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洛水寒月
市長:風陵憶雪  副市長: 逸霓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文學創作同人創作【洛水寒月】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不分版 字體:
看回應文章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淪心 (七)
 瀏覽708|回應2推薦0

逸霓
等級:6
留言加入好友
淪心 (七)

洛子商硬拉著他的手,在這人群中穿梭來去,吵雜的聲響讓白衣才驚想到方才的狀況。

好像是那句話讓他愣在原地,洛子商兀自認為是默許,然後擅自帶他到市集來,這下就不解了。
低首望著自己的手被洛子商握得緊緊的,想尷尬的抽回手,只是對方似乎握的更緊,而且意外的發現自己並不討厭這個舉動,甚至心底還有些竊喜,那是什麼感覺?

抬起頭,發現那烈燄似的陽光斜照在洛子商的笑臉上,似乎那陽光沒這麼的灼熱,倒是讓白衣的心一繃一跳地更熱了,右手不禁放上左胸胸口,皺起了眉,搞不清楚自己是出了什麼問題。

難道是因為正午時刻出門導致有些中暑嗎?他心想。

突然一個綠色的面具放大在他面前,驚得將白衣拉回現狀,「諾、我變成龍了。」洛子商將龍頭面具給拿到一旁笑了一下,又把一個獅頭面具拿起打算戴到白衣臉上時,白衣立即撇過頭去。

「‧‧‧‧別鬧了。」說歸說,當想到洛子商戴起的模樣,心裡頭輕輕拂上了一抹笑。

「哎呀,別彆扭嘛,出來就是要玩不是嗎。」眨一下眼,洛子商又放下了獅頭面具,拉著白衣又跑到了另一個攤位,買了兩個粽子,這次,笑得更開心了。「今天是端午節呢,來吃ㄧ個應應景吧。」放開了相繫的手,開始撥開那葉子,一個就給了白衣,食物的香味就這麼飄著,白衣卻愣了下。

我有答應要來玩嗎?
不久就要征戰的人卻來這裡打混(?)輕搖搖頭,看了一下附近的攤位,這才知道真的是端午節到了。

在魔劍道裡,除了魔劍道一些特定祭典、活動,其他的還真的是沒遇過,應該說魔劍道也不重視中原本身的節日才是,所以像掛艾草、喝雄黃酒這些的,白衣似乎也是從書上大概知道,要說碰上似乎還是第一次。

薄唇輕啟,皓齒輕咬上了一口,薄薄的油亮沾上了那薄唇,更添嫣紅粉嫩。洛子商靜靜看著,就這麼閃神了下。

很想咬下,但他不想再被送上五指印一份,只好恨恨地盯著,偷偷嘆了口氣。唉~好想吃啊‧‧

嚼了嚼,發現這飯粒顆顆分明,不黏膩,清淡的鹹味充斥在口中,然後吞了下來。「好吃,但‧‧」這份味雖然好吃,但一顆就夠了,再吃ㄧ顆可能就膩了,因為少了那份清新味。「尚不及你的手藝。」

聽到白衣不自覺對自己的手藝稱讚,洛子商就更得意了,那嘴咧的更大。「那改日我便只做給你。」

聽見這話,白衣自覺好像麻煩到了洛子商。急忙搖了頭,「不用了。」因為他不習慣因自己的一句話而去擾到了人,這樣會覺得自己似乎太任性了。

難得地,洛子商攏了起那英眉。有時他真的覺得白衣客套過了頭,甚至覺得根本不像是這年齡的人會做的事;有時他希望白衣能像黑衣一樣,想說什麼就說,而不是每件事都悶在心頭,這樣的年紀擔負的東西,遠比他所想的還要得多更多,這樣的雙肩究竟擔上了多少不屬於白衣的東西呢?想著,不禁泛著心疼。「白衣,你曾任性過嗎?」

一愣,白衣還真的仔細地動了腦。「這‧‧‧」十歲時,為了要理解風中冷靜快意而跳下涯,這‧‧‧算嗎?

