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喬若飛新詩集
市長:喬若飛  副市長: 唐樂葉璠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文學創作詩詞【喬若飛新詩集】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長短小說版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亂世遊龍>黑色炸彈(7)
 瀏覽162|回應0推薦3

喬若飛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3)

可樂好喝
唐樂
喬若飛

第七章

 

又來到這家醫院了--前幾次來總是白跑一趟,今天不知道能不能打破慣例,知道一些端倪──戈士奇想

 

由於忘了事先向關海菁問病房號碼,只好去服務台問─果然戀愛會使人忘記其他事-他當然不是在戀愛,只是,那天和關海菁聊得太投機,居然不記得要問立委的病房號碼,唉!真是,到底還是該罵罵自己見色忘事吧!

 

 

問得號碼,直接搭電梯上9樓,戈士奇正按照指示方向找912房,冷不防在轉角處被人當頭撞了一下,這才看清楚撞他的人居然是阿澤

 

 

「你怎麼在這裡?」果然是好朋友,兩人相當有默契地同時喊了出來

「我來看立委,你呢?」戈士奇說得理直氣壯,反正阿澤也知道他在忙什麼,不過阿澤也說出同樣的答案時,戈士奇倒是有點驚訝,因為距阿澤的說法,立委的新聞已不再是他該跑的了,所以戈士奇就好奇地問:

「為什麼你也來看立委?」阿澤表情嚴肅地回答:

「關立委是我爸的朋友,也算是我的長輩,所以我就來探望他啊!」

「怎麼從沒聽你提起過這事?」戈士奇不禁懷疑

「只是覺得沒必要提啦!又不是甚麼大事」

「那,你和關海菁認識囉?」不知道為什麼,戈士奇覺得有點緊張

「青梅竹馬啦!你說這樣認不認識?」

「喝 你到底還有多少事沒告訴我?」雖然是開玩笑的語氣,但戈士奇心裡實在有些不是滋味,也難怪那天聚會時,他寫立委的資料會寫得那麼順手,還當他是用功的好記者呢!原來是早就認識的人

 

 

「又在何思亂想了」阿澤輕輕拍一下戈士奇的肩膀:

「你的毛病啊就是想太多,就不會問問清楚才下結論嗎?真是的,我承認之前的確雙方父母有意把我跟海菁湊成一對,海菁並不是我喜歡的那類女生,所以這件事當然沒下聞啦!我也很少和她見面,這樣,你安心了吧!」

 

 

看阿澤嘴角有著一絲笑意,表情也十足誠懇,戈士奇才放下心來,不過這時,戈士奇才發現關海菁在她心中已如此重要,不然他為什麼要吃阿澤的醋──真可怕,才沒多就,他已經陷進去了嗎?

 

阿澤看著默默不語的戈士奇,只覺得戈士奇表情複雜,卻猜不出他在想些什麼,只好又笑笑說:

「去看立委吧!別有事沒事想這麼多,會煩死自己的,我也要走了,嗄!」他又拍拍戈士奇的肩膀,這才轉頭離去

 

 

戈士奇也沒多加解釋,看著這個自己多年好友的背影-阿澤一直是他最知心的朋友,就算阿澤喜歡關海菁,自己也一定不會和他搶的,還好他們之間沒什麼,不然他會......會怎樣呢?一定會傷心吧!畢竟很久沒有心動的感覺,而關海菁的倩影已深刻留在他腦海哩,他接下來又該怎麼做呢?

 

 

醫院的廣播聲把他的思慮震醒了,他想起自己今天來的目的,嘆了口氣,才邁步去找那個病房

 

 

病房是不難找,只是戈士奇知道自己已經有點心不在焉,但是人都來了,而且事情也拖夠久了,再不問問,遲早會瘋掉-當然是不會這麼誇張啦!不過自己也有自己的事待做,總不能整天耗在這事上啊!鼓舞自己提起精神,戈士奇在病房門口做個深呼吸後才敲門進去

 

 

「您好!」戈士奇關好門才向立委走過去

「市戈先生啊!謝謝你來看我先生」立委夫人馬上就熱切地向戈士奇打了招呼,正在吃東西的立委則朝他點頭致意

 

 

「抱歉,打擾你們了」

「哪兒的話?這兒坐吧!」立委用紙巾抹抹嘴巴,才用手招呼他來坐

戈士奇坐定後,立委說:

「還沒謝謝你的救命之恩呢!」這家人可真像,老是劈頭就說謝謝,戈士奇只好說:

「我就接受您的道謝了!不知道您現在是否好多了?」

「是啊!」立委夫人插話「之前還得躺著,現在慢慢在恢復,連話都可以大聲說了哩!」立委本人也笑著點頭

 

 

 

趁著立委夫人出去拿熱開水,戈士奇大膽的向立委說:

「我有個不情之請,想請教立委一些事情,不知道立委肯不肯回答我的問題?」

 

 

說來也奇怪,立委聽完戈士奇的話,表情馬上就變得有所防備的樣子,只見他說:

「那要看是什麼樣的問題了」

「我就直接說了」戈士奇把椅子移近立委「是這樣的,不知道您是不是遭挾怨報復?」

「你是指我受傷這件事嗎?」立委顯然不太願意談這件事,表情馬上就變得有所防備的樣子,只見他回答說:

「那你是記者囉?」

「不,我不是」戈士奇趕緊辯解「我只是覺得,您家中似乎發生不少事情,可能有人特意在找您的麻煩,不知道您需不需要幫助?--您別緊張,我既不是警察,也不是調查人員,我只想看能不能幫助您而已」

 

 

或許是戈士奇那自然又真誠的語氣打動了關立委,他的表情鬆懈下來了,但他仍是搖搖頭:

「你還是置身事外比較安全,別淌這種渾水了」

戈士奇見機不可失,馬上就義憤填膺地說:

「如果您現在還置身危險中,那我就更想幫你跳出來了」

 

 

立委看著眼前這年輕人,太太說他見義勇為還真是說對了,可使,光憑膽識又能做什麼?這並不是一件普通的事啊!叫這樣一個年輕人就能擺平此事嗎?立委還是搖搖頭

 

 

到是戈士奇這邊很專心在觀察立委的反應,他見立委似在考慮,也耐心地等待著──這時,立委夫人進來了,她開心的說:

「你們倆應該聊得很愉快吧?我覺得你們的個性很像,應該很有話聊才對」

立委隨意應了一聲,戈士奇不知該如答腔,只好也隨便應了一下

 

 

立委夫人彷彿查覺到房內的怪氣氛,她先是看看立委,再看看戈是奇,把熱水瓶放好再說:

 

「有什麼事嗎?怎麼我覺得不太對勁」

這時,立委說話了:

「你還是回去吧!」

「怎麼趕人家走啊?!」立委夫人故意白了立委一「人家專程來看你的」

「沒關係」戈士奇不在意的說:「我先回去好了」

戈士奇看著立委又說:

「如果ˇ您需要幫忙,可以找令嬡問我的電話」然後他向立委夫人說:

「夫人,我回去了」

 

 

走出門外,戈士奇吁了口氣,心想.結果這趟又白來了,唉!

 

 

 

待續~

 

 

 


在飛花湮滅前
留一抹淡香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0362&aid=60512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