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深海鮪魚
市長:鮪魚  副市長: 水然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文學創作現代文學【深海鮪魚】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魚小說 字體:
看回應文章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遲來的一句話
 瀏覽1,287|回應2推薦4

鮪魚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4)

vivijr
筱棻
恰恰
809666

又是舊文一篇,希望大家喜歡
又是借用男生的角度寫的文文^^


<遲來的一句話>


梅:

  記不起上次和妳見面是什麼時候了,三年了吧。我的時間觀念向來很差,記性又不好,在上禮拜做過哪些事,都沒啥印象了。妳曾說我是個工作狂,以前或許是對的,現在可不是了,倒不如說是為生活而奔波的奴隸。

  三年前我搬了家,順便連電話號碼也改了,我要跟以前的朋友和同學斷絕來往,忘記過去的一切。可是,我會這樣輕易忘掉妳嗎?恐怕不能啊!我經常在四寂無聲的夜裡,獨個兒坐在客廳的沙發上,腦中盡是妳的形像,妳的笑,妳的哭,想像三年前妳打電話找我的時候,發覺沒有這號電話時,那感覺會是如何呢?

  其實我只想知道妳的感覺,其他人我毫不在意?

  不管怎樣,我對妳不起,以為一走了之就可以把妳忘掉。然而三年下來,証明我的想法錯了,一切一切已經沒法挽回。

  一直以來妳最關心我,我們還是同學時是如此,畢業後彼此的工作不同了,生活圈子也不一樣,但妳對我的關懷從來沒有減退過。每次都是妳給我電話,大約是在我剛下了班,晚上十時吧。妳不知道,我連晚餐也未吃,空著肚子跟妳聊一個多小時才放下電話筒,那感覺是滿溫暖的。

  我從來沒有主動給過妳電話,程文--就是這樣滿被動的人,相對妳的主動和積極,倒是天生一對,我知道其他同學都是這樣說的。孤僻冷漠的性格令我沒有朋友,小學和中學的同學老早斷了音訊,除了妳,妳是我唯一畢業後仍有聯絡的同學,每隔十天半月妳就找我,打個電話來問候一下,或者約出來見見面,吃一頓晚飯,傾談一個晚上,訴說彼此的生活,聊些過去學生時代的趣事。啊!趣事?我可沒有什麼趣事,除了讀書和發呆,我的學生生涯──那十幾年都空白得可以,要說色彩,可能認識妳以後才添少許顏料吧。
  
  梅,記得我們是怎樣認識嗎?

  我倒記得很清楚。初上高中時,我們被編在同一班上,每天放學,妳和我都乘搭同一輛公車回家。原來妳家和我家,竟是那麼近,才不過五分鐘的步程,我到很久以後才發現這個事實。

  這以後,每當放學時,瞧見妳和其他同學邊走邊談,談得十分起勁,永遠有說不完的話題似的。曾有幾次衝動想走過去跟妳們打招呼,搭搭訕,但最終沒有做什麼,只默默的走在妳後面,靜靜的看著妳,跟妳這個和我同班,卻沒有交談過半句的女生,一前一後,走在回家的路上,直至臨近家門的街口轉角,妳繼續向前,我轉左。不是嗎?我和妳最終的歸路本來就不同。

  當然,意識到妳的存在,並不表示我們就熟絡了。我的內向性格妳最清楚,在陌生人面前我永遠沈默,就算同學間也鮮有溝通。常常有這樣的想法,我是局外人,一個絕對的局外人,是這世界以外的人,總之,我不屬於妳們族群裡的人,不知什麼意外會來到這裡,扮演孤獨的過客。所以先天上我和別人沒有溝通的渠道,無論心靈上或者語言上都一樣,我甚至有過離開這個世界的念頭,回到我原來的地方去。妳出現在我生命中,改變了我的想法。

  跟我相反,妳是個活潑開朗的女孩子,幾乎和班上每個同學都混得很熟,又熱心幫人,學校裡各式各樣的社團職位,妳不當誰能勝任呢?

