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洛水寒月
市長:風陵憶雪  副市長: 逸霓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文學創作同人創作【洛水寒月】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不分版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恆之一
 瀏覽712|回應0推薦0

逸霓
等級:6
留言加入好友

多配對,個配對私心所致,皆短篇。

 

 







{一}瀟瀟X半花容             {二}東陵少主X莫召奴

{三}四無君X金子陵         {四}劍子仙跡X疏樓龍宿

{五}塵道少X公子雨         {六}憶秋年X風之痕

{七}洛子商X白衣劍少     {八}一步蓮華X蒼

{九}羽人非獍X慕少艾      {十}臥江子X銀狐

{十一}素還真X慈郎          {十二}金小俠X沙羅

{十三}屈世途X青衣宮主 {十四}金鎏影X紫荊衣

{十五}藺無雙X練峨眉




壹 . 殘雨


身著黑色的衣裝俊俏男子,坐在草地上,右手不知道是在做著甚麼事。


佾雲在遠處看見了這個景象,嘴角不禁一勾。


「怎麼每次你都這麼早到、一個人、不悶嗎?」走上前、袍子一拉高,就坐到了半花容的對面。


「哈哈哈、你早到就早到,也別拔草阿。這附近可沒讓你洗手的地方,瞧你的樣子好像我們遲到似的。」


挑挑眉、仰起頭本來打算對佾雲回話時,就聽到暴風君的聲音,忍不住一笑,從袖中拿出了紫色的水袋,轉了開、洗了洗右手。


「沒水就不能自個帶水洗嗎?」


「呃…….。」瞬間語塞。


「噗嗤、暴風君啊,難怪天紅老說你沒智慧,我們四人裡頭就屬半花容最細心了,帶的東西常常也是最多的……」


「對、對、對,該帶的也帶,不該帶的也帶。」沒發覺佾雲的暗示,暴風君還邊說邊點頭。


瞬時四周雨點紛飛,佾雲見遠方紫影到來,看著半花容站了起來,就悄悄的離暴風君遠了些。


「哪些叫做不該帶的、你今天就該給我說個明白。」拍了拍身上的草屑,直往暴風君追去,暴風君看狀況不對,趕緊也跑了起來。


「哇哇哇、佾雲──救命啊。」



這回居然是繞著樹跑,真是好笑。


佾雲懶懶的靠在瀟瀟的肩頭上,看著瀟瀟依舊皺眉的一貫神情裡多帶了些不同的模樣,他也笑了。



「…….暴風君又鬧他了?」


只見佾雲笑了笑搖了搖頭、似乎是笑的難以停歇。


「你這回真晚到,有事耽擱了?」


瀟瀟望著前方玩鬧的兩人,「……嗯,路上救了人。」順便搖了搖手上拿的兩罈酒和兩包用油紙包起的東西。


估計是熟食,挺香的。


佾雲接過一包,好奇的打開看看,訝異的發現是是已經切片好的烤雞,怪不得有著烤肉香。


「沒有竹箸,怎麼吃阿。」說著不禁開始腦補四人的抓肉相,徒地覺得惡寒。


瀟瀟依舊視線停留在他倆身上。「半花容會帶。」



「什麼啊、原來你早跟半花容說好了。」恍然大悟貌。


「……無。」


「沒說好就知道了?」說完後頓了下,這次佾雲想了想、倒也不無可能,他倆默契還滿好的。


瀟瀟默默地收回視線,佾雲發現瀟瀟已經打開了兩罈酒的紅布。


「不等他們…….?」佾雲正要說時,發現他倆早不知啥時停了追逐戰,往這裡走了來。


「可惡啊───你們太沒義氣了,居然放我一個人被追著跑、自己就開始吃了!」


「這兒沒竹箸,哪能吃啊。」


「這還不簡單、一邊用手抓肉一邊喝酒才是人生一大樂事。」暴風君爽朗的哈哈笑了幾聲,可惜就是沒接收到佾雲鄙視的眼神。



眼見半花容從袖裡拿出了淺紫帶粉的錦帕,裡頭貌似微鼓著,輕巧的打開來,佾雲對著瀟瀟跟半花容各看了一眼,笑了下。


「真帶上了。」


「什麼啊?」半花容遞給了佾雲竹箸,一邊擦了擦另一對竹箸,再遞給了瀟瀟,看在佾雲眼底,總隱隱覺得不安。


好像……細心過了頭。


「為什麼他們有,就我沒有。」暴風君大聲的哀嚎,讓佾雲回過神來,失笑的搖了搖頭。



應該是我多慮了吧?



