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喬若飛新詩集
市長:喬若飛  副市長: 唐樂葉璠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文學創作詩詞【喬若飛新詩集】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長短小說版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1:00
 瀏覽100|回應0推薦3

喬若飛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3)

敦煌
唐樂
可樂好喝

民國85年,我剛自軍中退伍不久,先做了一陣子的工作,年底,很幸運考進一家醫療器材公司。


那間醫療器材公司規模龐大,除了設計製造自家的醫療器材,也引進其他國家的專業醫療器材,當時的我,認為這個工作非常有前景。


雖然只是一個小小業務員,但是很認真工作,剛開始難免遇到挫折,因為還年輕,我知道,只要肯努力,有一天會有自己意想不到的局面。


為了更方便進出公司,本來住的較遠地方我退租了,很幸運找到一間離公司很近的頂樓加蓋套房。房租不貴,房東人也很好,和他太太就住樓下。


一開始,就知道這房間始是有過問題的,還是搬進來住,由於住了之後並沒有奇怪的事發生,也就安心住下來。


每天忙著聯絡與拜訪客戶,下班就將工作上的資料帶回家,如果想要有發展,努力是最好的方法,勤能補拙,這始終是我相信的回饋方式。


日子還算順利的過,晚上我是睡得極好的,而且本來就是那種天塌下來也能睡的人,所以睡眠問題從不曾困擾我。


只是最近這幾天,不知道為什麼總睡不好,入睡不久總在凌晨一點醒來,很難再有睡意。我想不是咖啡的關係,因為喝罐裝咖啡習慣了,它從不曾讓我睡不著覺,應該也不是其他什麼原因,即使在工作上非常認真,下了班也拼命記資料,但我還是很好睡。


只好坐在書桌前翻著書本,想放鬆心情,然後,那一本小筆記本突然出現在視線中。


這本小筆記本是前幾天在清掃床下的時候,在牆角很隱密的角落發現的,沒有署名,但裡頭記載了一些像日記的東西,沒仔細看過,只是順手將它放在書桌上。


反正現在也睡不著了,乾脆就將它拿來看看。


再看了一次,還是一樣,前後面都沒有寫任何人的名字,但內頁裡字體非常工整漂亮,像是一個很有規律的人寫的字。


然後忽然想起,會不會是房東先生說過的,前一任房客留下的東西?看別人的日記是非常不禮貌的,但基於好奇,還是翻了;


