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洛水寒月
市長:風陵憶雪  副市長: 逸霓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文學創作同人創作【洛水寒月】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不分版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真三】【策瑜】不離 之離人
 瀏覽198|回應0推薦0

風陵憶雪
等級:6
留言加入好友
【策瑜】不離 之離人
 
明明是兩個個性迥異的人,卻莫名奇妙的湊合在一塊兒,天天膩在一起,倒是誰也沒嫌煩。
 
哪,是誰先開口的呢? 說要在一起一生一世。
 
 
一定是那個說話不打草稿的熱血笨蛋,腦袋盡想一些雜七雜八的天馬行空,也不看看說這種話需不需要負責任。
 
周瑜有些懊惱的看著又睡死在他房裡的孫大少爺,進退兩難。
是誰說閒著有些無聊,要他撫琴來解悶的?
 
偏生有人明明不愛聽琴,卻總催著他彈,每每不過奏上一曲就倒地不起。
 
--就是太好聽了才會睡著嘛
 
天知道他著了什麼魔,聽到這不成藉口的理由竟然還這樣任著指下的琴曲成為孫大少爺的催眠樂。
 
照慣例先拿薄毯覆上孫策的肩頭,周瑜起身把寶貝的琴具收好,這才坐回原位看著熟睡中的孫策。
 
 
『累了就回房好好休息,幹麻還來找我胡鬧?』
 
『我想聽公瑾彈琴阿。』
 
『你哪次好好聽過?』
 
『阿阿,我說阿,就是因為太好聽了才會睡著嘛。』
還沒來得及給孫策一記白眼,那人又接著說
『而且,在公瑾身邊,有很安心的感覺。』
 
『欸?』
 
『所以才會不知不覺的睡著了嘛~』
 
 饒是周大才子口舌伶俐,這會兒也一句話都搭不上來,只是臉兒羞紅一陣。
 
 恢復冷靜後的他刻意避開那人的眼光,壓低有些顫抖的聲音說道
『你阿,就仗著一張嘴會說,怎麼不體諒一下我這彈琴人的辛苦?』
 
『那不,乾脆公瑾你教我彈吧,這樣以後我彈你睡,互相抵銷。』
 
哪生出來的蠢話?
周瑜差點克制不住給他一記當頭棒喝。
 
冷哼一聲,這傢伙真是越說越離譜『孫大少爺,教你我可不敢,我還怕江東的好琴不夠你毀呢。』
 
『就是就是,所以我以後乖乖聽公瑾彈就是。』
那人雙手一攤,一臉就是〝我也沒辦法〞的擺明得了便宜還賣乖。
 
誰說孫家大少爺心地單純來著?
 
周瑜現在深深覺得傳這些話的人一定有哪條筋不對。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畫舫緩緩駛進,東風揚起湖水漣波。
 
孫策站在船頭,眺望這一片水光山色映出的江南水鄉。
周瑜晃著猶有餘酒的金樽,以手支頰,望著眼前那赭紅的背影。
 
他們難得沒有交談。
桌上的佳餚絲毫未動,只有那壺特地從招牌老店帶上船的花雕飄溢著香氣。
 
外邊的吵吵鬧鬧離他們世界已經很遠,但牽掛在心上的塵事卻逃到哪兒都躲不了。
 
「什麼時候,走?」先開口的,是公瑾。
 
孫策的聲音有些低啞,像是,藏著什麼?
「兩天後。」
 
「嗯。」一口飲下剩餘的花雕,他感到一陣灼痛,從胃部往胸口延燒。
 
好似下定決心要說些什麼,孫策急著接在他的話後,
「公瑾,我」一把拉住他的手,用著有些笨拙的動作摟住他
「很快,很快就會回來,我保證。」
 
跟著拍拍那人的背,伯符語氣行為令他覺得好笑得很。
「是是,我會好好等著。」
 
「公瑾,你真的沒事吧?」
 
怎麼?
他的不捨有表達的這麼明顯嗎?還讓伯符著急地安撫他。
周瑜暗暗自嘲。
 
「難道我看起來像有什麼事嗎?」他無奈一笑。
 
「看起來,」似乎遲疑著該不該說,孫策看他一眼
 
「嗯?」
 
「像是要哭了。」
 
 欸?
 
 「公瑾,你千萬別哭阿,惹你傷心我心裡不舒坦。」
 
 
誰想哭了?
周瑜爲眼前不知是天生太過自戀還是真的缺一根筋的好友感到百般無奈。
 
偏偏那人一張嘴又是咯咯不休的說,
「雖然不知道要離開多久,什麼時候會回來」孫策邊說邊握緊他的手「但是我會永遠記著公瑾在江東等我。」
 
「所以,公瑾別傷心喔。」
 
「那,你自己保重。」
不知道爲什麼,看到孫策一臉認真的說著,總然有千言萬語的珍重也僅吐出這一句。
 
回應他的是一個強力的擁抱,一個溫暖的胸懷。
 
 
我們一生一世都在一起。
 
埋在他肩頭的公瑾突然想到那麼一句話。
 
這讓他覺得,也許伯符說的對,
 
 
那濕了衣衫的,也許是,他的淚。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周府是江東有名的世族,素來和地方軍閥孫家交好。
 
