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洛水寒月
市長:風陵憶雪  副市長: 逸霓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文學創作同人創作【洛水寒月】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不分版 字體:
看回應文章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洛白】白月光
 瀏覽1,261|回應2推薦0

風陵憶雪
等級:6
留言加入好友

先說聲,眾親好久不見(你誰啊﹝自PIA

我又很無良的舊坑不補跑去開新文了﹝掩面奔


歌詞:白月光 演唱:張信哲
不過我是聽潘王子版,阿潘的嗓音反正我是很愛的>/////<


=====================================



            【洛白】白月光
 
 
白月光 心裡某個地方
 
夜下異端起,冷冷吹起殘酷的殺意。
 
今夜,取的是誰的性命?

 
那麼亮 卻那麼冰涼
 
雪白的月光,灑了他一身冰涼。
血泊泊的流著,衣上、劍上,都染著那腥紅。
 
嗜血的劍、嗜血的人。

 
每個人 都有一段悲傷
 
麗的夜晚,他突然想起第一次殺人,溫熱的液體噴了他一臉。
 
『殺、殺人啦~~』
 
『快阿,把這個妖怪抓起來殺掉,要不然他又要殺人啦!』
 
血的味道使人瘋狂,他像是失主的遊魂,不受控制的動了手。
 
頭、手、內臟、還有飛濺在夜空下鮮紅的血。
還有什麼呢? 他揮舞著劍,雙眼像是旁觀的看著自己造成的殺戮。
 
明明是這樣殘忍的景象,月光卻一樣冰清雪亮的照著他。
 
就像憐憫。
 
想隱藏 卻欲蓋彌彰
 
強力的水流帶走白髮上的血污,但心口劃過的血痕卻無法癒合的向下裂開、往更深處的靈魂侵蝕。
 
『眸中含著悲憫的少年阿,是什麼讓你提起異端之劍呢?』老者無奈的望著他,無所畏懼的眼中只有深深嘆息。
 
 
為了什麼?
掬起水,看那停留在手心的月光從指縫中流洩而去。
 
但是白衣,那只是一條人命而已。
他這麼告訴自己,然後不再多想的回到那個黑暗陰沉卻是他唯一歸屬的家。


 
白月光 照天涯的兩端
 
獨自看著天邊的月,偷偷的想,相同的月下有沒有人跟他一樣迷惘。
他常常想,也許他天生就是個適合殺人的機器。
如果不殺人,他就沒有生存的意義了。
 
撿到他的男人讚許的看著他展示劍法。
『白衣吾兒,你會是魔父最得力的左右手。』
 
魔父的稱讚換來的是無盡的殺、無盡的奪、無盡的鮮血反覆沾身。
 
這身雪白、白的諷刺又淒涼。

 
在心上 卻不在身旁
 
『總有一日,蹤兒會繼承魔劍道與妖刀界的一切。』
『白衣,在他成為王者之前,你要好好看著他。』
 
即使豁出性命,也要守護著黑衣。
從來到魔劍道後,從認了黑衣為弟弟後,他守著這份執著,一路相隨。
 
他想到皇弟尚未離開魔劍道的時候,總是在狹路相逢時說:『下一次,我一定會贏你。』
什麼時候開始,連皇弟也不對他笑了,以前坦白直率的弟弟,突然一個人跑的好遠好遠,而他待在原地望著那離自己越來越遠背影。
 
想追上那背影,雙腿卻像是生了根,牢牢把他定在那兒動彈不得。
四周幽暗又沉默的空氣讓他發寒。


 
擦不乾 你當時的淚光
 
秉退了趕上來伺候的劍辰,他拖著疲累不堪的身子卻怎麼也睡不去。
從窗外射進的月光都灑在床前的地上,白晃晃的光點讓他想那一夜,她眸中散去的瑩光。
 
那盛著滿滿悲傷的眸,緩緩的淡去了顏色。
『白衣,是我欠你太多太多了…….』
 
誰欠誰? 其實他根本不在乎。
可是女人的手緊握著他,從心深處發出充滿痛苦的一句話擰疼了他的心。
想抓住她下墜的身子,卻被她一旁的同夥迅速帶走。
伸出的手空空如也,徒留惆悵。
 
