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今天讀什麼
市長:黃金萬兩  副市長: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文學創作現代文學【今天讀什麼】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不分版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我正在讀《如果麥子不死》<八>
 瀏覽896|回應0推薦0

黃金萬兩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紀德把「寫作的靈感」比喻為一種內心狂熱不止的狀態,好像在環境中可以就這麼輕易的被創造似的;當時他還只是為了看見一幅有意思的畫作,而激發他想到一家旅館住上一陣子,好真的與一群藝術家們交換這種神秘儀式性的心靈交流 ;也許,就是經歷這樣的轉變──他才認真地想要開始著手進行創作吧。

什麼叫做「文思不受限制的文字」,他舉出三個形容詞,我也試著以自己的角度切入,並且深思──拋開過去;他也提到關於德文適合於詩賦中,而法文又是最需要受到某種框架驅使的文字──我必須再回到他所形容的部份:

一﹑無定的
對我而言,這就像是在追著由自己口中吹出的氣泡一樣,虛無!他的寫作之法,是藉由揣摩而得;他順道在這自傳裡提某本手記──他也認為那是世上最重要的一本書,除它以外。這麼絕對的說法,可能就當下的他而言,或許真的是如此;而什麼又叫做「無定的」?我不願以自身淺薄的觀感去解釋它,但若以分享的方式切入,會是不錯的點子。讓我想到的就跟沒有實體的靈魂有關,因為它有極大的可塑性,所以無定又是人想法中最難以捉摸的一種,隨時想到,便記下──大概是這種超越由時間主導的內容,會像閃電般的寫下很不一樣的文題,我想──應該是這樣子吧。

紀德學過德文與法文,而他肯定沒學過中文。要是他也能學些中文,想必會對東方哲學味濃厚的著作,深感興趣的。

對文字患有潔癖的紀德,很能在苦中作樂。因為他也承認過於像似清教徒式的想法守則,很難與無定的什麼東西和平共處;他開始做些有趣的反思,將一些不得越矩的文思,當成是可怕的魔鬼,有如肉體一樣,無法信任;必須被限定某一範圍內,才得以舒緩他對自己種種的質問所造成的壓力。

累積隨著時間發酵。他慣性的邏輯推演,會在他失控時將他帶回安全地帶,使他的創作受到理性支配,這又與他想隨時隨地以無定的方式,進入另一層次的狀態, 兩者常有衝突;所以我說,創作對人來說,「只能以挑戰來戰勝內在自我的反噬,否則就都要歸回到原點,重新再一次經歷了。」

二﹑無限的
無窮大以及擴張,聽起來就很貪婪不是嗎?當然對於勇於創作的人,這是必須的; 雖說只是看了一本書後,他就能如此感受,那實在是他有這方面的慧根;他受的教育告訴他:得循序漸進──當他再也不能以此種方法去面對學習時──創作時的力量,就如同一個不斷增殖的細胞,進行分裂,然後生殖,再分裂──周而復始,沒有盡頭──進出世界時一樣的無助與所知有限。

三﹑不可描述的
他寫的另一本書《窄門》這本我尚未讀過,可是我很期待能有時間再來讀一讀,深入瞭解他的內在世界,是如何完成的,又是如何瘋狂的?看似平靜的年代,其實暗潮洶湧──這書的完成,起因於某人之死;生前的世界太大,更何況是用活人的眼光,更加受限;那麼死後的世界對他是不可描述的;同樣的,也無法在他有生之年,以真實的筆觸寫下,因為當時他還活著。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0015&aid=10329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