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喬若飛新詩集
市長:喬若飛  副市長: 唐樂葉璠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文學創作詩詞【喬若飛新詩集】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長短小說版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亂世遊龍>黑色炸彈(10)
 瀏覽123|回應0推薦2

喬若飛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2)

喵永
唐樂

第十章

 

由於抓到爆炸案的嫌犯事關重大,新聞媒體得知,自然往檢調單位泡,相對的,整件事就像戈士奇擔心的,很快毫無隱瞞的餘地,但由於嫌犯是日本人,無法在國內受審,我方國際刑警很快便聯絡日本的國際刑警單位,由日本方面將嫌犯引渡回國

 

 

也可以說,這爆炸事件在國內算是暫告結束,戈士奇後來才知道,台灣這邊的調查小組也只是出面開個記者會,簡單說明如何逮到嫌犯,及將嫌犯引渡回日本的經過

 

 

不過,只要對立委一家沒有威脅性的人不在台灣,戈士奇就覺得心安了,因為他插手這事,已得到他想要的結果,如果幸運的話,立委對他說過,及要他保密,的那件事也不見得有機會洩漏出去

 

 

而這點,戈士奇又猜對了,因為今天關立委又將他約到他家來吃飯,飯後,還找機會將戈士奇帶到書房去密談

 

 

"密談"兩字當然是戈士奇自己說的,最主要就是立委拿了一封信給戈士奇看,看完後,戈士奇驚訝地將信交回立委手中,立委對著戈士奇說:

「沒料到是這種情形吧?」

「是啊!」戈是奇點頭:

「真沒想到我懷疑的居然是真的」

「你早已經想過其中有異了嗎?年輕人挺夠機智的」關立委笑著稱許

「不是這樣的」戈士奇不好意思的辯駁:

「只是覺得整件事有點奇怪,過然是底下的人自作主張,要找您和您家人的麻煩,這麼說來,那個先和您在日本接頭的企業家只是轉達對岸的意思給您知道,並無意強迫您提議這個法案,只是底下的嘍囉為了求表現,才對您用這種方式施壓-實在太難想像了,好在您一家大小都平安,不然不就冤枉到極點?」

 

「最重要的就是這點了,只要我家人沒事就行了,說來,還要感謝你的幫忙」

「不瞞立委說,我是覺得自己太好事了,不過,能看見你們平安,就算被批評多事也無妨,而且,照信上的意思看來,對方是很有誠意道歉,不僅說一定不會把這事扯出來,還說不會再來找您的麻煩,這真是太老了,您的秘密也可以封住了」

「是啊!」立委笑得很開心

 

 

這時,關海菁開門走進來,她端了兩杯茶,看自己的爸爸和戈士奇都笑得很開心,她也在嘴角泛上一絲笑意

 

 

待她將茶擱在茶几上,立委忽然說:

「海菁,你十分鐘後在進來,現在,我還有話跟戈先生說」

「喔!好」關海菁不解地瞧了瞧自己的父親,又看了戈士奇一眼,才關門出去了

 

 

這時,戈士奇也為這十分鐘的說法而疑惑,卻聽見關立委語重心長地說:

「有些話,不是男人面對面談根本不過癮,我只有海菁這麼個女兒,有點可惜,如果當初再生一個男孩就好了──很抱歉,其實沒有理由讓你聽這些的,我只是在想,不知你對我們家的海菁印象如何?」

「這個……」這句話叫戈士奇有點難以招架,他搔了搔頭,硬是厚著臉皮說:

「其實,我對令嬡的印象很不錯,請問,您為什麼這麼問呢?」

立委笑著說:

「其實,我覺得你是一位很不錯的年輕人,我很少跟年輕人很有話聊的,希望我這樣講不會令你覺得尷尬!」

 

「不會」戈士奇笑說:

「謝謝立委您這麼抬舉我」立委也笑了:

「自從當上立委,我一直努力在為人民服務,而且到現在還是一本初衷的努力著,但是看到立院的那些亂象,常有興去不如歸去的念頭」

「千萬不可」戈士奇急忙阻止」

「您是立法院的一股清流,而且又如此秉持良心在做事,希望您能繼續努力下去,好讓所有未來的年輕立委能有上進的借鏡」

 

 

這鼓勵的話觸動立委的心弦,只見立委鄭重點頭:

「沒錯,我還是要再加油……」話未說完,關海菁在門外敲門:

「爸爸,我可以進去了嗎?」

 

「嗯!進來吧!」立委擦了擦眼角,戈士奇才驚訝的發現,立委居然在流淚,真是-男兒有淚不輕彈,只是未到傷心處吧!叫他也生出了些許感觸

 

 

關海菁開門進來後,走到自己父親面前,她問:

「爸爸,有什麼事嗎?」關立委馬上微微一笑,他說:

「喔!我是覺得時間還早,不如你們兩個年輕人去走走吧?」

 

「這個……」戈士奇躊躇起來,至於關海菁也是不知所措,兩個年輕人就這麼杵在一旁,立委看看這邊,有看看那邊,笑說:

「年輕人不多點相處,哪能了解對方啊?記得先去跟媽媽說一聲,還有,別太晚回來就可以」然後作勢將兩人推出去,關海菁只好領先走在前,戈士奇則緊跟後頭

 

 

和立委夫人打過招呼,戈士奇和關海菁走出門外,兩人忽然相看一眼,關海菁尷尬地說:

「真抱歉,我不知道我爸爸會這麼說」戈士奇則搖搖頭:

「別這麼說,反正我也無其他事,走走無妨」

 

 

「那,我們要去哪裡啊?」關海菁又問

戈士奇歪著頭,想了半天才說:

「你喜不喜歡唱歌啊?」

「喜歡,要去唱歌嗎?要不要找人陪?」

戈士奇心裡罵著"關海菁你真笨",口中卻大聲回答:

「不用,就咱們兩個──今天,我要給你見識見識什麼叫歌王」

「好那我也要給你看看"歌后"的威力」關海菁也開玩笑地說

「好,那我去開車」

「好,那我等你」

 

 

 

完~

 

 

 


在飛花湮滅前
留一抹淡香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0362&aid=60581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