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洛水寒月
市長:風陵憶雪  副市長: 逸霓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文學創作同人創作【洛水寒月】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不分版 字體:
看回應文章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淪心 (八)
 瀏覽863|回應2推薦0

逸霓
等級:6
留言加入好友
淪心 (八)

燭火映耀在花雕窗上,左右搖晃著,地上影子也隨著風拉長拉近,兩抹人影沉默著,突然間一陣大風襲來,燭火瞬間成了一縷輕煙。

「此事定要隱藏進行,不可引來後頭的人。」一道,前頭的人點頭,立即往外走去。
黑暗裡,他彎起了一抹笑,消息他會等著,因為他還要看另一個知道的反應,等這場戰事過後,他想看他那扭曲的表情‧‧‧‧。

不守承諾的代價,白衣,你準備好了嗎?

─────────

那日過後,洛子商便在早晨離開了白衣的被子,輕輕的離去。
白衣背過身,其實是醒著的,那晚與他同床共眠,是自己入眠最快的一天,記得洛子商的聲調,緩緩地、富有磁性的聲音,讓他捨不得,聽見洛子商離去的腳步聲,他不清楚洛子商此刻的表情是如何,可是白衣清楚此刻自己的表情,是笑著的。

原來短暫的分離,會引起思念。


後來,白衣順利拔起了祭魔劍,白秋水跟解玉龍也成為白衣的屬下,披上戰甲,等於完全的擔下責任,戰事策略,白衣劍少冷靜的分析,而誅天僅是靜聽,望著那一襲白影,沉思。

不愧是風一手栽培的人,不是嗎?

白衣雖然戰事經驗不足,但最難能可貴的便是在失敗過後,能在短時間作為彌補甚而增進,白衣是個實戰型的戰將,而經驗則可以推進他的實力。

黃沙漫漫,白衣劍少領軍自水路登陸,天策軍似乎也判斷到已在陸上掩上埋伏,兩軍對峙,戰鼓囂響,殺得眼紅。

白衣劍少揮劍直攻,血花四濺,卻染不上白衣的戰袍,突然間感覺到後頭的人影,立即轉身,卻沒想到一個熟悉的紅白相間的身影握住了劍身,白衣瞬而收招不及,待回神過來,那劍身已吋吋沒入那嬌軀,那紅色的鮮血濺到身上、臉上,溫熱的紅色液體,令白衣一愣。

為什麼?白衣內心反覆疑問著,自己的心瞬間疼了。

哀傷的藍眸、滾落的淚水,舉起了手,鷲默心想碰觸,她知道她是沒有資格去接觸這孩子,但就最後一次、就最後一次‧‧‧‧。

若是怨她、恨她,她的心會好過些,這一劍也許是償還對這孩子的愧疚,即使是彌補不足,但默心甘願承受,因為默心認為這一切皆是自己該得的。

過往如浮雲,也許是將死,那一幕幕的畫面就這麼地在她的腦海裡那般清晰,西漠王朝跟鷲族的覆滅,陪伴著多年的憎恨,直到那次白衣在客棧裡救了她,之後又讓她知道白衣是自己的親子,算是老天待她不薄吧,默心苦笑。

指尖碰上白衣的臉頰,相同的眼眸,帶著濃愁。「是我‧‧‧‧欠你太多、太多。」阿阿,天似乎暗了,暗的看不見孩子的面容了,可惜阿~我還真想再看你一眼,對不起、對不起,我是不該這般奢求的。

當冰冷的纖指,觸上了白衣的臉,白衣茫然了,想也沒想地將劍抽出,引起默心的一聲,嬌軀就這麼向後一仰,白衣正想伸手接住,卻有另一個人比他快的接進了懷裡。

亂了、亂了,白衣望著那人強壯的身軀,那人眼中的憤恨直直的對著他,就像是無言的指責。

「主帥,時刻到了,退阿。」前線的消息接到,所以接著的是佈好的計策,白秋水看到愣的出神的白衣,急忙喊著,沒有主帥的指令,魔兵無所適從。

為何要說欠他過多,白衣的腦子亂成了一團,對於鷲默心,他並無殺她之意。不清楚鷲默心親自讓他送入一劍究竟是為何??

那份歉疚的眼神、那份關愛的複雜神情、地讓白衣糾了一整顆心,那份痛就像棍子打在他身上般,那麼清晰、那麼地難以揮去。


白衣退了幾步,接著黃沙谩佈,遮住了他倆的身影,收回心神,舉起了祭魔劍,而後身一躍,入了船,那眼依舊盯著鷲默心的方向,心無來由的煩躁‧‧‧‧。





面對遙遠的西漠方向,就這般寧靜。


孤跡蒼狼抱著鷲默心,坐落下來。「妳‧‧‧太傻了。」為何要這般衝動?親子弒母那又是怎樣的感覺,他替默心心疼,也激起他想對白衣說出實情的那份心,無論如何,白衣都不該置身事外。