「你曾為了一樣喜歡的東西,而去要求別人幫你取得嗎?」這點,他家老頭很好柪,不管要什麼,自動就出現,只是有附加條件就是了。

「不曾。」因為他沒有很想要的東西,有師尊、有魔父、有皇弟這輩子足矣。

「兒時會為了玩具而想去買嗎?」他不信,白衣從小就學會了清心寡淡這種心境。

「不曾。」因為一直都是皇弟想買他才買給皇弟,當他看見皇弟玩的很開心,白衣就會覺得很值得,又不禁想起今日大殿的情形,神情顯得黯淡。

對於這點,洛子商的心底都快滴血了。風老頭,沒事把白衣教成這樣做什麼!!嘖,你悶騷就好,拖徒弟下來算什麼阿。「那曾想過為自己活嗎?」

為自己活?

白衣疑惑了,一直將所有珍愛的人當成守護的目標,長年來就這麼習慣了,差一點就忘了還有自己的這回事。

魔父的命令;他聽。
師尊的命令;他聽。
皇弟的要求;他盡力做。
那還包含其他嗎?

突然間白衣茫然了,沉默了˙˙˙˙。低下頭,他不知道該怎麼回答洛子商了,只見洛子商苦澀的笑了聲,牽起了白衣的手。「那就今日為我這帥哥破個例,為你為我任性也好、撒嬌也好,嗯?」

意外地白衣沒有拒絕。「要怎麼任性?」一直以來,白衣是很認真過生活的,所以不懂。

「自然就好,想要的跟我說一聲,想看的可以拉著我ㄧ起看,心裡想做的告訴我~嗯?」靠近了白衣的耳邊輕道,順而掬起那柔順的白色髮絲,聞著那髮香。唉呀,要是我也能把心裡想做的跟親親白說該有多好~越想,洛子商有點想哭了。

咬了咬唇,藍色的雙眸映入了洛子商的眼,豐富了白衣的所有。「我最近覺得˙˙˙˙你的笑容變的比以前不同,」白衣的眉頭鬆了下。「那是為什麼?」

「那你喜歡嗎?呵~」走呀走的,不自覺地逛到了髮飾的攤位,年輕的女攤販瞧見洛子商停留著,急忙招呼介紹,洛子商笑笑的跟攤販聊了幾句,那女攤販也就看的心花怒放,瞬間一個銀白的頭飾上有著特殊的紋路夾帶著幾顆紫白相間的珠子讓洛子商定下了眼。

至少白衣認為最近的洛子商都是帶著很亮麗的笑。「不知道,只是心裡熱熱的,無法忽略。」

啊啊,這意思是以前都把他的笑當空氣嗎?洛子商瞬間被打擊,這次他想淚奔、他想捶胸、他想掐著憶老頭的脖子叫他好好的管管風之痕那個古板的腦袋,不過他又認為搞不好憶老頭也是常被風之痕給這麼忽略的。

洛子商拿起那銀飾,將白衣原本頭上的飾品拿了下來,然後輕輕地為他戴上新的。

「哎呀,真是漂亮,這位公子戴起來就連城裡的姑娘都會變得遜色三分哪。」

白衣的美何止讓城裡姑娘遜色三分,是遜色十分都有了。洛子商的心情更是飛揚了起來。

滿意攤販的答覆,也就問了下價錢。

「這呀~原價是五十兩,看在兩位公子這麼俊俏的份上,就算四十兩如何?」

白衣也不想什麼,只是讓洛子商付這錢有點怪,打算要將頭上的飾品摘下時卻被洛子商給阻撓。
「你認為我們現在是什麼關係?」這話都不知道是對誰說了。
「˙˙˙˙朋友。」
「情侶。」

很巧的白衣跟女攤販同時出聲,然後白衣又愣了,洛子商卻笑出了聲。

「唉唉~你都說城裡的姑娘都遜色三分,這物品就該在適當的人身上,而且還是讓妳第一個欣賞到他戴上的模樣,就當養眼,算我三十五兩如何?」迷惑的笑容,再次的讓攤販直點頭妥協了,更可怕的是,那攤販還希望他們再來光顧,這讓白衣戴的有點良心不安,有點覺得自己被賣的感覺。

這樣的殺價,好嗎?現在他們真的像情侶嗎?!

