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洛水寒月
市長:風陵憶雪  副市長: 逸霓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文學創作同人創作【洛水寒月】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不分版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白狐傳{一}
 瀏覽399|回應0推薦0

逸霓
等級:6
留言加入好友
 
前言:

嗯,這次的文算是應景文吧,故事多少是打算仿白蛇傳,於是跑出了白狐傳(毆飛),當然現在好像看不出來哪裏像了(喂),輕鬆看,這裡倒沒拉出啥朝代之類的就是了XD,唔、角色性格不保證原劇就是了(抖),因為我也不知道會寫成怎樣(告非!),呃、該說慎入~~~(先躲)

////////////////////

大劫貴人

白藹藹的雪,覆蓋了整片大地,雪白的地面上卻有一個很奇妙的小雪丘,仔細一看還有些動作。

小雪丘先是左右輕輕搖晃,而後的白雪落下,漸漸地瞧見了快要與這雪白相融的銀白毛色,小動物先是抬起頭,習慣性的甩甩頭把剩餘的雪盡於飛散,雪白的雙耳裡還帶著淡粉的膚色,動了動耳,湛藍的眼瞳卻好似還沒醒來一般,呆呆地直視著前方。

……睡到冬天了阿……。有著三條尾巴的雪白狐狸,看著四周被雪覆蓋的景象,似乎還不是那麼適應,腦海中還在消化著睡著前跟現在的景樣。

其實這裡原本是一片的花海,至少春天的時候是這樣沒錯,而他本身也沒什麼冬眠的習慣,只是因為師尊的一句:”你的大劫即將落下”要自己找個地方好好地睡,最好可以睡過那大劫的時間,當時也沒多想就找了個漂亮的地方護好自個的元神便睡下了,哪知道不曾睡這麼久的自己還真的睡掉了快整個四季。

劫難過了嗎?

雪白的狐狸習慣性的搖擺著那三條尾巴,抬起右前腳,彎著像招財貓那樣,磨蹭著毛絨的右頰,不自覺的雙眼瞇了起來,貌似很享受、舒服的感覺。

怎麼樣才算過了,其實也不怎麼的清楚,此刻也只能繼續疑惑的發呆,認真思考著該不該回族裡問問師尊,還是問問娘親?

徒地,踩著雪的腳步聲,讓狐狸敏覺的搖動雙耳,看向那方才發現那裡有人穿著蓑衣,手上還拿著弓箭,顧不及為何在這嚴冬裡還有獵戶出來打獵,遲鈍的感覺立馬消了一大半,頭也不回的跑了起來。

咻的一聲,箭支就在自個面前,一邊躲避一邊聽聲,嚴冬讓自己的感覺變的比平時的還鈍,跑的速度自然也沒像平常時候的快,突覺右後腳被箭支劃過的一陣麻感,知道是被傷到了,也只能更賣力的向前衝,可卻沒注意前方的人,就這麼的一頭撞了上去,只覺腦袋昏天暗地的,想重新站起來的時候,就發現尾巴被人握著的感覺,接著就被憑空吊了起來,狐狸反應性的掙扎,卻見那人笑了幾聲,

「難得見到藍眼的漂亮狐狸哪!」哪知這麼一說,手上的狐狸更是動了更大,那人看了下,還對上了他的眼,輕道。「不會扒下你的狐皮的,相信我。」

一下,便乖乖的不動,那人卻見獵人一來,就這麼的改變手握尾巴的方式,反倒抱在懷裡,狐狸的嗅覺靈敏只覺聞到漫漫的中藥味,相當溫和的味道。


「小子,那隻狐狸是俺的!」獵人昂聲道,看著這個男子只覺是壞了大事的程咬金,偏偏他還帶著溫溫的笑容,不好去搶,只得用氣勢壓壓對方。


「耶~這位兄臺,老實說這隻狐狸可是我圈養的,哪能就這麼被你給帶走。」一語,狐狸抬起了眼眸,直盯著那人。

「哪可能!!」

男子順了順懷中狐狸的毛,當然有發現小傢伙身體僵硬了下,貌似很不爽給他梳毛,不過倒也沒直接跳下抗議就是,男子聳了聳肩。「瞧,如果我不是養的人,有可能會乖乖的在我懷裡嗎?再說,兄臺不覺得在這種時候會找到這隻狐狸有點怪異嗎?」

