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喬若飛新詩集
市長:喬若飛  副市長: 唐樂葉璠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文學創作詩詞【喬若飛新詩集】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長短小說版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零距離的愛戀(2)
 瀏覽83|回應0推薦1

喬若飛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1)

龍公主( 美琪)

像往常一樣,小姜雖然是晚班中最後一個離開店內的,不過還是走得很匆忙,因為她的理由總是同一個:怕碰上壞人。


這個世界似乎老有一大堆壞人,把這些老實人都給嚇壞了,像小姜這樣的小婦人又怎麼可能例外呢?


所以當小姜的老公來接她回家時,她〝故意〞忘了還有幾個桌子的東西未收拾,就揮手走掉了。


趙思歡嘆了口氣,她知道自己不能心存不滿,因為那樣除了讓自己不舒服,也很可能壞了員工和她之間的關係--其實,小姜已經夠勤快了,她還想要求什麼呢?要求小姜符合她希望的標準嗎?那樣大概一個也不夠格吧!畢竟人總是心存私心的,只要小姜沒有遲到早退,做事又夠主動,那麼留幾個盤子給她洗又如何?


她在這麼想的同時,也開始注意有什麼東西該整理,便動手去收拾那些杯盤。說多是不多,不過清洗那些杯盤也花了她不少的時間。


今天來消費的客人真不少,但是趙思歡並不覺得開心,事實上,餐廳才開張八星期她就已經開始吃不消了,營業的情況,比原先預估的情況還要好-也許就是因為這樣,兩個老闆注定是要吃點苦的。


就這麼說吧!生意好,固然夠叫人欣喜雀躍,但人手要是不足,可就讓人煩惱了,儘管她和唐偉川已用各種管道在徵人,但是,就是沒什麼人上門應徵-而這種沒人上門要求一份工作的情形,都已是第五天了。


這大概和最近這裡治安情形不太好有關係,而且這些天晚一點,還會看得到一些流里流氣的人在附近閒晃,或許人家就是怕在此工作的危險性比來吃頓飯高,所以才不敢來應徵吧!


總之,這個問題讓他們傷透了腦筋。


趙思歡是聰明人,自然知道眼前的情況對她和其他工作人員多不利,而且就現況來看,生意肯定會越來越好的。


現在呢?只有四個服務員來輪兩班,兩位老闆則隔日輪一次班,服務員的工作時間是固定的,而她和唐偉川在輪值的時間內並不輕鬆,除了廚房的工作外,其他的必須全程參與。


〝全程參與〞這話說來很簡單,實際上呢?


趙思歡又嘆了口氣,不免怪自己把當老闆想得太容易,不過話又說回來,當初自己的堅持才換來今天的成果,不管是苦或累,她都該把這過程視為甘之如飴才對-趙思歡對自己這麼耳提面命著。


好不容易,總算把一些雜七雜八的事給弄完,趙思歡為自己調了杯淡酒,走到曾和唐偉川為一幅畫起爭執的角落坐下來。這個角落,因為還沒找到適合它的「氣氛」,而顯得有點冷清,只有一個盆栽稍作點綴,就獨缺少唐偉川所說的〝浪漫〞。


這也該算是好事吧!因為這兩個月來,他們誰也沒空去想起「氣氛」這碼子事,所以兩人一直相安無事的輪著班--除了短缺人手外,似乎也沒什麼可抱怨的。


就在趙思歡拚命勸自己放鬆心情時,餐廳大門打開的聲音讓她嚇了一跳,一個不認識的男人由已熄燈的門口暗處慢慢走近,她馬上就警戒地站起來。


而那個男人大概也看到她,正對她走過來。


她就這麼繃緊神經站著,有點後悔自己沒帶個防身的東西在身邊--忽然,她想到一件事,肯定又是小姜忘了順手將「打烊」的牌子給掛上,
只好堆著笑容說:
「對不起,我們已經打烊了」


那人也跟著笑起來,他有個斯文的不得了的長相,笑起來時,嘴邊一對迷人的酒窩還若隱若現的,他說話的語氣除了有禮貌,更說明了他對趙思歡一點也不陌生:

「你一定就是小唐口中的阿歡-趙思歡小姐,是不是?」


小唐?這邊的趙思歡心想:那他該是唐偉川的舊識了?


隨即,她強迫自己已經陪笑一天的嘴巴再表演一次,方才她幾乎要把人給聯想到壞胚子去了,現在她大可放心了!