滿意看到白衣疑惑又帶著誘人的神情,半瞇的藍眸、白皙的臉龐,讓洛子商親了下。
這次白衣沒有反應,反而是臉上泛起了不太自然的紅潤,但映照在臉上,很美、很美。

「這叫精打細算。」搖搖食指,戲謔了一下,當然白衣也聽懂這一語雙關,不禁困窘了下。

洛子商對著白衣扮著一張鬼臉,淘氣的像個大男孩似的。

這一次,白衣笑了,不是淡淡的笑容,而是很難得的深刻笑容,笑到讓洛子商以為白衣的兩頰上有著小酒窩呢。

這天──還長的很呢。

────//////

〝啪──啦〞一聲,遠方的樹硬生生的被砍倒在地,那樹葉漫散的像極了樹無聲的哭泣。

一頭黑髮被風吹著,散發出生人勿近的訊息。拖著刀,手一起,在刀氣落下的那刻,就知道又有樹要遭殃了,在旁看到的權妃,心底直搖頭。

精進武藝是件好事,不過該不是這種練法,以這種砍樹進度妖刀界的樹可能都成光禿的樹墳了。

「蹤兒,勿讓身體負擔過多,姨娘會擔心的。」說道,蓮步輕移,權妃拿出了手帕給黑衣擦擦額前的汗水,笑了下。

「本太子沒問題。」扭過頭,他不太習慣這動作,不過也不討厭就是。

「呵,歇息一會擦汗吧。」又道:「姐姐很關心你的進度呢,等等蹤兒要記得過去,可別讓姐姐擔心了。」對這姪子她可疼著呢。

黑衣點了點頭,刀一收,就筆直走向妖后的殿裡,權妃也就寵溺的看著,回頭走回自己的房裡。

黑衣對著那簾後,抬起頭。「母后。」

手輕挪。「你;心浮躁了。」

像是被說中心事,黑衣的神情變得不自然。「那、那又怎樣。」

「吾兒,要成就大事就要先沉住氣,要敗誅天是之後的事,莫要心急。」一手來回梳著自己的前髮,一會停了下。「還是說這浮躁因白衣劍少有關?」

才聽到白衣這詞,心就多跳了幾下。「他;好嗎?」

「聽說誅天有意讓白衣再次征戰。」燭光微動,簾後的影子遠遠近近好像拉不出真實般。「吾很好奇他這般年紀有何能耐受誅天青睞。」

雙手緊握,握的陷進了肉裡都不自覺。沒發現妖后的背後目的,黑衣聽這話只是更加嫉妒卻又痛恨不了。

「怕白衣劍少奪走你的太子之位嗎?」

「他不可能會,」抬起頭。「皇兄不是那種人!」

滿意兒子眼中的殺氣,妖后以手掩口,看起來像是笑了。「那蹤兒是否要釐清你對白衣劍少的情感,是來自於親情~還是˙˙˙˙˙剛萌發的愛情?」

不是!不是!本太子才不是剛愛上!!

早在很久很久以前就贏過那白影,卻又因他的過於優越感到洩氣。
早在很久很久以前就想追上那白影,卻發現不管步伐有多大怎麼也追不上。
那這無力感是從什麼時候開始?

「不關母后的事。」

「但影響到了你的心境跟武藝,母后就不得不管。」妖后優雅起身,將簾退了開來,走向黑衣。

「吾兒,要清楚這份是憧憬、還是暫時的迷戀?若妖刀訣進度不順,那就暫時放下,好好思考此事。」眼一瞇,就像是看穿了黑衣的本心,那瞬間被穿透的感覺很不舒爽,至少黑衣是這麼覺淂。


「本太子好好的,做什麼不練,難不成要對著牆發呆還是把牆擊碎。」跨了一步,黑衣顯得不自在,明明衣服穿好好的,卻有種裸身的感覺,赤裸裸的冷意直直的竄了上來。

「骨刀,執本后命令,這十日不准讓蹤兒練妖刀訣,吾要他好好思考。」手一擺,骨刀持令下去,黑衣更覺憤怒,更覺得妖后是當面狠狠削了他的面子,欲開口大罵,妖后卻比他早一步。

「走火入魔,對妖刀界並無益處。」留下這句話,妖后頭也不回的走了,留下微愣的黑衣張著口不知該說什麼。

憧憬?迷戀?該死~呔──不是一樣!!!!暍───


────//////

洛子商一路上牽著白衣的手東闖西躦,見那戲臺上演白蛇傳拉了位子來瞧,不時還刻意學那戲班子的腔調逗淂他笑。

見白衣難得在捏麵人那裡專注的看著師傅捏著麵糰,洛子商更二話不說的買了一個捏麵人,還特地留著跟師傅交流交流,看著白衣沒說話卻乖乖的拿著,但洛子商知道、他很開心。


轉角陰摯的雙眸,盯著那一舉一動,隨後悄聲離去。


是這樣的環境迫使他要內斂,所以洛子商不捨。

「開心嗎?嗯?」正眼瞧著白衣,只見白衣將那捏麵人包好,放入袖中。 
「或許˙˙˙˙」當洛子商完全不保留的真摯對上了他,臉上不免紅了一番,也就心虛地頓了下,
「是吧。」這次他說出實話,把原本閃避的回答,加的更確實。

