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深海鮪魚
市長:鮪魚  副市長: 水然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文學創作現代文學【深海鮪魚】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魚小說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隔世追兇(下)
 瀏覽501|回應0推薦0

鮪魚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  ※  ※


  翌日下午,強尼步入實驗室時樣子蠻愉快的,嘴裡哼著歌。他穿了一件深藍夾克,繫一條棕色領帶,這是他最喜歡的衣飾配搭。譚保教授伏在案上假寢,強尼走過去叫醒他,一臉倦容的中年人,顯然整晚沒好睡過。

  強尼把一份資料放在桌上,那是譚保教授和他的研究成果,其中多處被紅筆修改了,強尼指著圈出的地方,講述其中的差異。譚保教授眨眨乾澀的藍眼睛,抬眼瞧瞧信心滿滿的強尼,又瞥一下那堆似是而非的紅字,真是一個頭兩個大,腦袋開始不靈光了,皺起眉頭苦苦思索。

  「怎樣了?教授。」強尼問。

  「幾乎推翻我們先前的構想,不會是另一條失敗之路吧。」譚保教授苦笑。

  「沒有九十九次的失敗,第一百次怎會成功。」

  譚保教授沈思片刻,「這麼大的改動,好吧,全聽你的。強尼,別令我失望。」

  「嗯,開始吧。」強尼嘴角泛笑,開始修改資料庫數據,更動程式模組、迴圈結構等等,忙了一小時才總算弄妥。

  強尼走到傳送台前,放一個小箱子在裡面,把水杯放在箱子上,揚聲說:「加高平台,縮短傳送光束。」

  小箱子是他昨晚臨時弄的,看起來蠻像抽獎箱。

  譚保教授不置可否,不眠不休的工作了幾天幾夜,仍是毫無成果,精神透支過度,他太疲倦了,真想找張大床躺上去睡個飽滿,對於強尼這次重大的改動,能否成功,沒有太大的期望。

  「教授,一切安排妥當。」強尼手指按下『Enter』,天真的笑了笑,「世紀的時刻,人類歷史將會改寫!」

  譚保教授輕蔑一笑,他無心澆強尼冷水,幾番挫敗令他有點氣餒。

  傳送台通上電流,幾道紅光在頂部繞了一圈,突然一道強烈的白光像閃電破空般由小箱子上暴射而出,彷彿直視太陽,耀眼奪目的光芒扎得眼睛睜不開來。接著「噹啷」一聲輕響,聽不清楚聲音發自何處。

  好一會,譚保教授才恢復視力,發現小箱子上的水杯消失了,平白無端的自空氣中消失。

  「不見了!」強尼脫口高呼。

  「哈……太好了,你為科學史寫上光輝一頁,強尼。」譚保教授精神一振,無法掩藏的喜悅自嘴角泛起。

  「時間旅行自今天開始。」強尼瞧一眼譚保教授,「這次是水杯,下次是什麼?」

  「水杯之旅才剛開始,沒這麼快吧,起碼要等它回歸吧。嗯,下次換個重一點的,順便測試一下傳送台的負荷量。」

  強尼歛起笑容,注視著譚保教授。「今天是什麼日子?教授可記得 。」

  「今天是人類的歷史時刻吧,我們成功把一只水杯送回過去。」譚保教授觸碰到強尼木然的表情,知道答案不對,低頭瞧瞧腕錶,猶豫起來……

  「十月二十一日,我二十五歲的生日。」

  「噢,我竟忘了,最近忙翻天喔,對不起強尼,連你的生日也丟到腦後,我去年也送了禮物給你啊。」譚保教授忽然賞了自己腦瓜子一記爆粟,「天,我幾乎忘了小占美的生日哩,他常抱怨我這個當父親的沒空陪他玩……嗯,強尼,最近你心神恍惚的。」

