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熱烈的三民主義
市長:泥土‧‧‧郭譽孚  副市長: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政治社會公共議題【熱烈的三民主義】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不分版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在我們當前的時代,不無聊地同看這回分解 ──1947年至1949年的歷史再演?
 瀏覽146|回應0推薦0

泥土‧‧‧郭譽孚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在我們當前的時代,不無聊地同看這回分解

──1947年至1949年的歷史再演?

躺著也能當選的綠營,果然當選了;這樣的賽局,對於中間選民看來,真是無聊極了;不過,世上永遠都是幾家歡樂幾家愁,無聊也還是在那裏不斷上演著,人世作為一樁荒謬的悲劇,就像伊迪帕斯王的遭遇,任誰同情,到今天,怕就是希臘眾神之神的宙斯就是想更改其情節,也很難脫出其結局了吧。

覺悟吧,這就是所謂「人類的命運」啊。。。 上次大選前,蔡女士赴美訪問,坊間就盛傳他向美國老大哥承諾了多少事務與事物;網路上也相當勁爆地引起過一些話題;她赴日本,更傳出可能他有日本血統,所以,藍營沒得比的啦;那些究竟是如何一回事呢,我不知道。。。

真是無聊啊,選後,大家黏著九二共識打轉,綠營早說得很清楚,還有什麼好談的。。。真是無聊啊。。。又黏著就任演說。。。

她就是那樣的一個人,有什麼好話可聽?看他與李登輝的親暱與過去的搭檔,如果她改口,李大概立刻會氣死,您們怎能逼她那麼背德呢 不過,這倒讓我想起一個絕對不無聊的事──

那是,大家都知道,國際上有一個絕對的通則,國家利益至上,國家之間沒有道義,沒有永遠的朋友,換言之,國家之間,彼此所有的許諾,通常必然是國家利益的交換;自卑的國家雖送出自身的國家利益,必然不敢向對方要求什麼,或者求得的只是一個口頭的許諾,實際上,只能等著對方的施捨;因為,對方那位許諾者的地位可能改變,或者那位許諾者主觀認為「情勢已經改變」,那自卑的國家就可能「血本無歸」了。

有這種可能嗎? 近日讀報,看到新總統與行政院的多個「轉彎」,讓人驚訝;更看到新政策中包括了新閣對於上次學運青年入侵官署撤告;看到要向美國高價購買退役的戰機,更看到日本通訊社率先宣布台灣海巡艦艇要撤出沖之鳥礁海域。。。哇,不知道有多少利權,看來已經在上次選舉前後送走了。。。

覺悟吧,雖然有人看不起綠營,我可不認為它們那麼笨,那麼傻。。。

只是啊,長久以來,藍綠七十年的島嶼教育之下, 藍營當政幾十年,教育裡從來不肯提起國府在1946年到1949年間,被玩弄的恥辱故事;他們,在1946年11月,怎樣被美國逼著簽訂那喪權辱國的「美中友好通商航海條約」的,從此中國就不能保護關稅,給與美國國民待遇了──美名曰「互惠」;怎知道,由於「情勢改變」了,國府千盼萬盼,1949年8月15日,盼來的不是美國的彈藥與武器或戰後復原物資,盼來的竟是攻擊國府萬般失政,美國絕無責任的「美中關係白皮書」;

綠營沒有那麼笨,沒有那麼傻,但是他們真的不知道啊。。。他們在學時代都是好學生,讀課本一百分,課本沒教,然後,光宗耀祖地留學西方,但是,美國尊貴的學界,自然不會提這種自家那麼狗屁倒灶的事,而其他西方國家學者則也很難有人會閒到去管不干自己國家利益的鳥事。。。

某個意義上,綠營是否應該擁有被「不知者不罪」的寬容? 其實,它們不傻、不笨,只是「無知」啊 這是個自卑的國家,無知的綠營歡欣鼓舞地主政了,然而,本文雖然同情它們的「無知」;然而,「猛將如雲、謀臣如雨」的他們豈非應該仍然讀過美國歷史文獻中那篇著名的「華盛頓總統的臨別贈言」,那所謂的:

各位同胞,我請求你們相信我,一個自由的民族,應當經常警覺,防備外國勢力的陰謀詭計,因為歷史和經驗證明外國勢力乃是共和政府一種最毒的敵人。不過這種防備,如果要有用處,必須不偏不倚,否則他會成為我們所要避免的勢力的工具,而不是抵禦那種勢力的工具。對於某一外國過度偏好,和對於另一外國過度偏惡,使得受到這影響的人只看到一方面的危險,而且使得牠可以掩蓋甚至幫助另一方面的勢力之詭計。……我們對處理外國事務最重要的原則,就是與他們發展商務關係時,儘量避免涉及政治。我們已經訂立下的約束,必須忠實遵守,但以此為限,不再增加。」

「歐洲有一套基本利益,對於我們毫無或甚少關係。因此歐洲各國時常發生爭執,其根本原因與我們無涉。所以我們如果用人為的約束,把自己牽進他們的政治經常漩渦,或與他們友好而結同盟,或與敵對而生衝突,都是不明智的。……為什麼要放棄我們自己的立場,而站在外國的立場呢?為什麼要把我們的命運同歐洲任何一步的命運,交織一起,以致把我們的和平與繁榮,陷入歐洲野心、競爭、利益、心情或反覆之羅網呢?」 「我們真正的政策,乃是避免同任何外國訂立糾纏的同盟。……我認為誠實是最好的政策這句格言,不僅可適用於私事,亦可適用於公務。

請大家細看,這篇重要的講詞,這是美國面對其獨立戰爭時期的最大盟友法國的動盪時,美國華盛頓總統對於放棄美法同盟的重要表態──是否等於在1796年已經預告了當年國府被美國放棄的過程?在這篇重要的美國歷史文獻中,其實早已點出了當年那本「誠實」的「美中關係白皮書」,隨時可能出現,而果然該書就成功地完成了上文中所說的「避免同任何外國訂立糾纏的同盟」,當年,如大家所知的,它順利地甩掉了國府。

於是,這裡,我們是否可出現一個應該絕對不「無聊」的問題,那就是美國會不會哪天也把我們的島嶼視為一個「避免同任何外國訂立糾纏的同盟」?讓我們也面臨當年國府的處境?將出現一本「誠實」的「美台關係白皮書」,在其中,我們可以看到幾乎所有藍營對於綠營的攻擊,也包括美國商會所反映的種種,不過,可能以綠營縱容學運破壞法治為其詬病的特點──破壞世界民主體制。。。?

以上是一個中間選民面對坊間無聊的種種揣測與流言,由國府的一段歷史想起一個對於今日時局應該不無聊的問題。

郭譽孚有感於就職大典後的五月二十四日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0127&aid=55386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