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深海鮪魚
市長:鮪魚  副市長: 水然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文學創作現代文學【深海鮪魚】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魚小說 字體:
看回應文章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看水然的生日賀圖作的小說
 瀏覽1,056|回應2推薦1

鮪魚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1)

乘雲

看水然的生日賀圖作的小說


  小四把魚網一拖一甩,百來斤的魚獲傾倒在船艙甲板上。

  這是今天第五網了,小四抹一下額上的汗水,迎著落霞展露微笑,黝黑結實的皮膚映出一片烏亮亮的油光。

  小四今天很愉快,他做了一件事。他依著古老的傳說,每次出海都做同一樣事,卻從沒有今天做得這麼愉快。

  秋天的夕陽落在水平線上,海上萬道金光,遠處港灣歸帆隱隱,黃昏的和風吹拂在小四的亂髮上。他吁一口氣,今天收獲真豐富,得回去好好吃一頓晚飯,菜餚是幾尾上等的鱸魚。

  小四別過其他漁夫,揹著竹筐滿滿的,快步趕回家。

  這趟漁航去了十天,船艙滿載魚獲,可算大豐收。老闆說四天後才下船,他想趁空閒修好屋頂的漏洞,好防範這個變幻莫測的風雨。

  他走過亂石堤岸,灰黑的層積岩映照落日的餘暉,幻變無限的彩光。

  突然,小四怔住了,他揉揉眼睛,以為是幻覺!

  不是的,他告訴自己,不是造夢,千真萬確,他看見堤岸上飄起一襲白紗裙,恍如一道白雲降下,穿白裙是個長髮少女,髮絲在風中舞動,一身纖細的體態彷彿隨時會被風捲走似的。

  小四不禁看得呆了。

  她是誰?

  小四從來沒見過這少女!他反問自己,思索著附近村落出沒的女孩子。沒有一個是她,她一定是外地來的,可能是旅客,可能是路過的,也可能是……

  晚風拂岸,挑起少女的白紗裙,她彎身輕按,有點手忙腳亂。小四嗤一聲笑了出來,驚動了少女,立即把一張俏白的臉頰刷得紅通通的。

  小四正想上次問她從那處來,少女已回轉身,快步走開,細碎的腳步像一襲緩緩飄走的雲。小四想追前又怕驚動了伊人,站著遙遠的看她,直到她的麗影消失在堤堰旁的密林中。

  黃昏的晚色抹過,只餘下小四惘然若失的孤影。

  小四一夜失眠。

  翌日小四睜開惺忪的睡眼跑到堤岸,月亮勾在海角雲端仍未落下,曉風吹皺了粼粼的波光,四下皆寂,沒有少女的倩影。

  小四悵然失笑,或者少女真的是個旅客,這時候已身在百里千里之外。

  小四努力修補家居,到了傍晚,思潮起伏,邁步走到海邊,不自覺走到長堤。

  此際月華初昇,四周溶進金黃的月色裡,一陣薰風泛起,小四摔摔腦袋,不是眼花吧,那位盈盈少女竟又俏生生的站在石巖上,背著他怔看大海。

  「小姐,對不起,這處浪大,怕會沾濕妳的衣裙。」小四大著膽子走上前說。

  少女回首,粉白的肌膚被月光一洗,透出乳白的柔光。她眨眨晶瑩的眼睛,收起昨天羞澀的神態,說:「你是漁郎,我認得你。」

  小四心中一跳,「妳認得我?我們那兒見過?」

  「見過了。」少女嫣然一笑。

  小四努力回憶,到底是誰家的女孩,若真的見過怎會忘掉?