「不是有人說抓著肉豪邁嗎?」


「那是佾雲說沒竹箸嘛。」哀怨的看佾雲,佾雲只是聳聳肩。


「偏心、偏心,給了佾雲的都不擦,給了瀟瀟的你還特別用水袋裡的水洗一洗還擦一擦,佾雲、你說這是不是偏心。」暴風君像發現稀奇物似的大喊著,貌似希望佾雲也能跟自己站在同個陣線上。


挑了挑眉,真沒想到暴風君也有注意到。「我還是乖乖吃東西就好。」


聞言,半花容的手停了下來,微顫了下,復又拿出了酒杯將酒倒了進去,低頭說了一句話,幾近聽不到的話語、佾雲卻聽到了,下意識望了下瀟瀟,見瀟瀟一點反應也沒有,覺得應該是自己錯聽了,復又低頭喝起了酒。



雨伴雷霆,是應該的。


……………………

…………………………………………………


雨伴雷霆,是應該的。



…………

…………………….

…………………………………………………


無端飲卻相思水,不信相思想殺人。

 

                                   (完)





貳 .冬末


眼前一片梅林,腳踏石階,莫召奴忍不住拿著扇柄敲了一下自己的頭。


雖然承認是滿丟臉的,不過他確實是因為被景色給吸引住了,才不自覺的一步步走了進來,看到整片如夢似幻的梅林時,忍不住驚歎了一番,但是也不能掩藏這目前的現實。


他;莫召奴,做了跟剛來中原時的狀況一樣。



迷、路、了。



在梅林裡,走過直路、彎路、橫路,無論如何都會走回原點 ,頓時明白這片梅林還是個小設了些陣法的迷林,乾脆就坐在某個大石上,東望西望的思考如何走出。


原想冬盡春初,一整片不凋零的梅花,足夠令人好奇,想來無事闖入也是自己沒事找事做的……..唔、報應?


不凋零的梅林,他想這裡的主人應是愛梅的人吧。

雖是小設陣法,卻也無傷人之意,想是與自己的心築情巢一般,不喜他人打擾罷。


想來,低笑。


頗有異曲同工之妙,不過自己可沒辦法對這片迷林生氣了、畢竟這兒確實是個良景。


難得地、想自己主動認識擁有這片梅林的主人。


不自主地感到有趣。


淨白的扇子在召奴的手裡開開闔闔的,倏地唰啦一聲,闔起手裡的扇子,站起身來,拱手一揖、薄薄粉唇露出一抹淺笑。


「莫召奴路經此地,不意被美景吸引佇此,無唐突此地主人的意思,若有冒犯、莫召奴在此致歉。」



千古誰堪與伯仲,少時落梅殤,今越紅塵亦悠悠;

一朝白首望平生,不見東風殘;只見九州萬里行。


一抹白髮人影,自眼前不遠處隱現,渾厚的音嗓悠悠然地吟出詩號,便向莫召奴頷首。


「言重了,昨日夜觀星象,便知今日該有人到此地一遊。」那人面色從容、手裡還握著一朵梅花。


有點與想像中的離了那麼一點、該說比想像中的年輕罷。「那麼是我被您引入此地了。」稍頓、淺笑。「對此、先生認為是好是壞?」


進來是好事、還是給惹麻煩了?


「非是引入,此為自然。」水波的眼眸裡帶了溫度,似是無聲的歡迎。「好壞與否可重要?」見莫召奴頓了頓、輕皺了皺眉,不知是在思考著什麼。


「在下東陵少主,吾友可願隨吾入內煮茶閒談?」又道,方看莫召奴有那麼一瞬眼瞳放大了一般,他僅是一抹微笑,不等回答,便自顧地自莫召奴身旁擦身而過。


莫召奴隨即跟上了他,與他並肩行走。


「緣也?」大大的雙眼,雖問、卻隱含笑意。


「緣也。」水色的眸子,眼底映出莫召奴那一抹淺笑,彎上了嘴角。


                  (完)


///////////////


  其實我還是喜歡瀟半的,雖然對他們的印象大致上是被風陵拿給我看的mv來底定的(笑。


不可否認風雨無情和你的名我的命,曾經撼動過我,因而有去注意他們的那時候的一些劇情,然而歲月流逝、說實話在寫這篇時很怕把人物給寫壞(泣,半半不要半夜來找我喔,要找就找佾雲,我是用他的視角來寫你們的QQ。


雖然瀟半文我是看得滿少的,應該說當我喜歡這配對時才發現風頭早過了不久(?,寫著一篇篇不同的配對,也是希望自己還能記得這些存在,好吧、其實我是因為在論壇上越來越難找到有寫舊角的配對,於是就……..咳。(默默畫圈圈。


東莫、冬末,嗯、我承認我很偷懶的給諧音了(笑倒),現在想想好像滿多喜歡的配對都是妳拉進來的XD,可是我喜歡的配對卻很難把妳給拉進來,可惡。(只好默默的偷掐某陵的脖子了。)


至今還是很遺憾劇中召奴的話對東陵造成了傷害,但卻是萌點(告非,當初喜歡東陵的程度記得是大過於召奴,不過現在嘛…….(遠目。


好的、我基本上滿記恨悅蘭芳的那一刀的,可是卻又無法討厭悅蘭芳(泣)





本文於 修改第 3 次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0072&aid=47297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