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深海鮪魚
市長:鮪魚  副市長: 水然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文學創作現代文學【深海鮪魚】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魚小說 字體:
看回應文章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小說】黃大仙廟的背後
 瀏覽2,243|回應3推薦5

鮪魚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5)

筱棻
錦瑟
乘雲
雲紫寧
鮪魚

【黃大仙廟的背後】

  時近黃昏,快到廟宇關閉的時候了,大雄寶殿內只有幾位善信參拜,人人手握著籤筒求籤,只有一個老婦擲杯問卜。

  德叔站在老婦身後,看著她每個動作,直至她擲杯完畢後上香,然後離開。他猶疑了好一會,終於走到祭壇前,拿起壇前的卜杯,那是兩件黑黝黝的木塊,他將卜杯平放額前,閉上眼睛,心中做了決定,反覆唸誦著,過了片刻,將卜杯擲出,卜杯在地上滾動了幾下停定,兩陽朝天。他苦笑一下,擲杯問卜,若卜杯屬一陰一陽的話,叫『聖杯』,即黃大仙批淮問者心中所求,若是兩陽,一般叫『笑筊』,即神靈不許或不認同問者要做的決定。

  德叔搖搖頭歎了口氣,仰頭凝視供奉在大殿中央的黃大仙神像。良久,放回卜杯,緩步離開大雄寶殿。他在玄關前停下腳步,瞧瞧玄關入口處立有的碑文,簡述黃初平(黃大仙)成仙的經過--《赤松子自述》。儘管大殿燭光昏暗,看不清內文,他也可以輕易誦出,畢竟耽在這裡四十多年了,那段文字就像空氣一樣每天都在呼吸著。

  他記得《赤松子自述》內記載,黃大仙原名黃初平,約於公元328年於浙江省金華縣蘭溪市出生。十五歲開始學道。四十年後,他的兄弟到山中尋找他時,見他能指石變羊。自此兩兄弟雙雙修練成仙,因他隱居於赤松山,故又稱為赤松仙子。

  他想起初來當雜工時,到廟參拜的善信已經很多,這座位於九龍獅子山下龍翔道的祠廟每天善信絡繹不絕,十多年前大廟修建後更是香火日盛,忙得他不可開交,一般假期應該是人們休息的日子,他卻要工作,家裡大大小小的事就由阿雪一個女人擔起。

  想起阿雪,德叔心中一陣抽搐,記得阿雪臨終時,只他一人守在她身邊,兒女都不在,那時她氣息微弱,臉孔瘦得手掌般大小,頰骨都露了出來,雙眼失神。他緊握著她雞爪一樣的手,冷冰冰的沒有熱暖,生命彷彿慢慢地從她身上溜走。他竭力去聽她那細不可聞的囈語,可是一個字也聽不進,她喉頭那一陣一陣的咯響,就像尖錐刺著他的心房,令他疼痛不已。當他發覺連那陣咯響也聽不到時,四十年的老伴──阿雪沒說一聲便永別了。

  德叔回過神來,信步走出大雄寶殿。這座大殿是佔地一萬八千平方米的黃大仙祠主殿,在兩旁『從心苑』和『三聖堂』的襯托下特別顯得宏闊雄偉、金碧輝煌,盡顯中國古典廟宇的特色。大殿十多年前重修,這些年來因保修妥善,看起來仍如新建,

  德叔在寶殿外佇站,點燃了香煙,抬頭看望天色,這時春天的氣息若斷若續,午間陽光灑下的暖意,黃昏一來便驅散了,陣陣冷冽的涼風從四方八面吹來。他蹲坐大雄寶殿前的石梯上,摯著香煙,深深抽了一口,讓那股熱流燙過胸肺,繞一轉,再由口鼻洩放出來,隨風消散,和著附近香火的殘煙,一拼沒入微暗的天空裡。

  德叔仰望黃大仙廟右方幾幢相連的高大建築,略一皺眉,從記憶中找尋那份初遇的感覺。四十年總有吧,他默默數算,大半生倒是與它一起渡過;這五幢大樓到底有沒有正式的名字呢?他搖搖頭,自己老了嗎?怎麼幾十年一下子就過去了。