「我是唐偉川的朋友李德笙,我想,一定是我記錯日子,以為今天輪值的人是他,結果...」他又笑了笑,大概是因記性差而不好意思。



但趙思歡卻因為這人的笑而心情愉快,她一點也不介意自己被打擾,畢竟這種事也難免,她也沒什麼損失,倒是因為他的笑容,她對他是心存好感的:
「很不巧你記錯日子,不過你可以改天再來找他嘛!」


就在趙思歡這麼殷勤地勸說同時,居然又有人推開門走進來。


今天還真有不少冒失的傢伙-趙思歡心裡這麼想著,看見進來的人是唐偉川,反而愣了一下。

李德笙和趙思歡同樣驚訝,但他比趙思歡先一步提出問題:

「你怎麼來了?」


唐偉川走到這個角落,像是了解眼前情況說:
「看來你們已經互相認識了-我來的正是時候哦!」


「不是時候」趙思歡的口氣稍帶不滿「你不以為現在在家睡個好覺才是應該的嗎?」


「你是怎麼了?我是來看看你需不需要幫忙,不過,你像是要把我趕走--怎麼,我妨礙你們聊天了嗎?」


唐偉川的話並無惡意,但聽在情緒莫名反彈起來的趙思歡耳中,卻感到不是滋味,她其實是想提醒他回去休息,因為明天該他當班,而且得忙上十一個小時以上--


趙思歡忽然覺得自己的怒氣跟著翻騰起來,看來,儘管她想心平氣和走開是不可能的,但是因為李德笙在場,她也不願和唐偉川鬧得不可開交,她強忍著怒氣,對唐偉川說:
「剩下的事全交給你,我先走,可以吧!不過,明天我可不會好心跑來幫你的忙,我才沒你那麼熱心,老不顧自己,專管別人該操心的」


她氣呼呼地走向門口,走到一半又回頭說:
「很高興認識你,李先生,現在你可以和唐老闆聊聊了」


看著她的身影消失門外,兩個男人才面對面坐下來。


唐偉川發現李德笙用若有所思的眼光在看他,他聳了聳肩:
「最近她的火氣好像越來越大了,有時我還真不知道該怎麼做才對」


李德笙原想不置可否,但在接過唐偉川說完話去倒回來的一杯酒後,他還是發表了自己的看法:
「我記得你常說你們處的很不錯嘛,怎麼好像不是這樣?看她剛剛那個樣子,大概在生氣你小看她的辦事能力吧!她根本就不希望你插手管她該負責的啊!」


「是嗎?」唐偉川挑了挑眉,眼神迥迥地望著他的朋友,嘴邊忽然出現一抹微笑,他輕敲著酒杯,邊說:
「其實阿歡從來就不懂得如何明說自己的真正感受,我想,她剛剛想說的應該是『明天該你忙了,現在給我滾回去好好睡一覺』--你只講對了一半」


李德笙笑了:
「我才不過跟她聊了會,能講對一半已經很不錯了,不過你不覺得她的氣色看來很糟嗎?你還捨得讓她生氣啊!」


「你倒是觀察的很仔細」唐偉川激賞地點點頭「其實我就是因為太擔心她,所以才想來幫忙,要不是今天出門時遇上車禍,繞了遠路,早就到了。結果你看,不僅忙沒幫上,還惹了她一肚子火,真是糟」


「以後多溝通吧!」李德笙熱心地「我知道你很心疼阿歡,祇是她不知道而已」


然後,他站起身來,說自己要回去了,他又勸唐偉川回去睡覺,好應付明天的工作。

李德笙走後,唐偉川到吧台去,又到了杯酒,這才發現趙思歡已將一切整理的井井有條,根本沒事可做了。


想起方才趙思歡氣嘟嘟的模樣,她的神情真是可愛,唐偉川不禁又露出微笑,他對自己說:趙思歡將來一定是個好太太,就撇開她那要命的脾氣,其實,她早可當某人的標準新娘了。


他當然很希望她身邊的新郎是他,不過顯然目前連邊也沾不上,原因之一自然是她對他尚無愛情,其二就是他一直懷疑的-趙思歡在上大學前究竟有沒有談過戀愛?


他對她的家庭並不了解,對她的求學狀況更是一無所知,只知道她在大學時也很活躍,別人對她的評語也僅是相當不錯及奇特的女孩。


他當然也懷疑過是不是自己沒有吸引趙思歡的條件,再不然就是趙思歡本身的感情觀本來就很特別,不過,他當然不敢拿這種問題來問她,因為他肯定自己會得一個白眼作為回報。



事情好像老是不容易理清......


最後,他還是放棄這個花時間也不能想出答案的疑問,把杯內僅剩的酒喝完,這才開車回去了。



不知道她現在在做什麼?


開車時,趙思歡的影子像平日一樣,又占住他的心房,當他又想起她的模樣,心裡又開始澎湃起,早就像太陽盤據著一樣的溫暖。

 

 


在飛花湮滅前
留一抹淡香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0362&aid=58850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