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洛水寒月
市長:風陵憶雪  副市長: 逸霓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文學創作同人創作【洛水寒月】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不分版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轉載】策瑜/月將沉
 瀏覽1,430|回應0推薦0

風陵憶雪
等級:6
留言加入好友

作者:四禾

轉載處:洛神馥

本文經作者同意轉載ˇ

=======================

           策瑜/月將沉

因為很愛,所以放得開。



夜很深,不該理冊卷理得這麼晚的。
陸遜抱著幾本冊書往自己的寢室步去,小小的碎步打擾不了江東清幽的夜。
路經那座別苑時,他卻看見那個人。

褪去平日赭色的外氅,素淨的裏衣襯得周瑜本就不差的皮膚更顯白皙,一頭長髮如流泉般的掛在肩上,那雙肩正斜斜地倚著門楹,茫茫的眼望著天上的月,亦或是更遙遠的地方。
想是腳步聲驚動了他,陸遜仍愣愣的愷在原地,周瑜已然出聲:「伯言?怎麼這麼晚?」
「我…將軍。」突然被喚醒的陸遜來不及反應,嚅嚅地喚出敬稱,點了點頭。
周瑜笑笑,一張曾經滿是英氣的臉如今被病痛磨削得幾無殘留,但那笑還是那樣的麗人。

『巧笑倩兮,美目盼兮。』

曾經聽說,已逝的孫策將軍平時是不喜翻書的武將,忽有一日翻到這句子,直嚷著怎麼這麼適合?而後樂得在周大人耳邊囉唆了大半日。
『一靨笑、一眸顧盼便勾人傾城。』
孫將軍的直率是出了名的,如此近乎甜言的句子竟也說得如此臉不紅氣不喘。
周瑜是有駁斥他的,那斥責裡卻隱含太多嗔笑,旁人聽了,倒像打情罵俏。

「在想什麼?」周瑜的聲音又傳入耳裡,陸遜回過神來,只見周瑜拍了拍身旁的廊沿,道:「別光站著,坐著吧。」
「不,還趕著把這東西送回書庫的。」陸遜用頷指了指手中的書冊,輕輕的笑笑。
「那算是我打擾了吧。真對不起。」周瑜的笑未曾淡過,陸遜聽罷連忙澄清:「不不,是怕打擾將軍健體,最近抱恙聽說仍未好全…」
「這個啊?」周瑜瞥了眼自己的身子,訕訕的笑:「怕是好不了了吧。」
「請您別說這種話。」驀地聽見這種毫不吉祥的話,陸遜惶恐的抬起頭,周瑜卻只是笑。
「我清楚我的身子的。」那清眸又望向了別處,話語裡卻透著淡淡的懼憂。
縱使平時伶牙俐齒,面對這種太過悲傷的話語,陸遜也只能眨眨眼,作不了任何回應。

有人說啊,周大人其實,日夜都思念著孫將軍的。
那份思念是否過了義理的金蘭之情無人知曉,明白的只有兩人確切堅定的情誼。
據說孫將軍無論喝得再醉傷得再重,只要周大人在身旁,一定能夠馬上知道。
據說孫將軍感慨過一生只要有周大人的相助,天下絕不是難事。只要有周瑜。
據說孫將軍會徹夜和周大人共剪燭、論時事,從房裡漫出的茶馥酒香未曾斷過。
據說…據說他們自認識的那刻起,就注定地,分不開了。

可為什麼,周大人能獨活至今?

「將軍您…會想念孫將軍嗎?」陸遜站著也不覺累,歪了頭,輕聲問。
周瑜略顯訝異的望向他,而後忖了片刻,道:「想啊。」
「出征時想、理事時也想,」周瑜平淡的說,像在訴說一件平常不過的瑣事,「伯符一直是我最在意的義兄…只有他懂我。我們默契好,在沙場自是無往不利。」
陸遜帽上的帶被微風拉起,揉合在星夜交輝的夜幕裡。
「他走了我也累多了。但我還有你們。」周瑜回過頭來,衝著陸遜一個笑,「公覆、幼平、子敬,還有公績、子明和伯言你們。」
「我不擔心江東。」不強但有力的結尾,周瑜篤然的停下話頭,陸遜卻覺得不是很自在。
為什麼…這些話聽起來卻像是別離的話呢?

