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喬若飛新詩集
市長:喬若飛  副市長: 唐樂葉璠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文學創作詩詞【喬若飛新詩集】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長短小說版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折壽
 瀏覽196|回應0推薦2

喬若飛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2)

yaduo
喵永

玉晴看著床上的母親。

 

病很久了,不復豐滿的面容,之前氣焰高漲的樣子,在床上縮成一小團人球。凹陷的兩頰,像隨時要撒手而去,但也不是,中風拖著,已經三年。

 

玉晴賺來的錢,多數繳付在這療養院,因為父親早逝,她又沒有兄弟姐妹分擔,也沒辦法長期聘用外勞看護,再說外勞良莠不齊-這間療養院願意讓母親住進來,已是恩惠。

 

她只好拼命上班賺錢,除了在一間廣告公司擔任助理,假日有兼差的機會就去,包含她最不願意的,在各種展覽,穿極少的衣服。

 

說是走秀,其實不過出賣肉體。

 

看著台下一個個色瞇瞇的眼神,為了母親,她只好咬牙苦撐。

 

想起這些,玉晴的眼眶泛紅-如果有人能幫她一些,該多好!

 

幫母親按摩身子,母親正熟睡中,偶而睜眼,也不能說話,母女倆對看,用眼神指責歲月的凌虐,卻又沒有辦法逃脫困境。

 

母親偶而仍會像以前一樣,有那種恐怖威嚴的眼神,但多數時,萎靡而沉默。

 

玉晴知道母親念念不忘自己曾經的美麗,因而惱怒歸咎於她,彷彿她是罪魁禍首。

 

 

無論如何得忍受著,只要母親高興,要她做什麼都無所謂。

 

離開療養院,茫然走向風中--這一生還漫長吧!那麼漫長的看不到盡頭,她還年輕,卻又覺得自己垂垂老矣,二十多歲,美麗的青春,不是該跟別的女孩一樣,綻放美麗的光芒?

 

而今這光芒是她不願的,有人追著她跑,不是正當的追求,而是被展覽上的她那另一面迷惑。

 

人們在美麗之前是認不清事實的,往往在那背後,才是人生真正底層的掙扎。

 

有些人美得很無憂,有的人美得很無奈,通常,女孩子們都是公主樣被捧在手心,她不是公主,在她的世界,也許永遠的表面光鮮,底下是地獄煉火。

 

玉晴搖搖頭,她不該用這樣的角度看待親情,母親還在世上,能夠隨時看到母親,該感恩上天,她把那些不好的念頭搖去,隨後大步走向租來的房子。

 

母親住進療養院後,玉晴把原先母女住的公寓退租,租了現在這間小套房,省下來的錢,就拿去給母親買營養品。

 

她自己省喫儉用,沒事不搭計程車,遇上趕時間只搭捷運或公車,上班甚至還走幾段路。

 

三餐極儉,有同事要請大餐也不敢去,怕日後要花錢回請,遇上展覽廠商邀約也不敢去,怕遇上麻煩,好在有"照顧中風的母親"這理由可推託,不然展覽的工作怕也不保。

 

人不能只靠外表吃飯的,偏偏她也祇得如此出賣色相-這是個無奈的世界。

 

在超商買了一條白吐司,回到"家"後,換了輕便的衣服,玉晴看著房間,簡單的擺設,不!也談不上擺設,她一個人,和母親的物品守在這裡,空蕩蕩的人生是寂寞的。

 

不是沒想過交男朋友-邊啃著吐司,邊想起高中時那純純的愛,那個同班男孩,如今該畢業於高級學府了,她呢?高中畢業就被母親逼著出社會找工作,被遙控賺錢,那時她是極不願意的,但是母親總有理由讓她打消求學的意念,她原以為自己仍有機會進大學的,沒想到工作幾年後,母親卻中風了。

 

從此她的人生不再有春天。

 

忙著工作與照顧母親,連喘息的機會都沒有,更別提和朋友去享受青春什麼的,這或許是她的宿命吧!不能怨恨,只能接受。

 

沒有電視,什麼娛樂都省了,吃完幾片吐司,喝了點開水,然後就去梳洗,睡前看點書,一日又過去。

 

隔天,一大早起床,換裝完畢,趕捷運到一個廠商的展覽地點,像例行公事,在台上賣笑。

 