此刻的默心,半瞇著眼眸,孤跡蒼狼知道她撐不了多久了。

「王阿,默心終於等到你了。」一句王,蒼狼知道眼前的鷲默心笑的溫柔的原因,他也不敲破,既然錯認那就認吧。

鷲默心碰觸到他的臉,眼中她也見到王的笑容是那麼久違,那麼懷念。「您終於要來接默心了,是嗎?」

話落,觸碰到的手瞬間落了下來,蒼狼低首看著那笑容是如此的單純,原來放下憎恨的鷲默心是這個模樣,那般高雅、那般純潔。

人間;最是情堪不破阿。

「走吧,我們要回鄉了。」抱住那已漸冰冷的身軀,他低聲輕喚。

──────────────

天策大軍直追,不知不覺地被分散兵力,屈世途見不對勁即刻阻攔,天策真龍卻是命令他們不得後退,兵力分散想也知道必有陷阱,雖然在前頭時魔劍道大軍有受到他們的埋伏因而兵力下降,但對此刻屈世途發現似乎是要將他們引入別地,真正的軍隊尚未出頭。

「孤要為眾烈士討公道,哼。」一語,又直追,屈世途感到無奈,前線的消息縱使是成功,卻還是犧牲了一些將士,莫怪龍主的心情是這麼浮躁了。

天策軍直追魔劍道大軍,直到引入發現兩旁軍隊埋伏,眾人一驚,卻早在這包圍下脫逃不能。

接著那抹冷淡的白影伴隨著狂囂的黑影出現在天策大軍面前‧‧‧‧。

/////////////////////

面對山下的騷動,風之痕靜立望著,隨後的老者也跟著望著。

「風仔哪~~」摸摸鬍子,扯了個笑。

「‧‧‧何事?」他越來越搞不懂最近憶秋年的行為,這幾日總對他毛手毛腳,後幾日又難得的要求比武,究竟誰才是想追求劍最高境界的人?

風之痕清楚,憶秋年並不是一個好勝的人,所以一直以來比武都是由他提的,只是覺得這次過於莫名了,總感覺這面前的憶秋年的那萬年不變的性子,似乎變了‧‧‧。

「風仔,在你心中真的只有劍嗎?你確定你的心底沒落下任何人?」這疑問早在風之痕跟誅天變調時就該問的,但看著風之痕選擇自欺欺人的態度,就不敢提出,即使了解風之痕不是這般脆弱的人。

一直以為他能有能力改變他,一直希望就這麼維持這份友情。
可笑吧,都活了幾百年的人了,卻害怕風之痕的離去,而遲遲不敢問也不敢說,若不是最近他家徒弟跟白衣打得火熱,刺痛了他老人家脆弱的心靈,恐怕還是不敢問吧。

衣帶輕揚,淡淡的冷眼撇了過。「何意?」

唉唉唉,就不信他家風仔會遲鈍到這地步,難道沒發現吾的反常嗎?就不信整日跟他吵著比武,他會不嫌煩。

「還記得當年你不否認愛過誅天,不然也不會就這麼心甘情願的當著白衣跟黑衣的奶娘。」

前頭的話他聽著,聽到後頭就整個臉都綠了。「僅是師徒。」這點一定要糾正,什麼奶娘,他哪裡像了。「而且吾說過,吾現在與誅天不過是朋友關係。」難道不信任吾的話嗎?皺起眉頭。

不對,吾做事為何要求他信任。突然心底震了下,又回了自己的話。

對著風之痕的背影,憶秋年很慶幸不是他轉身過來劈他個一劍。

「當年,誅天選擇了權力的時候,你雖說放下,實際上卻是放不下吧?」摸摸鬍子,望了下那白影突然僵住的身影,憶秋年知道這番話確實有了個反應,真不知道是該哭還是該笑。「不然你也不會握著他給你的劍,要求自己醉心在劍的境界中。」

過去他曾看過風之痕常擦拭著這把劍,帶著一點空虛的神情,那時風之痕說是誅天贈與的,他就一切都明白了。
確實對於風之痕的事,他不要求全部了解,他知道他想保有自己的隱私,所以不打擾,但是對於憶秋年這個活了大半年的人來說,什麼風雨都見過,即便不清楚,但也可從一些事拼湊起來也是輕而易舉。

『風,你總是違背了你的心。』

曾經他對風之痕說了這句話,而那抹冷傲絕然的身影仍是背對著他,現今這抹背影依舊背對著,何時才肯面對?

「吾說了,僅是朋友,憶秋年‧‧‧你不信吾?」

「唉,非是不信,而是你的態度已經表明了一切。」不願捲入魔劍道的戰事,卻又這麼的關心戰場,口口聲聲說是擔心徒弟,卻不知道他自己早已口是心非。該不該點破,這點憶秋年想了很久,最終還是點了出去,他想為了彼此,什麼都需要談談。

皺起了眉頭,終於,背對的傲然身影面對了他,風之痕這才愣了住。

何時他有了這般複雜神情?望著那份灼熱又怕被傷害的模樣,大大的反了憶秋年平時的豁達樣子,本來想反駁的話,風之痕選擇沉默,閉上眼。「或許是吧,給吾一段時間,吾會思慮清楚。」

也許憶秋年說的沒錯,或許誅天當年的身影還影響著自己,他也的確該好好的思考一番。
也許歲月可以淡化一切,也許可以容忍自己對自己的欺瞞,也許也許‧‧‧。

『這樣的魔界,對於他!吾不服!!!』

還記得誅天在選擇離開魔界的那天,第一個選擇了自己一同離開,沒有任何的反駁,僅是跟隨,那時感到慶幸、感到一絲絲的雀躍,跳耀著他的心田,一點一點的軟了土,同時也認同了他的人。

『風,吾想創立,吾想證明吾比魔界的那人還強!』

是不是從那時開始,他不甘於平凡的時候,他們的關係就已經是雙方無法接觸的平行線了?

