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洛水寒月
市長:風陵憶雪  副市長: 逸霓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文學創作同人創作【洛水寒月】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不分版 字體:
看回應文章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只願此刻,永遠...】上~~(晚來的洛白聖誕文)
 瀏覽819|回應4推薦0

水憐影===影小蹤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阿雪、秋雨雨~~~~~~

真得是好久沒來拜訪了=/////////=想說難得有寫文就來貼吧!(被毆)

一點也不甜的一篇洛白=3=+

不過還是要祝洛水寒月的姐妹聖誕快樂喲~~(ps~歹勢!有點晚到!)

初見他時。

是在鳳形山劍痕比劃之事傳開後,只要是習劍者,幾乎都會想來一觀究竟。

「怎麼?你也對這劍痕有興趣?」

薄唇勾起一抹雅痞笑靨,洛子商細細地打量著眼前人。皓髮勝雪、白衣淨潔...
一張堪稱精緻的臉,領子規矩到連第一扣都扣上了~~是怕人非禮不成?


....他老子肯定是個頑固的老頭兒!


須臾,回眸淡斂了一雙天水淨藍,淡淡地望著眼前男子。沒有絲毫情緒...
一旁的僕人劍理倒是挺身而出,替自家主子回了句:

「怎麼?看個劍痕犯著你了?」

嘖嘖!!連護衛都帶了...看來他一定常被騷擾~~也難怪啦!那張臉怎麼看怎麼秀氣....

「話說這劍痕~~可是劍痞憶秋年與魔流劍風之痕所留~~~只要是劍者都會
  想要前來一觀!當然啦!能找到比劍的對手更有挑戰性!我叫洛子商!哪!
  小子!你家主子叫啥名?」

在心底暗暗感嘆後,抱著劍一邊說話一邊緩緩接近,直盯著那雙冰陌的藍瞳。
白髮的主人倒是不怎麼領情,淡斂了眼後便走人了!

「我說你這痞子!猛盯著我家主子瞧是怎樣?小心我一腿踢飛你!」

見自家主子離去後,趕緊追上去後邊跑邊放話警告!


「我說啊~~你家主子有雙好眼神~~不過可惜了眉間緊了些~~~如果笑一笑會更好!
  喂、喂~~~~等等啊!等等!怎麼就這樣走人了?呿~~真沒意思!」

洛子商連話都還沒說完....那白色身影早已不見蹤影。


之後洛子商尋了很久,在江湖上也沒見著什麼新面孔。
日子久了,也就淡而化之了...


再次見面------已經是數月後的事了。

那時我閒來無事便到河邊垂釣,等呀等的~~~怎麼都等不到魚上來!
真真是磨光我洛子商的耐心!!嘴裏叨了根草,無趣地正打算拍拍屁股走人時~~~~
眼尖的我頓時就發現遠邊大石旁緩緩出現的白色身影-------

---------正是我心心念念的那抹白影啊!!


二話不說馬上把釣竿魚簍外加我洛子商這個人一併以光速飛送到某人身旁!!
落地後還帥氣地撥了撥我最滿意的瀏海,擺了個最帥的出場姿勢,說了句:

「嗨~~真巧啊!」


抬眸,淡淡地望了眼洛子商後,隨即又靜靜地梳理著那瀑皓髮。

「怎麼?你來河邊梳髮呀?我正好來釣魚呢!喲~~你那個難纏的僕人怎麼沒來?」


「比劍。」


突然,一道沉柔的嗓音淡淡襲入。頓時讓洛子商瞪大了一雙眼!
一張淨美臉龐緩緩靠近,天藍眸底一樣映不了天,映不了地....


「你想跟我比劍是吧?我答應你。」

「怎麼會突然...?」


然後,洛子商看見那人勾起一抹笑,悽絕又滄然....


「比完劍後,你就會走吧?」


隨後,又是一張冰冷絕情。


---------他不需要情。魔劍道少子不需要....


「那也得告訴我名字吧!」

明明...見著了他的笑不是?


「沒必要!」


「哼!本大俠才不跟無名的劍者比劍!」

為什麼....心底又有股莫名的艱澀...
...他的笑容,原來竟是如此揪心...


「你?!」


「不說是吧?不說我就跟定你!」

大咧咧地扯了一個痞笑,作勢要拉住雪白衣袖。
隨後,沉柔的音調才緩緩地吐出四個字:

「白衣劍少。」


「那好!記住我的名字哪!洛、子、商!」

玉璃頓時一出。墨色身影直飛雲霄----------

此時的白衣也拔出異端隨後而去。

頓時半空中發出陣陣兵器相互交擊之聲,一黑一白亦如流雲般交纏鬥劍!
一來一往一去一回間更是招招不相讓,是遇到競爭對手的快意!