「(10月3日)
想像是難的,無數次我想像自己擠進那空間,滿足了父母的期望,而我呢?我在哪裡?」


「(10月11日)
神秘地沉默自己的外殼,面對陌生人擠出自己的微笑,然後,表相就昇華了。」


「(10月26日)
他們說這世界太殘酷,我認為自我中心更殘酷,因為遺忘融入而讓自己更難以生存。」


「(11月9日)
從來就不知道未來,儘管它在我前方。」


「(11月21日)
那女孩好嗎?有人想念她嗎?她想念我嗎?如果她知道我存在。(她似乎不曾注意我存在)」


「(11月28日)
喔夢!你讓我懷抱多少希望,我囚禁在這看似光亮的屋,打造全然慌亂的明日」


「(12月7日)
爸來信了,問我書讀得如何,說媽想念我,我掛念家裡的田,想在田裡飛奔。」


「(12月12日)
很久沒出去玩了,記得上回去看電影是很久以前的事,我在今天已經被其他佔滿,無從抉擇。」


「(12月30日)
好累!誰來救我脫離險境?不能隱瞞身體的熱度,它極端撕裂我的腦,感冒病毒讓我噁心地瘋狂!」


「(1月2日)
想休息一下,想喘口氣,房東好幾次來看我,他是個老好人,總惦記他離鄉背井的兒子,我是個幸福的替代品。」


「(1月17日)
人總是這樣的,習慣抱怨、不滿,對生命要求太多,做不到如同刑罰,我似乎被關了一輩子。」


「(1月23日)
眾神,請護佑我的父母,讓我順利考上一間國立大學,讓我衣錦還鄉。」


「(2月1日)
面對戰場不能退卻,退到牆角就知道死無可死的可怕,我在牆角蹲到腳麻,劍卻拿不起來廝殺。」


「(2月10日)
剛剛的噩夢讓我直冒冷汗,汗涔涔在水裡浮游,滿嘴腥鹹,我不知道那是海的味道,還是我的味道。」


「(2月16日)
考上好學校作什麼?四年後繼續當個陰影,假裝自己活著?有時我覺得自己死了,我只是個虛無的名字,假裝存在。」


「(2月26日)
發傻的我的心呀!那麼認真跳動,有時超過我所能負荷,發傻的我的心啊!在我面前的字像一條漫長的河(我能安全到彼岸嗎?)」


「(3月5日)
不如把我殺了吧!我承認時常有惡劣的念頭,為別人的想法活著很累,那些錢-我隨時想到沉重的負擔,而我得努力背負。」


「(3月12日)
唉!今晚又不順利了,解著題目是最瘋狂的偵查行動,每一刻都不能偏離既定的目標-面對,解決,放下。」


「(3月17日)
昨晚有地震搖了一下,幾乎想往外衝,它停了,我的心還在狂跳,搖晃的牆壁好像將我壓到窒息。」


「(3月24日)
補習班和這裡,我僅有的依靠,我在流浪的地圖只找到這兩個點,而我甚至稱不上旅人,只是個異鄉客。」


「(3月31)
什麼都無濟於事-胸口緊悶的情況越來越頻繁,有一次想吐,浴室裡的鏡子我發現一張蒼白的臉。」


「(4月4日)
外面有廟會的陣頭走過,每次都想看一眼,但忍住了,與其浪費時間看熱鬧不如好好定心在這一場仗。」


「(4月8日)
沉重的壓在我胸口的惡魔,我拿出氣魄和你拼了,你知道嗎?我鬥不過你,但我要戰勝自己。」


「(4月9日)
晚上吃的飯有餿水味,好想吃媽媽煮的菜,家鄉的味道和媽媽的愛心,好想念,想回家。」


「(4月14日)
打電話回去,長話短說了,我知道媽她擔心我,電話那頭泫然欲泣,我是知道的,因為我也是。」


「(4月19日)
想起高中老同學,不知道大家都好嗎?我不是唯一的重考者,但困境始終不曾離我太遠,考驗是成功前的過程也是打擊。」


「(4月30日)
那天在南陽街遇到她了,竟然在這樣的大都市能巧遇想見的人,我欣喜若狂卻假裝若無其事跟她攀談,她還是以前隔壁班的女孩,如此和藹可親。然後我們又各奔東西──我偷偷看了她的背影好久、好久。」


「(5月3日)
頭痛死了!就像誰讓我喘不過氣來,是我嗎?掐得自己無法動彈?」


「(5月8日)
世界還在動嗎?地球還在動嗎?還是我的頭在動?暈眩得好厲害!」


日記就寫到這裡了,後面全是空白。


這是個怎樣的年輕人?似乎拼命要用功考上好學校,一方面又這樣的憤世嫉俗。好像生活在矛盾當中,卻不得不妥協。


爲了了解這筆記的所有者,隔日下班後我去找房東先生,從他口中探出了完整事情的始末。房東先生說,這間房間本來是他兒子的,他兒子去美國唸大學後,他就將房間租了出去,第一個房客就是一個從南部上來台北補習的男孩,男孩很乖,但不多話,房東先生覺得他很像他在美國的兒子,於是就三天兩頭去他的房間轉轉。


男孩為了考大學很認真,每天補習班下課後,睡了一下半夜一點又起來唸書,將近破曉才去瞇一下,然後又去補習班上課,每天都是如此,即使假日也不出去玩。幾個月之後房東先生發現這男孩的氣色越來越差,還叮嚀他要多吃飯也要休息。


有一天晚上,房東太太煮了魚湯,要房東先生順便端些給男孩吃,房東先生開門後卻發現那男孩趴在書桌上,已經沒有呼息。房東先生趕緊叫了救護車,但人到醫院後,還是救不回來了。聯絡了男孩的家人,他的父母趕到醫院,大家都很傷心,後來經過法醫相驗,是心臟病。沒有人知道男孩有心臟病,連他的父母都不知情。這或許是突發事件,因為男孩之前是健康的,因為壓力太大或感冒後遺症或怎樣,一個年輕的生命,就這樣消逝了。


聽完這故事,覺得好感傷,一個男孩,那麼年輕,前途正光明,而且又是個孝順的孩子,想要考上好大學讓父母不再替他擔心。真的好惋惜這樣一個年輕的生命。


那天晚上,我決定做一件事,把鐵製的小臉盆放在地上,窗戶都打開,然後,將小筆記本一頁一頁燒掉,心裡默唸著:「很抱歉看了你的筆記,現在將它燒給你,這或許是你想要回去的,雖然不認識你,但是祈禱,你在天上過得快樂!」


那煙,緩緩飄向窗外,於是我知道,他收到了。


那天之後,我就不曾在半夜醒過來,又恢復之前的狀況,睡得好,而且精神飽滿。


每天依然認真工作,遇到困境也不打退堂鼓,工作上越來越順利,在那兒住的第五年,就順利當上課長。


第八年,幸運的我又被高層的人點中升上經理,但要到高雄的分部去任職。


要離開這裡讓我很不捨,這裡有和善的房東一家人,而且房間視野極好,我一直喜歡這這房間,這麼多年來,它就是一個"家"。


雖然不捨,還是搬到了高雄,工作上仍順利發展著,後來也遇到自己喜歡的女孩,和她結了婚。


往後這些年,仍時常回憶在台北的一切,也曾經打電話給房東先生,聽他說,我之後有兩個也是結伴自南部上來補習考大學的男學生住了那房間,後來也順利考上理想的大學,然後一對小夫妻入住,生了一個男寶寶後,也找到想要買的房子才搬出去。


我想,每個搬進去的人都有了好結局,或許是因為那房間的關係。


想起燒掉小筆記本那夜,煙緩緩飄出窗外,其實,那時我就看到他了,那個倚在窗邊微笑看著我的男孩,他攤平的手中就擺著剛燒化那本,關於他生命的小小傳奇。

 

 


完~

 

 


在飛花湮滅前
留一抹淡香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0362&aid=60612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