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真正的台灣史研究
市長:泥土‧‧‧郭譽孚  副市長: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政治社會其他【真正的台灣史研究】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非專書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日殖時期台灣教育與社會史 第一章 附錄──台灣日殖時期補遺之三──當年是「鬼界之島」?
 瀏覽434|回應0推薦0

泥土‧‧‧郭譽孚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歡迎留言與提問──不知為何,註腳貼不上,歡迎提問〉

五、 結語 ──當年台灣是「鬼界之島」?

      時值馬關條約二甲子與二戰後七十載之感念期間;研究台灣史多年的我,對於當前島上民粹的浮浪亂象,一直認為是過去歷史教育失敗,國府當年未有及早深入處理台灣種種歷史問題,沒有充份進行揭露真相的「去殖民」工作,到今天殖民者透過「殖民的現代性」或「近代性」而建構出所謂「殖民的治理性」之後,真是該當有此劫數。

      舉例言之,整個殖民者的殺戮攘逐政策,並不是沒有付出相當代價的;只是那個代價,由於殖民者武器較現代化,以及當時殖民者採取的征伐方式似乎被有意忽略了,因而,侵略者的死亡數,簡直不符比例原則;據稱,當時的情況是「估計乙未之役,……日軍陣亡人數為4,806人,其中戰死僅164人,短暫時間病亡人數極達4,642人,其中以瘧疾侵襲為多,……」 ;同時,由於接受這樣的病亡人數,因而,今天學界就流行著一種說法,把我們島嶼台灣當年的社會情況,迎合日人當年的推託之詞,說成是「鬼界之島」 ──正好可以與近數十年來西方後殖民理論所強調的「殖民的近代性」說法連結,既強調當年我們先民社會之落後,也強調「台灣疫病流行的可怕」,從而頌揚殖民者來台後的衛生措施;當年的台灣,當然不能比於今日高度現代化的台灣,然而,當時的史實究竟如何? 我們要指出,乙未之役時病死的人數確實很高,但若只是由於日人所編的「台灣統治概史」之類,其中有所謂的

八、九月正是本島苦熱季節瘧疾流行猖獗,部隊半數以上罹染惡疾,貏貅之士,難抵病魔,犧牲甚大,慘狀莫名的惡疾,時為我征台之心腹大患」 或是有所謂「我軍進入原住民地區後不久,罹患胃腸炎者就佔全軍十分之七至八,…可能是飲水不潔而引起。該熱病在六月中旬中稍微減少,……,到了二十日左右,病患人數增加更多,不少病人病情加劇惡化,也有的因此死亡。到了八月中旬,幾乎全軍生病。……到了九月中旬,連醫官都病倒……」的軍醫紀錄,因此,就將之歸咎於我們先民所開發的社會環境,那真是史實嗎?

      考察當年乙未戰役中的史實資料,我們可見當年負責後勤運補的千夫長早川直義的日記中,第一手記錄的真相如下──

一〉出發前,在金州半島給占領地總督部副官之信。〈1895.7.24〉

小沺蕃閣下:節入八月,炎熱日漸加烈,氣溫升降在八、九十度之間,至霍亂、腳氣病等的患者,在各部隊陸續發生,其勢頗為猖獗,且有加速蔓延之兆,已有不少死亡者,人人具有危懼之狀。其起因,大多出自於營養不良,與飲用水不良所致,須速施救治之策才可。噫!慘哉。

該信函的內容顯示了在來台以前,日軍內部已經發生相當麻煩的病情,他們自身的判斷就是「營養不良」與「飲用水不良」;這樣的遠征軍,來到我們島上,要把他們的病情歸罪於我們當時社會大環境,是否恰當?

     再看當年日本參謀本部「台灣誌」的報導與該日軍千人長的另兩則日記資料──

府城內有台北府、淡水廳等之衙門……市街規模廣大,絕不似清國一般市街,大街寬有六間,雖狹處由有二間……家屋概為二樟造作,絕不見清國風之污穢,有七八個電燈照耀滿城,亦有公共馬車和人力車在通行市街,稍似上海之居留地。」

