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深海鮪魚
市長:鮪魚  副市長: 水然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文學創作現代文學【深海鮪魚】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魚小說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迷之美術館】上
 瀏覽515|回應0推薦1

鮪魚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1)

乘雲

   我是猛龍。 

 

  嗯,我的意思是我的名字叫「猛龍」,「猛」是兇猛的「猛」,「龍」是……行運一條龍的「龍」,總之,「猛龍」是我的本名。 

 

  外邊的人一提起我的名字,便馬上想到失蹤的事,比方說:猛龍已經失蹤了。有這樣的說法。但我並沒有因此而怪責他們,因為自從很久以前,我的確是無緣無故從他們的日常生活中消失了。當然所謂「無緣無故」,只是站在他們的立場而言。我自己很清楚,我去了哪裡,對我自己而言,其實用消失來表現並不正確,我只是從那邊來到這邊而已。到了另一個地方。 

 

  回想起來,其實連自己也覺得十分不可思議,那天我在美術館看到那幅油畫時,幾乎是完全不用思考,想也不用想便進來了。為了什麼原因會到美術館我已經想不起來。不過那不是重點,或許美術館只是一個比喻,一個用來界定油畫出現的場所的符號而已。無論如何,自從我看到那油畫後,猛龍便失蹤了。 

 

  那是一幅風景油畫,畫中風景的地點是一座公園,啊!應該說,當時從那邊看過來,我認為這是一座公園。 

 

 

※  ※  ※ 

 

 

  以前一定來過的,這公園給我的感覺很熟識,就像小時候嚷著要媽媽帶我去公園玩,雖然來來去去都是些鞦韆、滑梯、木馬和旋轉輪,但就永不會厭,只要有媽媽陪伴就可以了。 

 

  現在想起,有點不全對,可能日子太久了,以致記憶有了斷層。那是腦皮層的某些細胞脫落吧,或許是sars入侵也說不定。扯遠了,我剛才說:「幾乎是完全不用思考,想也不用想便進來了。」其實中間有些波折,我得好好回憶一下,才可以整理出那段過程。 

 

 

  蹲在公園長椅的背靠上,點起一根菸,仰望天空一動不動的白雲,頭頂是塗上薄薄粉藍油漆似的天空,煙霧一吞一吐間,讓尼古丁像翻土機一樣把那段沉積的記憶挖掘出來…… 

 

  那天發生的事漸漸清晰,又回到我的腦海中…… 

 

 

  看到這風景畫後,就有一探究竟的衝動了;可惡的圍欄把我和油畫隔得遠遠,不能近距離觀察。我在美術館的幾層展館上下徘徊,為了不引起注意,由一樓走到二樓,再由二樓走到三樓,把每個角落都看過仔細,繞一圈回到一樓,經過這風景油畫時駐足觀看一會,然後又四處遊逛。這期間,沒有人注意我的古怪行徑。我長相威猛,但來美術館的大多是洋人,我的高度不會很惹眼就是了。 

 

  美術館七時關門,六時五十分就要清場,不許進入。 

 

  我由四點起就在殺時間,對,殺時間!時間不拿來殺,難道有別的用途嗎?我就是這樣一個閒人,上午蹲在廟街榕樹頭的石板凳上看老人家下象棋,下午就跑來美術館看油畫。其實藝術我一點不懂,只是閒逛時路經,天氣著實有點熱,進來享受空調的涼快,沒想到竟對這風景畫著了魔。 

 

  由四點到將近七時,約三個多小時裡,我走在美術館大大小小的通道上,像洗衣機不停打轉,轉一圈又回到風景畫前,算起來總有三十多次了。怎會有這樣的傻勁,真的不明白,只知道要和油畫單獨相處,在沒有外人的時候去看清楚它、了解它,這該是美術館關門以後才可以作的事吧。 

 

  六時四十五分,我踏上通往二樓的樓梯;這時,參觀者趕著離開,正有幾十人由二樓走下,四個人並排把樓梯的寬度給填滿了,何況四人之後又是四人,四人之後又是四人…… 

 

  我側身扶著把手拾級而上,迎面下來的都側身讓我通過。 

 

  「Excuse me(請讓開)!」我不斷重複這句子,彷彿破開人浪似的緩緩上移。 

 

  「先生,美術館要關門了。」一位身穿制服的男子在下樓梯的人潮中忽然停步向我微笑,指指他的腕表。 

 

  這人該是美術館的管理員了,我瞄了他一眼,這笑容背後彷彿隱藏了什麼,卻又觸摸不到。算了,我就是知道要關門才往三樓走的。當然,不能這樣說,「對不起,我去找同伴。」 

 

  「請儘快一點吧。」管理員又笑了笑,我渾身冒起疙瘩。他側身讓路,經過他身邊時擦著他的制服,白色的制服特別乾硬,磨著皮膚很不舒服,他皮鞋的「踱踱」聲蠻響亮刮耳,聽著頭皮發麻。 

 

