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洛水寒月
市長:風陵憶雪  副市長: 逸霓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文學創作同人創作【洛水寒月】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不分版 字體:
看回應文章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淪心 (五)
 瀏覽693|回應3推薦0

逸霓
等級:6
留言加入好友

淪心 ()

 

覆蓋雪白上的峰,冷洌的氣息轉在那兩抹身影上,一者面無表情、一者帶著悠閒笑意。

 

「你信不過吾那徒兒嗎、風仔?」一口品嚐自個帶來的酒,不忘將酒罈裡的酒也倒進風之痕的杯裡,見他微微蹙著眉頭,就想起風之痕跟他家商兒說的事兒,說起來白衣這徒弟也不枉風之痕白疼了,乖巧、懂事又識大體,哪像他徒弟整天就愛趴趴走,整日讓他操心也就算了、還處處楷他油、老是在他的廚藝下栽了個斗,沒法、就算是劍痞也要守好自個的胃。

 

「˙˙˙˙˙也許僅有同輩才能。」很明白再怎麼親近,師徒還是師徒,總會有隱藏的事,但若是同年齡的是否就能打開?他也知道,白衣就像當年的他,習慣沉靜、習慣擔下,不同的是,現在的他...有個好夥伴,風之痕看著憶秋年總會放下心,有股甜甜、暖暖的感覺。

 

憶秋年拍了拍他的肩,嘆了口氣。「風仔、別擔心,白衣這孩子我也同你看了幾年冬了,這狀況總會撥雲見日的。」一手摸了摸鬍鬚,又道:「兒孫自有兒孫福。」

 

風之痕不語,僅是品嘗著酒,然後靜靜地聽憶秋年聊天聊地。

 

也許、兒孫真有兒孫福吧......。

 

─────────────────────

 

一向寧靜的少子殿,這幾天多了點吵雜聲、多了點笑聲、多了點八卦。

 

像是他們偉大的少子殿下在那痞哥旁邊,就讓他們看到那世上最讓人迷心的笑、那不懂廚藝而手忙腳亂的糗樣還有被痞哥的故事給唬的一愣一愣的傻掉模樣,都讓在少子殿裡的人給迷住了,這殿裡的氣也就跟著活動了些。

至於痞哥是誰叫的,依照上次揭開他面目的劍理大喊的是死洛痞,就這麼個痞字走遍少子殿,一些侍女見著那陽光笑容,不自覺的就加了哥字外加他廚藝高超,許多想問他食譜的廚子,總也要好禮些嘛。

 

少子殿的事本來也就沒這麼的多,嫻靜的白衣劍少是個不會擺架子的主子,所以比起那離一段路的太子殿裡頭的下人,少子殿這的可就幸運多了。

 

幾個人偷偷摸摸的跟在那一墨綠一白的身影,這次跟到了花園裡,兩個人就這麼蹲了下來,對於無法看到正面情況的人當然不滿,但要是被發現,不給他倆轟出去才怪咧。

 

吳大嫂「唉,真想看上次少子的笑容。」看來是被上次的笑容給煞到的。

 

「果然還是我最懂主人,賭金拿來。」劍理伸出了手,那一些苦著像吃到好幾個月的苦瓜臭臉的人拿錢,他們願賭服輸,只是月俸沒剩多少了呀,他們內心哀嚎跟劍理的燦笑相比,反差頗大。

 

「喏喏、真是的,你不是說他們第一次見面是在寫字嘛。」一邊掏錢一邊怨著這兩個怎麼不去書房敘敘情的鄭廚子,看來有些八卦是從劍理傳出來的。

 

「我沒說主人一定會去書房哪。」嗯嗯,今天可開心了咧。劍理笑瞇了眼,雖然說對那死洛痞靠近主人的事非常反感,但是他家主人那天也沒驅逐洛痞子,就這麼的讓洛痞子厚臉皮的住了下來,所以這幾天是有點小不爽的,但是銀兩嘛~再計較就太小人了,套一句他家主人的話:『要有君子之量』反正他家主人讀的書多,跟著學才是對的。

 

 

這麼想完,眼前兩人的聲量就也傳進了大家的耳裡。

 

「根都泡爛的花,還可以活?」

 

「是呀。」對於白衣的疑問,洛子商回的很順口,接著拿著鏟子挖了一挖,在花根上動了點手腳,重新的放到另一旁挖好的洞裡,再把土給埋上,這個土是沒爛的土,反而還給它一個好的陽光位置,前幾天有斷續的下雨,所以洛子商告訴白衣今天要將花做一個移植動作,所有少被陽光照到而導致花根腐爛的花,都在此刻重生。

 

「還是....」洛子商偏了下頭,拿著小鏟子對著白衣燦笑續道。「你想放棄這些花呢?」

 

「...有辦法就該做。」過去他沒想過要讓花做這些動作,枯了就等新花,爛了右護法也會喚人重新換上,也沒想過,花;原來是可以這般延續生命的。

 

人們總說花易凋,但到了洛子商的手裡,總可以多延個幾年。自洛子商提這移植的提議,在白衣的心中是充滿開心的,洛子商也說:『或許培養久了,花也會有靈性』

 