路太長 追不回原諒
 
如今,你還能原諒一心想要彌補的我嗎…?
聽到孤跡蒼狼的質問他沒有多大的感覺,只是想到了那天牢房外,女人無奈的嘆息。
 
他越過那身上和他流著同樣的血的哥哥,不再回頭。
『白衣劍少,你還要繼續認賊作父嗎?』身後那人的問話卻尖銳的在他心上捅了個窟窿,有些刺痛,而血靜靜的在流。
 
誰又該原諒誰?
忘不了在那晚沸騰的殺意中,他的劍不偏不倚的刺進孕生他的人身上。
血液的溫熱讓他想到午夜夢迴時,母親溫暖的懷抱。
 
但是這條冷情之路太漫長,他連淚都無法為她流下。
他偷偷給母親築了一座小墳,埋葬了她給他的愛。
 
雪白的月光下,他在夢裡尋找娘,小小的他孤單的穿梭在人群中、荒漠上。
到一路跌撞的他滿身是傷,鮮紅的血在夢中蔓延,而母親卻再也瞧不見。
 
白衣阿……你根本不該被原諒。
夢醒的煞那,他感到從未有過的,心傷。
 
 
**
 
你是我 不能言說的傷
 
總是在受傷之後,才會明白傷痛磨人。
他喜歡站在這裡,就像那天萬里無雲的藍天下,遇見了生命的太陽。
 
望著那人一臉笑的燦爛他只覺得礙眼的討打,但是提起異端的手卻沒有狠下殺招。
 
『白衣,你真是個善良的人。』收劍時,他聽到洛子商說。
 
善良?
老人隱隱約約的話語在他腦中迴盪,善良兩個字用在魔劍道少子身上一點也不適合這傻子也知道。
他冷哼一聲,決定除非下次的任務就是來做掉洛子商,否則再也不踏進玉籬園聽比傻子更傻的人說話。
 
那人只是輕笑,還是擺著那副親切溫柔的笑容對著他。

 
想遺忘 又忍不住回想
 
在我眼裡的白衣,永遠都是那麼純潔天真……那麼美好而出塵,像是射入凡間的月光
握住他的手,那個人認真而慎重的說著。
 
白衣是照著洛子商心上最美最美的白月光。
 
他知道,只有子商會待他如此寬容。
他知道,他的淚和痛子商都看的到。
他知道,只有在子商的身邊他心上的傷痕才不會那麼疼。
 
 
那天的楓樹下,他舞動了生平最隨意的劍式,而子商指下奏出的聆音一陣陣圍繞著他,溫暖而輕柔。
子商的笑容一直陪著他,無論何時,都掛著笑凝望他。
 
怎麼忘?
他又站在楓樹下,一次次的問著自己,該怎麼忘?

 
像流亡 一路跌跌撞撞
 
如果你累了,就來玉籬園……我永遠都在這裡,等你。
 
因為了解,所以那人從不勉強。
當他再度踏上那條命中注定的血腥之路,洛子商只是這樣告訴他。
 
『不要等。』他反射性的回話。
但那樣冰冷的語氣連自己都覺得驚訝。
 
『不要等嗎?』那人反問。
 
『……不要。』咬了咬下唇,從牙縫硬迸出兩個字。
 
『如果我硬要等呢?』仍是那樣痞痞的笑容。
 
轉過身,他堅定而且明確的說:『我不要你的等待───我不需要、不需要!』
 
因為不值得,所以不需要等待。
他們之間,不該有什麼等待期待或是那背後更深刻的羈絆。
 

 
你的綑綁 無法釋放
 
連我的愛,你也不要?
 
轉眼又到楓葉枯黃,凋零的美麗在他眼前綻放。
可是曾有過的笑容,再也不見不著了。
 
愛嗎? 他根本不了解。
心口那因思念而來的痛楚,因分離而感傷的心緒,是愛?
 
