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喬若飛新詩集
市長:喬若飛  副市長: 唐樂葉璠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文學創作詩詞【喬若飛新詩集】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長短小說版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亂世遊龍>黑色炸彈(8)
 瀏覽162|回應0推薦1

喬若飛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1)

唐樂

第八章

 

又閒散過了幾天,戈士奇原想關立委八成不打算打整件事公開,所以他就不再理會這檔事,把自己的注意力專心用到寫作上面。

 

 

最近也剛好想到一個新的故事題材,有點聳動,又不值於太惹非議,這種題材也特別難以處理,有時寫著寫著,不小心還會偏離主題,甚至還會扯出精彩的案外案,不過這也是戈士奇著迷文字的地方,因為文字本身是不會讓人跌入困境的,只有作者的表達方式,能牽引住文字的結構靈魂與格局,有時在進行一場文字大戰時,彷彿整個心靈都被緊緊吸住──戈士奇一旦認真寫作上,就只有一句成語能形容他了-心無旁鶩-那就是表示,除非火燒到他坐的椅子,不然人一定黏在電腦前,叫八名大漢也別想把他抬走開。

 

 

而這幾天,也正是他如火如荼在進行所謂文字戰爭的重要時刻──當然,電話關機,對外的通訊一律不開放,旁人想連絡他,也只有吃閉門羹的分-而這麼做,只是為了不讓人家打斷那個重要的靈感-這是身為作家的自私,當然也不是每個作家都會這樣做啦!只是戈士奇的特別習慣罷了。

 

 

不過,這習慣可害慘了要找他的一票人,更讓人意想不到的,關海菁也因為找不到他而著急,戈士奇當然不知道他的閉關苦寫差點壞了事,直到阿澤來猛按戈士奇家的門鈴,才把戈士奇從電腦前弄出來。

 

 

戈士奇不滿地去開門-他正寫到重要情節,居然有人想要把他家的門迎給按壞,惹得他老大不高興地,乾脆就橫著一張臉走到門口:

「誰啊?」聲音還故意提高到八百度

「你還沒死啊!那還不快給我開門」

一聽是阿澤,戈士奇才放鬆緊繃的臉色,把門打開。

 

 

「你真的很要命欸!」一進門阿澤就破口大罵「搞什麼嘛!電話打不通,手機也不開,你不知道有人找你找得很著急嗎?」

戈士奇一反常態靜靜聽著,本來是他想發火的,可是聽阿澤這麼一罵,他倒是聳聳肩,就要把門給關起來,,阿澤見他要關門,急急地阻止:

「等一下啦!外面還有人啦──外面那個,趕快進來啦!」

 

 

戈士奇探頭出去,一看到外面站的人居然是關海菁,人就愣住了,關海菁也盯著他瞧,就這樣四目交接,渾然不知在裡頭的阿澤已經不耐煩:

「你們兩個全進來啦!看夠了沒?」

當頭一棒,頓時兩個人都紅著臉,像做錯事的小孩般。

 

 

阿澤看關海菁紅著一張臉走進來,差點沒笑出口;再看戈士奇也是一個樣,多少了然於心,便故意說:

「你們兩個也真奇怪,又不熱,也沒喝酒,臉還真紅」

見沒人答腔,阿澤才說:

「行了啦!哪!海菁,人我可是幫你找到了,你自己看著辦喔!我可要走了」說完,把門打開,就走出去。

 

 

一時之間,時間彷彿靜止在那,因為主人沒請客人坐,而客人也不知低頭在想甚麼。

 

 

「嗯!這個……」好不容易,戈士奇才擠出這句話:

「你有事找我啊?」

關海菁抬起頭來,定定地瞧著戈士奇,戈士奇也沒有逃避,就這麼迎著他的目光,那一瞬間,彷彿有些什麼東西,確切地從兩人的眼神交流而過。

 

「很久不見,你都在忙些什麼?」關海菁的聲音飄飄忽忽的,把戈士奇給拉回了現實。

「沒什麼,只是在忙著寫本書」戈是奇冷靜下來了,他示意要關菁坐下

 

 

待兩人都坐定了,戈士奇才又問了一次:

「那麼急著找我,一定有重要的事吧?」

「嗯!我爸有事要找你幫忙」

「這樣啊!對不起,我不知道」戈士奇心中很是希望是關海菁找他,不過,現實總是不如人意-好在這也不是第一次了,戈士奇把那淡淡的失望給驅出腦海,這才出聲詢問:

「立委有說什麼事嗎?」

 

 

關海菁似沒聽見他說的話,有點失態的顧自想事情,直到戈士奇再問一次,他才回神過來,為自己的失態道歉。

 

 

戈士奇望著關海菁,雖然不知道她在想什麼,但她的神情,總是牽動著她的思緒,也沒有人刻意再說幾句話,就任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沒多久,關海菁突然站了起來,她說她要回去了,只留下關立委的手機號碼,和一個深富含意的特別眼神,讓戈士奇激盪不已。

 

 

           *          **

 

戈士奇並沒有馬上和關立委聯絡,倒是刻意把此事拋開,想讓自己沉澱一下,說實在的,不知道為什麼,之前那股傻勁有點退燒,對爆炸案,他有點耐性不足了,可能是為了每回欲求事情真相,總是被澆了冷水;也有可能是他的所求,轉移了目標-不管是哪一種,他現在只想先暫停一下,把自己的心情先整理整理。

