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洛水寒月
市長:風陵憶雪  副市長: 逸霓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文學創作同人創作【洛水寒月】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不分版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親愛的,我們同居吧++5++
 瀏覽606|回應0推薦1

茗楓
等級:2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1)

風陵憶雪

 

(LOVE)

 

他想在一起也不少年了,突然思考到一件事,什麼愛啊、喜歡啊都是從自己嘴裡頭講出來的,不曾從另一個人的嘴裡吐出那甜甘入心的話語。

 

雖然愛情本就不是嘴上遊戲嘛。

 

但;

沒聽過,果然還是有點寂寞啊。嗯~有一點不甘心……..呢。

 

是要用玩笑話問問看?要是白衣連回都不回怎麼辦?洛子商一會站、一會坐的,腦中思考著白衣可能的百種回答法,然後又一一否決掉自己的問法重新地再去推敲。

 

要是認真的問看看?在客廳走來走去,停頓了下,又搖搖頭。

要是白衣……

 

……

…………

瀟灑的甩一下頭。「管他的、洛子商啊洛子商,這種拖沙的風格一點都不像自己。」小碎念一會,大步一邁走到後陽台就看見正在分類洗衣種類,手邊正拿著洗衣板準備自己洗衣服的白衣。

 

對於洗衣服基本上洛子商是不管三七二十一什麼款的都丟進去洗衣機洗,要是衣服褪色、變色,乾脆丟了沒差,反正舊的不去新的不來。

 

但是對於白衣而言就不同了,什麼款的衣服適合機洗、手洗、乾洗,每一款都分的很清楚,也就是這樣後陽台有了洗衣機加了洗衣板又加上乾洗機這個三大霸王組合,霸佔著那坪數不大的後陽台,當起那一堆衣服的大王

 

每次看到白衣在洗衣服的狀態,他都覺得是一個很壯大的工程。

 

「白衣……

 

「嗯?」這廂早已捲好衣袖,坐在椅子上開始搓洗著衣服,頭也不抬的應著。

 

「咳……,我在想喔、那個吼…….。」很久都不知道彆扭是何物的人,現在卻是顯得喉嚨發乾的感覺。

 

……月底沒錢要跟我借支嗎?」

 

萬萬沒想到白衣會這樣講,洛子商瞪大了眼。「月底還有啦。」認真地回,後來又想不對啊,趕緊撇撇手道。「我不是要說這個,白衣、你聽我說……

 

「嗯。」手上仍是不停。

 

「就是交往的這幾年來,我常說愛你、喜歡你,可我從來沒聽過你說這幾句話過,所以想問你到底喜不喜歡我?」問出口來發現自己頗有八股式的老舊問法,腦海裡轉了幾個狗血式女主角的問話台詞,瞬間覺得囧到爆炸,可話又沒辦法收回來。

 

這下子白衣停下了手邊的動作,站起身子關起身前的水龍頭,周邊只餘機台的聲響,靜靜地看著洛子商。「我不喜歡你……

 

這下子洛子商哀嚎了,心裡千百遍的怨念自己幹嘛沒事找事做問這問題,拿石頭砸腳哪。

 

白衣靜靜地走到洛子商面前,雙手按住洛子商的肩膀,稍稍踮起腳尖,仰頭一吻、如蜻蜓點水般地離開。

 

「但是;我愛你。」

 

瞬刻,他空白了腦袋,看著那個開口張闔的話語,就在耳裡像是慢動作一般的散開來。

 

眼前的人淡淡的笑著,帶著那如海般湛藍的水眸。

 

這是白衣嗎?

難怪老頭子上次說我把他給帶壞了。

 

「是你教我如何信任家人以外的人,而今你同樣是我的家人。」

 

聽見白衣說的話,洛子商完全直立立的動都不動。

 

訝異、驚奇,這大概是白衣有史以來對自己說過最長最多的話,忍不住用手指戳了戳自己的臉頰。

 

嗯、有溫度!有痛覺!!不是夢!!!

 

白衣看著面前直立立傻站著的傢伙,開始認真的想該不會不曾說過這種話,把洛子商給弄傻了,要是再繼續傻下去可能要打119還是直接揹去醫院看看等……思考模式。

 

終於墨綠的眸子燦亮了起來對上那湛藍的眼,緩緩地勾起了充滿笑意的嘴角。

 

「我病了。」

 

渾身上下都散發著奇怪光輝的人,神清氣爽的樣子哪裡來的生病?

