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深海鮪魚
市長:鮪魚  副市長: 水然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文學創作現代文學【深海鮪魚】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女子寮接龍】《千年百結.一》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女子寮接龍】《千年百結.一》02
 瀏覽675|回應0推薦2

鮪魚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2)

水然
乘雲

 

02

鮪魚著


  「呀,不要啊,救命……」


  鮪魚嚇了老大一跳,身子好像拉緊的彈簧突然鬆脫一樣,急劇退後,一跤摔跌了,小屁股結結實實的撞在地上,霎時一陣疼痛湧上,幾乎要哭出聲來。

  略一回神,看見姊姊轉個身,臉孔朝內,口中喃喃的說著夢話。

  「噓,原來姊姊做夢,嚇死人……」鮪魚心裡嘟噥。

  「別走,嗚……別走……」水然又一陣大嚷。

  鮪魚生怕姊姊這樣叫鬧,莫要吵醒睡在隔壁的父母了,連忙使勁推著水然的肩膀,「姊姊醒醒啊,別做夢啦。」

  水然突然坐了起來,滿臉淚痕,嗚咽道:「不見了,爸爸走了。」

  水然突如奇來的舉動,把鮪魚嚇得退後幾步,又是一跤坐到地上,小屁股一陣疼痛。「姊姊你做夢就做夢吧,別嚇人喔。」

  水然神色惘然,對鮪魚的話聽而不聞,雙眼睜開,可是目光散亂,仿如看不見東西。過了半晌,「啊……」的一聲驚叫,才如夢初醒似的。

  鮪魚走回水然床邊,瞪視著姊姊,「神經病!」小拳便往水然臂上招呼,報卻兩下屁股坐地的痛楚。

  「你才神經病!」水然捉著鮪魚的小手,令她動動彈不得,雖然她沒多少氣力,但要制伏比她力氣更小的妹妹是綽綽有餘的。

  「妹妹,你聽我說,我剛才夢見爸爸走了,然後有個男生又走了,媽媽不見了,你又失了蹤,好害怕呢。」水然臉色凝重,

  「什麼男生,你做夢吧,爸爸在隔壁睡得香甜呢。」鮪魚搖頭反駁,想起剛才在爸爸房裡,幾乎沒給發現喔。

  「還是放心不下,我們去看看。」

  「不好吧,爸媽會罵啦。」

  「罵便罵了,有什麼好怕的,你這樣頑皮,那天沒給罵過了。」

  鮪魚給說得賭氣別過臉,「我才不去,不理你了。」

  「我這就去,誰希罕你跟來。」水然一骨碌起床,披了外衣,快步走到門口,伸手去開門,手停在半空卻猶疑起來,回頭厲了妹妹一眼,若証實自己夢境成真,贏了妹妹一仗又如何,反而希望剛才那個只是一場夢罷了。

  水然很小的時候便發覺自己的夢有預知能力,幾乎每一個夢都變成事實,比如說夢見媽媽生了個可愛妹妹,她告訴了媽媽,媽媽彈彈她的鼻子,說不打算再懷孕了,結果一年後,妹妹鮪魚誕生了。

  又有一次,她夢見路口一間公寓起火,消防車救護車把街道濟得水洩不通,害她上學遲到,她把夢境告訴媽媽,媽媽捏一下她的小臉蛋,「別害怕,沒事的,沒事的。」她知道媽媽不當一回事。可是隔了幾天,媽媽帶她上學時,便碰見一街擠滿路人,目光齊齊投向路口燒得正旺的公寓。結果如她夢中一樣,公車停駛令她上學遲到了。

  自那時起,大家都知道水然的夢有預知能力,爸爸笑著摸摸水然的背脊,「看看你背上是不是長了龜殼?」

  一家人笑作一團,鮪魚笑得最誇張,捧著肚子笑得彎下了身,水然氣不過,指著爸爸,「我是龜女,你是龜公,」跑過去抓著妹妹鮪魚提起來,「這……這是龜囡囡。」

  之後,還有許多夢境成真的例子,不過大都是生活小瑣事;六合彩號碼、賽馬結果和球賽成績等等,水然就從來沒夢過,既然沒有發達機會,大家就不怎麼重視了。

  這時,水然心中七上八下,在酒店走廊徘徊了一會,終于鼓起勇氣,來到父母的房門前,正想敲門,忽然房門打開,嚇得水然縮後,低噫了一聲。

  「沒給嚇著吧,三更半夜幹什麼啦。」門後是水然的媽媽--兔子,她回頭朝房裡說,「你猜得不錯,果然是水然啦,我還以為是酒店的侍應。」

  一道男聲由房裡傳出來,「不用猜也知道,你兩個女兒怕生,你過去安慰一下吧。」

  水然認得是爸爸的聲音,只是隔遠聽來有點低沈,心中稍稍安慰。

  媽媽回過頭來,朝水然笑笑說:「真的睡不著嗎?要不要聽故事,嗯?」

  水然訕訕的有些不好意思,「媽媽不用了,我回去睡啦。」

  「乖,早點睡,別跟妹妹玩太晚,明天一早出發,你爸爸說要帶我們去日本的古老山區探險呢。」

  「好哇……」

  水然走回自己房間,看見妹妹鮪魚陰惻惻的只是笑,知道自己敗了,還是硬著頭皮的說:「我去跟爸媽說晚安,好孩子要有禮貌,知道嗎?」

  「姊姊你的夢不靈驗啦。」

  「哼,這樣的夢,不靈驗最好。」

   

  兩個女孩子的父親姓「方」名「幻」,是個歷史學家,經常周遊列國,訪古探奇,朋友喜歡叫他幻方,他的太太是在日本時認識的,是個日本山區居住的鄉下姑娘--奔奔兔子,兔子自從生下了小女兒鮪魚之後,要照顧兩個孩子,不能跟隨丈夫四處遊歷,幻方安排她們在香港居住,過著平淡的家庭生活,幻方每年總有大半時間不在香港,難得今次帶女兒回妻子的故鄉,因此三個女生都懷著興奮的心情。

  水然昨夜做了個惡夢,回到房裡一直睡不安寧,臨近天亮時才勉強閤上眼睛。

  天剛放亮,幻方和兔子已在房外準備出發,水然還在睡夢中,鮪魚拔了根頭髮在姊姊的鼻孔撩撥幾下。

  「哎呀,你幹麼拔我的頭髮,去死!」水然驚醒,下意識的揮了手掌一下。

  「嗚,姊姊打人。」鮪魚吃痛,摀住眼睛,卻沒有淌出淚水。

  「哭個什麼勁,只會搗蛋,沒用的傢伙。」

  鮪魚斜眼偷看姊姊,早料到她假裝生氣,一頭投進她懷裡,使勁的撒起嬌來,順便把臉上鼻水抹在她衣服上。

  「好啦,我不是媽媽啊,算了,下次別這樣做,知道嗎?」

  「嘻嘻,知道。」

  「好了,你們兩個只愛玩耍,要出發了,水然快去梳洗吧。鮪魚乖些,別礙著姊姊啦。」兔子在門外催束著。

  「知道。」兩個小女孩點頭答應。


有2006月曆桌布下載啦1-12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0148&aid=12924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