  好幾次在路上,看見妳攙扶著年老的伯伯婆婆或者瞎子傷殘什麼的過馬路,我就停在遠處看妳,直到妳完成了那項善心的行為後,蹦蹦跳跳的繼續走妳回家的路。儘管沒有瞧見妳的臉容,但可以想像,妳的嘴角一定掛著滿足的笑意。

  住處的接近並不能拉近妳和我之間的距離。

  直到有一天,妳突然停下腳步,回頭瞧著我。我躲避不及,硬著頭皮跟妳打招呼,才開始我們第一次接觸。

  大概我是班上最沈默的男生妳才會特別注意我吧,妳沒有說出原因,我只好胡亂猜想了。往後的日子裡,妳總會有意無意的找我聊天,就算我初時擺出一副冷淡的態度也沒有澆熄妳的熱情。可以說,我們之間的友情,妳付出的比我多出許多,我根本沒有付出過。從這一點看,我是個極度自私的人,和妳相比,我甚至感到無地自容。

  不知道妳的精力從何而來,妳對每件事都很認真,遇到任何不平的事,妳總是第一個站出來評理和討公道的人。看妳甩動著頭上緊束的馬尾,臉上仍是那副稚氣未脫的小女生模樣,跟嘴上說的那套義正詞嚴的說話,其實不十分匹配,我寧願聽妳的輕聲軟語。然而這願望經常落空。

  我的脾性從來就溫溫吞吞,連走路也比人慢。記起每個黃昏日落,我們放學後一起走向公車站,妳總是遠遠的走在前面,看著妳輕快的步伐,修長的校裙在風中左右擺動,黑皮鞋在斜陽日影下閃著眩光,眩光越暗,我們的距離也越遠,我沒有追上前的興致,一塊頑固的大石頭相似,不踢不動,永遠懶洋洋的。妳總比我跑得快、走得遠,過去如是,現在竟也一樣。

  最記得,和妳一起做義務工作的那兩年裡,是我一生中最快樂的時光。

  我們訪問過孤兒院,探望那些無父無母的小童,當妳領著大群天真無邪的孩子拍手唱歌,玩『母雞和小雞』的遊戲,嘻嘻哈哈的笑聲喚回我失落已久的童年歡樂。我想,妳一定會是個好母親,妳對孩子的愛心,溶化了我的冷漠。我曾經極度討厭小孩子,覺得他們很煩,只會搗蛋,但妳改變了我,那種改變連自己都不敢相信。當孩子們圍繞在我身邊,仰著頭用小小的、圓圓的眼睛看著我,叫我大哥哥的時候,我突然感到無比的滿足。我和妳、和小孩子們手牽著手玩唱遊,教他們唱兒歌,歌聲悠悠的飄到公園的半空中,彷彿天使的誦唱;那時的妳沒有穿白色衣裙,但在我眼中,妳是我的天使,多麼希望時間就在那一刻停頓啊。

  直到有一天妳說想當白衣天使時,我才覺得有點訝異,雖然妳樂於助人的性格,其實蠻適合當護士。

  然而,我知道妳最怕血!

  記得那次我們到一位獨居老人的家裡當義工,妳要照顧那位行動不便的老婆婆進食,我在修理她家裡破爛的窗戶時,不小心從梯子上掉了下來,不巧給地上的鋸子割破了腳踝,流了一地的血,妳驚慌得幾乎昏倒過去。還好那次只是外傷,沒傷到筋骨,但妳慌張失神的儀態,已經變了日後我經常取笑妳的笑柄。不過這件事我只曾偶然提起過,而且都在我們獨處的時候。妳這糗事,我沒有跟其他人說過。無論如何,這是妳怕血的証據!

  那時剛高中畢業吧,妳說要考學護,還說那是妳童年時就已經立了的志願。我為這事和妳討論了許久,分析利害,最終不能勸服妳打消這念頭。妳不知道,我反對的理由表面上很冠冕堂皇。實情是,妳一旦跑去唸學護,就要搬到宿舍去,和我的家將離得很遠很遠,我再不能天天見著妳。那句話到現在仍然埋在我心裡,沒有向妳告白。可是,如果真的說了出來,結果會改變嗎?