 

白衣挑了挑眉,表示不信任,決定不理這個把戲很多的情人「出門左轉有藥局。」

 

笑了笑,突地伸出雙手猛然把人兒給抱了起來,惹得驚呼。「不用藥局、你;白衣就是我的良藥,通治百病、一輩子的療效。」

 

「洛子商、現在是白天。」

 

嗯、好香「把燈關了不就晚上了。」親了一下。

 

這樣子的白衣,其實壞掉也不賴呀、嘖嘖。

 



(真實)

 

有一戶人家發現外頭有個籃子,籃子裡有個不足歲的娃兒。

 

「比我還小嗎?」一大一小地躺在床上,小的對著大的指了指自己開口問著,那大的正拿著書本微笑點頭著。

 

那戶人家把那個可憐的小娃娃當成自己的孩子養大,那個小娃娃也很爭氣,每年的成績都考得很好。

 

「哇、這麼厲害啊。」發亮的眸子,拍著手興奮地往下聽。「然後呢?」

 

後來那個小娃娃慢慢地長大……

 

「跟我一樣大嗎?」

 

燦藍的眼輕闔點了點頭,輕聲回答是,隨後又翻了一頁。

 

小娃娃變大娃娃的時候,家人們開始想跟他說出真相,但卻不知道怎麼開口會比較好。

 

子禕,你如果是這一家人的話要怎麼開口說會比較好呢? 

 

「他們都很喜歡小娃娃所以怕講錯、會害他傷心是嗎?」歪著頭詢問著,臉蛋兒紅撲撲地,煞是可愛。

 

家人們很重視這個意外的家人,他是上天給的小禮物,他們想跟他說無論是甚麼樣的事情,都會是一家人。

 

「小爸,大娃娃不會哭的,因為你不是說都是一家人嗎?」

 

那你覺得應該怎麼說比較好呢?

 

「講實話呀~大爸說過說實話比謊話好,實話永遠都站在那裏不會變的,可謊話每一次都會變上不同的衣服,到最後就沒人信他了。」

 

但是大娃娃似乎發現了。

 

「發現了甚麼呢?」

 

發現了自己有兩個爸爸卻沒有媽媽,大娃娃開始問起了問題,他發現與同學的不一樣。

 

微攏眉,「小爸知道了?」

 

嗯、你大爸先發現的,生氣了嗎。

 

「不生氣、可、可是,我怕......」孩子低著頭,雙手緊緊揪住被子,泛紅的眼眶連帶著微紅的巧鼻。

 

輕柔的抱住孩子,輕輕地左右搖晃。「不管如何,我們都是你的大山。」

 

「嗯。」

 

「不要改變自己、也不用太客氣。」

 

「好。」

 

 

 

 

 

洛子商在客廳裡給自己倒了杯牛奶喝,聽見關門的聲響就見白衣正拿著書本走向自己,挪挪坐的位置往自己身旁拍了拍。

 

「怎樣了?」

 

「他接受,不過我想明天還是需要給他慢慢的說。」

 

「呵、就說我寫的故事,小朋友一定會哭著說要孝順我倆的。」

 

「......故事裡太多贅詞,我去掉了。」

 

「啊......?」

 

「總之效果有達到,子禕也睡著了,剩下的明天再說。」甚麼叫那個小娃娃越長越像他越長越帥氣,還有聽到身世痛哭流涕的說會孝順一輩子,還有甚麼對兩個爸爸愛到不行之類的......。白衣看到書上寫的詞彙,一度噁心到唸不太下去。

 

「那你呢?甚麼時候才要去面對鷲默心?」

 

淡淡地,嘆了一聲。「或許我沒有辦法立即地叫她一聲......但我會努力。」

 

「那好,明兒個買個伴手禮,下班後一塊過去。」

 

「子商,你......」

 

咕嚕嚕的把牛奶喝完,在嘴唇上留下了一圈的白,本想疑問洛子商說的話,卻先被弄得開笑起來。

 

「我說娘子啊,咱們去拜訪丈母娘哪有女婿不到的道理在。」倒也不在意白衣的笑,隨意抹抹嘴像個孩子一般誇張的擠眉弄眼。

 

「再說了,我怎麼可能放你一個人在那裏,讓你們母子倆沒話題又放一起乾瞪眼的。」

 

「嗯。」

 子商,謝謝。

  謝謝有你。


柳韻起,風吹筆暢聞墨香。

楓映紅,江流帆過把曲唱。

梅初綻,雪華冰薄透鏡藏。



茗茶歲月好時光。

茗楓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0072&aid=52597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