  強尼不語,一時間氣氛僵凝,彼此沈默著。

  「教授,曾跟你提過的,我那段童年的慘事……」強尼欲言又止,「我一直放不下,丟不低,不時會在夢中來回反覆,挑起我的創痛。」

  譚保教授愣了,不明白強尼為什麼又提那件事,「我理解,忘記它吧,強尼。」

  「不能忘記,絕對不能!我一直想,那人認識我的父母,他可能不止一次來過我家,若然尋到他,一切就水落石出了。」強尼瞅一眼譚保教授,「對吧,教授。」

  「我了解。」譚保教授眉頭緊皺,「但這麼多年了,很難找到吧。」

  「以前沒可能,現在或許可以。」強尼眼睛閃起亮光,頓了一頓,「其實我找到眉目了,只是想証實一下。」

  「你的意思是……」譚保教授愕然。

  「回到過去,看看當時發生了什麼事,甚至阻止……」

  「別這樣,」譚保教授截斷強尼的話,「絕對不可以,這會破壞時間軸,也會搗亂歷史,後果無法估計啊。」

  「看一看不妨事吧。」強尼避開譚保教授嚴厲的目光,低頭輕敲桌面。「再說,我們研究時間之旅,不就是要為歷史作見証嗎?」

  「這個……仍是太危險,實驗才剛有點成果,死物和生物差太遠了,況且體積這麼龐大的人類……」譚保教授口唇輕顫,試圖找尋合適的辭彙,「至少……要經過多次實驗……」

  「好吧,我不堅持。」強尼淡淡一笑。

  譚保教授噓了一口氣,「我們的時間還多著,這刻我最想念一張床。」
  
  強尼突然發現什麼,起身走去傳送台。

  譚保教授這才省起,傳送出去的水杯是時候回歸,先前強尼把時間設定在三十分鐘。

  「回來了。」強尼捧著剛才在小箱子上消失的杯子,杯耳仍繫著那枚小儀器。

  「百分百成功。」強尼輕彈水杯,捏一下圓形小儀器,「它在一千年前這附近停留了半小時,然後藉這個小東西返回現代。」

  「真像夢幻一樣,實驗太順利了,簡直不可思議。」譚保教授發出讚歎。

  強尼取出一個木盒子,正是他家中郵包拆下的,「我自小喜愛手槍,這玩具手槍是送給自己的生日禮物,讓它回到我五歲那年,一定蠻奇妙的。」

  「喔,這個東西體積不少,數據也要相應更改。」譚保教授甩甩腦袋,倦態畢呈。
  
  「教授休息一下吧,」強尼回頭睇一眼譚保教授,「反正我要更動資料,大概三十分鐘完成,還要做些準備,不如一小時後才開始吧。」

  「也好,我進臥室小寢一會,四十五分鐘後叫醒我,強尼。」

  「好的,教授。」

 
※  ※  ※


  譚保教授拖著疲倦的軀體,一躺到臥室的休息椅上便進入夢鄉。

  不知過了多久,他悠悠醒轉,睜開惺忪的睡眼,看向手錶,「天!怎會這樣,強尼這傢伙發昏了嗎?過了六小時竟然不叫醒我。」

  匆匆走回實驗室,譚保教授環視一眼,不見強尼!

  「強尼在嗎?」
  
  沒有回應。

  譚保教授走近傳送台,在台邊繞一周圈,透明的傳送台內空空如也,什麼也沒有。他圍繞實驗室巡視一周,搜索每個角落,低頭瞄瞄桌底,這舉動自己也覺愚蠢,他怕強尼在玩躲貓貓,今天不是愚人節,只是強尼那小子的生日!

  強尼蹤影全無,連他帶來的小盒子也不見了。

  譚保教授回到電腦屏幕前查看實驗數據,上面的資料顯示「Send(送出)」,目的年份是1984年12月10日,即是二十年前的今天,正是強尼生日這一天。

  譚保教授背上寒涼,脫聲大叫:「強尼,你在哪?別開玩笑!」

  實驗室裡只有大大小小的儀器,半個人影也無。

  「沒可能的,沒可能的,強尼不會回到過去吧,不會的,不會的!」譚保教授心神震盪,屏幕上一串紅色的日期像蛆蟲噬咬著他的心房。

  突然,他發現桌上水杯壓著一張字條,連忙拿起來看:


親愛的教授:

  非常抱歉我的不辭而別,若你看到這字條時,我已成功穿越時空,回到二十年前,亦即五歲小強尼生日那天。我被那天發生的事困擾了二十年,必須作個了結。

  等這個機會很久了,我要回去查明真相,找出誰人來過我家,為什麼在我父母雙雙死亡的日子出現。我不知道結果如何,也不能預計能否安然回來。八小時後啟動回歸裝置,希望有如水杯一樣,經歷一次時間之旅,能安全返回實驗室,並帶回真相。

  忘了告訴你,盒子裡面郵購的玩具槍,打算親手送給二十年前的我(可憐的小強尼),跟歷史開開玩笑。

  很瘋狂嗎?或許吧。我認為科學家沒幾個是正常的,否則不會廢寢忘餐搞研究,和瘋子沒有差別,像你和我一樣。

強尼



  譚保教授把紙條看了又看,口中喃喃自語:「強尼回去了麼?到底他做了什麼!」

  一連串的疑問在腦海翻滾,挑起一段段沈積已久的往事,譚保教授陷入沈思中……

  那是三十多年前的往事,日子久遠得斷裂成不連貫的片段。譚保、湯生和艾薇是中學同學,三人之中譚保的成積最好,是班中的高材生,湯生是他好朋友,一起唸書,一起打球,一起泡女生,最後二人的目標是艾薇。艾薇個性活潑,是個人見人愛的女孩,更有一張令男生動情傾心的漂亮臉孔。

  愛情爭奪戰中譚保得到勝利,獲取了艾薇的芳心,她欣賞譚保的才華。

  譚保上了大學就迷上物理,終日埋首研究,幾天幾晚不睡覺搞實驗、寫報告,漸漸冷落了艾薇,忽略女友的存在。他以為她早就屬於他的,是他未來的妻子,他忘了添加燃料,於是愛情一天一天的冷卻下來,仍不知覺,一心一意向博士之路邁進。就在博士預備口試的前夕,艾薇分手離開,他才猛然驚醒:女生的心理比分子結構更難明白。

  他以為艾薇鬧鬧彆扭,過幾天沒事的。可是艾薇一直避開他,不聽他的電話,不理會他的信件。他無計可施,連續幾個晚上在她家門前等候,終於最後一晚讓他等到了。深夜二時,她看見艾薇坐在他好朋友湯生的車子回家,臨分手時還來個深深的再見之吻。

  他萬念俱灰,一個人走到通宵酒吧喝酒,直喝到清晨酒吧打烊,被人抬了出來丟在街上。

  他深愛艾薇,悔恨沒有好好珍惜她,也恨艾薇沒有給他機會,若他肯多陪她或許能挽回這段愛情,但他的時間都花在研究上。他不明白愛情是女人的全部,正如他不明白時間和空間的關係,那些奇妙的宇宙「統一場論」令他再度陷入科研的迷沼,他的傷口很快被數不清的公式和實驗掩埋了。

  沒有參加湯生和艾薇的婚禮,那一夜他喝了半打威士忌。翌日黃昏醒來時,喉頭像火燒,心底裡卻萌生一種說不出的解脫之感。

  實在想不到,命運還是把他和她糾牽在一起。

  幾年後,他重遇艾薇,那時她做了母親,孩子也上了幼兒班,看來應該蠻幸福的,但女人的臉上找不到一絲笑容,只有幽怨。

  她說,丈夫湯生的事業心極強,那股拚命抓錢的勁兒比誰都厲害。原來男人是一樣的,女人在男人心中是擺放次之又次之的地位,不比家裡的傭人好多少。她怨懟的目光令他的碎心縫合了,幾年來埋葬的愛火又再重燃起來……


  譚保教授瞄一眼電腦屏幕:1984年12月10日

  他不能忘記,正是他失去艾薇那一天,他記得那天早上和艾薇相會後,回到家中才知道強生和艾薇的事,沒想到竟發生在同一天……

  他輕甩腦門,回到現實。

  他凝視空盪盪的傳送台,若強尼回到過去,找二十年前的小強尼,兩個強尼相會,真是荒謬絕倫,強尼甚至會發現母親和他幽會的事實……

  想到這裡,譚保教授渾身劇烈的顫抖起來……

  強尼會破壞時間軸,竄改歷史!

