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洛水寒月
市長:風陵憶雪  副市長: 逸霓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文學創作同人創作【洛水寒月】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不分版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白狐傳(二)
 瀏覽435|回應0推薦0

逸霓
等級:6
留言加入好友
昔有白蛇與許仙在橋上續緣;今有白狐與痞子在同橋上邂逅。


自那天起,那名白髮青年倒也沒在轉化成狐狸,倒是特別的下了山,打聽著那人的消息,不知道那人是太有名氣還是怎麼的,隨意的打聽也可以打聽到那人的一堆消息,只是不知怎地每當自己過去詢問的時候,無論男女臉頰上都會帶著淡淡的紅團跟不明的興奮感,讓白髮青年臉上的表情更覺佈滿冰霜,如此看來白髮青年似乎忘了狐狸的本性,此時一道熟悉的低柔嗓音自前方打來,讓青年直盯前方著看。

身著黑衣亦帶著墨綠色的那人,就在那前方的攤位上,不知道在嚷嚷什麼。

「我說小蜜蜂阿,你也別這麼小氣行不行,想多買幾瓶蜂漿都不能阿?」

粉色的衣著,黑色的頭髮綁了一些辮子的女孩,嘟著嘴巴就環手抱胸,揚揚下巴。「本姑娘說不行就不行,貨量就這樣了,要是全給了你,其他人的預購量本姑娘怎麼給。」

「養蜂人家實在是太少了,不然我就可以買完一家找另一家了、唉。」那人肩膀微垂,一臉哀怨樣子,貌似十分喪氣。

「別給本姑娘玩啥子的激將法,我說不行就不行,臭駱駝,你是存心來找碴阿!」

「冤枉阿~」那人倒是嘴巴說的跟表情大大的不符合,咧著欠扁的大大笑容。
「我這可是為妳們家多賺些錢呢。」

「少來,明明就知道每年的蜂漿有一定的數量,還想多拿~不是故意,難不成本姑娘還要當你這駱駝是個好心人士。」

那人點點頭。「那是當然,而且趁此機會讓妳好好宣傳妳們家的蜂漿,妳瞧,我這不就叫做日行一善,我洛子商果然有個天生的好心腸,既帥又好心真是這裏難見的好男人。」

「呸呸呸,你不覺得丟臉,本姑娘還要面子呢,哪有人對自己可以自戀到這種程度的!」

那人撥了撥頭髮。「這叫有自信,哎呀~你們女孩家是不懂這種感覺的。」

聽見這種像似吵架,其實根本是在鬥嘴的畫面,讓白髮青年忍不住的想自己的皇弟跟自家師尊的吵架模式,雖然回想起來好像都是皇弟自己單方面的吵就是了。

忍不住彎起的絳唇,去掉了臉上的冰霜,多了些祥和。伸手摸了摸自個額上的紅痕,想起師尊曾說過這紅痕是來自兩百年前的時候來的,當時的事問師尊也沒弄明白,但是一但靠近那人,自己就覺得額上的紅痕微微發燙,不知道是錯覺還是……。

還在思考著,卻發現那人不見了,藍眸四處張望,這才發現那人走進了一條小巷子裡,於是尾隨其後,走過了大大小小的巷子,而後又走到了人來人往的橋道,不禁讓白髮青年懷疑是否被發現了,要不怎麼拐來拐去。

一隻手從後方拍了拍白髮青年的肩膀。「老兄,就算我洛子商人見人愛,也別做這種跟蹤的事情,這樣可是會讓我想歪的。」

赫!他剛剛不是進了一間小店,怎麼會!?

「哪,老兄你是否該給我個回答?例如在市集調查我的事,嗯?」

「…這附近只有你一戶為洛氏嗎?」總不好說,是為了報恩跟這紅痕的謎團吧?

「這嘛似乎是,你可別說要來認親的,我這一窮二白也不過就這張皮相算得好看,雖然我是覺得你長的也挺標緻的就是了。」

對於被一語道破的藉口,瞬間想讓白髮青年在心底撫額。「我…」

「嗯哼?」

刷啦一聲,倆人皆傻了眼,大雨說下便下,橋上的人無不趕緊拿東西擋頭,要不就淋濕全身的跑著。

眼前也僅剩他們倆個還當站在橋上不撐傘的傻子,只見洛子商一袖掩上了白髮青年的頭,讓白髮青年愣了下。

「濕了,無妨。」

「可我就想幫你這樣擋。」燦爛一笑,又道:「橋下那裡有個亭子,我們就進去吧。」

白髮青年微皺眉頭。「都濕了,有無差別?」

洛子商挑了挑眉。「你想被雨水打疼,當然是沒有意見,可我還不想當傻子。」

相視不語,笑燦的眼臉,在滂沱大雨下更顯清晰,說不清心裡的異樣感覺,想開口說話,卻又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走啦走啦,我看兄臺也是個聰明人,就當我們去亭裡說說話、聊聊天,交個朋友,至於你調查我的事,我也不是什麼心胸挾窄的人,只要不是來尋仇的就行了。」

一邊說著,還不忘一手遮著一手拉住白髮青年的手臂,一面燦笑的走進亭子裡,雖然倆人全身狼狽,但在進去的時候,居然倆人同一動作就是拍拍身上,轉乾自個的袖子,猛一抬頭看到彼此對方的動作都忍不住笑了出來。