  「你們在海上生活,會不會很悶?」少女好奇的問。
 
  「習慣了,我十二歲就出海,若悶慌了就對著大海說話。」

  「嗯,那豈不很傻。」

  「不說才傻,悶在肚子裡會長出蟲來。」

  「嘻嘻。」少女掩著嘴吃吃的笑,聲音像風中的串串銀鈴。

  「妳……是那裡來的,是張家村的嗎?或者我們見過也說不定。」

  少女搖頭。

  「是牛背寨吧,我好幾年沒去了,妳……」

  少女轉頭搖指大海,「我住在那兒。」

  小四不解,「難道是外島,很遠哪!」

  少女不答,輕嘆了一聲,「我要走了。」不待小四回答,轉身走向密林。走了幾步,聽見小四背後的腳步聲,回頭說:「別跟來。」

  小四停步,「我們可以再見面嗎?」

  少女低頭沈思了一會,搖搖頭,眼中眩然欲滴。半晌又嘆了一聲,轉身翩然離去。

  小四心神俱醉,待得回過神來,冷月空堤,少女的身影早已渺然。

  這一夜小四仍然沒法入眠,翻來覆來掂念著少女幾句話語,直到黎明前才矇矓入睡。

  一覺醒來已是下午,小四磨磨跎跎捱到日落西山,趕到堤岸,只見遠處港灣的天空紅霞滿天,月亮也被雲霞遮掩了。

  小四揀一塊大巖石呆坐著,直守到月兒升到天中,仍未見少女影蹤。


  晨曦初現,黑沈沈的天空漸漸泛出一色魚肚白,大地回復光明,少女的身影始終不見。

  小四神不守舍回到村上,碰到老闆的兒子--同村好友小黑。小黑拉著小四左瞧右瞧,說:「你中邪嗎?怎麼不見兩天落形成這幅模樣,好像十年沒睡過覺。」

  「沒的事。」小四推開小黑的手。

  「你不是兄弟呀,不會沒事的,快說,喝酒去!」

  小四醒來時已近黃昏,也不知那個把他抬回家,只感到腦門欲裂,記不起有沒有跟小黑提過堤岸少女的事。

  連續兩個晚上,小四守在堤岸等候,少女的倩影在腦海中翻翻滾滾,她的人卻沒有再出現過。

  小四身心俱疲,一時覺得自己太痴迷了,跟白裙少女才不過說了幾句話,就沈淪如此;一時又覺得少女太神秘、太不可捉摸,她好像認識自己,好像為他而來,世上本來就沒有這樣美麗的少女。她燦爛的笑容,脫俗的秀顏,飄逸的衣裙,一切一切都是為了他而存在的。

  小四苦笑一下,可是她終究不會來了。

  這個早上他要出海了,老闆說這趟是遠航,一來一回須兩個月時間。

  小四回家收拾行李,臨上船前不自覺又走回堤岸。

  奇異的事情又發生,少女迷一樣的身影竟出現了。

  小四驚喜莫名,跑上前去,一時間僵住了,不知說什麼。

  少女凝看大海,忽然回頭幽幽的看著小四,「你要下船嗎?」

  「對呀,妳怎會知道?」

  「我來告訴你,這次出海有大災難……」

  「啊!妳是什麼人,是……仙女嗎?」

  少女淡淡一笑,不置可否。
 
  「到底有什麼災難?」

  少女仰首望天,怔怔的出了一會神,「我有預感,總之此行吉凶難料。」

  「我……」小四猶豫著,卻聽到背後喊聲大作。

  只見老闆領著十幾個村人拿著木棍漁叉來勢洶洶的跑過來,當中竟有小黑在。

  小黑當先大叫:「就是這個妖女迷惑人心,一定是海怪變的。」

  小四大吃一驚,回頭瞧一下白裙少女,無論如何她決不會是海怪!

