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深海鮪魚
市長:鮪魚  副市長: 水然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文學創作現代文學【深海鮪魚】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魚小說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家在山的那一邊
 瀏覽871|回應0推薦2

鮪魚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2)

陶愛ೀ希望每天幸福快樂ೀ
乘雲

 

這篇舊作上半是網友寫的,我續寫了後半段^_^ 

<家在山的那一邊>



  黑暗,四周黑沈沈的 。

  「這裡是什麼地方呢?」


  不知什麼時候我開始有了意識,就想到這個問題了,可是沒有人告訴我啊。無法睜開眼睛,但是卻能感覺到周遭在浮動。

  這裡好溫暖,我懸浮在這空間多久了?

  漸漸有了知覺,有了聽覺,隔著一層薄薄的牆,感到外面是熱鬧的世界。到底是什麼樣子呢?

  我輕輕挪動雙腳,移動雙手,依然沒人理會我,這裡只有我一個嗎?

  我生氣了,使勁的擺動身軀。忽然傳來一陣聲音,好像牆壁給輕拍了一下,力度很柔和,生怕嚇倒我似的,有人回答我了。

  外邊的聲音不大清晰,卻令人舒服極了,聽著聽著就沈沈睡去。

  長日無聊,只要我踢一下牆壁,聲音就傳過來,我開始了解當中的含意,那人在叫我呢,「乖寶寶,寶寶乖,你又在亂動了,很頑皮的小寶寶。」

  我是乖寶寶,外面的人又是誰呢?

  我的腦袋仍很小,只懂得睡覺和吃,吃也不用張開嘴巴,有一條小管從牆壁伸出來連著我的身體,不用喊餓就有源源不絕的食物供應過來,很方便的。

  周圍的東西在流動,躺在這兒浮浮沈沈蠻舒暢,醒醒睡睡,睡睡醒醒,日子就這樣恍惚流逝。

  平日大部份時間都在睡,清醒時就聽到「怦怦--怦怦--」的搏動聲音,那是頭上發出來的,永不停頓,好像有什麼在運作著。

  每隔一段時間,當牆壁外的光亮暗沈下來,包著我的整個空間就橫躺了,除了「怦怦」聲,一切靜止著,一定是外面的世界也在睡覺呢。

  不知過了多久,忽然四周的牆壁擠壓過來,逼得我好緊,好緊,強大的力量把我擠進了一條狹窄的通道,頭上腳下的,快透不到氣,喉頭好辛苦啊。

  不要擠了!

  擠呀擠,一股無窮的推力要把我擠出去,我才不要出去,在這裡多好啊。

  「哎呀,哎……好痛呀!」外面傳來辛苦的喊叫,另有一些聲音混雜著,好像在鼓勵和打氣。之後叫聲越來越大,我給壓得手腳不能動,身子跟著往外面推出去,突然一道白亮的光線,從我眼皮照射進來,好明亮,好刺眼……

  突然壓力鬆開,牆壁不見了,我到了什麼地方啊?

  「出來啦……」一個平和的聲音響起,很有自信和經驗似的。

  那是誰呢?

  之前沒聽過這聲音,可惡的是,正是這人把我拉出來的。

  嗚……痛死了,渾身上下都在痛哩!

  更可惡的是,那人竟然抓起我的雙腿,把我倒吊起來,不單如此,更狠狠的在我屁股上打了一記。

  「哇……哇……」很痛耶,我破開喉嚨大哭,淚眼中看見那人笑著說:「恭喜,是個女孩,很健康喔!」

  什麼女孩,我是女孩嗎?

  「給媽媽抱抱。」背後一道熟悉的聲音。誰呢?噢!那個日夕和我一起的人。

  是她了,她叫媽媽。

  她是長髮的,一臉疲累的樣子,但笑容溫馨,好喜歡她啊。

  「嘰哩咕嚕……」我的肚子裡傳來聲響,餓餓哩,好奇怪的感覺喔,以前都是飽飽的不會覺得餓。

  我不自覺的往她身上撲去,嘴巴一張一合的,想跟她說:「肚子餓了,想吃東西哩。」

  可惜我不能說話,只能依依呀呀的叫。

  她似乎聽明白我的暗示,忙把衣服拉下來,把一團肉堵著我的嘴吧,我不停的啜吸著。好舒服啊,不一會就飽了,慢慢閉上眼睛,徐徐的睡去。



※  ※  ※



  「哇哇……」好吵喔,煩死了!

  聽聲音和我的喊叫差不多,我睜開眼睛,好奇的看向四周,發現這房子躺了許多跟我一樣的小個子,都是女孩嗎?

  「喂……新來的,剛出來啊?很少新來的像你那麼安靜。」

  誰在叫我?