可是阿……子商,白衣又怎麼值得人去愛?
他不能接受那份情,也無法回應那份愛,於是他狠心的大步離開。
 
他不曉得子商是不是終於卸下臉上的笑容而感到悲傷,只記得那天的玉籬園,他留下了所有子商給他的感情,走出那日後會令他永遠懷念的時光。
 
白月光 照天涯的兩端
 
天上的月仍舊持續著暗了又明、圓了又缺,時間流逝掉很多事,而他卻還在寂寥又孤單的月光下徘徊。
思念在他們相處的那段回憶裡蔓延,漸漸的連心緒都染滿了相思的氣息。

 
越圓滿 越覺得孤單
 
『可是你知道,洛子商不是會輕易放棄的人。』
 
是阿…他怎會不知道。
但是當逃避已成了習慣,他再也無法冷靜的面對那人望著他的眼眸。
 
即便是站在那人的墓前,他滿腔的哀痛卻只化為冷漠的送別。
 
子商……我不是你期待的月光……
白衣只會讓人失望。

 
擦不乾 回憶裡的淚光
  
「皇兄……你又來這裡做什麼!」
 
「……有事?」眼神沒有離開那棵楓樹,他問道。
 
「戰端將啟,我需要你的力量。」
 
「…嗯。」
他跟著黑衣的腳步,回到了屬於他的正途。
 
這裡始終不是他該待的地方,是他總是執著洛子商在生前給他的承諾,是他總是盼望洛子商有一天能在這裡兌現當初的諾言。
 
我還在這裡……子商。
等你實現承諾。

 
路太長 怎麼補償
 
為什麼不放棄?
不只一次,他問著子商、也反問自己。
 
 
「洛子商已經死了!死了!為什麼你不願認清!」抓著他的雙肩搖晃「別再去那裡了,皇兄,玉籬園早就是一座廢墟。」綠眸泛著憤怒的紅光,黑衣幾次在玉籬園找回他後終於忍不下妒火,猛烈的爆發。
 
 
哪、即使異端劍要了我的命,洛子商的魂仍舊會纏著你─白衣劍少─生生世世。
 
 
「……對不起。」他搖著頭,輕輕的道歉。
 
 
我做不到。
子商不會放棄,他也放棄不了。
 
黑衣突然的淚水一滴滴肆無忌憚的流著「你知不知道這樣會很痛苦阿,他已經死掉了阿……兄長…這樣會很痛苦阿……」抽抽噎噎,那雙已成為男人的雙手卻像兒時一樣緊抓著他的衣袖不放。
 
嗚嗚嗚嗚嗚………
 
 
雪白的月光下,他擁抱著這段時間和他一樣遭遇著失去與苦難煎熬的弟弟。
就像連他心中的淚都哭出來似的,那晚、黑衣的淚水始終沒停過。
 
誰也沒有走遠阿…白衣……其實我們都在你身邊,黑衣、風前輩,還有我──我們都在你身邊。
 
回過頭才發現,他們的距離其實並不遠。
是子商讓他了解這一點。
 
**
 
白月光 心裡某個地方
 
心崩壞了一角,冷清清地、黯淡了顏色,沒有任何人發覺,漸漸的腐爛壞死。
傷口隱隱發疼,他撫著心口,自問。
 
──哪、究竟是什麼地方在喊著疼呢?
 
叢生的雜草掩住了路徑,滿園的悽冷又幽靜。
樹下擺著那子商最喜愛的琴,也覆上一層厚厚的砂塵,落葉飛散滿地。
總是被照顧的嬌豔盎然的花朵紛紛凋謝,四處枯枝殘花。
 
那麼亮 卻那麼冰涼
 
呆坐在園內的石椅上,伴著四周渺無動靜的寂寥。
這是子商最愛的地方,也是他最愛的地方。
 
濃郁的茶香與雅致的花香在空氣中糾纏,總是在這裡,他鬆下緊繃的心弦,也放下了心中那把從血泊中孕生的利劍,不再傷害別人、傷害自己。
 
每個人 都有一段悲傷
 
即使站在這裡,拾回的也只有回憶。
追不回那人爽朗的笑語、瀟灑的身影、溫暖的柔情。
 
任性的說著不放棄,卻無法改變既定的殘酷。
他突然了解當初子商一聲聲喚著自己的名字,其實有多麼的認真與用心。
那樣美好的笑容卻被他一次次狠心地摧殘、無情地傷害。
 
原來等待一個人,是這麼難熬的一件事麼……子商。
 
想隱藏 卻在生長
 
沒有太陽,焉能有月亮?
當黑暗漸漸包裹住他的同時,他知道了。
 
──原來……那是、月光照不到的地方……
 

傷痛,默默滋長。
 
 
 