  終於來到三樓了。這層展館只寥寥幾人,也是準備離去的模樣。我若沒其事的漫走,仍有人在瀏覽展品,都是外國遊客,似乎想在關館前最後一刻把握時間。我注意到有個女子正十分專注的瞧著牆上的一幅畫,我猛龍只是威猛而已,藝術什麼的是一竅不通,不知道那畫是誰的大作,只是一群光著身子的男女在草地上或躺或坐,總之滿悠閒的樣子。不過我對那長髮披肩的女子倒有興趣,從背影猜看女人容貌向來是男人的愛好,雖然失望的機率是九十五巴仙,然而只有半成的好看機會仍是令男人樂此不疲的賭賽。 

  

  啊,我做什麼啦,我來三樓找地方躲藏的,算了吧。 

 

  我揀陰暗的通道走,在三樓展館繞了一圈,走到一處牆角,裡面放了個巨大木箱,大概是擺放雜物的。四下瞧看,確定附近沒有人,閃身藏在箱後,馬上聞到一陣觸鼻的霉味和腥臭,一時分辨不出是什麼氣味。我蹲下身,沒入幽暗的陰影中,借著一道光線,留意外面的情況。 

 

  隔了好一會,外面的燈光忽然暗了一暗,然後又亮著,接著廣播語音響起,大意是美術館的關門時間到了,請參觀人士離去。廣播先後用粵語、國話和英語講了一遍,之後一陣陣急速的步聲,下樓梯聲……之後,什麼聲音也沒有了。四周很靜,死寂得連自己移動身體時發出的骨頭磨音也很嚇人。 

 

  又過了幾分鐘,全層樓房的燈光依次關上,「光」彷彿自這暗角快速逃逸出去似的,最後只剩一盞近樓梯的小黃橙,幽幽昏昏的晃動著。 

 

  「軋……軋……軋……呯彭……」美術館的電閘門關上了,我想。 

 

  良久,確定一切都靜下來了,我慢慢挪動身軀,移步往外走,發覺腳下黏膩膩,好像給什麼吻著,有點在路上踩了狗糞的感覺,滿不舒服。 

 

  四周很黑,我悄悄走近樓梯,探身往下張望,沒有人。站在三樓的高度,看下去竟是幽深一片,沒有盡頭似的,或者是頭頂微弱的燈光作怪吧。「油畫啊,等我吧!」我心裡暗喚。躡著腳一步一停往下走,走到二和三樓之間,下意識向上張望,這一看直把我的心從口裡跳出來,樓梯口正站著一個女人,直勾勾的盯著我! 

 

 

  那女人顯然比我更吃驚,她兩手捂咀,仍掩藏不了目光中的惶恐,我們隔著十多級樓梯對望了幾秒鐘,她掉頭走開,長髮在黑暗中急速隱去。啊!我認得那把黑亮修長的秀髮,正是剛才專注看畫、背向著我的女子,為什麼會在這兒?她沒有離開! 

 

  先要弄清楚情況,否則我的行藏也會敗露。我往回走,這時才看清楚,每一道梯級上都有我的腳印。背上一陣寒涼,地上血紅的腳印,顯示我由三樓某陰暗角落走到這兒的每一步路,我低頭查看鞋底,黏滿血漿和塵垢,難怪一直覺得腳下黏得像踩了狗冀,原來我帶著血走,這樣大概可以解釋剛才那女人為什麼會有如此驚悸扭曲的臉容。 

 

  血從那裡來?或者只是紅色的油漆吧,但嗅感告訴我不是,一陣衝鼻的血腥氣息從鞋底散發著,剛才聞過的,我竟忽略了,這一定是血,至於是不是人血就不敢確定了,反正先要解決的是:先去找那女人。 

 

  我衝上三樓,黑暗中幾乎什麼也看不見,借著背後稀微的燈光,我摸索著牆邊走,很快回到剛才匿藏的暗角,亮著打火機,地上赫然幾個血腳印映在眼裡。小心避開地上的血跡,回到大木箱後,拿亮光照清楚,發現血來自箱底,就像紙盒飲料裂了底部一樣,血水自箱底滲出,把附近淌出一片小小血澤,剛才躲身時,可能太緊張了,以致連這股刺鼻的血腥氣息都辨別不到,還踩了滿腳血水。 

 

  冷靜!我猛龍不會被嚇倒的。深深吸口氣,看來秘密就在木箱中,得找工具打開箱蓋才能弄個明白。在附近消防警鐘上找到一支小鐵筆,尺許長,一端尖削,另一端扁平,原來是用作敲破消防警鐘前的小玻璃吧。 

 

  工具不太合用,花了偌大氣力才弄開箱蓋,緩緩掀開木板,探頭一看,黑黝黝的什麼都瞧不見。再點亮打火機,「拍達」一聲,火機掉到地上熄滅。四周回復漆黑,我給裡面的東西給唬倒了,一股酸液從胃裡翻滾而出,想吐,可是中午到此刻沒有進食過,肚裡空盪盪地,喉頭給胃液嗆得好難受,我無法抑止,劇烈地咳嗽起來。 

 

  我看到一堆肢解了的人體,手和腳給切成幾段,一堆一堆血肉模糊的肢體橫七豎八的糾結著,內臟分不清那團是心肝、那團是腸胃,還有幾個頭……不能形容下去了…… 

[待續]


有2006月曆桌布下載啦1-12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0148&aid=13751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