  我左右看一眼,發覺一個透明箱子裡有個小不點在叫我,身子比我還要小。

  「你叫我嗎?」我問。

  「不叫你叫誰,你叫什麼名字?」小不點眨一下眼睛,樣子很逗笑。

  「我不知道,他們叫我女孩的,你比我更小,你是小女孩嗎?」

  小不點上下的打量我一下,「不,你才是女孩,你新生的暫時沒名字,遲些會有的,我是男孩子。叫祺祺,祺祺,聽清楚了沒有。這裡的都是嬰兒,叫小孩子也可以,有男有女的。」

  我好像懂了些,眼珠在大房間來回轉了一圈,「對了!其他女孩,哦,不,其他小孩子在吵什麼,為什麼要哇哇的叫哩?害我都睡不好。」

  「沒法子哩!大人都很笨,聽不懂我們小孩子在講什麼,肚子餓了,要大聲的哭他們才理會我們。」祺祺用小小的拳頭,指向那些忙著為嬰兒餵奶跟換尿布的「大人」,嘴角翹了起來,很不屑的模樣。 「那些穿粉紅衣的大人叫護士,負責餵我們吃奶,奶啊,不懂嗎?白黃白黃的乳汁很好吃的。」

  祺祺講話有氣沒力,但興致很高,說了很多話,很有知識的樣子,我開始崇拜他了,「哦,那些大塊頭叫大人嗎?你懂得可真多,教教我好嗎?我現在肚子有點餓了,豈不是要大聲的哇哇叫嗎?護士好像很忙碌呢。」

  「呵呵……如果你不想餓肚子的話儘管哭大聲點兒,沒關係的,我是這裡待最久的了,聽我的話準沒錯。你剛從老家出來,年紀比我小,我叫你妹妹吧,你管叫我哥哥吧。」祺祺朝我咧嘴笑起來。

  「喔……好哇,謝哥哥教導。」 我似懂非懂的點著頭,感激的望向祺祺,「對了,你怎麼會住這裡呢?」

  祺祺眼簾半閉,「這個我也不太清楚,反正我剛從老家出來時就住這兒了,跟我一起來的阿原、小乙和大眼,沒幾天就給人抱走,他們說回家哩,我也好想回家,可是不知道誰來接我,更不知家在哪?」祺祺語氣平靜,但眼裡卻滲出寂寞。


  「家?老家嗎?那個溫暖的黑窩嗎?」

  「不是,是有你爸爸媽媽的家。」

  「媽媽我知道的,有個大人也叫媽媽,但爸爸是什麼喔?」

  「這個……」祺祺想說又不知怎說的樣子。

  「你也不懂嗎?」  

  「那些大人們帶你離開這裡,你就會看到爸爸媽媽。」祺祺似乎不想再說下去,「好啦,我很累了,很久沒說這麼多話,我先睡了,如果你肚子餓,記得我教你的,不過別太大聲,會吵醒我的。」

  祺祺說完後閉上眼睛睡著了。看見他瘦弱的臉孔,彷彿幾年沒睡夠。

  我瞪大眼睛看向天花板,想著祺祺剛才的話,耳畔一浪疊一浪周遭小孩子的哭叫聲,不時夾雜護士的安慰聲,鼻子卻嗅到一陣熟悉的味道,是奶味,不錯,就是長髮媽媽身體上散出的氣味。

  她在那裡?好想念她呢。

  此時肚子咕嚕咕嚕叫起來,我依照祺祺教的大聲哭叫,嘹亮的聲音傳遍整個房間。果然的,馬上就有護士跑來把我抱起。

  好暖和喔,被抱的感覺真好,漸漸忘了哭。

  護士戴著粉紅的帽子,衣服也是粉紅色的,忙把一個大瓶子塞進我嘴裡,我使力的啜吸,一會兒就飽了。

  「乖乖,吃飽了嗎?你的食量真大,一罐牛奶一下就被你喝光了,很厲害呢。」她熟練的抱直了我的身體,輕輕拍打我的背,再把我放回床上,之後又快速的走向其他在哭泣的小孩子,用對付我的法子再做一次。

  我在想,假如我哭的時候護士不在,那麼不會有人餵我吃東西了?那怎辦呢?

  這問題一定難不倒祺祺的,等他醒來再問問他。

  吃飽了眼皮變得十分沈重,閉上眼睛半晌就睡著了。



※  ※  ※



  忽然射進一道光亮。

  光線和暖、臉上燙燙的,我回到那個流動的家嗎?那是個暗黑但溫暖的窩,那道牆壁似的薄膜把光透進來,柔和舒亮的。但現在的光卻不同啊!帶點火熱輕燙我臉頰。

  試著睜開眼睛,先是一線,然後半開。啊!真的很刺眼,我馬上半側著臉避開正面照射,那團光球一樣的亮光好厲害哩!世界上怎會有這樣的猛火,洪洪烈烈的燃燒著大地,幸好遠遠的掛在天邊,而且隔著透明的板子,大概不會焚燒到這個房間來吧。

