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深海鮪魚
市長:鮪魚  副市長: 水然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文學創作現代文學【深海鮪魚】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魚小說 字體:
看回應文章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小說】逃出密室
 瀏覽1,188|回應2推薦3

鮪魚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3)

錦瑟
筱棻
渴望飛翔

<逃出密室>


  夜深了,窗外幽闇寂沈,斗室中的我獨對電腦,眼前重疊著幾個視窗的資料,正在為後天到達死線的課業報告奮戰中,突然傳來「鈴噹」的音效,有人傳電郵來了。

  我這電郵地址極少人知道,傳訊的盡是相熟的朋友,這時候會是誰呢?

  打開電郵,卻是個陌生的名字,看一下標題:「殺時間的小遊戲:逃出密室。」天!一天廿四小時也不夠用耶,是誰消遣我來著?

  正想按刪除鈕,手指凝定在鍵盤上,閉上乾澀的眼睛,「逃出密室」,不錯,我真的想逃離這個充滿紙張書本味道的房間,我快窒息了。

  算了吧,反正報告做得快瘋了,玩玩遊戲消消疲憊也好。

  遊戲是flash寫的,平日最喜歡看flash製作的歌曲動畫,我的大學同學也有幾個flash高手,經常交換作品觀摩,我可一點不會。

  開始便處身在一個陰森的房間裡,遊戲目的是要離開這裡吧,胡亂撿了些東西,其實我不大玩這類遊戲,甚至根本很少接觸遊戲,總覺得蠻浪費時間,今夜不知為什麼會拿起滑鼠左按右按的在房間中找物件。

  房間的另一邊地上,鋪了一塊紅毯子,揭開後赫然發現一具骸骨,遊戲作者一定是變態的,可能正在背地裡暗笑,為自己編寫這嚇人的遊戲沾沾自喜,我的心跳陡地加快,夜深人靜中看見屍骨特別令人毛骨悚然。

  看來是偵辦什麼密室殺人案件,我可不是福爾摩斯呢。

  一邊咀裡嘟嚷,一邊檢查可疑之處,自骸骨的手裡拿了一條鑰匙,正好打開貼牆一列櫃子裡擺放的日記本子。

  每頁日記很短,是一個自殺者的失戀記錄,他深愛的女孩子和別人一起,不理睬他了,他覺得再無活下去的理由,服食過量的安眠藥自殺,地下橫躺的就是他,腳上栓著一束密碼鎖,是腳踏車那一種鎖條。

  自殺前還要為自己加上枷鎖,到底為了什麼?難道他並非自殺,是被謀殺的。

  想想也好笑,我這推理白痴一定破不了案,再找不到頭緒就放棄,不跟它胡扯。

  櫃子的下方找到他和女孩的照片,不是漫畫圖片,竟是真人照,遊戲制作頗認真的,照片裡的女生十分漂亮,難怪他會傾心,可惜為情所困,始終闖不過情關,我以為只有女生才這樣傻。

  事情再清楚不過了,男生為情自殺,女生可能根本不知道,不然屍身早被發現了。故事就是這樣簡單,但我怎樣離開密室呢?

  櫃子中間設置了祭壇,一個香爐,一尊銅鐘,照看,找齊物件就能替死者超渡,解脫他困鎖的靈魂。

  夜越深,時間一分一秒的流逝,在遊戲的房間裡四處找尋,隨意亂點,偏偏就是欠了點什麼,無法敲動銅鐘招魂,每次都說還有未完成的事情。

  關鍵或許是那個扣在骸骨腳上的數字密碼鎖,無法解開它,滿腔怨念的靈魂就得不到解脫。可是我那裡曉得密碼,房門裡好像什麼數字也看不見。

  想起許多為情自殺的人,無法承受失戀的打擊,生無可戀,尋死彷彿是唯一的選擇,一心想把「死給你看」的信息傳達給到對方,使對方內疚和悲慟,這有用嗎?人家對你沒有愛,就絕不在乎你,死也好,活也好,總之漠不關心。話是很刺人的,但卻是實情。

  猜想那女孩子未必知道有人為她輕生,就算知道了又怎樣,這樣的死不值得。

  我偷偷掩咀一笑,為剛才的想法喝采,自己嚴然變了戀愛專家。

  再次拿出男生的照片瞧一眼,滿臉鬍子,看來蠻樂觀的,不太相信這樣的人會為情自殺,報紙上刊登的自殺新聞,我總是特別留意死者的面貌,大多有共同特色--沈鬱的臉容,一副愁眉不展的模樣,套句武俠小說的話語,就是籠罩著死亡的氣息。