  德叔伸手指點算著,五幢大廈還沒建成,他就在黃大仙廟工作,看著廟旁這塊野草地一天忽然來了推土機,像土撥鼠似的每天翻泥撥土,忍受好幾個月打固地基的噪音、兩年的進出不方便,廟旁就多了五幢公寓,無以名之,人們管叫它「東南西北座」。四十多年前政府興建的徙置大廈設計都差不多,這些十多層像蜂巢般的公寓,每間蜂室都住了一個家庭,不管二人世界甚至四代同堂,都在百來方尺的空間裡呼吸著同樣的空氣、睡同一張床,直至兒女長大、結婚,搬到外面去,最後讓兩老守著空室。有些人無力置業,就把妻子迎進門來,生兒育女,使得已經擠逼的空間更加擁擠,令人透不過氣。居民常熬不往家中的熱悶,紛紛外跑,到黃大仙廟背後的小公園納涼,彼此訴說生活的困苦,細數兒女的瑣事,一個晚上就這樣喧喧鬧鬧的消磨過去。

  德叔弄熄了煙,站起身來瞧瞧手錶,剛過五時,離寺廟關門尚有半小時。這時廟內的善信不多,都是公公婆婆,偶然幾對年輕男女,探險似的東張西望,找尋模仿的對象,那些婆婆就成了拜神禮儀的指導。對德叔來說,廟內一切太熟識了,閉起眼睛都能走動,碰面都是熟識的人和事,他要珍惜這最後時刻。

  德叔仰首睥看黃大仙祠大門前那塊高聳的牌坊,上面刻著『赤松黃大仙祠』幾個金字,在夕陽的天空裡,仿如一個垂暮的將軍,在絳紅的晚色裡佇立著,默然垂首。

  德叔緩步走過祠廟另一邊十多個解簽攤檔和算命看相的攤子,這時還有幾起在營業,德叔揚手跟店主打招呼,換回一個親切的笑容。過了這列攤子,迎臉一座大牌樓『第一洞天』,再拾級而上,走到梯級的盡頭,另有一列牌坊聳立,上面寫著『金華分述』。德叔沈吟著這幾個公整的字體,想起四十多年前,那時大陸剛解放,自己隻身離鄉別井來到香港,身無分文,幸好碰到同村兄弟阿坤,暫時寄居在阿坤九龍塘的破舊木屋。那時以他在廣州初中的學歷,要在香港這個人浮於事的社會找份工作並非易事,只能做些粗活兒,後來輾轉經阿坤介紹,來到黃大廟來當雜工,一磨就是大半生的光陰。

  德叔緩慢的踱著步,在『九龍壁』前停下腳步,這塊金壁輝煌的巨型石碑,是仿照北京九龍壁打造,上面精工雕刻著九條神態各異的金龍,德叔最記得那年大年初一,老婆阿雪、大毛和小妹都來上頭柱香,大毛還帶女朋友來,那時廟外人山人海,廟前廟後都擠滿了進來上香的善信,大伙兒幾經辛苦才走到九龍壁前合照,眼睛都給祠廟前大香爐的香火燻得睜不開來。德叔甩甩腦袋,大毛的小兒子都上中學了,總有十多年了吧。

  腦袋真的不靈啦,自從阿雪過世後,德叔感到生活過得恍恍惚惚,沒有時間觀念,幾年前退休後更覺時光如死寂的湖水般,沒有流動,每天在社區附近徘徊,行行走走,到最後總不自覺的走到黃大仙廟,在裡面留連,直到祠廟關閉的鈴聲響起,才緩步離開,躲到小公園去閒躺一會,最後才返回那空無一人的老家去。

  這時天色漸暗,廟內遊人更少,德叔斜眼睥視著黃大仙廟右方那五幢高樓,平時在這個時候,早已萬家燈火,或黃或白的燈光隨著入夜的來臨依次啟亮,彷彿五支巨大的琉璃管,在黑夜中閃耀光芒。然而此刻夕陽向晚,灰陰的天空中只見五根黑魆魆巨大暗影,了無亮光,跟黃大仙廟周遭的紅燭燦然形成強烈的對比。

  德叔脫下了老花眼鏡,揉一下乾澀的眼睛,看出去仍是一片灰濛濛。這雙眼是不中用了,德叔歎了口氣,尤其在夜裡,周遭都看不真切啦,電視看不清,報張的小字累得讓眼睛發疼,房子裡只有他一個人,脾氣沒處發洩,連找個人吐吐苦水都不可能,現在連這個房子也沒有了,不知到那裡孤獨去。

