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深海鮪魚
市長:鮪魚  副市長: 水然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文學創作現代文學【深海鮪魚】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女子寮接龍】《千年百結.一》 字體:
看回應文章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女子寮接龍】《千年百結.一》06
 瀏覽924|回應1推薦1

鮪魚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1)

乘雲

 

06

水然著


  阿沙奇的旁邊突然傳來『嘎沙』的撥草聲,肩膀立即被制住,該不會是父親發覺地圖不見了,循路走來痛扁他吧。

  一回頭,只見發著暈光的潔白神官服,長髮飛揚,添了分脫塵的空靈,來人似笑非笑,一付與神官服不搭調的吊兒郎當,道:「我以為是宵小呢?原來是你哦,在找什麼?」

  見到是一塊兒長大的表兄勒奇,阿沙奇掙脫箝住他的手,鬆了一口氣的同時,另一根弦又繃緊了,這個表兄的鬼靈精怪可說是村內聞名,沒有一個人沒被惡整過,卻因為神官體質,常說三分真七分假的事,大家一邊被暗整,一邊又當他是天之子那樣拜,真有夠嘔。被他知道自己闇夜摸出來,不知會被怎樣整就嘔死了,他忙道:「沒什麼。」

  「晚上有好多山靈精怪,小心被抓。」勒奇故意擺出一副煞有其事的表情,細長鳳眼溜左溜右,好像真的有山靈精怪隨時會由黑暗冒出來,令一向大膽的阿沙奇打了一陣冷顫。

  「你怕了嗎?」勒奇笑得好愉快。這兩表兄弟的互動是『一個願打一個願捱』,勒奇是願打的那一個,即是阿沙奇永遠是被捉弄的對象,令阿沙奇每遇到勒奇都轉身就走,或者視而不見。

  「誰怕呀!騙鬼吧你!」阿沙奇壯大了膽子喊,想他比身前的勒奇還要高,雖然只是比他高一、兩厘米,高過就是高過呀,而且他比較壯,啍。轉身就想走,又被勒奇拉住。

  「阿沙奇,我不是說笑的,現在是山靈精怪最活躍的時候,下弦月之下,被抓去了,是沒有人發覺的。」

  「那我就不能丟下她。」阿沙奇再次脫出勒奇的掌握,往更茂密的叢林找,那個少女身型太嬌小,哪裡都藏得著她。

  「你在找誰?要幫手嗎?」勒奇亦步亦趨地跟著,非常有興趣欣賞阿沙奇著急的樣子。對村子來說,要找一、兩件有趣的事很難,生活非常的平淡,亦非常無聊,培養出勒奇打發『無聊』的習慣。

  「鮪魚啦!」阿沙奇不耐煩地叫著,找人找得急了,她不會已經被抓了吧。

  「這裡不是海,也沒有河,怎樣找鮪魚啦?」猶如閒人的勒奇涼涼地道。

  阿沙奇急速轉身,吼道:「鮪魚是一個少女呀,我在撈什麼子找什麼海裡、河裡的鮪魚啦……」突然消音,潔白長袍的身後,立著一對相扶的父女,他啞聲指著。

  「怎樣啦?」勒奇興味的挑眉,在黑夜中容貌隱晦不明。

  「樹……樹精。」阿沙奇好不容易吐出關鍵字。

  「樹精嗎?它根本就不在這裡。」勒奇讓開,讓小鮪魚和方先生步前。

  「沒錯,我太太兔子才是被樹精附身的。昨晚,我聽到有聲響就醒來了,感覺她起了床,我以為她上洗手間,原來是摸到女兒們的房門窺視。那貪婪的臉容,如果不是我親眼看見,我不相信她是我的妻子。當時她蒙了一層綠光,呢喃著古代日本語。可是,兔子我太太從沒接觸過。」幻方將鮪魚擁得更緊:「她本來是想將水然和鮪魚兩個都吃了,幸好鮪魚跑不動,否則連線索都斷了。」

  「當務之急,就是去救那位叫水然的女孩,還有被附身的奔奔女士。阿沙奇,聽鮪魚說,你拿了地圖,我們立即出發去『綠野泉』。」勒奇接了地圖,從身上摸出野外用的小巧電筒,細閱了半分鐘,將地圖背了起來,領著一行人出發。

  

  「勒奇哥哥,『綠野泉』的傳說,用泉水淨身之後,不是就能百靈不侵嗎?」鮪魚問,走上了上百級樓梯,勞碌了半天,因緊繃的心情壓下了疲累感。

  「到『綠野泉』淨身,只是一個的愰子,泡過泉水之後,身體便通靈,更適合食用。就如頭髮可以通神,一脈相通。」勒奇遙遙領前,在一排排的鳥居之間穿梭,再上面是神社,山精妖怪不會走近。

  「我們走快一點,否則水然會被吃掉。」幻方催促道,一想到女兒被樹精吃掉的景況,心裡一陣不適的翻攪。

  「不用擔心,在月光照到水泉之前,你的女兒仍然安全。」依然老神在在的只是勒奇一人,環視四周,選了鳥居之間的一條小路走去。小時候活潑過度,經常走到山林之間探險,體質又是百靈不侵,無往而不利。

  「我之前看過木雕,用來作木雕的那棵樹,已有百年木齡,悔恨人類破壞森林,將之成為木雕,今已達千年,化身為人,必為禍人間。」勒奇沈下了臉。

  「幾時變得這樣似高人。」阿沙奇咕噥著:「都不知道是不是在整我,叫我扛著這麼嘔的玩意兒上山。」換來勒奇瞪視。阿沙奇縮了縮肩,委屈地扛著沈重的木雕。

  「要將樹精封回木雕入面,超渡期間燒了它,才能得到救贖。」勒奇回頭看一臉不滿的阿沙奇,道:「全行人就你最壯,難道要方先生和鮪魚妹妹去扛嗎?」

  阿沙奇喜歡與他過不去,不是他生性惡劣,而是表弟阿沙奇和他的八字不對,他生來就是命硬,剋著阿沙奇,是本命使然。阿沙奇特來的『關愛』,他怎能忽視呢?

  「鮪魚妹妹?」阿沙奇嚷道:「你這個破戒的神官,連這麼小的小妹妹也要染指嗎?」勒奇和他不對盤不是一、兩日的事,在重要關頭,一付悠然自得的臉刺眼得令人憎厭。

  勒奇嘻笑了兩聲:「可憐哪,可憐哪,阿沙奇。想你十四歲,仍不知僧人和神官的分別,可憐哪。想你一介凡人,對這麼可愛的鮪魚妹妹動心,正常不過。」挑得阿沙奇臉紅耳赤。

  「阿沙奇不是十七歲了嗎?」鮪魚探頭發問,阿沙奇哥哥好像很可憐,一直被白衣哥哥調訕。覺得兩人的抬槓,和她和水然一樣,頓生哀愁寂寞的感覺。

  「他十四,我才是十七。」勒奇突然回頭,一手捏住阿沙奇的鼻子,要他頻頻叫痛才放手:「要扮大人,等你道行夠再說,至少分得清僧人和神官的分別……」勒奇驀然揚了一下手,要他們肅靜,鳳眼變得銳利非常,終於像點樣子。


有2006月曆桌布下載啦1-12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0148&aid=1300143
 回應文章
水然寫了
推薦0


乘雲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換水然寫了....鮪魚可以去休息呢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0148&aid=13009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