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深海鮪魚
市長:鮪魚  副市長: 水然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文學創作現代文學【深海鮪魚】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魚散文 字體:
看回應文章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散文】《夢迴母校》
 瀏覽961|回應2推薦1

水然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1)

乘雲

 

  早知曉有天要離開…… 

  我睇著校門,在眼前漸漸後退。公車繼續往前行駛,像時間沒有靜止停下,腦際閃過『寸陰是惜』四字。我還是記住了校訓,即使生性本來就是個不喜歡牽絆的人,和人事物保持安全的距離,然後安安心心地告別。自從那天離開了中學的生涯,便沒有踏足過校門半步,總覺得腳步如鉛、心裡沈重,受無形的壓力擠壓,即使到了藍框的玻璃大門,還是轉身離開。 

  幾度午夜夢迴,穿梭於十二層高的校舍,雖不是每個角落都走遍,百年校舍收藏的秘密,豈能讓我這不足它年歲五分一的小丫頭探知,例如十一樓洗手間的繡花鞋故事、反鎖的十三樓天台、還有十二樓荒置的教職員宿舍。種種門禁反而挑起學生們的探險歷奇心理,在沒有老師、校務人員和校工的發現下,涉足鮮為人知的小地方。 

  我步向十二樓的鋼琴房,鋼琴房是我和同學們給的小名,是間比平常課室小的房間,放了檯黑色的三角鋼琴,音調清脆。毗鄰是教職員的宿舍,那道白色的小門長年上鎖,久而久之被我們忽略。 

  樓梯不斷伸展,半途我已氣喘吁吁,停在十一樓不上不下,或許是這裡的藝術氣息令我停步,只要大口吸一口,就感覺這裡和下面喧鬧的課室截然不同,滲出安祥的寧靜氣氛,直到洗手間為止,裡頭流傳繡花鞋故事。 

  繡花鞋故事是校內盛傳的鬼故事,不過在老師嚴令下,沒有打聽到完整的流傳版本。只知道兩樣怪事,流傳某間廁格會出現一雙繡花鞋,流傳『她』會在鏡子中梳頭,一窩女孩子聽著,大呼小叫一下,怕得只肯用樓下的洗手間,不敢以身犯『險』。年長月久,這個洗手間人流少,荒廢失修,連傳說的那面鏡子也生了鐵鏽,什麼也照不清。不過,我今日沒興趣再一探究竟,回過氣,踩上十二樓。 

  樓上的龐大三角鋼琴活脫脫比較吸引有趣,而且安全,鮮少人會喜歡行一大段樓梯上來。初中的三年時光,我和同學趁早會前或午飯時間上來溜躂,來一曲即席表演,又彈又唱,只差沒跳舞助興,卻又怕有人聞聲上樓探看。慶幸下層是美術室和音樂室,斷絕了樂聲和玩鬧聲,儼然成了我和同學的秘密小天地。我敲著黑白鋼琴鍵,音調依舊,我會心一笑,只嫌沒了昔日聽眾,收回躍躍欲試的手指。 

  藍天萬里,是找好山好水的好天氣,我由十二樓俯望,維多利亞港和對岸山景盡入眼簾,有君臨天下之感,這是校園的最高處。有人曾戲謔道,校園哪裡最值錢,無疑是這處半山地段。 

  相比於昂貴的土地,四圍的綠茵朝氣、書香味才是吸引,四樓平台的綠茵正向我招手。 

  我越過幾張悠閒置放的白色桌椅,奔向綠林的懷抱,七八排的花卉生意盎然,蝴蝶翩翩,小鳥低唱,間或見松鼠在近步過枝椏。大樹環抱著這片天地,像母親溫柔迎接小孩歸來。我回來了,我無聲說著。 

  蝴蝶飛來,突然想起小說戲曲裡千金小姐撲蝶的情景,猛生一抹笑。當年和同學哂笑這份閒情,三人笑得上氣不接下氣,還現學現賣的『飛撲』蝴蝶去,驚得蝴蝶亂舞,穿梭花叢。現下想來,兩者根本沒兩樣,就如籠中鳥,受到護蔭,同時失去了外闖的力量。我伸出手指逗弄籠中的鳥兒,吱吱鳴叫,不復枝頭那隻愜意。突生探險的念頭,讀書幾載未曾探清校內秘道,實在枉過。 

  我睇向早已摸透的高座,藏不了秘道,腳跟往下走。突然發現位於地下的黑暗通道,就在名不符實的健身室旁,健身室裡頭是空蕩蕩一片,只有軟墊、平衡木之類,沒有現今先進的健身儀器。這裡多數用來做體能測驗的地方,我瞄一眼這沒趣的地方,注意力再度回到通道,正儲存足夠的勇氣,手心開始因興奮冒汗,舉足進入。 

  回想起百年前的歷史,校舍自一九零零年建成,期間經歷二次大戰,日本淪陷的時刻。我小心翼翼地走,怕給人中途發現,因陰暗森寒的氣氛透著大氣,彷彿走進避難的防空洞,又似走進異度的空間……幸好是白天,在通道處透了些光進來。步行百餘步,終於走完說長不長、說短不短的通道,我抬頭看看四周,右邊是防土牆,左邊的建築牆壁有點熟悉,我的目光移上一點,這種結構與記憶某處吻合,是三層禮堂的最底層。 

  看見走道末端的小門,我緩緩湊近窺視,看看時鐘,這時候應該沒人…… 

  『望校舍一遍 滿懷念 

  無淚也無言 

  聽校歌響徹 只感到 

  情懷亂……』 

  驀然的歌聲,我嚇了一跳,定下神細聽,是梅豔芳的《似水流年》,當年畢業生結業禮為表謝師改編的。悠揚的歌聲如和奏延續…… 

  『我的心又似小木船 

  遠景不見 但仍向著前 

  老師用愛心指引 

  每天關注 從不間斷 

  心中感嘆 似水流年 

  不可以留住昨天……』 

  原本空無一人的禮堂,場面鼎盛如當日,台上四十人獻唱,四十副熟悉的臉孔,懷著稚氣、希望和眷戀的心情,明白當日齊心和唱贏得高年級班際的歌唱冠軍,明日只剩得幾人?失意、期盼和謝恩交織,響徹禮堂,撼動師生兩年的感情,似斷還斷,老師默默垂淚。 

  『留下只有思念 

  千百串 永遠纏 

  但願他朝會 

  再重聚 重聚英華裡 

  事物都改變 我心不變 

  齊來共勉』 

  畢業生捧著手中的燭光,象徵薪火相傳,在點點的燭火下,漸漸退下舞台。 

  我退到暗角,淚已滿襟,面前景象如畫布褪色。是的,終有一天要離開,只因人必須長大,離開校蔭,創自己的一片天空…… 

  我睇著鏡中的自己,臉孔漸脫稚氣,眼神也比當年慧黠,問,長大了嗎? 

  嗯,是長大了,沒必要回到過去的時刻,過份緬懷。我望向蔚藍的天際,眺望飛遠了的小鳥。此次回歸,只因心之所繫,方可午夜夢迴。 

 




網誌:水然的小雜事

本文於 修改第 1 次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0148&aid=1378950
 回應文章
變了商標
推薦0


水然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哎呀~~收變了商標 :p


網誌:水然的小雜事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0148&aid=1378966
淡淡的哀,輕輕的愁
推薦0


鮪魚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這篇帶著淡淡的哀,輕輕的愁

水然一貫的特色呢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0148&aid=13789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