  如今,我連後悔的機會都沒有了。

  一直以來,妳當我是妳最好的朋友,我是妳最佳的聆聽者,無論妳有什麼心事都會找我傾訴,不管工作上的,或者許多生活上的細節。

  畢業後,大家都很忙,每當晚上接到妳的電話,我會用最舒適的姿態半躺在沙發上,和妳閒聊一兩個小時,聽妳細訴學護的辛酸、令人頭疼的課程和同學間的瑣事;有時我會給些意見,不過大多時候,我總是沈默不語。因為我的工作其實也相當繁重,每天十多小時的腦力勞動幾乎把我變成了人肉機器,開始對任何事情都麻木了起來,除了妳,我已很少對人展現笑容。

  儘管學護的生涯如何艱辛,畢竟妳都撐過去了。

  偶然,我會翻看妳舉行畢業禮時拍下的照片。妳穿了整齊挺直的護士服,素白的衣裙,潔亮的護士帽,在我眼中,妳是活脫脫的天使化身。那天,妳代表全班護士同學在台上致辭,妳說能夠成功的當上護士,感到很光榮,以後要好好服務人群、照護病人,並以此作為終生職業。妳說話時那臉誠懇認真,無人會懷疑妳的決心。我在台下默默的瞧著妳,給妳精神上的鼓勵。

  老實說,我可沒有妳那樣高尚的情操。那時我正為前途努力,公司分派下來的工作越來越多,我要向上爬,爬向更高的位置,就得拼命。金錢和地位對我來說何等重要,要給每個曾經看輕我的人知道,我的事業是多麼的成功,多麼的受到上司的器重。

  工作就是一切,我不眠不休為公司拼命,連星期天都眈在公司裡,以辦公室作家,好幾個月未回老家看望父母,誰生日了、誰生病了一概不理,統統忘個光光,害老人家以為我這個兒子人間蒸發了。儘管忙碌,每當妳給我電話時,我總是滿懷興奮,說話開始變得比妳多,不厭其煩的訴說如何工作如何忙碌,如何日以繼夜的拼命幹活,幾天幾夜沒睡過覺……工作上的壓力就這樣藉著電話筒宣洩出去。

  妳曾分析過我,認為我其實不是訴苦,是炫耀,事業是男人的一切,忙碌十分正常,這苦水值得大書特書。妳的話很對,我說著忙得要死的時候,情緒竟是興奮莫名。

  直至那一晚,我記得很清楚,妳約我到家附近的公園見面。我忽然心血來潮到附近精品店買了一份禮物,那是我從來沒有做過的事,精品店的女孩還特意為我挑選了許久,直到我點頭滿意為止。那夜墨暗的天空很深很黑,沒有月亮,只有稀疏的星光。我們坐在公園的長石椅上,妳慣常的穿了碎花長裙,踏著涼鞋,頭上紮了兩根馬尾,一甩一盪的煞是好看,在我看來,仍是以前那副小女生的模樣。那個夏涼的晚上,妳整晚掛著幸褔的笑容,妳說認識了位做醫生的男朋友,和他很合得來,相處得十分愉快……我霎時間愣住了,有點反應不過來,驚覺我們的關係竟在慢慢地起了變化。

  我整個人呆住的表情,一定很可笑,換來妳奇怪的目光,我以為……

  我以為我們的關係很清楚了,誰知完全不是這回事,妳只當我是同學兼朋友,然後,什麼也不是了。

  自尊使我的說話變得無比冷靜,冷靜得連自己也感到害怕,我還笑著分析妳和他性格上的異同。結論是,妳們是蠻合襯的一對,最後那句祝褔妳們的說話,妳不知道我深深呼吸了三遍才可以不抖顫著嘴唇說出來。我悄悄收起那份要送妳的禮物,一直保存到現在,好幾次幾乎給我丟掉了,最後還是不忍。

  除了妳,我沒有朋友,自妳和他在一起以後,我連唯一的朋友都沒有了,精神感到無比的空虛和落寞,然而在妳面前,我還是妳認識的我,沒有改變,是個工作狂,對其他人漠不關心,生命裡只有工作、工作、不停工作……

  可是,妳不知道,我心靈上的傷口越裂越大,無時無刻不在侵蝕我、咬噬我。每當夜闌人靜,一個人在空寂的斗室裡,聽到電話鈴響,我的心頭會沒來由一陣劇烈的悸動,我知道是妳,苦等了個把星期終於打來的電話,我竟怕去接聽,怕聽妳和他之間的事,我分享不到妳的幸褔,妳和他每項瑣事都像利刃一樣刺破我的心房,直至淌出血來。

