便到外頭吃的午餐好像有問題,每個人都下班去了,憶如才發現自己的肚子很疼,但她還是ㄍㄧㄥ著,騎著機車回家。

 

進屋後,甩了包包,趕緊先往抽屜裡找藥吃。隨便吞點胃藥,然後和衣躺在床上。

 

躺著躺著,斗大的淚珠,從眼角滾了下來。

 

該死的跨年!她心裡喊著:跨什麼年!有什麼好跨年的,該死……

 

淚越滾越多,肚子卻慢慢不疼,睡去了。

 

睡得深沉,夢一個接一個,然後,又夢到前男友,每個人身邊都摟著一個女孩對她猛笑,終於把她嚇醒。

 

昏黃的屋內,流離淡淡的冷清,不知不覺,又開始失落起來。

 

這是個討厭的跨年夜,而她明天還要無聊的放假,多麼虛偽!她也討厭放假,因為太閒,閒得慌,好像不忙碌一些,寂寞的感覺就浮在空氣內--

 

不經意看看手錶,喔!已經八點,那當下,門鈴突然叫了。

 

起先以為自己聽錯,但不是電話,像這種時候,大家都在熱熱鬧鬧的地方跨年,不可能到她這兒來,那麼,是走錯路的?

 

腳步輕輕,先到門口,往貓眼一看。

 

咦!是那個叫什麼叫什麼的小男生,又忘了他名字。

 

她疑惑地開了門,幾乎是橫眉豎目地看著他。

 

他露出了靦腆笑容,然後忽然從背後變出一束花,用不大卻真誠的聲音對她說:「江憶如,新年快樂!」

 

憶如嚇到了,看著那束湊到眼前的花,不知所措地不知道該不該接收。

 

小男生把花放在她手裡讓她拿著,然後又說了:「江憶如,這花送給妳,我我其實注意妳很久了,我知道妳沒有男朋友,請妳收下這束花,好嗎?」

 

然後像個害羞的初戀少男,一溜煙地跑走了。

 

憶如看那跑得飛快的背影,愣在門口,手中握著那把花束,就這樣站了好久好久。

 

然後一個念頭回了神,便轉身進屋,將門帶上,鎖著。

 

昏頭轉向地,她覺得一股熱意從手上直衝腦門,盯著手中的花看,喃喃自語:這是作夢,是在作夢!

 

像在夢境般,她輕飄飄地,拿起花束竟轉著圈圈。

 

啊!是奇蹟!是奇蹟啊!最後這些念頭衝出了自己的嘴巴,把憶如嚇了一跳。

 

忽然,週遭變得明亮,忽然,心頭揚起了甜甜的滋味,忽然,頭上像被天使放了個光環,忽然,一陣管絃樂竟響起--是奇蹟啊!

 

她好開心,等了這麼久,終於知道奇蹟是什麼。

 

還有,還有她有預感,明年,明年一定是個好年,一定是!因為有一個很真摯的眼神,從她的心眼透了出來--

 

彷彿是一個引導,她驟地眼神發亮--啊!是陳光中,陳光中!

 

她終於記起他的名字了!







完~

 

 

 


在飛花湮滅前
留一抹淡香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0362&aid=61151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