剛開始白衣對於洛子商一直拉著他學東學西的事很生氣,因為做這些事總讓特別喜愛清潔的自己非常的不習慣,但是再過幾天,卻發現自己會為勞力過後的髒污感到高興,沐浴時也會一直想著今天做的事情,那比喚他出門出任務殺人過後沐浴的感覺不同,這是第一次沐浴時想的並非是罪惡感和滿手的血腥的自己感到歡喜。

 

看見白衣的嘴角上揚了些,洛子商第一次了解到教養的快樂,心裡想著:怪不得憶老頭老愛跟他說教。

 

雖說他倆年齡相仿,但就江湖歷練來說,洛子商是勝了白衣一籌,誰叫憶老頭老愛沒事就叫他四處探消息賣八卦兼跑跑腿,像是送封信給那住在寂山的名劍鑄手,若不是金子陵親口說出,還真的不相信他跟那老頭同歲,要不就幾罐茶葉給那什麼好友,反正新奇事物不斷,讓他對江湖就像一顆石子撲通地掉進井裡,一去也不回頭了,所以像白衣這樣初涉江湖的人兒,就盡在他的手掌心裏啦,呵呵呵~~。

 

習慣性的拉拉下領,他咧嘴笑了,白衣正埋首在泥土中,好奇要說移植的人怎麼反而沒動作了?

才一想,一個偏頭,就這麼迎上了那份爽朗陽光的笑容,有這麼一瞬間,白衣好奇了。

 

這份笑容算是白衣第一次正面迎上,過去他總是沒正眼看過洛子商、仔細地去瞭解洛子商;總是由洛子商主動的追著他跑。

 

洛子商看著傻愣住還拿著鏟子的白衣感到疑問,搔了搔頭,悄悄地往他的耳邊說了一句話,讓白衣紅了一張臉,讓洛子商捧腹大笑。

 

『親親白,你這表情會讓我很想吃了你唷?』

 

今兒個的少子殿,充滿朝陽氣息。

 

(待續)

 

────────────

 

這篇算是閃光篇,而且我發現他倆的對話其實很少呢XD~

算是思想改變甜蜜閃光篇((好長0。0~

 


如大海一般的深邃,從那時起我便沉浸在你的眸底之下,無法自拔。



<按圖進入>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回應文章
那就滾吧XDDDD
    回應給: 凌秋雨(s32628) 推薦0


風陵憶雪
等級:6
留言加入好友

 

閃還可以更閃XDDDD
快趁現在可以灑糖的時候趕快灑//////

風叔住的地方當然是白衣的娘家啦ˇ
娘家永遠是女兒的靠山啊←有抄襲某芭樂的嫌疑(毆)

憶伯享受的是要是風叔不小心醉倒之後發生的事吧哈哈←(某憶:喂喂、你這思想齷齪的太太)


好吧我承認有這麼單純的主子確實身為隨從要多學一點啦,可是到底是哪個傢伙教他賭博的啊!!白衣會哭的(白:劍理....你有這麼欠錢嗎||||)

滾床單可是你說的,說了就要寫啊!!!(喂)
我也想看他們滾床單(羞奔)


既然我都乖乖浮水了,你也乖乖把文都吐出來吧,當作乖孩子的獎勵XDDDD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0072&aid=3368851
嘿嘿~你終於出現啦~
推薦0


逸霓
等級:6
留言加入好友

 

啊雪仔故意把字放ˇ大XD

           ~你總算浮出水面來了((燦笑~~

-----

這篇還不夠閃嗎0。0~((驚~那好吧~再讓他們倆好好的溫情一番XD~

說到兒孫福,其實我之前想改成徒字的,不過念起來很不順,算一算新劇集的安排,怎麼看風之痕都像是白衣的娘家,乾脆就這樣啦~喝酒聊天~憶杯其實滿享受的嘛XD 

劍理是有變壞的潛力的(嘿嘿~沒辦法,這就是護主的力量(握拳><(白:。。。我討厭你學賭博。。。。

ˊˇˋ只是滾泥巴而已,人家比較希望滾床單((羞>////<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0072&aid=3367875
閃光ˇ
推薦0


風陵憶雪
等級:6
留言加入好友

 

閃光大好ˇ
洛白的世界就是要閃←我說你好像還沒讓他們閃過(毆)

什麼兒孫自有兒孫福,我看憶伯你只是不甘願風叔的目光都放在兩個寶貝徒弟身上吧!
企圖打的跟你徒弟一樣明顯(指)

我覺得劍理變壞了QQ
會亂掀人家的帽子還會亂喊人家的外號、重點是還學人家賭博!!!!

那個清純可愛的小劍理跑哪裡去了QQ(某劍:不、大嬸、你誤會的很嚴重啊)

洛哥你把以前的劍理還來啊!!(泣訴)←(某洛:不關我的事,我只有帶壞白衣小親親而已啊(毆)

話說如果右護法知道某洛把他們家寶貴的少子拉到花圃裡滾泥巴恐怕會哭奔吧XDDDD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0072&aid=33669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