「哈哈,兄臺不是說都沒差嗎?」

知道洛子商指的是方才的話,白髮青年若無其事的坐在椅上,洛子商倒也不在意的坐到了他的對面。

「……習慣。」

洛子商倒覺得這人的性子很有趣,先是面無表情看起來就是拒絕被靠近,一副冷冰冰的模樣,然而在笑的時候,又如白牡丹綻放一般那樣誘人,兩樣風情倒在今天都讓自己給吸引住了。

「看兄臺說話的口音,似乎不是這裡的人哪。」不是疑問,而是肯定句。

白髮青年顯然是有些慌張,先是皺皺眉頭,欲言又止的樣子,最後才對上那咖啡色的瞳眸……。


『你真是讓我拿你沒轍阿。』

……………
……


突然在腦海中顯現的片段,與眼前的人相互交疊,愣了下,微微搖頭。「怎會如此?」遂又忍不住撫額。

以為對方不舒服,洛子商一手放上了青年的額,卻見對方驚愕,雙眼睜大的看著自己,忍不住一笑。

「放心,駱駝是草食性動物,不吃人的。」眨了眨眼。「這麼緊張阿,難不成你很少同人這般接觸?」

被說中的青年,瞬間不知道怎麼說才好。

耶~難不成說中了?  

洛子商偏了偏頭,心底忍不住的竊笑,順便思考等雨停後是不是該去賭坊賭一把,玩個一夜致富。

突然的真氣流傳,慢慢的自他的溫熱掌心傳自那一筆紅痕的額、後腦、雙臂,在見對方的掌心抽回,心底卻泛起一陣莫名的黯然。

「能力是比不上那江湖上的江湖人,不過防身、助人還是有些助益的,兄臺不介意吧?」

藍色的眼睫輕顫,彿如在雨中還飛舞的彩蝶,讓人難以離眼。

其實這點雨對青年來說,只要動用真氣禦用,根本也不會濕,純粹是懶得用,再來就是自己並不討厭雨。

望著亭外雨景,藍眸半闔,直起身子,若有所思的模樣。

然;這樣的情景,在洛子商的眼裡,卻彿如空靈清美的玉蓮,與雨中的橋道,連帶著雨和著輕風吹送,飄盪的白髮,舞動的衣袂,似是潑墨的畫,融合一體,毫無怪奇之處,不知怎地,自己也不捨得喚醒這一幅水墨丹青。

「……多謝。」

猛地驚醒,收起那恍神的樣子,無意卻又泛起眼中的情愫,彎眉勾唇,沒留意到白髮青年眼中的驚愕。「兄臺住附近嗎?」

又是一問,頓了下,不過這次倒是有了回答。「…嗯。」山中應該算吧?

望向亭外不知何時停下的雨,白髮青年與洛子商錯過了身,滑過頰邊的銀色髮帶,飄落在自己手裡,兩人默契輕語。

待那白影走過了橋,洛子商才像是大夢初醒般,低眸碎語,摩挲著手裡的銀色髮帶,笑得開心。

『洛子商。』

『…白衣。』


白衣,我們還有緣相見吧。

(待續)
////////////////////////////////

終於終於~讓他們的名字出來了(不就你搞的嗎?,雖然是爛梗,但是還是寫哩==++,因為仿白蛇咩XD,不過我現在很認真的思考白蛇怕雄黃,那白狐怕啥阿!!!???(抓頭,有沒有人可以提供0.0的XD~


以下是自己心情寫照(毆飛





人生的路可以很廣也可以很窄,面對現實的抉擇,勢必有得有失,或許真的不知道要多久才能熬出頭,卻也只能硬著頭皮的向前走,過去一直在逃避的路,這次似乎要去面對了,雖然很煩惱,但心底卻又有莫名的雀躍,或許要趁年輕有精力的時候,要好好的挑戰自己的可能性吧,這條路說不畏懼真的不可能,曾有段時間放下自科,也是為了逃避那份責任。

其實我並不討厭小孩,當然只要他們不哭不鬧的話,我會更高興(淚),曾經也實習過一段時間,發現孩子的好動不是自己能掌握的,或許你前頭好好的注意,後頭的孩子卻偷溜掉了你的眼界爬高爬低,等到磕到了頭、跌了跤,才嚇一大跳,驚覺自己的不足。

現在是小磕碰,萬一真出了事怎麼辦?老實說真的會怕,孩子是一條命,需要細心敏銳,如今再去重試這條路,多少還是很惶然的。

但是不闖又怎麼知道行還不行?

小朋友就像是披著天使皮的小惡魔,有時也真的是拿他沒法,可是當你辛苦的教他們洗手、穿鞋、折被時,當他們用著童音高興的把腳抬高高告訴你他會穿鞋了又或者把手乖乖擦乾開心的說自己沒玩水然後說是誰誰誰玩水的時候,自己又會覺得很高興。

很矛盾的情緒,不想放棄自己手邊的東西,卻又要二選一……。

好吧~只能攤手了。
如大海一般的深邃,從那時起我便沉浸在你的眸底之下,無法自拔。



<按圖進入>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0072&aid=46469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