  眼前的鬍子男生,就是地上的骸骨,從法醫的角度看,沒有肌肉的屍骨至少死了一段日子吧。半年、一年甚至幾年?無論如何,沒有親友來探訪,沒有人發現他的,他的靈魂困在無邊的孤獨中。

  這個帶點寒意的晚上,我要找齊他鍾愛的物件,超渡一個不熟悉的人,一個為女孩子不要性命的痴情漢。可是,我在螢幕前苦苦找尋一小時了,仍是一點頭緒也沒有,我真是笨,笨得可笑啊。

  身心疲累,抵不住越夜越低的溫度,我得去弄杯熱咖啡緩緩身、提一下精神。甫起身就感到一陣暈眩,我搖搖腦袋,站立片刻才走去開門,門把「卡察卡察」的亂響,扭不開。

  怎會的?是錯覺吧。

  精神恍惚,我快垮了,是不是太過疲倦心生幻覺。也難怪的,電腦前一坐幾個小時不眠不休,功課折磨人,遊戲竟然也一樣。

  深深吸一口氣,甩甩頭,雙手揉揉太陽穴,回復一點精神,再去扭動門把,仍是扭不開!

  我回轉身,不知什麼時候,四道牆壁變了綠色,頭頂換了一盞昏暗的白燈!

  這是什麼地方,我怎會來到這兒的,這不是剛遊戲的場境嗎!

  背上寒氣侵體,這房間既熟悉又陌生,氣氛詭異莫名;再揉揉眼睛,希望把幻覺從瞳孔中擦去,可是睜開眼睛又是一室清冷,周遭暗綠之色把一切緊緊包裹著。

  鞋架子,冰箱,一扇關嚴的門,一個祭壇,一盞幽暗搖晃的吊燈,半點不差,正是遊戲中的房間。

  雖然千萬個不願意,還是勉力移動目光投射到地上去,果然,地上橫躺著一具嚇人的屍骨,真的是他,為一個女孩子自殺的人。從未在現實生活中看見人骨,我嚇得錯步退到牆壁,渾身劇烈的顫抖起來。

  空房寂寂,鼻中掠過一陣似有若無的壇香,似乎感受到一縷怨魂遊晃在這斗室中。我三步拼兩步衝去開門,門開了,卻被一股力量牽絆著,無法踏步到室外。

  這是什麼鬼地方啊,誰跟我開這樣可怕的玩笑?

  一定是做夢了!

  身在夢中,全都不是真實的,我安慰自己,使力拍打臉頰,火熱的痛楚讓我清醒了些,不是夢,我仍在陰森的房中,陪伴著一具不知死了多久的骸骨。

  我背貼牆角,蜷曲身體緩緩蹲下,把頭埋在雙腳中,閉起眼睛,希望一切過去……

  神思恍惚,也不知是睡了還是昏了,我悠悠醒轉,睜大瞳孔仍是一室幽暗,房間境物依然,夢魘並沒有離去,仍然似有若無的旋纏在我的身邊!

  我透了口大氣,稍稍消減心中的驚懼,一定得離開這兒,否則會發瘋的。忽然心念一動,有個奇怪的想法,正是地上躺著的怨靈把我帶來,我必須為他完成願望,令他安息,超渡他羈鎖的靈魂。

  盡力壓抑惶恐之感,小心搜尋骸骨的左手,如同遊戲中一樣,我發現一條小鑰匙,利用它我打開了放在祭壇上的日記本子,我把日記本子由頭至尾粗看一遍,心中的驚駭簡直無法用筆墨形容,雙手乏力,「叭達」一聲,日記掉在地上。

  地上的骸骨竟是李哲,我認識他!

  不可能的,我反覆唸著,不可能,怎會是他,但日記裡寫的卻是千真萬確,決不會假。忽然想起遊戲中那兩幀照片,連忙打開祭壇下方兩扇櫃門,裡面有一本照片簿,我抖著手掀開它,儘管有足夠心理準備,心臟仍是卜卜的跳動不停,男生確是李哲沒錯,那個女生竟是--我!

  真是荒謬,這是遊戲,這只是個遊戲,我怎會是遊戲中的女主角?