  老闆大喝:「小四你讓開,我們要打死她,幾十年前也出現過一模一樣的妖女,之後半個村子都給海嘯淹沒了,不能讓她再為禍人間。」

  小四挺身護著少女,「你們弄錯了,她這麼小,怎會是妖女呀。」

  小黑手中木棍一揚,「小四你給迷惑了,快點醒醒吧。」話未說完已一馬當先,掄起木棍殺將過來。

  「走!」小四眼見勢危,反身退後,拉著少女的手奔跑,背後響起一陣陣的吆喝。

  沿著堤壩走出十多步,少女甩掉小四的手,聳身一跳,瞬間沒入海中,竟沒再浮上來。

  小四不顧一切要跳海救人,卻被一眾村民攔阻住。

  「放開我,你們看不見她投海了,快救人哪!」小四撕叫。

  「還說不是海怪!」小黑用木棍敲地。「若是好端端的生人怎會不掙扎?」

  「可惜給她逃走了,大家以後小心。」老闆氣呼呼的說。

  「放開我,你們逼死人啦,可惡!」小四狂號。
 
  老闆怕小四幹傻事,又趕著出海,把他捆在漁船的船桅上,說:「小四你想清楚,這女娃兒確然是海怪沒錯,那一天你不再胡塗我就放了你,這樣才對得起你在天之靈的父母。」

  話是這樣說,老闆打算黃昏就放了他。這小子不過是一時胡塗罷了。

  一個上午小四一直飯水不缺,小黑還在他頭頂架了一片遮木,好擋隔陽光。

  漁船甫駛出港灣,突然水面上浮出大量海魚。隔沒多久,極目處一線海浪滾滾起伏,瞬間已升起一道滔天的海牆直撲而至。

  「海嘯呀!收帆……」老闆高聲大呼。

  眾船員慌亂間東奔西跑,有經驗的就依老闆的指示割帆收桅。說時遲那時快,一堵五艘漁船高的巨浪擊打過來,立時把一切淹沒,眾人來不及叫喊已然被捲進海底。

  小四只覺眼前一暗,他背靠的船桅被絞斷成兩截,他雙手給反縛著,動彈不得,也幸虧這樣才不至像其他人一樣被巨浪吞噬。

  眼見海嘯如萬馬奔騰撲向沿岸,小四驚骸之餘卻是什麼也不能做,只感天地茫茫,自己實在太過渺小,不禁又想起那個白裙少女,她怎會知道有大災難,她這刻身在何方,會不會真的投水死了。

  小四身隨木飄,不自覺的喝了幾口海水,只感五內如火燒,但人在海中,卻是無可奈何,老闆、小黑……全部人都死了,自己能否捱得到天亮也未可知,真是命運弄人。

  「漁郎……」一聲嬌柔的語音響起。

  小四渾身一震,是白裙少女的聲音。勉強轉頭查看四周,卻是人影全無,難道是幻覺。

  「漁郎,我在水中。」

  小四這才看到一條巨大的魚在水中浮沈,竟是四天之前自己親手放生的鮪魚。

  他依著漁民古老的傳說,每次出海都要放生一條大魚,方可保得風條雨順,那天他看見網中一尾鮪魚眼中彷彿閃著淚眼,盯視著他,一時動起惻隱之心把她放生了,難道白裙少女是一條鮪魚!

  「漁郎,你不要動,否則船桅翻側了我可沒氣力把它反過來,我推你到岸邊。」

  「妳真是白裙少女,妳是魚仙。」

  「不,我只是一條鮪魚。」

  「鮪魚怎會說話。」

  水中的鮪魚沒有再說話,但見她用盡氣力推動船桅緩緩移動,可是衝向堤岸的海嘯回退,水流逆向,把船桅沖得離岸越來越遠。

  小四見鮪魚花了偌大氣力仍是徒勞,說:「不管妳是魚仙也好,鮪魚也好,妳不用為我白花功夫,生死有命,我這條命也是撿回來的。」

  鮪魚不住吐出白沫,氣喘吁吁的,「你別這樣說,沒有你我早就進了人家的肚裡,我一定得把你送回岸上。」

  便在這時,突然背後一陣轟轟隆隆的巨響,嘩啦啦的另一股海嘯正夾著萬均之勢湧過來。鮪魚突然奮力咬斷小四身上的繩索,「抱緊我,閉著氣,看看天命吧。」

  小四已無暇細想,抱著鮪魚的腰身,瞬間潛入海中,堪堪避過海面洶湧澎湃的巨浪,待得滾滾巨浪過後,鮪魚帶著小四升回水面,乘著餘波直沖到內灣的沙灘上。小四碰到一塊嚴石昏暈了過去。

  不知過了多少時候,小四猛然驚醒。

  環看四周,海灘上佈滿雜物、變了形的鐵具,折斷的船板和破網……

  再往上看,整條村子一下子移平了,好像被大海整個吞噬似的。

  「鮪魚……」小四抖著沙啞的大叫:「妳在那兒呀。」

  樹影婆娑,空堤寂寂,那裡有鮪魚的影蹤。

  「鮪魚,妳在那兒呀。我不要活著,換我去死算了。」小四跪在地上雙手抓頭,恨不得立即死去。

  「漁郎……」

  小四猛地抬頭,眼前一襲白裙飄飄,那少女明媚如春的笑臉再現眼前--是她,鮪魚,決不會錯。

  鮪魚輕啟朱唇,「這個村子合當一劫,誰都躲不了,只是世事難料,誰又想你把我救了。」

  「妳真的是魚仙嗎?」

  鮪魚含笑不語,凝睇著地上又驚又喜的小四。
 
  這時候,月亮初露,秋葉半空亂飛。一陣猛風刮過,吹亂了鮪魚的長髮,掀起她的裙襬。 鮪魚不自覺展現一個若嗔若喜的笑靨。

  小四措手不及,一時間竟看得痴了。


-完-


有2006月曆桌布下載啦1-12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0148&aid=1375200
 回應文章
多幻想
推薦0


鮪魚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對丫.我看見海就多幻想了.呵呵.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0148&aid=1377331
魚仙
推薦0


水然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魚仙呢^^

另一個魚的傳說,我畫這圖時,沒有想到這個呢 :p




網誌:水然的小雜事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0148&aid=13773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