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深海鮪魚
市長:鮪魚  副市長: 水然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文學創作現代文學【深海鮪魚】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女子寮接龍】《千年百結.一》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女子寮接龍】《千年百結.一》07
 瀏覽542|回應0推薦2

鮪魚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2)

乘雲
水然

 

07

水然著

  勒奇放開狗繩,聖伯納犬99得到指示,向前奔跑,一個飛躍撲倒了一些東西。尖叫聲傳來,是少女的聲音,眾人循聲而至。 

  一名少女被99按在地上,巨大的狗爪制住少女從地上爬起來,長髮散在泥土上,身上臉上沾了髒亂,好不狼狽。 

  「99。」99起了身,退開一邊。 

  「是姐姐呀!」鮪魚衝上前擁抱姐姐,將好不容易起了身的水然,再次和泥土玩在一起。 

  「鮪魚笨妹,妳快將我壓死了。」水然推開鮪魚,終於喘了一口氣,拍開沾在衣服上的乾土,又拿出手帕擦了擦臉上的骯髒。 

  一張長著小巧精緻五官的臉露了出來,比鮪魚大幾歲,婉約的姿態是文靜的少女模樣。阿沙奇眼前一亮,勒奇鳳眼閃過光芒,兩人不語,前者是驚豔,後者則是深不可測。 

  幻方幾個箭步,將水然抱緊,現在兩個女兒都在身邊,只剩兔子回來,他們就一家團聚了。「水然有沒有哪裡痛?哪裡受傷了?」 

  水然淺笑搖頭,眼睛盈著淚水,又忍住不流出來。 

  「平安回來就好了。兔子呢,妳母親為什麼會讓妳走?」 

  「我不知道,在跑到森林的中途,母親突然跪下,抱著頭,很痛、很痛的樣子,原來母親才是被附身的那位。」水然擦去止不住的眼淚,繼續道:「她說現在清醒了些,要我趁她清醒時,快些逃走,走回村裡找你們。三日之後,樹精會被她反噬,要我們到村裡等她。」 

  「是嗎?那我們要到村裡等她。」幻方回頭,用眼神詢問勒奇。 

  勒奇點點頭,走上前探看水然,招呼也不打地拉住水然的手,扯到他面前,右手托起她的下巴,逼視她的容貌,兩人的臉不到十厘米的距離。 

  「你幹什麼?」鮪魚叫道,想伸手去撥開勒奇哥哥的大手,但被父親按住肩膀。幻方搖了搖頭,要鮪魚不要多事,他和勒奇一早講好了。 

  「我早就知道你不安好心,見到鮪魚長得漂亮,想必姐姐一定更漂亮,想染指嗎?做神官做到這樣,真夠嘔!」阿沙奇嚷道,沒有行動,因為他被一層不明的東西卡住了。 

  勒奇沒有理會阿沙奇的叫囂,眼中只有眼前這位少女,專心的凝視她每一寸的『美麗』。起初水然有小小的掙扎,可能之前逃跑得太累,沒了力氣,只能乖順的迎上他的目光,直到水然感到不自在的垂下眼,臉上有可疑的顏色,勒奇才道:「果然……」

  「果然什麼?看夠了就放開她啦!」阿沙奇沒好氣,重重的放下木雕,這玩意不是開玩笑的重。 

  水然的臉劃過一陣驚慌,瞪了一眼木雕,再瞪了一下阿沙奇,要他小心一點放嘛。 

  「果然……」果然,吊人胃口是勒奇的天性。

  「果然什麼個勁?煩死了,我嘔給你看耶!」阿沙奇索性坐到木雕上,這東西蠻好坐的。 

  水然想別過頭,免得被阿沙奇的無禮率性氣死,礙於勒奇有力的箝制而動不了。 

  幻方的心有如繃緊的弦,這少女是不是他的女兒?如果不是,她的女兒究竟會發生什麼事?胃部一陣抽搐,抓痛了鮪魚。 

  「方先生,稍安無燥。」勒奇動作不變,滿意的神情像鑑識完一件完美無暇的古物:「這個容貌的確是你女兒……」勒奇放開托著她下巴的手。

  幻方立時鬆了一口氣,水然亦然。 

  「我未說完,這個容貌的確是你女兒……」勒奇空著的手摸出了神符,迅雷不及掩耳地貼上她的額頭。水然一陣尖叫,痛得抽搐滾動,整張臉都扭曲了,只有勒奇的手臀支撐著身體。

  勒奇一改吊兒郎當的嘻笑模樣,毫無表情的說:「不過,如果她是你的女兒,我就不是神官了。」如果剛才不是阿沙奇對木雕不敬,即使他張開『神氣』,也很難察覺她是贗品。 

  幻方拉著鮪魚退開兩大步,驚嚇地看著在地上扭曲翻滾的人影,變得越來越細瘦。阿沙奇從木雕上跌了下來,表情同樣寫滿驚嚇,一時忘了站起來。 

  「露出原形了。」細瘦的人形只有半人高度,頭髮是深深的綠色,很長很長,散亂了地上,勒奇抓住它的頭髮,逼它抬頭問:「那個抓了陰童女的樹精在哪裡?」 

  『我不知道,我不知道……』小樹精有孩童的容顏,一味的叫嚷不知道。

  「別說古日本語來吼我!」勒奇右手凌空寫了符咒,無形的束縛縛著樹精的四肢,樹精發出令人毛骨悚然的慘叫。 

  鮪魚縮一縮頭,感受到樹精切骨的痛,小小聲說:「它好可憐。」 

  「如果妳姐姐被吃得連渣也不剩,才可憐。」勒奇冷涼地說,冷冷地睥睨被踩在地上的樹精問:「那女孩在哪裡?」 

  「我……我不知道……」樹精嚅吶著,束縛立時緊了幾分。

  「是不是你可以分到些什麼?抵死都不說。」勒奇威脅地拿出不同顏色的神符。 

  樹精碌大了眼,嚇得在地上爬走了兩步,它不想沒命呀,忙啞聲說:「她……她被帶到『綠野泉』……東方的山洞中,等時候到了,樹精……樹精才抓她到『綠野泉』。」

  「你可以得到些什麼?要我花那樣多力氣才說!」勒奇危險地問,雙手抓住想逃走的樹精,捏住它的脖子,如果它真的有脖子的話。 

  阿沙奇吞了吞口水,如果樹精是動物的話,勒奇的行為算是虐畜。 

  「它說……說它只要少女的……少女的血,其他的……可以……給我……」說到幾乎斷氣,著實嚇得不輕。

  「我說你得到些什麼?」勒奇加重了手勁,修長的手指掐進肉中。 

  幻方鐵青著臉,不忍再看下去,鮪魚抱緊了他,都止不了懼怕的抖顫:「算……算了吧,勒奇。它都說了水然在哪裡,我們快些去救人吧。」

  「方先生,樹精沒有能力可以變成人,而變得不分真假,就要得到一些『真品』的物件,你的女兒現在平安與否,就在乎它拿走了什麼。」勒奇冰冷地說,近身都會被冷芒凍住。「說!」 

  「我……我只是拿了她的頭……頭髮。」樹精求饒地說。

  「頭髮就足夠嗎?」勒奇喝問。 

  「還有……還有她的血……」樹精受不了驚嚇和痛楚暈去。

   


有2006月曆桌布下載啦1-12

本文於 修改第 1 次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0148&aid=13021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