「去休息吧。也晚了。」片刻沉默後,周瑜再度開口,陸遜才意識到自己也已經站好久了。
「那,將軍也請敬早歇息。」恭敬的點了點頭,陸遜朱色的身影往夜深處翳去。
周瑜望著那身影遠去,望回了空中的月。

月是明的,宛如什麼人盛了水泉,漣漪了整盤明光。
像公瑾的眸呢。你說。

伯符。



習慣一個人獨處,也習慣你。
不能說是命定,只是,遇上了,感覺那麼的契合。契合得,彷彿等待了幾生幾世。

『好奇怪。城裡那些女孩子很漂亮,可是我都不喜歡。以前、以前好像不會這樣的說…』少年的孫策已經有君主之氣,搔著頭,喃喃地說。
『哦?』坐在他身側的周瑜膝上擱著本兵書,眼神堅定,心緒卻游移。
東風拈著花香撲面而來,江面是一艘艘舫舟,兩人在如茵的綠草上享受著悠閒。
『啊、對!是從遇見公瑾之後。』似乎忽地恍惚大悟了,孫策大聲的說著,『遇見公瑾之後,我就不想在外面了,只想、只想…只想……』
周瑜斜斜的睨著他,不耐的問道:『怎麼話都不講完的?只想什麼?』
被周瑜這麼冷語一逼的孫策猛地抬起頭來,捉住周瑜拄在一旁的手,認真的望入他的眼:『只想跟公瑾在一起啊。』
總算把他的話通通貫通的周瑜臉上飛然一紅,甩開孫策的手、拎起了書起身就走。
『咦咦?公瑾?等等我啦、公瑾──』仍丈二金鋼摸不著腦袋的孫策連忙追了上去,周瑜卻加快腳步,擺明了不想讓他追上。
『為什麼不高興啊?公瑾──不要這樣嘛,我比較喜歡笑的公瑾哦…』孫策緊緊黏在周瑜身後,好言軟語的說著。
『喜歡我笑?』周瑜放緩腳步,看著不停點頭的孫策,嘴角是凝不住的笑,問道:『還喜歡什麼?』
孫策如數家珍的扳開手指頭開始陳列:『喜歡公瑾的眼睛啊、聲音啊、聰明啊、還有細心…』
『為什麼?』有點不解的周瑜望著說得開心得很的孫策,孫策聳聳肩,續道:『因為公瑾的眼睛像月亮一樣啊,聲音又很好聽,看得書比我多,又比女孩子細心……還有,我還很喜歡公瑾的身體哦…因為很好抱!』說罷,整個人直接貼上了周瑜的身子。
聽著原因的周瑜原本就快要再次臉紅,被孫策這麼突如其來的一抱,雙頰更是紅得不像話,一股血氣翻騰在腦裡,他使勁一推,把孫策推離開自己。
『不要在大街上做這種丟臉的事!』已經搞不清楚自己到底是生氣還是無奈亦或是羞赧,周瑜再次邁開大步往前疾行。
『公瑾、不要不理我啦──公瑾──我最喜歡公瑾了哦、不要這樣嘛───』

我最喜歡公瑾了哦。
我懂。

你可以不用把誓言或蜜語掛在嘴邊,因為我都會懂。
沉浸在回憶裡的周瑜巧妙的把自己拉回現實之中,他已經孑然一身的,現實之中。
我什麼都不要求,只要曉得你仍平安的活在世上、如同以往一般,已了我願。
可是,你的光芒似乎仍未散發完,我已經再也見不到你。
哭過之後就要全然放開,因為前方還有太多的路要走。而我不走不行。

為什麼我能獨活至今?
因為我仍然愛你。
因為我愛你,所以我放得開。
我明白你的希冀和未酬的願,所以我沒有太多時間去哀悼和想念。只是,偶爾在熟悉的地域,會不自覺的想起你。
如果要緬懷,也只能給自己這麼點時間機會。

周瑜輕笑,晚風吹得他有點冷,單薄衣衫果然不能吹風了嗎?

你會不會認不得我了,伯符?
我不再是當初和你相見時那個滿面春風的少年,不再有滿懷的壯志,也不再有能與你一同出生入死的身軀。
我變了。這些年來,變得太多。世事、人情,還有我。
快了,我曉得的;再不多久───不過三年吧?我會去見你的。就快了。
只是,到那時…你還認得我嗎?
我不再是那個,當初與你共論天下、把酒言歡的周公瑾了。

倦意深了,周瑜扯著衣襬,站起身來。
緊接著一陣強風掃過,身子猛地顫了顫,失笑,果然啊…
回望了一眼高掛的明月,和江東秀雅的土地,他拍動眼簾,轉身入房。

是,是變了。
此刻的他,已變成了個,守候的存在。


永夜拋人何處去?絕來音。
香閣掩,眉斂;
月將沉,爭忍不相尋?怨孤衾。
換我心,為你心,始知相憶深。
         ───顧敻《訴衷情》

===============

看到後面有感動到.......

伯阿符和公瑾親親是令人憐愛的一對阿>////<


 風少無雙 洛白王道
【洛水寒月】洛白王道養成營運作中


【朔陵秋苑】天空部落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