今天是孫家將軍北上遠征黃巾亂黨的日子,鄉里縣城想目睹孫大將軍風采的民眾們早圍成一堆堆,周府大老爺二老爺領著家眷童僕都來送行,地方富豪亦帶著自個兒的千金少爺前來致意,惟獨那本來應該來的人──周府公子公瑾和孫家大少爺伯符交情甚篤,親如手足,但今天左瞧右望,就是不見周瑜的蹤影。
 
不能看到俊美的周郎也不要緊,孫郎也是相貌堂堂、風流迷人的好男人,地方各各瞻仰崇慕他二人的大戶千金小姐們無不施盡渾身解數,力求在這當下給孫大少爺個好印象,進入孫宅大門,便是指日可待。
 
大概是習慣在花叢中過活,亦或早已看慣了比江南名花更美上數倍的周瑜,孫策倒是悠悠哉哉,不為身旁活豔生香所動。
 
 
比起城郊外大陣仗的熱鬧非凡,城內的周府此時倒顯得冷冷清清,一人高樓獨坐,擺在面前的琴,細看竟是斷了一根弦。
那是方才小婢玫兒問他怎麼不去給孫策送行時弄斷的。
 
從這兒可以依稀看到郊外一片人海,但看不清那個人。
 
送行?
他怎麼敢去? 誰讓那傢伙說些有的沒的……
 
周瑜習慣性的撥動琴弦,察覺自己的臉一定又紅成一片。
 
 
『公瑾,我聽他們說,那個阿……』
搔搔頭,送他到門口的孫策,突然開口。
 
『嗯?』
 
『他們都說,永遠在一起,是對心上人說的話……』
是對所愛的人、一生只有一個的那個人所說的話。
 
『哦,所以……?』
所以這個大腦缺根筋的傢伙終於清醒了嗎?
弄不懂是想哭還是想笑的心情讓他有些微的難受。
 
『不過、不過,那是不會變的喔,公瑾,我是真的想永遠和你在一起。』
 
即使那樣都要在一起。
這句話代表什麼意思你真的知道嗎?
 
『無論以後發生什麼事,都和公瑾在一起,我沒有公瑾是不行的。』
 
腦中一瞬間被孫策的話語佔滿,他只覺得身體一陣熱潮拂過。
原本想回堵的話梗在喉中,就這樣瓦解的撤徹底底。
 
『哪,公瑾,你說,好不好?』
 
 
「少爺,他們出發了。」
玫兒的聲音在他身後響起。
 
 
他舞動指頭,在斷了弦的琴上擺弄著。
又是仙樂天籟,讓人絲毫聽不出那琴的小小殘缺。
 
琴音悠揚,卻聲聲濃愁,點點滴滴,似要訴盡了,那灞橋折柳的無奈。
 
 
 
欸,能這樣永遠在一起嗎?
他不只一次這樣問著自己。
 
他以為一切只是戲言,孫策毫不考慮的選擇了他,只是因為他們合得來,只是因為他們志向相投,只是因為他們會互相包容。
 
他一直都喜歡和孫策在一起的感覺,那種安祥,還有,令人滿足的,幸福。
 
但孫策是孫家大少爺,而他周瑜是周府的子嗣。
所以當孫策笑著對自己說,我們一生一世都在一起,他只是笑而不答。
 
不戳破是因為他不願意提醒,那樣的未來有多難走。
他不想破壞平衡的幸福時光,也不想讓孫策那樣開懷的笑臉破碎,所以他一直守著,小心翼翼捧著那顆心,帶著那種心情,靜靜守候在他應該待的位置。
 
 
──你說,好不好?
然而那人的一句話卻破壞了一切,也撩起他無端起漣漪的心湖。
 
好不好?
周瑜噙著一抹笑,含著掩不住的愉悅。
 
如果他們誰也沒前進的話,就不會弄得他又是臉紅的欲蓋彌彰,又是的羞赧的不敢見面。
 
 
是誰,總讓他有所期待?
是誰,總使他臉紅心跳?
 
 
 
 
哪,你瞧,公瑾又笑了。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這篇基本上是不離的分篇,沒看過不離的歡迎至布布為營觀看(題外話 


我把伯符寫的腹黑了好像(大汗 

阿阿,算是我個人蠻喜歡的一篇這樣ˇ 
如果可以的話,不離還會寫下去的(好像跟當初預定的不一樣(汗 

這篇以後可能會有小小更改(有預計要修 


總之咧, 

賀 秋水無痕陵焰居 三週年生日快樂 (放鞭炮灑花 

也希望陵焰居的大家都快快樂樂 
2018/9/9
從天空搬運

 風少無雙 洛白王道
【洛水寒月】洛白王道養成營運作中


【朔陵秋苑】天空部落


本文於 修改第 1 次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0072&aid=58563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