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洛水寒月
市長:風陵憶雪  副市長: 逸霓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文學創作同人創作【洛水寒月】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不分版 字體:
看回應文章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洛白《洛痞生病記?!》下之卷
 瀏覽1,012|回應1推薦0

質煙
等級:6
留言加入好友

           

 

步雲崖上,一名疑似〈?〉孤單老人的憶秋年正哀怨的製造噪音〈bb〉。

 

「思念喲~我思念喲,只有~在~夢中~~~」

 

風仔,自從你出遠門後我日也思、夜也盼,超期待與你夢中相會的說……

 

「雙人枕頭若無你,也會畏寒……」

 

風仔你真狠心,拋棄我一個人獨守空閨、孤枕難眠、夜夜淚濕鴛鴦枕……〈?!〉

 

「嗚啊~我心愛的風……咦?!」憶秋年瞇起褐眼,遠遠的他眼中竟映入一抹急速奔來的雪白身影……他…該不會是……

 

「風仔啊~~~~~~>\\\<我來了〈?〉~~~~

 

正當憶秋年闔上眼、張開手準備迎接伊人懷抱之時他迎接的卻不是想像中溫軟的身軀,而是──

 

「憶前輩快點!子商現在在發燒呀!我、我要怎麼辦才好?!」惶急的聲音源自於急奔而來的白衣。

 

「發燒?!」錯愕的重覆著,憶秋年忽地失笑。

 

噗哈哈哈~~笑死人了,洛子商從小到大根本就是打不死的蟑螂,連咳個嗽都沒有的說,更遑論是發燒了!

 

嗯嗯~~依他憶秋年的聰明睿智……啊哈!這一定是某個他奸詐的愛徒誘騙〈?〉白衣的新詭計!

 

嘿嘿……白衣是這麼的單純,他怎麼忍心讓他那愛徒辣手摧花〈?〉咧?再說白衣又是他心愛風仔的愛徒,所以他身為前輩級的人物當然要大義滅親一下,喔呵呵,他是用心良苦啊!!〈作者亂入:這分明是見不得人家好吧==bb

 

「憶前輩!這是玩笑不得的!」滿心無措之際又見到憶秋年的怪笑〈?〉白衣再也冷靜不下:「子商他患了我的春天為什麼還不來症候群!!」

 

「我的春天為什麼還不來??!!哈哈、哇哈哈哈哈…………」不講也罷,白衣話一出就讓某位自詡前輩的憶秋年笑的整個人坐倒在地、笑的上氣不接下氣外加流眼淚,卻換的白衣面上寒霜。

 

「憶秋年前輩,若你覺得很好笑,恕白衣不奉陪。」冷冰冰的聲音透著寒寒的忿怒,白衣拂袖欲走。

 

「哎呀白衣別走啊!」一看白衣真的生氣了,憶秋年這才忍住笑,正經的道:「你稍待一下,我去取一物。」

 

而不一會兒,只見憶秋年神神秘秘的由屋內而出,眉開眼笑的拿著一瓶東西放在白衣手中。「這是能讓他好起來最有用的方法喔!嘿嘿,這方面〈?〉相信我就沒錯啦!」

 

「是……呃,請問憶前輩,為什麼這上面有個很大鑲金邊的字?」白衣好奇的端視著。

 

「哈哈哈哈……他的病不是叫做、叫做我的春天為什麼還不來嗎?這就是代表吃下去後他的春天很快就會到了喔!哇哈哈……」憶秋年自得其樂的哈哈大笑還曖昧的眨眨眼睛。〈噁……bb

 

「真的嗎?那讓他一次全部服用的話春來的一定更快!」白衣也跟著展了眉、揚了笑。

 

「什麼?哎呀,這藥……黑嘿,商兒是還年輕沒錯啦,但是還是要適量啊!免得明天我看到他的時候就乾掉了……哈哈哈!這藥性猛烈喔!哈哈~~」滿臉洋溢著曖昧憶秋年說著。

 

「藥性猛烈?沒關係,我會一直陪著他的。」白衣微帶靦腆的講著。雖然他與子商已是眾所皆知,但要他說在別人面前一直陪他這話……會不會太露骨?但照顧他是他的責任……

 

「哎呀,真想不到白衣你也……哈哈!我了解我了解,記得要叫洛兄好好努力啊!哈哈哈……」一直陪他?哇哇哇,看來他們是要奮戰一整夜了對吧?哎呀,真是叫他這個老人家不好意思啊!哇哈哈哈……