  自從政府宣佈要拆卸重建這五幢老舊的大樓後,德叔就沒有一晚睡好,半輩子在這個社區生活,每天吞吐著黃大仙廟的香火,夜裡在廟後小公園納涼,碰面的都是老街坊,行走的就是瞎了眼睛也不會迷途的道路,他習慣了這裡的空氣,習慣了這裡的生活模式,宛如水裡的魚,你能把牠送到地面上,看牠在泥地上翻滾作垂死的掙扎麼?那叫謀殺啊!德叔一想起大毛他們的話就氣。

  「爸,你年紀都大了,我家的房子小,一家人住還可以。這樣吧,我們送你到安養院,你身體不好,那裡管吃管住,什麼也不用煩,有專人照顧,我和小妹會常來探望你的,小妹你說是嗎?」

  「對啦,爸,你看這小房子,連呼吸都困難,現在拆了最好。安養院設備好多了,那裡環境不錯,又有同樣年紀的老人家作伴。」小妹在旁幫腔:「爸,不要想太多了,改天我們帶你去看看吧。」

  「那一切拜托小妹你喔,大哥是忙得不得了啦。」

  「你們不要再說,什麼安養院,我很老嗎?一句話,不去!」德叔氣得發抖。

  德叔回想那天說完後,大毛和小妹先是呆了一呆,但沒多久又再度游說起來,兩人軟硬兼施,仍是沒法說服他,訕訕的走了。後來大毛和小妹又來了數次勸說,差點沒給趕走,這個月只來了幾通電話,問候了些話,也沒提過安養院的事。

  德叔瞧瞧手錶,五時半,祠廟關門的時候到了。他信步離開,踏出廟門時回頭仰視黃大仙廟內幾座高低聳立的仿唐式飛簷建築,在夕陽的輝映下,特別顯得莊嚴宏大。天色灰彤,暗雲緩緩的向前飄移,德叔看見黃大仙廟巨大的輪廓倒影在半空中,漸漸移遠,離他而去似的。

  德叔踱著步,在黃大仙廟外圍繞了一圈,最終走到祠廟背後那個小公園。他一如往常的在旁邊的木椅上坐下,放軟身子,然後掏出香煙,當煙火燃亮的一刻,他才發覺四周早已暗沈一片,死寂瀰漫著四周。從這裡看去,公園內空無一人,不遠處是黃大仙廟左側的外牆,牆頂長長一列墨綠的疊瓦,牆身人高處通了小方窗,是舊式祠園的設計。牆內長了疏密有致的竹樹,因風晃動,因風獵響,德叔忽然覺著很陌生,幾十年來這公園從來沒有如此寧靜過,記得夏天的夜晚,自己一家熬不住斗室的火熱,到小公園來納涼,大毛和小妹總愛在附近嬉戲,你追我趕,一刻沒停過,笑聲往往騷擾到德叔和他的棋友阿坤伯,最後要阿雪大力制止才稍稍竭停,可是沒多久,那玩鬧的嬉笑又再響起,令大人們哭笑不得。

  然而這刻實在太靜了,除了風和竹偶爾的拍和外,竟是寂寥得可怕,連往常隔鄰大廈低層發出的討厭電視吵響都聽不到。德叔知道,自從政府的重建遷拆令頒下以後,大廈的居民都陸續搬走,給安置到邊遠的新界郊區去,幾個月下來,五幢大樓在夜裡的燈火漸少,喧鬧聲漸弱,絕大部份的住戶都遷離了。到了今夜,竟完全沒有聲音,也難怪啊,今天是最後的遷出限期,明天以後,這裡將變回一片泥地。

  不管是黃大仙廟內每一條走道,或是住處附近每一塊磚每一方木,德叔最是熟識不過,他閉起眼睛就回憶起一對兒女在公園花叢中追逐的情境,歲月直如流水般消逝,大毛早已是兩個孩子的父親,有自己的家庭,自己的小窩;小妹哩,即管現在看起來和一般家庭主婦無異,但在德叔心目中,小妹永是那個淌著眼淚,哭訴著大哥欺負她的小不點啊,可是無論如何,老婆阿雪已經不在了。

  吐了一圈煙,搣熄了香煙,周遭頓然變得闇黑起來,德叔想起剛才擲杯問卜,求黃大仙指點,看來是不得要領了,明天就要遷出自己住了幾十年的老家,難道真的要搬到鳥不生蛋的新界去作開荒牛,還是照大毛的意思去安養院等死?可是大毛最近都不見縱影了,難道是忘了還是怎地?