而這方洛子商一面應對,一面藉機問著:

「你那僕人怎沒來?」

「沒聽到他那口牙尖嘴利還真不習慣哪~~」


抿唇,白衣只是沉默、再沉默。蹙眉,而後劍更快!
洛子商見狀心裡更是焦急,頓時又接了幾招後舉手投降,逼得異端停下!

「喂喂~~停、停!!我不想比了!呼呼~~~喘死我了!!」

媽呀!再比下去本少俠會先斷氣!這小子今天吃錯藥啊?


「怎麼?結束了是嗎?那我走了。」

話完,轉身便決定走人。然後又被洛子商一整個雙臂大張死死堵住!

「等等等等!!喂喂~~我說你也太不夠意思了吧?心緒浮動還敢跟我比劍?
  簡直是找死嘛!!要不是我及時喊停!現在倒在那邊的可是你喔!」


「那又如何?」


「什麼叫那又如何?到時候我可是會心疼死喔!疑疑?等等!!你肩上是怎麼了??
  你、你流血了?!」

突然,洛子商發現白衣肩上滲出的點點紅暈後,頓時瞪大了雙眼!

不、不會吧?我方才可沒傷到他~~~~怎麼會流血?!

而當事人則是一臉冰漠,彷彿這傷口沒什麼大不了,只想儘快離開。

「無妨。」


「不行。我一定要帶你回去包紮!」

心裡愈想愈不對,洛子商一把拉起白衣就要走,卻被白衣制止住。


「你不必管我!自已回去吧!」

為什麼這個人還不走?自已不是已經跟他比過劍了麼?


然後,洛子商堅定的眼神則是不容退縮的堅決!


「你認為...我會是那種會把受傷的友人拋下不管的人嗎?」


誠摯溫柔的墨瞳隱隱透著關懷與真心,不容拒絕的擁抱是他執著的證明。
那人擁住自已的雙臂傳來的溫暖熾熱令白衣不禁妥協,緩緩地闔上雙眸,靠入寬闊懷裡。


那是他第一次覺得...在別人懷裡也可以很溫暖。

回到玉離園後,洛子商便愉悅地向白衣炫燿著:

「哪!白衣!這裡可是我的地盤喔!我可是整理得很乾淨哩!!庭園裡的花花草草啊
  ~~~可沒比別人少哪!」

一腳踢開門,抱著白衣進入內室。便輕緩地將人兒放在榻上,急忙找藥去!


「哪!你先坐在這兒~~~我去拿藥!」


而白衣則是睜大了雙澈藍,好奇地望著眼前的每件事物。

微暈的燭盞、竹製的書櫃、桌上的硯台、牆上的字畫,一個小屋裡什麼都有~~~
連庭院也種了許多花草,看得出來主人過得很隨興自在。

待在這裡...會讓人有種舒暢的自在....

之後,在白衣脫下衣物緩緩露出肩上的那道傷痕後,洛子商不禁問道:


「你的傷是怎麼來的?」

...那樣的傷---如果留在那白細肩上就實在可惜了....
可惜了這麼白淨的身子‧...


「任務。」

「任務?是誰叫你去的?」

「魔父。」

「你那個魔父啊!真不是人!!明知會受傷還讓你去?」

「你?!」

「我怎樣?我還想繼續罵哩!沒把別人的命當命!該罵!」

「不准你說魔父壞話!」

拿起一旁的異端劍有些微怒的臉龐一臉薄紅,可卻忘了自身的處境....


「呃...那個白衣.....你你...」

被那張秀美的臉逼近,白淨的嬌軀傳來淡淡馨香,細柔的髮絲擾得他心魂不寧~~~~
最糟的就是那腰間的布料...都、都快掉下來了!!我的媽呀~~~~~~~~


「嗯?」


「你的衣服...再滑下去我會爆炸!」


果不其然--------某人這句話一說完,被踢出來後,臉上多了個紅印....


後來白衣一直都住在玉籬園。
每天跟著洛子商忙東忙西的,生活過得好生愜意。


第一次種花種草對白衣來說根本完全不懂,挖個土也挖到滿臉灰泥!
直讓洛子商笑彎了腰,然後又玩心大起騙著白衣說:

「唉呀!小白!你左臉也有泥!我再幫你弄點在右臉好了!這樣多對稱!」

邪笑著用那沾滿泥的雙手,故意往白衣臉上沾去!

「你?!」

氣詐的白衣見狀連忙也沾了泥直追著洛子商跑!!

可惜兇手早已逃之夭夭~~~~~

「嘿嘿~~~追不到追不到!!」


「洛、子、商------------」


就這樣,一身白衣變灰衣、黑色衣裳也沾得滿身泥!
二張泥巴臉對看後,最後都不禁雙雙捧腹大笑!


後來的一天。二人一起寫書畫畫兒著,寫著畫著突然~~~~
墨汁不小心沾上了洛子商的臉,白衣樂得拿起毛筆幫他臉上畫圈!
畫到最後洛子商終於邊跑邊求饒!!

「媽呀!少子大人行行好~~~別再畫了!我這張帥臉啊啊啊~~~~~~~~」

就這樣,逗得白衣笑開了眉,薄紅染上臉龐更加生動。

看得洛子商直移不開眼,只想再多見見那笑容。
不時纏著白衣要他笑給他看~~~~

「哪~~小白小白~~你快笑給我看!你那笑容很迷人哪~~~看得我都心花開。
  記著哪!你可千萬別笑給別人看喔!只有我洛子商能!」


「不要。」


此時的白衣在心底暗暗想著:你以為說笑就笑啊?哪那麼容易!!

後來的某一天夜裡。

睡不著的白衣獨自一人在庭裡走著晃著。

果不其然,在見著了身旁沒了白衣的溫暖,洛子商便急忙起身尋人!
在確定了白衣在自已眼前後,洛子商才放心地問道:


「睡不著?」


「嗯..」


微垂著頸,點點頭,迷惘的眸底幽幽無盡。

洛子商只覺得白衣又在逞強....
逞強著自已別太在意,逞強著不讓別人看出自已的脆弱...


最後,他還是試著開口,緩緩...問了白衣。

「你那個僕人...死了是嗎?」

沉默。又是一逕地沉默...一直到幽幽藍瞳微微斂出絲絲悽楚。

像是在極力克制住自已一般,雙手不住地握緊。

白衣抖顫地咬著唇、緩緩地、艱澀地低喃:


「....他...就在我眼前灰飛煙滅....」


一字、一句,都奮力咬著唇、直至唇上滲出絲絲紅熾...


「過去了..都過去了。把一切都遺忘吧...」

心疼地撫著白衣那滲血的唇,擁著他纖細的身軀,只希望能給他溫暖。

他再也不想見到那雙藍眸映出憂傷...看著他難過,自已也跟著心傷哪...


洛子商深深的發覺...他愛上白衣了。
很深很深的愛上.....




本文於 修改第 1 次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0072&aid=3758950
 回應文章
啊哈
推薦0


水憐影===影小蹤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是啊!可憐的劍理~~~

我看他一定死也不甘願吧?=口=b

(從地底下爬出來的劍理:~~~少子!!千萬別使痞子騙了啊啊~~~(驚叫)

啊哈哈))))

巴掌好啊!我喜歡看洛哥那張帥臉被毆A0A+(樂)

對稱也很妙!!=W=+

總覺得這二隻最後一定會玩到滿身泥巴A0A+

別看小白那冰山樣~~~~其實玩起來也是很瘋的!A0A+

(洛:那是只有對我才會啦A___A+本痞子教的好!)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0072&aid=3789135
推薦0


水憐影===影小蹤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小商~~

看到你的回覆我真得該多寫幾篇了!(笑)

感謝你的不嫌棄啦=w=+

其實是最近又想起了以前..然後不知不覺想寫一開始的洛白。

結果就蹦出這篇了=w=+

為了小商這句話~~~看來我不寫不行了!(苦笑)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0072&aid=3789036
咦壓壓~~
推薦0


逸霓
等級:6
留言加入好友

 

咿呀~~其實該頒給劍理一個最佳配角獎XDXD~~就是這樣=ˇ=洛哥才追到白白押((扭扭~

理:主人~~我的犧牲不是給那個痞子撿便宜的啦╰><╯╬((在地府裡翻桌~

洛哥阿~~收起你的色念啦~~你看看=ˇ=都被巴一個印子了XDXD~~雖然說對稱也不錯((笑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0072&aid=3779729
呵呵~~~
推薦0


洛墨
等級:5
留言加入好友

 

蹤  (拍拍肩)

難得你會交洛白文呢!!

而且精采好看的程度跟黑白文不相上下呢!

請多多加油 趕快生幾篇洛白文吧!! ^+++++^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0072&aid=37656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