 

「為了我也為他自己,我會叫他好好努力的!」白衣說。為了讓子商早點康復,他當然會叫他努力照顧自己的身體的……想著想著,白衣又念起尚在昏睡的洛子商,當下便向憶秋年道:「那憶前輩,白衣先告退。」

 

「哈哈哈,去吧!」而憶秋年一見白衣身影已遠後,這才開始放聲狂笑:「哇哈哈哈……為了我也為他自己……為了兩個人的福……哇哈哈……」

 

步雲崖,迴盪著某個滿腦胡思亂想、自行曲解還自得其樂的憶秋年的笑聲……bb

 

           

 

而白衣飛快的回了玉籬園,但一開門,入眼卻是洛子商滿臉的痛楚。

 

「唔…白衣你去……哪裡了…呀……」洛子商想不到他講出來的聲音竟是氣若游絲,怕眼前模糊不輕的人兒擔心,想揚起一抹笑,卻在毫無血色的臉上看到更多力不從心。

 

「……白…衣?」遲遲聽不見人兒回答,洛子商正想掙扎著起身,頸項卻忽地被一雙雪白的手緊緊環住。

 

「子商……你一定要快點好起來。」

 

輕輕柔柔的聲音微弱的幾不可聞,洛子商卻敏銳的由頸間微濕感覺到白衣深深的不安與不捨。

 

「當…然……我如果還繼……續攤在床上,就不…能抱你了喔……呵呵…」

 

一語令白衣破涕為笑,輕輕放開了洛子商,白衣由懷中取出了憶秋年交予自己的,笑著向洛子商說:「子商,聽說這藥藥性猛烈,你吃了應該可以很快就好!」

 

「嗯。」雖然覺得這包裝似乎有點怪怪的〈?〉,但看見白衣期待的模樣,洛子商便一口氣將之飲下。

 

而白衣看著洛子商已快喝完,不禁高興的說:「希望憶前輩給的藥有效……」

 

但沒想到白衣一說完──「咳咳咳……白、白衣你是去…去找憶老頭……?!」完了完了……不會是真的吧……

 

「是啊,怎麼了?」看著洛子商一瞬慘白的臉,白衣急問。

 

「那你……幫我煮的…粥…是去問誰……的?」該不會是去問……

 

「我是去問黑衣的,他說這病叫我的春天為什麼還不來症候群他就給我熬粥的食譜,可你吃了沒效,所以我才去找憶前輩,他聽到一直笑,但後來他就拿這瓶給我,說吃下去春天很快就來了……」

 

洛子商聽完只差沒吐血。完了完了,這瓶該不會是…「春?!」沙啞的聲音難以置信的唸出瓶上斗大的字,隨即便是──

 

「嘔噁……」狂吐……bb

 

「子商你怎麼了!」白衣不知所措的驚呼,卻聽得某個正吐得稀哩嘩啦的可悲病患斷斷續續的低語:「這瓶…是……春藥……噁…bb

 

「春藥?!」俏臉乍紅,白衣愧疚又自責的問:「子商我要怎、怎麼辦?」

 

「……催吐……噁嘔……」

 

一個晚上,洛子商已經吐到筋疲力盡外加頭昏眼花,但體內仍然是有所殘留。〈bb

 

不能對白衣明講、只能悶在棉被裡越來越熱的某個可憐病患只能在心裡暗暗發誓──

 

憶秋年、黑衣,此仇不報我就不叫洛子商!!!嗚嗚嗚……好熱啊……Q__Q

 

           

 

這場病,足足讓洛子商在床上躺了一個月。

 

原因是延誤就醫、胡亂服用外食以及隨便吃下不明物體。〈bb

 

而此時的玉籬園外,一抹雪白冷酷的身影冷然而立,正用一雙零下幾百度般的冰冷綠眸盯著眼前兩個半跪的傢伙。

 

「你們兩個,到底在胡搞瞎搞什麼!!!」雪山爆發了……bb

 

他不過是出一趟遠門而已,沒想到他一回來正想來玉籬園找白衣之時卻是聽到一陣慘不忍的嘔吐聲……

 

而且,罪魁禍首一個是自己的愛徒、另一個還是自己的老朋友、受害者的師尊!!!

