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洛水寒月
市長:風陵憶雪  副市長: 逸霓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文學創作同人創作【洛水寒月】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不分版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淪心 (三)
 瀏覽694|回應0推薦0

逸霓
等級:6
留言加入好友

淪心 (三)

早晨的玉籬園充滿秋天氣息,微風輕拂,那未完的棋局仍靜靜地擺在石桌上。

洛子商懶洋洋地伸伸腰,撇一眼那棋局,無聊地動了顆白子,嘴角輕揚。

「呵呵....」老頭,這局棋我洛子商贏定了。

拉拉領口,點點頭,方抬頭便見那抹憂傷的白影,靜靜地佇立在遠方。

「白衣?」怎麼露出這麼憂傷的神情?

洛子商快步向前,想搭上白衣肩頭時,卻見他急步退開。

「別碰我!」我怎麼走到這裡?!

「脾氣不好,嘖、嘖,看來是我洛子商惹你厭了。」哈,誰都能碰,就他洛子商碰不得?

無所謂地攤攤手,又道「回你的魔劍道,找你那劍僮訴苦阿。」

魔劍道?!

風....風....我要你......

耳邊仍傳來那昨日的歡愛,那聲....

心一凜,白衣搖搖頭,抓緊了衣領,唇輕啟。

「水...,有麼?」

微微輕顫的唇,全進了他的眼裡。

昨晚那雨聽起來,似乎很大。子商想。

望了下白衣泥濘的鞋,著了泥的衣服,看的出來乾了有一段的時間。

那來的時間....會是清晨?還是半夜?是什麼事情嚴重到讓喜愛乾淨的人兒,都忘記髒了?

顧不得白衣的反對,拉起白衣的手。「進來換衣服。」

「我..」

「不准拒絕,再拒絕就是把我洛子商給看扁了!」

第一次看到洛子商這麼認真的神情,白衣倒嚇了一跳。

過去他也是這麼關心我麼....。

望著那深綠的背影,他想,他是第一次看著洛子商的背影。

 

白衣,魔劍道這個地方,你是一天都不能不在?

...那是我的住處。

唉唉..那看哪天有需要的時候,就住我這吧。

...。

「子商...,這幾天我...不想回魔劍道。」話一出,迎上那陽光般的笑容,白衣反而畏怯。

正端著薑母茶來的洛子商,聞言手....滑了一下。

「啪!」一聲,茶杯與地面接觸,滾燙的茶水,就這麼地濺在洛子商腳上。

一會便聽到那淒厲的叫聲───

娘阿,燙─────────────

───────────────────

月;悄悄升起,溫暖的光仍延伸不到那白茫的峰頂,隱隱約約看見那一黑一白的身影。

「皇兄在哪?」黑衣抓抓頭,眉間透露出不耐煩。

「他很好。」揮袖。「你可以走了。」

這老頭!!!「皇兄呢?你把他藏哪去了!!」咆嘯聲響遍整個孤獨峰。

「……白衣無礙。」

該死的!!!!「呔!本太子就不信找不到!!」

一劍劃下,削斷風之痕的髮絲,他依舊紋風不動。

靜;終於讓黑衣忿忿離去。

四天後─────

「常把茶當酒灌,身體會很差哪哪~~」雙手從白衣身後緊緊環住,輕勸。

白衣僅僅白了他一眼,對於洛子商的雙手是放在哪裡,已經不想去理會了。

因為怎麼撥開,就是...會重新貼...貼回來。

洛子商,轉個頭,仔細地瞧瞧那玉雕細琢的人兒。

唉唉,沒反應...

走到白衣面前,拿起了面前的茶...

啪啦──────────

「嘖嘖,這手自個會動,真是奇哉!怪哉!」道完,還不忘將那罪魁禍〝手〞多晃幾下。

白衣驚訝地眨眼,那水順著白衣的髮絲、下頷,滴滴落下,令人心癢難耐哪~

白衣對於他的舉動,先是不解,後是憤怒。

...為什麼?」

「阿阿~」這算生氣麼,看來要好好訓練一下小白白的說話技巧。「我想,把茶水潑完,你就不會再喝哪~~」搔搔頭,笑了下。

就這個原因?!潑了我整身的茶?!「洛子商!!!」

喔喔~生氣了~真可愛哪~「嗯...要喊我的名字,應該要喊好聽一點,嗯...

......別鬧了。」他到底在想什麼?