「十月二十八日 晴 ……縱隊本部的營舍,原為打狗守備隊「劉」字軍的兵營,煉瓦石造的房屋,外觀宏偉,內部也頗整潔。」

最後看,他所提供的「台灣島衛生有關事項

台灣島,屬於熱帶地域,其不適於吾人之身體,是料想得到的。十月季節,氣溫由在九十四、五度之間升降;尤其是飲用水不但水質惡劣,且水量也不足,通常將河水煮沸後飲用,由於瘴癘之氣,隨時侵襲,是健康的要害。環境既然如此,罹患瘧疾及水土不適症者頗多,每天都有二、三十人送醫的慘狀。 噫!在凜冽的寒地難於適應,今換到苦熱的地域,若從事劇烈的運動,將會傷害到身體;若停止運動,稍有疏忽又成為病症的誘因,故不贅的述及此事。 搬運輜重武器,是屬於消耗體力甚為劇烈的業務,軍伕的活動情形已如前述。…上述那些人,我原以傳統的想法,認為從事勞動的苦力,平素已有堪以誇示的強壯軀體,應當可以避免罹患癘疾。但事實卻完全相反,蓋官吏或從事商業者,多多少少曾經受過教育,較有事理的判斷力,能夠服從命令,遵守衛生法規;勞動者則多數未曾受過教育,缺乏事理的瞭解能力,加上持有頑固、執拗等性質;雖然屢屢向其訓諭,卻常一時糊塗而面從背反。口渴時不管水質是否清潔,大口鯨飲;飢餓時也不論食物是否腐朽,暢嘴馬食。致而事理完全顛倒,弱者卻成為強,強者反成為弱,多數疾病的成因在此。

      如前所及,當年我台先民的生活環境當然不能與今天相比,然而,當時的情況,其實並不十分落後;如上引的資料所見,日人之病患主要是在自身糊塗、沒有了解能力,往往對上級交代「面從背反」,有以致之──雖天皇聖旨也無用。

      此外,關於瘧疾,確實當年是一重要的傳染病,然而,對於日人言與對於我先民言,我傳統中醫有相當的對治之法,非日人所能想像;在當年我台人移民石垣島時,曾因之而克服當地的瘧疾,可以為證 ;此外,當年我台先民曾以治療瘧疾而著名之事,亦可為證 ;島上瘧疾為患之事,在史實中,應該主要是日人之困擾,與日殖下打擊我傳統中醫而造成──1902年,獲得中醫師執照者達1,900人,此後不再舉辦考照,到1942年,在自然死亡之下,我島上有案可稽的中醫僅存97人 ──因而日殖越晚期,瘧疾竟有在我先民中越來越流行之勢;那應該是其毀壞我中醫傳承的殖民政策造成的。

      以上,關於我們島嶼由於日人不服水土與自身糊塗造成的死亡,因而把我們美麗的寶島,污名為「鬼界之島」之事,我們若有相當的主體性,豈非應該對之表示相當的抗議?!

      最後,關於日軍在本期的攘逐殺戮征伐中的死亡人數,所公布者僅164人;以其國傳統對於「武人」的重視想來,其所公布的死亡人數,或許不會太假;然而,閱讀當年雙方戰史,我們義烈先民與日人對戰紀錄,殺敵絕對不只數倍於該數;何以致此?史實是否應該在如下紀錄中──

當時客家義勇軍的屍體,村民為避人耳目,乃以牛車涉溪偷偷運至萬巒埋葬,民國57年(1968年),在萬巒公墓旁因為整地建校,挖出眾多無名屍骨,地方耆老才說出這段歷史,而客家義軍的英勇,始重見天日。

初十日辰刻……兆連立九芬橋吹角列隊,倭人督我奸民三、四百人來攻。每十二人一隊,兩倭兵持刀督其後。」

「倭人先驅教民降虜下嶺進扼九芬橋約千餘人。」〈九芬即今九份〉

      換言之,該數字只有「164人」,除了由於武器上的優勢外,也由於它們所採取的是這種惡毒殘酷的戰術,如此情勢下冤死的我們先民,自然不會計入他們的兵士之中。

      然而,那樣的冤死者,應該是過去我們學界所從來沒有關心過的,也是我們島嶼宗教界所從來沒有關心過,沒有被我們後人超渡過的對象吧?──那許多竟冤死在我們自身義烈勇士面前的先民們啊,是否他們嗚喑已百年,還沒有獲得揭露,也沒有獲得超度於彼岸的機會,那麼無怪乎,我們島嶼的命運似乎難以脫離某種愚昧的不幸?

      是否也因此,直到今天,我們的島嶼竟還要不幸地被稱為「鬼島」呢。。。




本文於 修改第 5 次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0077&aid=56036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