  不知怎的,那團光球雖然很眩目,但燙到身體上、臉上,彷彿在四肢裡添了力量,我第一次感到光在我身上燃燒,宛如一切生命從那火光中誕生。

  「好寶寶們,天亮了,新的一天開始啦。陽光都從窗子照進來了。」

  這時,昨晚那位女護士走了進來,大聲的說著話。

  啊!原來這叫天亮,那個叫窗。

  我轉頭瞧看四周,發覺許多小孩子已經睜大了眼睛,左看看,右看看,像在找尋東西,有些更揚手在半空亂抓亂舞,很興奮的模樣。我呢?才沒有這樣無聊,我要看清楚窗外的世界啊,那裡似乎比這兒更美麗,更令人嚮往哩。

  「太太,這裡,過來吧。」正在看得著迷時,突然有聲音響起。

  轉頭一看,瞧見護士身邊有個大人滿臉笑容的站著。好親切啊,那是誰?

  長髮的大人,記起來了,媽媽!離開那溫暖的家時,便是她給我第一頓豐富的乳汁。

  「小寶寶,媽媽來看你啦。」

  那個叫媽媽的女人一把抱我入懷,一個大臉便貼過來香我的臉。

  啊!真的很棒,好親切,媽媽啊,她是我的媽媽,我不由得呵呵大笑。

  「呵呵!小寶寶笑得真甜。」女護士站在一旁微笑:「太太,你抱小寶寶,她才曉得笑啊。」

  「謝謝你的照護。」媽媽也笑了起來。

  「呀呀……」

  我好想說話,但嘴巴開開合合的說不出來。原來大人們的說話是不同的,那要學習嗎?我要說話啊。

  「麼……麼……」

  「噯呀!小寶寶叫媽媽啦。」媽媽高興得眼裡淌著水,從兩旁流到臉頰。

  「小寶寶,媽媽抱你看窗窗。」

  媽媽抱著我走到窗口,把我的身子轉過來面向窗前。我第一次看到外面的世界,很好看啊!

  只見一團大火光的照耀下,窗外的世界一切變得明亮,很有光采。我伸出手指亂指,那一大塊綠色遮蓋的是……

  「小寶寶,那是……」媽媽用手指指向那大塊綠色:「山,山,種滿樹木的山。對呀,綠色的樹,灰色的山。我們的家在山的那一邊。」

  家啊,山的那一邊?那就是山!高高低低叫山,那片綠色在上面輕輕搖動的叫樹,為什麼會搖啊?

  「小寶寶,那是……」媽媽指向另一處:「海,大海,大海水。」

  啊!太漂亮了!一片藍色的波光叫海水。柔柔晃動的姿態就像我以前的家一樣,有股暖流在其中。太神奇了,生命在大光球中誕生,在大海水裡孕育,潾潾波光在海面閃亮幻動,實在奇妙極了。世界如此光采華麗,比以前的家更好,我要到外面的世界去啊。

  「小寶寶,你躺一會兒,媽媽去辦手續,回頭接你回家。」

  媽媽將我放回床上,轉身和護士離開了。

  回家?回那一個家?


  「真好啊,你可以回家了。」祺祺原來已經醒來了。

  「你知道家是什麼嗎?」

  「我也不是很清楚,不過待在這裡久了,聽得多了,想是一個很好的地方吧。」

  「家是不是外面的世界?」

  「我想是吧。」祺祺眼裡再度閃過寂寞的神色。

  「為什麼沒人接你回家呢?」

  「我不知道,但聽那些護士說什麼棄嬰,我想我是棄嬰吧。」

  「棄嬰是什麼?」

  「這個真的不知道啦,她們說的時候都搖著頭,大概不是好東西了。」祺祺望著白白的天花板發怔。

  祺祺是棄嬰?難道沒有媽媽?難道他不是從那個溫暖管道來的,不明白呢。 我學祺祺怔怔的看著天花板呆想。

  「小寶寶,媽媽來接你。」

  媽媽走過來,一把抱起我往外走,我來不及說話,側頭瞥見透明箱子裡的祺祺還傻愣愣的,目光帶點失神落寞,伸出弱瘦的手向我揮動。

  「小寶寶,跟小朋友說再見吧。」媽媽轉過身來,提起我的手朝房間裡招手。

  「再見!祺祺。不,再見哥哥。」我朝祺祺說,不知怎樣的眼睛濕潤了。

  「哎呀,又哭又叫呢,不捨得喔。」媽媽聽來一定以為我在「呀呀」的叫。

  媽媽「呵呵」的笑了起來,她聽不明白我的說話,正如祺祺不知道家是什麼地方。

  媽媽抱著我往外走,看見窗外的景物越來越遠。我是離開還是接近這世界呢?我睜大眼睛看,想找出答案,遠遠看見躺著的祺祺,他的身影漸漸模糊了。

  「這女孩眼睛水汪汪的很有趣。咦,她在哭呢……」一旁的護士笑著說。

  媽媽心滿意足的笑了。 


有2006月曆桌布下載啦1-12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0148&aid=12743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