『風,吾想好好愛你。』

如果他真的愛;又怎麼不清楚吾的想法?
如果他真的愛;又為何在吾提出棄權名時選擇默然離去?

是不是吾還對誅天抱著一份不可能的冀望?

‧‧‧‧‧

‧‧‧‧‧‧‧‧

‧‧‧‧‧‧‧‧‧‧‧‧

『師尊,愛是什麼?很痛苦嗎?為何您與魔父都是這般神情呢?白衣可以為師尊分擔嗎?』

(待續)

──────────────────────────

咳,其實不想虐阿((喂,所以又拖了(炸。
是的,終於把這幾個老頭給拉出來了= =|||,你們是罪惡的源頭(眾:是你好不好!!
對於戰場實在是腦汁貧乏壓~(抓頭,很想寫白白的帥姿,但是又希望=ˇ=還是洛哥耍帥就好((這啥鬼!!
走上戰場我就會很想寫默心這一段,雖然我認為白衣在正劇中已經早就知道鷲默心是自己的母親,但是我在這裡還是選擇讓白衣延後知情ˊˋ,默心死的那段我希望她能在最後看到自己所愛的人,即使生前無法得到這份幸福,但我還是希望最後這樣的幸福。(沒你是在繞口令唷 -0-|||

至於洛哥前段,原本我是打算讓白白跟洛哥一起在同一天做不同的事,但是卻把洛哥提早一天,然後因為前篇懶得改,乾脆就給他這樣,至少讓白衣有一天的時間可以思念(?),再來就是,上頭寫同床共眠絕對不是滾床單唷XD~~,是真的蓋棉被純聊天的啦((被巴。

最後的話,對不起QQ我我我把白衣變成“為什麼”的小寶寶了((被踹,呃、我認為白衣還滿早熟的,所以才送給他來發問,而且還會想著小白衣用童音問風之痕的模樣,一定很可口阿~((流口水。

感謝諸位賞文嚕︿︿~


 


如大海一般的深邃,從那時起我便沉浸在你的眸底之下,無法自拔。



<按圖進入>



本文於 修改第 2 次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0072&aid=3487583
 回應文章
((戳戳~~
推薦0


逸霓
等級:6
留言加入好友

 
說實在的~其實我租片的時間只有從龍圖到兵燹(((印象是XD~~所以看到很動人的就會多重複看好幾次。。。。<----開始有被虐傾向=ˇ=


所以當時看到默心的那段,也是心酸了好幾回。。。。。而且就在那場之後,他們就簽訂和平條約。。。。然後就覺得為什麼默心要這麼的早死阿。。。。QWQ~~默心對白衣虧欠~不要用這種方式來償還阿(((哭奔~


0。0你不是看完那段=ˇ=~先認為。。。幸好白衣是娘親血統唷=ˇ=~~~

我認為默心的內心是想回去的,我記得正劇中是蒼狼將默心的骨灰灑向她的家鄉,不過這裡我希望最後的她會是幸福的。。。。



沒辦法,閃的大到連玉璃園都忘了回去,也難怪刺激到老人家脆弱的心靈~~XDXD向前衝吧~~~憶杯杯~~((亮


我當然是。。。。沒偷懶阿~~這可不冤枉阿=ˇ=~~就很單純咩((暗笑

白白被夾在一堆大人間,當然更了解愛的真諦阿(((你騙鬼阿~凸XDXDXD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0072&aid=3509446
默心QQ
推薦0


風陵憶雪
等級:6
留言加入好友

 

看到默心死的那段心酸了QQ
我想白衣是不知道的,只是血濃於水的關係又怎能毫無感覺,但真正讓白衣悲哀的,我想還是蒼狼事後去告訴他一切的時候,他卻只能選擇淡然以對。
嘛、不管怎樣這道傷口無論何時都會隱隱作痛,對白衣來說。

好吧、孤跡蒼狼只有在帶走默心的時候我才覺得他稍微帥一點(靠)
「我們要回鄉了」←這也未免太催淚了QQ

啊、終於要搞定風叔和誅拔的糾葛了。
敢情是最近某洛和白衣閃光放太大憶杯終於爆發了XD

那邊那個抱怨我不負責任的傢伙自己把兩個同床共枕的人寫成蓋棉被純聊天難道就沒偷懶的嫌疑嗎!!!!


話說、白衣親親那麼小就知道愛這個詞,難怪洛哥都不用吃苦頭就可以放閃XDDDDD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0072&aid=35029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