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香港館
市長:暘明  副市長: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文學創作小說【香港館】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暢談區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高壓只會強化年輕人激進的思想(下)
 瀏覽495|回應0推薦0

暘明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很多香港人對梁振英愈來愈不信任,也認為他並不是真誠的想處理社會問題,而是另有目的。梁振英解決了不少民生問題,開拓土地資源,增建公營房屋,甚至菲律賓人質事件的賠償問題都有成果。梁振英的施政評分反而一次比一次的低,2月16日公布的最新民望淨值為負39個百分比,反對率61%。事實上,香港人發現梁振英附帶政治任務,民生議題夾雜政治上的條件交換,甚至利益輸送。這幾年很多民生上的轉變(譬如扶助低收入的福利政策,一帶一路交流基金),觀光景點改變(剛停止的擴建尖沙咀星光大道工程、未來在太平山山頂廣場飛索的放寬),不是附帶條件就是利益輸送。搞高鐵、搞港珠澳大橋等基建更是不斷在虛耗香港的財富。中央一方面掠奪香港財富,藉香港成為融資途徑,利用香港作為橋樑跟世界各國搞經濟;一面卻不斷壓縮香港的自主空間和不斷削弱香港的地位,捨棄香港的兩制,更多地走向一制,更強調一國。面對以上的事,梁振英都要香港人默默接受。無論梁振英對出賣香港的評論是否感到委屈,現在不信任他的人佔多數是鐵一般的事實,對中央的不滿和不信任亦有增加。

百年學府香港大學培育的菁英多不勝數,當香港政府插手香港大學的事務,干擾香港大學運作的時候,社會不少知識份子,更多的年輕大學生都有一種感覺,香港政府甚至中央政府得不到香港大學,馴服不了香港大學,就要貶低她,甚至摧毀她,跟以前對付北京大學的手法一致。梁振英沒有,起碼在表面上完全沒有守護香港大學,反而任命引發香港大學的學生,學生會強烈反對的人選。梁振英的強硬作風,迫使更多菁英團結一致地反對他。本身梁振英和菁英之間的信念、立場和價值觀已沒有多少交集,在壓迫擁有影響力的學者教授後,更沒交集,於是跟各勢力間的溝通渠道便嚴重的受阻隔。

擁有影響力和協調能力的菁英拒絕聽命於政府,梁振英團隊就此失去了強而有力能壓住場面的協調者,領導者。跟反對派溝通經常碰壁,市民愈來愈失去耐性。當矛盾在不同層面出現,能控制大局的人逐步失去,僵局就一直維持。政客嗅到市民對梁振英失去信任,梁振英作風又背離民意,政客便想盡辦法打拖延戰,拖慢立法程序,擾亂一些本身對香港長遠有利的施政。香港人一點都不傻,中產更加明白政客們諸多批剔的煽動句子,根本很多都站不住腳,只不過比起梁振英賣港,政客們站在香港人的一方作出抗爭,總比忍受梁振英好,於是大部份人默許政客們的拖延戰術。

台灣那套藍綠對決,在野黨不斷地拖政府後腿,不願執政黨有成果的作法,形式改變後照搬到香港運作。明明很多事情政府想解決,急需解決,立法會議員不斷地發出冗長無謂的發言(即立法會「拉布」)、動議終止會議、經常數點出席人數、缺席會議造成流會等來實行持久虛耗戰。反對派勢要拉倒政府視為急迫的,急需要的法例或預算審批,很多重大,關乎民生的立法受到阻撓積累下來。政府解決問題的時機錯過,又或所有事情在拖延戰後堆在一起處理,很多麻煩就累積起來同一時間爆發。問題出現後,政府和議員之間就開始互相指責,雙方東拉西扯你來我往又會轉移視線,市民看得心煩,無奈。政客演戲的功力,弄虛作假的謾罵,香港人心知肚明。由於梁振英背棄香港,香港人由最初冷眼旁觀,到最後忍受,現在更默許政客們的舉動。比起拉布帶來的纏繞和阻慢香港發展,出賣香港的前途更令人痛恨。

香港在回歸中國以前,很多香港人就已非常熱愛香港,也非常自豪地能夠成為香港人。土生土長的年輕世代如此,從前落難或移居香港的世代即使仍心繫大陸,在香港生活久了一樣如此。現在的年輕人,根源在香港,成長在香港,生活在香港,發展在香港,對香港的熱愛,逐步培養出有責任擁護香港,捍衛香港價值的責任。在面對高壓管治下法治、學術自由、言論自由受限制、人身安全失去保障,同時對感到前途無望,激進年輕人便打算來一場相互毀滅的策略。年輕人既然不願意受到劣質化的管治,各種本土價值和本土特色又開始逐步消失,甚至失去高度自治,面對國家暴力,制度暴力,與其活在淫威之下苟且偷生,不如及早反抗,大不了同歸於盡。香港人不能生活過得有意義有尊嚴,誰也不用想輕易拿到香港的種種好處。所以甚麼破壞社會穩定,影響外資來香港,經濟成長受限等等呼籲對激進年輕一代來說一點意義都沒有,相互毀滅就是不能懼怕失去一切,消失的香港價值與失去一切經濟成果的本質是相同的。

反正香港的中資機構不少,政局混亂受波及的並非只有香港人,拿取福利的老弱病殘,還有大財團,大財團背後的既得利益者,甚至各類型的退休金無一幸免。政府財政收入減少,弱勢數目龐大首當其衝,接著一波一波受牽連,牽連之廣泛,引發更大的動盪是可以想像得到的。究竟在堅持相互毀滅的鬥爭模式之下,最後誰怕誰,要在此刻下定論相信言之尚早。

很少人否認香港的行政長官難當,行政長官的角色往往處於夾縫。誰來當行政長官同樣一方面不斷受到來自中央,中聯辦的干擾和壓迫;一方面又要向香港人負責。問題在於梁振英只依附強勢的中央政府,變相欺壓本身弱勢的香港,香港人自言痛恨。改變社會激進的想法,先要設法擺平各方勢力,不是簡單幾句呼籲冷靜,譴責過激行,替激進行為定性就能解決。現在香港的處境已走向崩解,梁振英若再繼續他的行事作風,附和中央的高壓管治,只會強化年輕人的激進思想,加重年輕人視死如歸的決心。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0266&aid=54415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