獵人一聽,有點生氣,卻又無法反駁。男子一見,還是掛著那招牌笑容,一手往自己腰間的錦曩給拆了下來,居然是遞給了獵人,見狀狐狸的眼眸倒沒了方才的淡冷眼神,獵人倒也沒再說什麼,僅僅說了一句管好你家的狐狸,就走了。

直到獵人身影不在,狐狸這才打算跳出那人的懷裡,哪知道會被那人給按了下來,只得又望了望對方,那人蹲了下來,一手把自己按在懷裡,一手卻從寬大的袖子裡握住了一瓶小瓷罐,接著用拇指打開了軟紅布,將白色的粉末灑在狐狸受傷的後腳上,再把狐狸放了下來,只見狐狸也沒想跑的動作,居然是坐著看著對方,那人笑了笑,也跟著坐下。

一人一狐對望的感覺似乎還不賴?

那人撕下了自己袍子的一角,狐狸倒是默契似的向前,乖乖的讓對方綁著自己受了傷的後腳。

「哎呀,看來人家說的挺正確的,貓跟狗都很有靈性,狐狸更甚之。」

似乎不爽被貓狗放在同一類裡,狐狸用著兩隻前腳挖雪的雪花噴的對方全身都是,對方反而笑的更加的大聲,好不容易停下了笑聲,定睛一看這才看到藍眼狐狸正坐著,偏著頭定定的瞧著自己,實在是十分可愛。

「好啦好啦,別再用無辜的眼神誘惑我,這樣我可是會真的把你給帶回去圈養的,哈。」

才說完,狐狸就用那尾巴直接狠狠的甩上那人的腿,那人卻反應更快的翻了身躲過,導致狐狸只能用怨憤的眼神瞪他,好似在說:誰去誘惑你了的不滿情緒。

男子看了看,一會便起身拍了拍身上的雪,拉了拉下領。「我說狐狸老兄,可別再被抓到了,這次你可是剛好遇上我想出門散散心,要不然這會你可能就會成了市集裡狐毛大衣了,呵呵。」溫潤的咖啡色眼眸對上清冷的藍眸,彼此也不曉得心緒,倒也有趣,眨了眼一下,那人一個轉身,右手抬起五指揮了揮,頭也不回的走了。

餘下只有沒被雪給覆蓋的腳印以及自身的狐狸掌印,看了下,隨後漸藍帶白的光輝包覆在狐狸周圍,待光芒漸散,只見一名白髮青年,身著輕便,眉間帶著一筆紅痕,一腳不覺地貼著了方才那人的腳印,靜靜佇立在滿是雪花飛散的雪地和著隨風輕揚的銀白帶灰色薄透的披風……。


{待續}


/////////////////////

以上就算沒報出名字應該都知道是誰了(笑倒),真是靈感一瞬的東西,突然就有種衝動想寫,想試試玩看看章節標題式的寫法,就不知道有無成功了(聳肩),至於會不會端午就寫完,這是不可能的=ˇ=,雖然我本來想的是短篇,但是不知道為啥結構越想越廣~囧,加上現在電腦終於是性能變好了=ˇ=||,不會再有打不出字的窘境,所以就很放心的打字了(這哪招),真想在現實中摸摸狐狸尾巴(捧頰),那麼感謝觀賞^Q^~(拱手一揖)。


如大海一般的深邃,從那時起我便沉浸在你的眸底之下,無法自拔。



<按圖進入>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0072&aid=46456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