「白衣,你說人生能活幾次呢?」

「僅只一遭。」白衣不懂洛子商怎麼突然問這問題,愣了三秒才回應。

「嗯嗯,那世上又有幾人能活的自在?」一笑,洛子商將買來的香包,放到了白衣的手上。

「‧‧‧」低首看了這香包,他無法回應,洛子商的意思明顯,但是自己卻無法為自己解答。

「打開看看。」他笑,白衣也就解了香包,除了香料外還多了張紙條,慢慢的將折起來的紙條攤了開。

征戰順利
平安歸來

簡短的八個字,湧進了白衣的心,藍眸裡泛起了水氣,他想說話又怕哽咽得不能自己。

「無論如何,我是站在你這裡的,戰場上有過多的變數,白衣、我希望你會記得還有我擔心你。」輕撫上白衣的臉頰,「那種拋頭顱灑熱血的動作,我是絕不允許你去做的。」難得洛子商的正經帶了份堅持,他知道這次不能輕言犧牲。

原來還有人等著他。

夕陽餘暉,洛子商打算將白衣打橫抱起,白衣警覺性的退開數步。「你做什麼?」

嘖,沒情趣沒情趣,洛子商有點扼腕。「怕你太累,想就這麼抱你回去。」

「我不是孩子。」甜蜜的氣氛破了功,白衣淡淡的斜視著他。

「但我想讓你好好睡,精神太過疲累,我會擔心。」看著白衣的不滿,覺得有趣,「況且,我明日也要出發了,我想出門去找新的食譜,也需要一段時間,難道就不能滿足我一點點的心願嗎?」一副可憐兮兮的小狗表情,白衣也搞不清楚洛子商的葫蘆裡賣了什麼藥。

雖不是出於自願,但他玩的忘了大殿上的事,是應該回饋。「‧‧‧隨你。」應該一次無妨。

握緊了拳,低下了頭,看著白衣僵硬的身軀,洛子商想:面容下的他,應該還嬌羞著。悶笑了下,輕輕抱了起來。「眼睛閉上,安心睡吧。」看懷中的人兒,呆愣的樣子,心底不免興奮。

洛子商的氣味;淡淡的染上。洛子商的心跳聲;規律的跳動著,有著安穩的感覺。
第一次白衣希望獲得幸福、希望這份時光可以慢慢的不讓它溜走,不知何時,他想這般依賴,這般沉淪。

看著白衣的笑容,洛子商滿心歡喜。

這次不是一個人,他會帶著洛子商的祈禱獲得勝利。
                      
                       (待續)
──────────────────────

唔、甜蜜繼續,是說難得寫上一堆(((驚奔~~

一直在想是否要將黑衣定位在愛情還是親情的依賴,最終我還是懶得動腦,因為誅拔讓我頭痛阿((喂。眾:自作孽。= =


 





如大海一般的深邃,從那時起我便沉浸在你的眸底之下,無法自拔。



<按圖進入>



本文於 修改第 1 次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0072&aid=3425783
 回應文章
。。。0。0
推薦0


逸霓
等級:6
留言加入好友

 
好答案,我怎麼沒想到洛哥的香包是這樣寫的=ˇ=,早該想到洛哥不是什麼正人君子((喂~XD

唉唷~~灑過頭就想再灑咩((劃圈圈,很想忽略自己前頭丟的伏筆。。。。((默,目前正在解決了QWQ~~老頭們下篇就換你們上場啦~~~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0072&aid=3487675
好甜ˇ
推薦0


風陵憶雪
等級:6
留言加入好友

 


灑糖灑好大////////
連攤販都這麼上道啊XD
這下讓洛哥平白吃到豆腐啦XDDDDDD


我猜洛哥自己的香包裡面的紙條是「早日抱得白衣歸」吧XDDDDDD


是說小蹤如果真的對親親白衣抱持愛情不是親情的話...............

這篇又要拖了是吧....|||Orz

你先把誅拔那群老人(?)的事情解決了再說....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0072&aid=34728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