老闆似乎總藉故貼到她身邊來,讓她很不舒服,她尷尬地試著迴避,但老闆亦步亦趨,好不容易時間過去,結束工作後,她披上外衣想離開,又被老闆拉住,玉晴用求救的眼神看著週遭,一個男員工似乎看到玉晴的窘境,終於助她脫離老闆的魔掌。

 

玉晴趕快離開,心中感謝幫助她的那個男人。

 

趕到療養院看母親,母親今天心情又不好了,用憤怒的眼神盯著玉晴,玉晴餵母親吃點稀飯和沒有刺的魚,每一口都小心餵著,卻因為母親的眼神而極不舒服,她試著改變氣氛:

「媽,明天我下班後買您喜歡的那種蛋糕來好嗎?」

 

母親喜歡的蛋糕很貴,但是玉晴還是會去買,因為那蛋糕會讓母親心情好。母親的眼神仍狠狠地盯著她,玉晴只好說:

「那我回去休息了,明天再來看您」

 

收拾好東西,走出病房,玉晴鬆了口氣。

 

然後又走路回家,一路上有個人似乎跟著她,讓她很不安,好在沒發生什麼事。

 

照例的星期一,沒時間憂鬱,上班時又被主任唸了好一頓,心情不愉快也不能表示出來,因為不能被任何理由解雇,遇上這種時刻,玉晴總低著頭挨罵,心中告訴自己:沒事的。

 

下班後,去找那家有名的蛋糕店,裡頭的糕點琳瑯滿目,對女孩子來說是極大的誘惑,但玉晴只挑了一個給母親,然後結帳走出店外。

 

小心翼翼捧著蛋糕,來到療養院,病房中,隔壁病床的人不見了,聽護士說,今天早上去世了。

 

她看著空下來的床,再看著母親,心中有不好的預感。

 

母親睡了一覺醒來,玉晴忙著張羅蛋糕給母親吃,母親很開心,看得出來,玉晴這就放心了。然後待母親又睡去,她才離開療養院。

 

隔天下班,她福至心靈想去拜拜,準備水果後,到一座香火鼎盛的寺廟。拜拜時,總覺得有人在看她,她不太確定地瞄著四周,忽然,一個有點熟悉的面孔映入眼簾-是那個曾幫她解圍的男人。

 

之所以記著他的臉或許是因為基於感謝之情,他大方地走過來,和玉晴聊開了。

 

兩個人聊到欲罷不能,甚至拜拜好後,他還陪她走了很久的路到療養院。

 

玉晴毫不保留把自己母親的事都說出來,這個男人不僅沒有卻步,往後有時間就陪玉晴到療養院,接送她到展場工作,讓玉晴看在眼裡,覺得自己找到了幸福。

 

半年後某一天,他用了一個特別的方式向玉晴求婚了,玉晴很欣喜,但不敢答應,他很失望,然後,消失了,玉晴知道自己不能勉強他來接下照顧母親的擔子,只好默默接受失戀的事實,卻常常因為失去幸福而痛哭著。

 

然後發生了母親病危的狀況,玉晴請了假,鎮日守在母親病床邊,祈禱一切會好轉,但並沒有好轉,只是每況愈下。

 

玉晴又去廟裡拜拜,祈求神明庇佑母親,心裡想著願意折壽給母親,沒料到,又在這裡遇上他-他憔悴得變了一個人,看得出來還是很在乎她。

 

玉晴很不捨,其實她心中那幸福感不曾褪去,還是依戀著這個男人,這男人絕對是她的真命天子,就在那一瞬間,玉晴有了新決定,她向神明祈求:

 

「眾神,請原諒我後悔方才的祈求,我不折壽給母親了,請讓我的母親好好的去,不再受病痛折磨。」

 

這是她非常自私的一次,自私到察覺自己竟然也能作下如此不孝的抉擇。

 

和他回到療養院,擔憂的守在病床旁,半夜,母親過去了,很平靜安詳的看了玉晴一眼,然後就這樣閉上眼睛。

 

玉晴哭了,他安慰著她。

 

他幫玉晴辦了母親的後事,辦完後事,仍然時常來找玉晴,就像往常一樣,其他的並沒有多說,甚至連以前求婚的事也沒多提。

 

玉晴失去了母親,她知道自己仍然可以求得幸福,找了一天,她下班後去找他,用了他向她求婚的方式,他驚喜地答應了。

 

婚禮上,玉晴誠摯地向天上的母親默念:媽,謝謝您!謝謝您讓我得到幸福!




完~

 

 

 

 


在飛花湮滅前
留一抹淡香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0362&aid=6115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