 

「風仔……」眨著一雙可憐兮兮的眼睛,憶秋年以十足無辜的樣子求情:「我真的不知道他生病了嘛……人家、人家不是故意的……〈噁bb〉」

 

「對嘛!我也不知道啊!」雖然是知道自己有錯,但某隻倔強的太子黑仍然是理直氣壯的想為自己找一點理由:「如果本太子知道他真的生病,就算不為他的健康也要為皇兄的幸福著想,本太子一定叫魔劍道所有魔醫通通去幫他看病!」

 

「這不是藉口。」冰冷的一句話,瞬間打破憶秋年和黑衣能夠減刑的幻想。

 

風之痕背過身,半是無奈半是好笑的迴避了憶秋年和黑衣滿臉頹喪的表情,而綠眸往屋內一瞥。

 

不知道現在洛子商到底是好了沒有……

 

 

「子商,喝藥了。」小心翼翼的捧著一碗又黑又稠的湯藥,白衣笑著遞至洛子商眼前。

 

「唉~非喝不可嗎?」俏皮似的吐吐舌,已回復氣色的俊臉上閃過一股孩子氣的不情不願。

 

「這藥很有效的,再喝幾天你就可以病癒了,忍著點。」含著一抹微笑,白衣說著。

 

接過了湯藥一口飲盡後,洛子商露出一抹帥氣又曖昧的笑,指指臉頰。「那……你要給我一點獎勵啊~」

 

而白衣秀臉一紅,身子輕輕往前一傾,飛快的在洛子商頰畔印上一吻,但要退回之時卻被一隻強而有力的手給按住了背,隨即蔚藍美眸一瞠,猝不及防的唇已被洛子商吻住。

 

唇齒交纏,溫熱的舌尖舔舐著嫣紅的唇型,白衣紅著臉卻無力推卻,而洛子商則更深入的探入白衣口內……

 

「唔…子商……你…」驀然感覺到洛子商終於放開了自己,白衣低低喘息,迷濛的眸光迎著洛子商俊美的邪笑。

 

「嗯?」洛子商微帶笑意的答著。

 

「好苦……」不自禁的因口中殘餘的苦味低低抱怨,但白衣不一會兒才忽然意識到自己言下之意,臉蛋不禁染上緋紅。

 

「呵呵……」低笑了幾聲,洛子商雙手由背後輕輕環住白衣,忽地說話。

 

「白衣,如果我病好了,你還會對我這麼好嗎?」

 

話聲一止,白衣先是一怔,隨即便毫不猶豫的說:「會,一定會。」

 

因為懷中人快速的回答而笑開了顏,洛子商又問:「真的?你說的喔!不會離開我也不會離開玉籬園而且以後都要對我跟我生病時一樣好~」

 

「嗯!」在洛子商懷中點了點頭,白衣舒適的往後一枕,順勢就睡在洛子商懷裡。

 

而洛子商溫柔的一笑,也跟著閉上了眼。

 

──呵呵,其實生病也沒什麼不好呀!!因為……

 

 

他得到了最愛的人,最真摯的承諾和同樣愛他的心……

 

 

           

 

唔唔……這篇會不會太甜了?〈汗〉

 

我最近是在怎樣啊~~〈抱頭〉怎麼寫的都是特級的砂糖文?這這這~~我不是悲文主義嗎?==

 

嗯嗯,算了,只要是洛白文就好XDDD〈毆〉奇蹟似的有六千字喔ˇˇˇ

 

這篇生出來的主因,其實是因為我們學校最近敎到的木蘭詩。〈←什麼鬼?〉

 

「萬里赴戎機,關山度若飛

 

哇咧!好一句"若飛"就又勾起我對洛兄深深的怨念=___=於是想要整死洛兄的惡念就造就了這一篇……〈迷之聲:哇咧……這樣也可以聯想喔?人家寫的明明就是若飛……bb

 

這篇純粹是寫搞笑的啦^^bb但是不知道到底有沒有好笑……OTZ希望各位不要棄嫌黑><

 

好久沒發文了說QQ〈泣〉

 

 


-清露微塵。
http://ynizzz.blog.fc2.com/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0072&aid=1627333
 回應文章
洛痞VS白衣
推薦0


sarielneec
等級:
留言加入好友

 

之前都是看到白衣VS黑衣版的~

第一次看到洛子商VS白衣版的(可能是我孤陋寡聞Orz)...

感覺好讚>_<

感覺上..可以想像得出白衣紅著臉的模樣......真迷人Q##Q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0072&aid=16494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