  我雙手掩臉,驚恐得大哭起來,哭聲連自己聽著都覺可怕。

  良久,良久,慢慢平伏情緒,我和李哲相遇的種種才續漸回到記憶中,那件不是很久前的事,我卻早把它丟進記憶的深層,幾乎湮沒淡忘了。

  剛上大學時,李哲是我最早認識的男生之一,一直唸女校的我,其實不懂得和男生相處,對於他們的熱情,有時不知如何應付、招架不來,許多時候只會點頭微笑,多談幾句就感到渾身不自在。李哲算談得來吧,其實大多時候是他逗我說話,曾幾次和他一起騎腳踏車回家。不過日子久些,越來越覺得他有點怪,常常目不轉睛的瞧著我,有話要說又說不出口,樣子有點兒陰沈。我開始害怕起來,有意無意的避開他。記得那一天,放學後我留在學校超過二小時才離開,沒想到他在門口等我,我沒處匿躲,便和他一起走路,他提起後天是我的生日,說要跟我慶祝,我吃了一驚,問他怎會知道的,他停下腳步,用手指戳戳腦袋,說在學校的登記冊上查到的,又說我什麼事也別想瞞他,他都一清二楚。他或者以為他的小聰明能逗我高興,他臉上得意的笑容更証明我的看法正確,我背上好像有小蛇在爬,蠻恐怖的感覺。那一瞬間,我心底裡冒起一陣寒意,絕不喜歡這樣給人認定,好像獵物一樣,女生不是男生槍管下的目標,不是男生嘴角流下涎液時覬覦的弱者,我討厭當獵豹眼裡的小羚羊!

  我冷冷的回答,「好吧,後天再說。」

  生日的那天,我約了初識不久的喬,他比李哲開朗許多,是個陽光大男孩,我喜歡這樣性格的男生。我和喬有說有笑的離開學校,我知道李哲一定會等我的,我就是想給他看,讓他死了心。

  事情出奇的順利,李哲沒有再找我了,但奇怪的是,此後再也沒見過他,我也沒怎樣理會,畢竟學校有太多像他那樣古裡古怪的男生了,我那有空閒一一留意。時光匆匆,幾個月來幾乎把他的一切給忘了。

  沒料到,真的萬想不到,他竟跑去自殺,難不成想死給我看!

  想到這裡,全都明白了,他為了圓死前的心願,把我拉到這個奇異的房間來,為他解去囚禁的心鎖,他怎會有這樣的大法力,還是有別的什麼力量在驅使。

  無論如何,他為我而死,要替他超渡,必須解開那條束縛在腳上的數字鎖,到底是四個什麼樣的數字,我陷入沈思中。

  不知過了多久,腦袋紛亂,仍是毫無頭緒,我又再翻開他的日記本,反覆看他的日記,原來他這樣喜歡我,我一直以為,李哲不過是我生命中的過客,然而,從他日記上密密麻麻的文字裡,我理解到,我是他的整個生命,得不到我的愛,他只有選擇死亡,除了嘆息,我能做什麼,我根本不會去愛他,李哲 is not my tea ! 唉……

  他日記裡念念不忘我的生日,要替我慶祝。

  靈光一剎,我的生日!

  一點不錯,我的生日,我明白了,就是我的生日。

  毫不費力解開了密碼鎖,將他的喜愛的CD和冷凍的啤酒置在祭壇上,點燃一柱香,拿起小棒輕敲銅鐘,銅鐘隨即發出一聲清越的響鈴。

  突然背後生寒,有東西透過我的身體,在祭壇繞了一周,然後直飄半空,盤旋繞轉,我彷彿看見他戀戀不捨的身影,久久不散。

  李哲,你安息吧,我心裡默默唸誦。

  房間周遭境物續漸稀釋,梵音盈耳,我的意識開始迷糊,倏地眼前一黑,我往後便倒。

  倒地前突地清醒了,猛然抓著桌邊不致摔在地上,扶穩身子,環顧四周,回到熟悉的地方,這是自己的房間呀。

  電腦屏幕仍是那個密室逃脫的遊戲,照片中仍是兩個陌生的外國男女,並非李哲和我,到底剛才的事情是真是假,我惘然了。

  李哲,你我遇然相遇,我們生命的軌跡本就不曾相交,我有我的方向,你有你的道路,若你仍在遠方活著,請好好珍惜,生命從來不是偶然的,是嗎?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0148&aid=1199979
 回應文章
遊戲小說
推薦0


鮪魚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這文確是由遊戲引起靈感,若能和遊戲一起看,一起玩,一定蠻有趣的吧.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0148&aid=1201903
遊戲與小說
推薦0


gmwing
等級:
留言加入好友

 
遊戲與小說結合在一起,有點攻略的味道^_^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0148&aid=1200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