 

 

起先,他先去租了一大堆電影來看-電影一向是他的娛樂首選,也是他心情不好時,可以藉以發洩的途徑;接下來,他又去買了一堆CD,鎮日讓音符穿梭在靈魂中,如果心情不好,或想找發洩的方法,戈是奇一定是從這兩種東西去解放自己。

 

 

發洩夠了,接下來便是出門,去外面的世界看人群、看風景、看事物──當然也沒什麼特別的目的,有時候一個人沉寂久了,自然會想要去外面的人群中放逐自己──不見得是怕寂寞,有時只是單純地想去走走。

 

 

就這又過了三天,戈士奇才拿起電話,打給關立委,關立委請戈士奇到上回去的單人病房去找他,,戈士奇也毫不猶豫地出發到醫院。

 

 

進了立委的病房,戈士奇毫不客氣地找了一張椅子坐下來,這回,夫人不在這邊,也沒有看到關海菁-顯然是立委有意支開別人。

 

 

特別的是,立委也鬆口了,主動把找他來的目的挑明:

「我有件事需要人幫忙,我想來想去,還是你較適合」戈士奇點了點頭,表示他懂。

 

 

立委又接著說:

「我知道你一直很想知道我會什麼會受傷的真相,只是,這牽連到很多方面,匙在不便透露給外人知道,但是,上個禮拜,那人居然又找到我的病房來,我又不能找警察,也不能找徵信社的人來解,所以,只好問海菁你的電話,就是希望你能在守密的情況下,幫我解決這個難題」

戈是奇鄭重地說:

「守密的方面我一定辦到」

 

 

立委點了點頭,像是下定決心似的,這才把一些細節原原本本道出:

「你知道我上個月曾經去過日本嗎?」戈士奇點頭說:

「我聽令嬡說過」

「當時,我是以私人的身分帶我太太及女兒去日本玩,沒想到卻因此惹上麻煩」立委停頓的一下,才繼續說下去:

「到達日本的當天晚上,在飯店就拿到一張邀請函,說是某企業大亨要請我吃飯,我心想無妨,把太太和女兒安頓好就一個人去赴約,結果一去那邊,才知道吃飯只是一個幌子,其實,整件事是海峽那邊安排的,他們說希望借助我在立法院的名望,推動一項對他們有利的法案,至於這法案的內容,我不能透露,不過,我當場拒絕了,如果答應他們,豈不就是犯了叛國罪,畢竟我愛我的國家,我無法做出有害台灣的事,身為立法院的一份子,我也只能做對大眾有利的事,至於那種檯面下的事,我是做不出來的,而我的良心也不容我違反道德行事」

 

 

立委嘆了口氣,又繼續說:

「本來以為不會有事,沒想到,他們安排當地的日本說客跟到台灣,還說如果我不照他們說的去做,要找我家人麻煩,我太太之前就被跟車過,差點還發生車禍,至於我女兒,也可能是他們派人做的,連這次我受傷,也應該是一種警告,你說,我該怎麼辦呢?」

 

 

「這麼說來,政府方面沒人知道嗎?」戈士奇提出疑問。

 

「不!你應該知道關於這事,連媒體都被封鎖住了吧?」戈士奇點頭

「那是因為我曾向我一位立院好友提過,他幫我打通關係,設法把消息壓下來,他是個各方面都吃得開的人物,這次我要不是靠他,整件事要是被掀開,我可能會吃上官司的,真可怕!我沒想到自己居然會惹上這種麻煩」

 

 

看著面有憂色的立委,戈士奇不禁很同情他,他只不過是個吃政府飯的公家人員,遽然會為了堅持自己的立場,而惹來殺機。

 

 

整件事說來的確有點匪夷所思,但也很合理,現在,他總算知道事情的真相-不過,立委是要他去做什麼呢?在這麼想的同時,又聽見立委說:

「剛剛我說的日本說客上星期還找到我的病房來,因為擔心家裡的人發生事情,我只好假意敷衍,說我會派人在一個較公共的場合給答案,這件事你都了解了,現在我也只能信任你,你願意出面幫我去見對方嗎?」

 

 

既然不能找任何人,那他就當仁不讓了吧!只見戈士奇鄭重的點頭,他還問:

「立委打算怎麼做?」

 

 

關立委胸有成竹地說:

「你去件日本說客時,就說我願意配合,等他離開,你再想辦法跟蹤他,一旦你知道他的落腳處,再幫我報警抓人,他一定還有同夥的,我想來想去,也許這樣可以一網打盡──這任務很危險,你覺得自己可以辦到嗎?」

 

 

「那要是抓了人,事情不就曝光了?」戈士奇擔心地說

「管不了了」關立委毫不遲疑地說:

「為了我家人的安全,我顧不了這麼多了,萬一事情曝光了,到時再說吧!」

 

 

看來立委已經這麼決定,戈士奇也不再多說了,和立委約定好一些細節的部分,接下來,就等對方聯絡了。

 

 

 

待續~

 

 

 

 


在飛花湮滅前
留一抹淡香

本文於 修改第 1 次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0362&aid=60531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