(完)


===========================================

睽違已久的洛白﹝嘆
這段時間我沉潛太久了。

自從高三考完試後,相信大家都發現風陵又無故消失了。
其實我有認真考慮宣佈封筆休息一陣子,因為這段時間真的沒啥靈感、加上我突然網路怠惰。
當然你要把它當成我心分到別地方所以對洛白冷淡也可以啦。
我並沒有放棄的意思,只是不知為何的疲憊讓我想偷懶。 

後來、我看到星光第一季決賽,聽到潘王子唱這首白月光。
我突然被自己受歌詞意境影響而在心中描繪出來那月光下的白衣萌到了。
衣袂飄逸、白髮四散、水藍的眸子、沉靜的臉龐、憂鬱的眼神和孤寂的身影。

這一幕想像讓我震撼,原來我已經放下洛白這麼久了。
這是我第一次用歌詞寫文、用歌聲去描述,那天出現在我心中的白衣。

突發文所以架構上不是很好,這點還請大家諒解﹝淚
本來我只是單純想寫白衣,卻不知不覺變成洛白了、嘖嘖。

但我自己很喜歡這篇的白衣,而且寫著這篇文總是讓我因心疼白衣而想流淚(嘖、明明就是自己寫的不是嘛),個人覺得已經很虐了(我知道有人吃重鹹、但對我來說這就是虐心了啦﹝撇頭)

這一篇很難得的把洛哥寫的很感性,把我最愛的洛哥的所有無論是溫柔迷人什麼的都寫了進去。
如果把文中洛哥對白衣說的話當成我想對白衣講的話也是可以的XDDDD


至於算不算悲文就看各位看倌的角度了。
我只能說這篇多少是個遺憾,最後我還是只給了親愛的小白衣悲哀的等待。
一如洛哥對白衣,我認為白衣也會為了洛哥等下去。

無論大家把它預設為等到或是等不到,白衣總算是正視自己的情感,回應洛哥的深情了。
這也是我一直想讓小白了解的,希望親親白衣不要壓抑自己,好好表達感情ˇ


以上,廢話真多OTZ

另外,洛白王道養成營運作中,歡迎眾洛白同好共襄盛舉、加入一起為心愛的洛白揮灑熱血吧!!
P.S網路城邦的發文格式越來越詭異、嘖,害我發了好幾次﹝淚奔,差點想丟天空網址讓大家上去看就好。

 風少無雙 洛白王道
【洛水寒月】洛白王道養成營運作中


【朔陵秋苑】天空部落


本文於 修改第 3 次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0072&aid=2450059
 回應文章
啊啊
    回應給: 凌秋雨(s32628) 推薦0


風陵憶雪
等級:6
留言加入好友

 
其實那話是我想對白衣說的(毆
我想讓這篇的洛哥表現的好一點嘛XD
讓白衣有被疼愛的感覺ˇ

啊啊、哀怨是必然的(汗
畢竟白衣一路走來的艱辛、哪、我們都是看著的QQ
只是把心疼白衣親親的情緒都加進去了而已(笑
如果他可以不要這麼鑽牛角尖就好了啊......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0072&aid=2588579
啊阿~~有淡淡的哀怨電波阿~
推薦0


逸霓
等級:6
留言加入好友

 
風陵阿~~雖然這首曲子我是因為你寫了才去聽的,不過真的很符合你寫的感覺><

最後我看的很哀愁阿,嗚嗚(淚奔~~)

尤其這句:

在我眼裡的白衣,永遠都是那麼純潔天真……那麼美好而出塵,像是射入凡間的月光
握住他的手,那個人認真而慎重的說著。
 
白衣是照著洛子商心上最美最美的白月光。


報告。。。。。。有愛哪>0<~~

如大海一般的深邃,從那時起我便沉浸在你的眸底之下,無法自拔。



<按圖進入>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0072&aid=25623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