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香港館
市長:暘明  副市長: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文學創作小說【香港館】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暢談區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2017年的重大考驗和挑戰(下)
 瀏覽547|回應0推薦0

暘明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任何類型的示威活動都有兩種主要的觸發點, 一種是政府失職失能失民心引發,另一種是示威者藉故製造出來。前者要看政府的決策,如果能挽回民心,作出調整和妥協,如能回應訴求,示威過後社會秩序很快能回復正常,怨恨宣泄後會有一段平靜日子。由於後者是製造事端,滋擾過後人潮一散比較容易冷靜下來,除非有極強大的後盾作支援,要不往往很快就平伏,然而,最主要的難題是積怨在暗角不斷累積加深。

政府失職、失能、失民心引發的示威,由於理由充份,往往有足夠號召力,示威者自動自發地聚集,原本和平的示威只要未達到發生暴力的臨界點,大都能和平結束,2003年7月1日超過50萬人的示威遊行,便屬於和平、理性、非暴力、非粗口(和理非非)的大型示威活動典範。可惜,這已經成為往事。

值得深思的是示威者藉故製造出來示威活動。某些示威者對政府或現狀一直都有怨恨,一直想將不滿宣泄出來,但缺乏足夠的號召力和支持力度來達成聚集群眾一起抗爭,於是便由特定的地點、時間以支持弱勢為骨幹,嘗試由不滿開始激化矛盾,將某些小事極大化,譬如初則口角,謾罵,忍受不了的就會開始動武,有流血傷亡更是機會合理化抗爭的正當性。示威者藉機大肆渲染號召更多的抗議群眾加入,最終將示威行動不斷升級。旺角衝突當中小販的弱勢角色,便是本土派在最初可以借題發揮的抗爭理據。後期的警察與示威者間的暴力升級,已經是另一階段,愈混亂愈暴力對於示威者來說更能引起媒體的注意,是示威者用來宣泄不滿,宣揚暴力的大好機會。

旺角衝突開始時只是製造事端觸發,衝突過後政府強硬處理,輿論也傾向譴責暴力,在表面上已經平靜下來。不過,由於不少年輕人早已下定決心抗爭到底,加上通訊發達,現在已變成打游擊戰,每次由不同的人引發騷亂,一出現混亂場面就立即集結人群,鬧事起哄後又見機鳴金收兵等待下一次的滋擾行動。這種擾亂社會秩序的行為將嚴重影響香港的安定。

下一場大型示威的時間點是2017年。明年舉辦行政長官選舉,由於仍只有1600選委有資格選擇行政長官,絕大部份香港人對於不公不義的選舉早已生成的積怨會爆發出來。香港現在的處境,就像是在強國嚴密控制下被欺凌的弱勢,港人治港結果絕大部份香港人只是旁觀者。假如梁振英尋求連任,抗議的理據已經很充份;梁振英若順利連任,大部份香港人必定感到沮喪和絕望,更加有充份的理由抗爭,示威活動出現更激烈的行動是必然的事。

由於年輕人對現在和將來絕望,並且香港人成為被壓迫的對象,香港人爭取維護香港尊嚴和地位的行政長官是天經地義的事,任何抗爭都能夠完全站在道德高地。這幾年不少年輕人為了捍衛香港價值,願意為香港作出更多更大的犧牲,他們盼望成為捍衛香港,擁護香港的烈士,哪怕在示威時有機會被槍射殺。現在某些年輕人或蒙面、或戴口罩、或遮面去暴力抗爭、掟磚頭、到處放火,並不代表他們怕坐牢或貪生怕死,而是他們認為犧牲的時間還沒有來到,他們現在不願意白白浪費時間去監牢,情願等待時間痛快地作一個了斷,然後成為捍衛香港的「烈士」。這也是為何在年初二警員開槍後,反而有另一批示威者加入,還不斷叫囂「開槍」、「開槍」。有某些示威者更渴望解放軍出動,這樣便可以成就他們為香港犧牲的壯舉。

再沒有比絕望不畏死亡的人更可怕了,這就是2017年將要面對非常重大的一場考驗和挑戰的原因。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0266&aid=54390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