  思緒紊亂,各種想法和推測彷彿刀鋒一樣割裂譚保教授全身,時間和歷史像兩條交叉的繩索綁著他,他眼神空洞,腦海卻不斷思索著:過去的事件包含在人們的記憶中,若有人成功回到過去,做成或阻止某些事件,會否在人腦中產生新的記憶?這些改變了的記憶或歷史,到底用什麼方式再傳入腦中,還是用別的、無法知悉的途徑傳遞……

  譚保教授霍地站起,雙手抓頭,起勁地搖著。

  「太混亂了……可惡!」譚保教授越想越亂,跑到傳送台,大嚷道:「強尼,你不應該回去,你去了就不能再回來,沒人有資格改變歷史,絕對不可以!」

  「八小時後回歸是不可能了,對不起,強尼……」

  譚保教授順手抓起牆邊的滅火器,沒頭沒腦直往傳送台砸過去,只聽「澎」的一記宏響,滅火器脫手飛開,傳送台的透明外壁卻分毫未損。

  「媽的!」譚保教授怒吼,拿起椅子高舉過頂,「乒乒乓乓……」把工作桌上的儀器和電腦屏幕打個稀巴爛,全掃在地上,附近的實驗裝置也無一倖免。實驗室頓時火花四濺,譚保教授的瘋狂舉動馬上做成電氣短路,「拍」的一聲,突然全室皆黑,短路保護裝置發揮作用,瞬即截斷電源,牆角幾束電線卻爆出一叢火花,點燃了附近的紙屑。

  「嗚……嗚……」譚保教授整個人頹然滑到地上,雙手支頭,身體不由自主的抽搐著。


  實驗室並無窗戶,燈光熄滅後幾乎漆黑一片,只有近大門一線走廊光線射入。門旁有一個凹入的陰暗角落,一道黑影俏立良久。昏暗中,那人的臉面轉向光明,削瘦的面龐,正是強尼。

  強尼藏身陰暗中,譚保教授醒後回實驗室他就隱伏在那裡,一直窺伺著,窺看著譚保教授的一舉一動:發現字條,四處尋找,呆坐思索,破壞傳送器,掃走桌上的儀器,最後斷電令一室皆暗,一切一切……強尼全看在眼裡,譚保教授熟悉的身影不斷在他眼前晃動。

  強尼打開門旁的電壓箱,重開電氣斷路器,實驗室電源再度接通,一如所料,滿室的儀器馬上「僻僻拍拍」的濺出火花。

  「天啊……什麼回事……」蹲在地上的譚保教授駭叫。

  強尼瞬速離開,順手關嚴實驗室的門。他心情愉快,掏出一枚銀幣放在手背把玩,銀幣在手指間翻筋斗,眨眼間消失不見,彷彿變魔術般。強尼會心一笑,很滿意那個憑空變走水杯的玩意。

  強尼看一眼手中的小盒子,童真的笑了笑,「生日快樂。」

  背後響起一陣爆炸聲,強尼神經質的回頭一看,實驗室門隙吐出紅焰,赤紅的火舌宛如一條張牙舞爪的火龍,要把一切吞噬過去。

  強尼離開時的背影,映在一個剛從樓上走下來的孩子眼瞳裡。這孩子午覺剛睡醒,正要找不分晝夜做研究的父親,提醒他自己的日生快將到臨。



※  ※  ※


  實驗室意外失火,譚保教授的不幸很快被人遺忘。強尼接手繼續研究,重建了新的實驗室,可是研究仍沒有什麼進展。

  然而,同樣的研究在另一所實驗室有了突破,但這是十幾年後的事了。
  
  對強尼而言,惡夢才是他牙根內的壞質細菌,不斷困擾他,蠶食他,這令他好痛苦,他不明白,真的不明白! 
  

  其實,夢裡小強尼走進暗室的時候,他發現媽媽身旁蹲著一個人,他走近時那人才跑開。昏暗中,仍看見那人臨攀出窗外之際,回頭睇他一眼,輪廓依稀熟悉,藍色的眼瞳裡盡是迷惘……

  可是每次強尼夢醒時,都把這個片段給忘掉了。



[End]

有2006月曆桌布下載啦1-12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0148&aid=13751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