  無法再忍受下去,我感到極度的痛苦和無助,我決定離開妳,搬家是唯一的選擇,沒有通知妳,就在妳的生命裡消失似的,我搬到一處離妳很遠很遠的地方。妳再找不到我,但妳會忘記我嗎?我會否在妳的記憶中消失,不知道,反正已經沒有機會再問妳了。

  今夜,一如往常,我帶著極疲累的身軀回家。洗了澡後,半躺在沙發上看今天的報張,看到妳的消息,看見報張上刊登了妳幾幀生活照,包括妳畢業時拍的照片,妳穿了整齊挺直的護士服,素白的衣裙,潔亮的護士帽,一副天真燦爛的笑容,在陽光下直像白衣天使,降臨苦難的人間,為人類佈褔。

  我的身體不由自由的、劇烈的顫抖起來,一種極沈重的哀痛從靈魂的深處攀爬出來,刮過每一寸肌膚,直湧到腦門,像要噬破而出。

  我竭力穩住癲癇似的情緒,仔細閱讀報張上每一個和妳相關的字詞,觀看每一幀妳的照片。不知什麼時候,眼睛開始模糊了,在室內微暗的燈光下,妳的笑容變得晶瑩閃亮,笑得那麼開朗,就像我們一起當義工時,妳對待老人和孩子的時候,那副常掛在臉上的笑容那樣可親。

  報導說:病毒初發時,妳已自動請纓去當前線的醫護人員。這個我絕對理解,妳就是那樣只懂奉獻的人,對我如是,對任何病人也一樣吧。當妳不幸感染了Sars病毒後,妳還笑著鼓勵其他同事不要氣餒,繼續對抗這世紀病毒,妳一定會康復過來的,一定會!可是,妳的病情一直惡化,被移到『加護隔離病房』後,笑容不再出現,連呼吸都有困難,須要插管來幫助呼吸,家人看著妳極度痛苦的跟病毒對抗,都只能默默為妳祝禱,除了有關醫護人員,連探望都不許。

  我呢?

  我甚至不知道妳受感染了?

  原以為妳已經結了婚,過著幸福快樂的生活,可能還生了小孩,做個賢妻良母,相夫教子。我的離去,只是妳生命中的小小漣漪,儘管妳曾說我是妳最要好的同學和朋友。

  我此刻才知道,原來妳仍未結婚,報道說妳的醫生男友早已在兩年前車禍喪生。

  我竟然現在才知道!

  心頭又是一陣劇烈的哀慟,妳將要和他在天國相會,我只能給妳遙遠的祝福。

  我顫抖著手,壓抑著悲痛無助的情緒寫了這封信,此刻燒這片信箋給妳,還有一份那個晚上要送給妳的禮物,希望妳能夠收到。那是一束很美的風信子和幾張花語的卡片,花語寫道:

  和妳在一起生命更顯繽紛。
  喜悅、永遠的懷念。
  妳的愛充滿我心中,妳的誠意,我領受。
  彷彿見到妳的喜悅、感謝妳的好意。
  得到我的愛、妳一定會幸福,有妳就幸福。

  妳的生命是奉獻了,妳對護士工作的至誠,造褔了許多人。作為妳的朋友,我感到無比驕傲。生活仍是忙亂,工作佔了我極多時間,或者我應該靜下來想一想,工作以外,做些義務工作,就像以前我們一起時,聽聽老人和小孩的笑聲,好填塞我心靈上的空虛。

  末了,我要向妳致萬二分的歉意,我的不辭而別,或許對妳造成極大的傷痛,或許妳已忘卻,無論如何,對於我,那段我們一起的歲月,是我一生中最快樂的日子,可是我似乎錯失了,沒有好好對妳說清楚,原想讓這那句話永遠埋在心底算了。

  現在才說,會不會太遲呢?

  梅,我愛妳,我永遠永遠愛妳!




妳的同學/朋友--程文


- 完 -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0148&aid=1193013
 回應文章
不要有下次
推薦0


鮪魚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若感冒記得帶囉.
不然傳染了別人就不好^_^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0148&aid=1193798
二年
推薦0


ma266417
等級:
留言加入好友

 
不經不覺二年了
那段日子我竟沒有帶上口罩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0148&aid=11933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