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深海鮪魚
市長:鮪魚  副市長: 水然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文學創作現代文學【深海鮪魚】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魚散文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樹的傳奇
 瀏覽691|回應0推薦6

鮪魚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6)

月橘‧阿那
Vi
錦瑟
犀利
筱棻
水然

  每天乘搭火車上學,總會在火車站廣場前看到那支矗立的石碑,石碑的形狀是現代藝術的設計,但在我看來它更像一棵樹,一棵消失了的樹。


  「奶奶,這大樹有多老?」

  「呵呵,不知道啊!奶奶還是妳這個年紀,它已經在這裡了。」

  記得奶奶這樣說的時候,瞇起眼睛仰望著大樹的梢頂,陽光稀稀疏疏的便從枝葉間透釋出來,並不刺目,有種輕暖的感覺。村口前這棵大樹的確很大,就像一位拿劍的武士,擎立在那裡鎮守著整條小村,保護著全村的周全,因此它的名字叫『大聖樹』。

  大聖樹真的很大,要五、六個成年人才能夠環抱一周;它也很高,村內沒有一所房屋比它高,因此無論在村裡那一個角落,都能看到它的一些枝葉。小時候在村裡大巷小徑玩捉迷藏時,倘若走失了方向,只要引頸一看,看到大聖樹的樹影時,總不會迷路。

  早上和晚間可算是大聖樹的熱鬧時光了。當早上男人都上班去,女人在忙家務時,一些上了年紀的老人便聚集在大聖樹的樹蔭下,身邊帶著未適齡上學的孫兒孫女,彼此熱烈的交談著,內容總脫不開那些老話,大家都聽得耳熟能詳,聽過不下數十百遍了,有次阿耀伯便給奶奶那樣數落過:「阿耀你老得昏了嗎?剛才你那些陳年舊事我都快會背了,你沒別些新鮮麼?」

  阿耀伯的興頭給截斷,訕訕的瞧了奶奶一眼,垂頭喪氣的繼續抽他的水煙。才沒半刻,阿耀伯又再一手拍打著膝蓋,一邊口沬橫飛的說起話來,連我躺在奶奶的懷裡,也幾乎給悶得昏昏入睡。

  晚上的大聖樹又是另一番光景。村裡的人吃過了飯,蹩不住屋裡悶氣的大人們,便拿著燈籠,一逕齊集在樹下納涼,彼此交談些日間的瑣事,有時哈哈的亂笑一通,有時輕輕搖頭嘆氣,我聽不明白,總覺得大人們好像有很重的擔子似的,嘆氣比笑的時候要多。

  然而小孩子有自己的玩意,我和哥哥喜歡在大聖樹的樹底下看螞蟻遊走,那是一種黑色的、肢體粗壯的小蟻,總是很勤勞的搬動殘葉或是些死掉了的蟲屍,由樹的這一邊抬到那一邊,越爬越高,我和哥哥會繞著樹身跟著走,直到蟻隊爬的太高看不到了。哥哥最愛搗蛋,常常在樹身用尖石塊劃一道深坑,樹汁都滲了出來,讓小黑蟻看得傻了眼,走了老半天去繞個大圈試新路。

  有次哥哥好沒道理,就在一大隊蟻群上使力吹氣,數十百隻黑雨一樣的空降蟻兵,紛紛的飄到半空,我急的護著頭臉,「哇」的一聲走避,追著哥哥打:「哥哥你好壞!你好壞!」哥哥跑得快,早已躲到大樹後,我們便繞著大樹追逐,直至奶奶或爸爸叫停,我氣喘吁吁的返回奶奶的懷中,然後躺著看星星。星光在濃密的樹影下,變得很神秘,一閃一滅的,好像滿天樹葉都掛滿了鑽石,晶螢發亮。

  每逢節日,大聖樹最是熱鬧不過了。村裡的人都會拿些祭品供奉在樹下,這時年紀最長的阿耀伯會充當主禮,做著各式各種的儀式,而一眾小孩子除了圍著看,眼睛都離不開那些花款繁多的祭品,等待禮成後的搶吃行動。

  不過,自從那年冬天阿耀伯過世了後,大聖樹好像再沒那麼熱鬧了。

  早上奶奶如常帶我到大聖樹下閒坐,可是沒了阿耀伯的嘮嘮叨叨,大家都變得沒精打采,說話都沒得勁兒,我用扇子幫奶奶趕蚊,坐沒多久她便呼呼的睡著了。入夜後大聖樹也變得冷冷清清,加上氣溫下降,一家大小都寧願躲在家中避寒,不願到外面捱冷。這樣一個冬季下來,大聖樹顯得蒼老了許多,樹葉都落盡了,橫枝直枒沒了綠葉的哄襯,醜陋的露出灰黑的枝椏來,好像老人的手肘,乾澀得淘盡了水份,了沒生氣。

  大聖樹真的交上霉運了。

  記得那是嚴冬的一個早上,一家人在睡夢中被外面的喧鬧聲驚醒,爸爸趕著出去看個究竟,後來知道是一個外來的婦女,在大聖樹上吊,救下來時已經沒了氣息,腳上穿著紅鞋,頸上套了紅繩,據說這樣死後可以化作厲鬼,報還生前的怨業。爸爸說的時候眉飛色舞,我卻早將頭埋進奶奶的懷裡,但仍是好奇的斜著眼睛看,爸爸還想說話,卻被媽媽嚴厲的目光給制止了。

  自此,大聖樹越來越見冷清,早上晚間都是人跡旱至的,而且一些流言更開始流傳了起來。有人言之鑿鑿的說在夜裡樹下看見一個穿白衣紅鞋的女人,悄悄地哭,待看清楚時便消失了。又有人信誓旦旦的說看見一個無頭的女鬼,在樹上徘徊,久久不去。不過無論怎樣繪影繪聲,都很難得到証實,只是在大家心中加深了對大聖樹的恐懼而已。
 
  不知是否這個原因,我們這條村的村民都紛紛往外跑,搬到市區去,落地生根了起來,不再回來了。

  後來火車的路線伸延到我們這個村子來,須要收地建站,村口的大聖樹剛巧阻礙著工程,必須將樹身整棵拔走才能夠繼續施工下去。如果換了別的鄉村,這可能是鐵路公司與村民的長期抗爭啊。但大家心裡明白,大聖樹就像胸口的一根刺,越早拔掉越好。

  就這樣,事情出奇的順利,工程如常進行,這棵伴著我渡過童年,留下我許多歡樂回憶的大聖樹便在以後的日子裡消失了,變成一塊白地。

  工程完成後,昔日大聖樹廣大的褔蔭範圍竟變了火車站廣場前一塊空地,上面矗立的石碑,不知是設計師的主意還是怎地,它亮綠的色采彷彿在紀念大聖樹曾經在這個村落有過摧燦生命的日子。每天上學在火車站廣場前這匆匆一瞥,總能勾起我許許多多童年的片斷和回憶。



有2006月曆桌布下載啦1-12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0148&aid=12854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