※  ※  ※



  大廈的長廊昏黃一片,德叔拖著疲憊的步伐走出升降機,慢慢踱回自己的老家。附近的鄰居都已搬走了,走廊上只有幾盞殘舊的光管照亮,自從遷拆令頒下後,大廈已經沒人修護了,破舊的設施越發破舊,像德叔門前那支發著蟬鳴一樣的光管就令他夜裡睡不安寧,恨不得拿大鎚打破它,讓它閉上鳥咀別再吵。

  德叔走過阿坤伯的住處,這個棋友、鄉里和鄰居多重身份的老朋友--阿坤伯,他的家門內一片黑漆,德叔記得阿坤伯搬走前的那夜,兩老就在小公園聊了一個晚上,四十多年的陳年往事像香煙的煙灰散落到空氣中,再淡化為無,一去不返了。阿坤伯比德叔還要大幾歲,一個人在香港生活了五十多年,無妻無兒,本來要在這小窩終老,沒想到仍逃不過遷拆的命運,阿坤伯最終拒絕了政府的安置,選擇了回鄉的道路。

  「樹高千丈,落葉歸根啊。」 阿坤伯拍了拍德叔的肩膀,滿懷感概的說道。

  德叔清楚記得阿坤伯說這句話的時候,本來乾澀的眼睛淌著淚水。以阿坤伯這樣的年紀,這是一去不回的啦,大家都是七八十歲的老人了,見一天便少一天,說生離死別也不為過。阿雪過世了這幾年,兒女不常在身邊,反而阿坤伯天天見面,下下棋,訴說彼此聽得爛熟了的陳年舊事,一個晚上就這樣磨蹭過去。自從阿坤伯回鄉以後,本來空虛的夜晚一下子漫長起來,那股悵然的感覺可不是吵鬧的電視節目可以排渲的。

  德叔在自己家門前停步佇立,想想明天便不能回來了,這裡每一塊磚瓦都將化作灰塵,長埋在泥土之下,像封存的記憶一樣,只會藏在腦海深處,偶然拿出來懷愐一番。

  德叔打開大門,熟識的環境他不用亮燈也能在黑暗中行走,他緩步走到慣常躺臥的竹椅,打算坐一會兒才去睡覺。最後一夜啊,恐怕會像前幾晚一樣輾轉難眠,眼睜睜看著天花直到天亮。

  「咦…」德叔在原來的位置觸碰不到竹椅,那處竟然空無一物!

  德叔趕忙在牆上找到開關按亮了燈,昏淡的燈光頓時照得一室皆黃。德叔看得清清楚楚,這個居住了四十年的居所內,原來一切熟識的傢具、電器,甚至盆栽都不見了,彷彿完給魔術變走了,半件不剩!倘若不是牆上還有一些熟識的殘留汙漬,還以為錯入了別人的居室。

  「嘿…這政府!」 德叔怒吼,簡直不敢相信,自己才出門不過半天啊,政府的清拆人員竟有那樣驚人的辦事效率,搬得一件不留,今晚到那裡睡去!

  「沒有天理呀!」德叔回身步出家門,想找附近還未遷出的鄰居評評理,天!到底什麼世界?



  「爸,我們等你很久了,這麼晚才回來。」背後傳來一道熟識的聲音。

  德叔回頭,看見自己的兒子大毛和女兒小妹站在房間門前,臉露笑容。

  德叔搖搖頭,如墜五里霧中,茫然失神的瞧著面前一對兒女。

  「爸,我想過了,我家地方雖然窄小,但擠著點就可以一起生活的。」大毛握著德叔開始抖顫的雙手誠懇的說。

  「對啊,爸,我們下午將這裡的傢具搬到大哥的家裡去,放不下的就暫時放在我家,我們等了你一個晚上啦,來來來,一起到外面吃飯。」小妹也走過來握著德叔的手。

  「你們……害我……」德叔哽咽著說不下去,淚水在眼中淌漾,在淡黃的燈火下,看出去滿室都閃著輝光。



【全文完】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0148&aid=1205441
 回應文章
悄悄話
推薦0


鮪魚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悄悄說..其實我沒到過黃大仙廟呢
別打偶 :p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0148&aid=1210366
靈驗
推薦0


sandy2005
等級:
留言加入好友

 
很感人!!

赤松黃大仙據說很靈驗的呢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0148&aid=1209662
香火
推薦0


ma266417
等級:
留言加入好友

 
黃大仙好像是香火最盛的寺廟
有點像台北的天龍寺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0148&aid=12059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