「嘖、嘖,你想我洛子商是這麼愛鬧的人嗎?」聳聳肩,痞子笑容又重現江湖。

......」白了他一眼。

「還記得那天嗎?」挑挑眉。

......什麼?」

「咳、筆下春秋滌盪千古愁。」洛子商歪斜著頭,靜待下文。

....劍上異端洗越半生秋。」

輕笑。「喔喔?我還以為你忘了。」偷撇一眼,立即往他頰上────────

啾波──────

瞬間人兒石化,洛子商扯扯衣領,奸奸地笑。

一.˙˙˙˙˙˙

二.˙˙˙˙˙˙

三!!!!!!!!

剎─────

一聲,笑聲停了,只因頰上多了一撇劍氣劃過的痕跡,沁出血珠。

「別生氣嘛,就當皇小弟親你的不就得了。」嘖嘖、真不是滋味。

蹙起眉,慍怒。「不關皇弟的事,他和你的意義不同。」怪了,心頭悶悶的。

「好個意義不同,他親你就可以,我洛子商親你還得冒險,真是好個意義。」

「我不是這意思˙˙˙我˙˙」話未竟,卻為他下一句話,失望了˙˙˙˙

「嘖,想必那天頸上被蚊子叮的紅點,也和你皇弟一樣,跟你纏綿許久˙˙˙˙嗯?」心中悶氣無處發洩,不由得脫口。

白衣緊握著手。

他˙˙˙終究是誤會˙˙˙罷了˙˙「˙˙˙抱歉˙˙」頭一撇,又道「叨擾許久,白衣先告辭了。」白衣緊握著手,頭也不回的大步向前。

「等˙˙˙」可惡,我根本沒這意思哪,真是的,這張笨嘴。「我˙˙˙」

伸手,早已不及──

磅!!!

「可惡!!」重擊那桌,洛子商充滿悔恨。「該死的,我跟那小鬼爭啥寵,嘖!」好不容易跟白衣有個蜜月時光阿~~可惡!

嘖嘖,那天到底是怎麼一回事,為什麼白衣的臉色會那麼差,那頸上的吻痕是黑衣那小鬼的,還是我誤會白衣了˙˙˙˙?

洛子商煩亂的抓頭。

啊阿阿~~煩哪!

───────────────────

「皇˙˙˙˙」黑衣撇過頭,停頓。

白衣靜靜地站在樹旁,好似思考一般,這是黑衣回到魔劍道的途中,發現到的。

瞬地,風起˙˙˙,那片片飄落的綠葉,突然像風割下一般,盡成滿地碎葉。

 

「嘖,想必那天頸上被蚊子叮的紅點,也和你皇弟一樣,跟你纏綿許久˙˙˙˙嗯?」

「˙˙˙˙都碎了、碎了,是嗎?」呵˙˙˙,本來就不該去依賴他的,身為魔劍道的少子,怎麼會向他人顯出軟弱的一面˙˙。

仰天。「要是皇弟知道了,肯定不會認我這皇兄了吧,呵˙˙˙」

「咳˙˙˙,你˙˙˙你沒事吧?」黑衣納悶,卻又擔心。他的皇兄,很久沒生氣了,阿阿~以前生氣好像是十歲的時候吧!!  他想。

聞聲,精緻的臉龐出現一絲驚訝,又恢復往常。「皇˙˙˙弟?」

大手一撈,白衣一個狼愴驚呼,抬起頭,才發現躺進黑衣的懷裡,只見黑衣臉上泛起紅潮,撇過頭去。

「本˙˙˙太子,可不是想給你躺,是你自己摔進來的,這次本太子就˙˙˙就算了。」

一愣,淡笑。「嗯˙˙˙我知道。」這是皇弟最大退讓了。「謝謝你,皇弟˙˙˙」眼一闔。

黑衣一望,唇邊兒一彎。

皇兄˙˙˙˙知道本太子喜歡你嗎?

那手不禁擁得更緊。

 

皇兄,我愛你˙˙˙˙˙

(待續)

**************

啊~~我居然拖離草稿設定 0.0~~ 天啊~~

我怎麼讓他們變的比草稿上的還親近= =,這下怎麼收尾˙˙˙冏

洛哥,自行努力吧(攤手

情敵可有兩個阿,保重QQ<─────────不負責的作者,哈。

是說,當我打到水燙到洛哥時,坐在螢幕前的我,笑得無法停止阿XD


如大海一般的深邃,從那時起我便沉浸在你的眸底之下,無法自拔。



<按圖進入>



本文於 修改第 9 次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0072&aid=24331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