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NTU5411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學校社團其他【NTU5411】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不分版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喂,家裏有人嗎?(29)
 瀏覽1,404|回應0推薦0

hopolly
等級:
留言加入好友

 

那張臉,現在越來越清晰了,直直的及肩長髮,末梢有一個大波浪,鬢角用一排黑色的髮夾夾緊。細長眼睛,單眼皮,眼瞼薄得近乎透明,鼻子看不清楚,像匆匆畫的素描,故意被省略了。嘴巴是小小的菱角,兩端緊緊抿著。一張泛黃的照片在腦際一閃。我心頭一陣狂跳,我知道在哪裏見過這張臉了:在母親的舊相本裏,是她去世前一年,親手交給我的。“以後想媽媽時,就翻翻這本東西吧!”她閑閑地說。

 

相本是母親細心整理過的,還按照年份作了目錄,這張照片,就貼在編目“少女時期”的第一頁。小小的一張黑白照片,四周白框框上裁有細細的,鋸齒狀花邊,右下角還有鋼印的痕跡,顯然不知從那張證書上剝下來的。

 

啊,媽媽!

 

 

 門呀地開了,個高大的人影閃了進來。我擡眼望去,和一雙彼得奧圖的玻璃眼珠對上了。是史坦因。咦,他怎麽會出現在這裡呢?

 

“哈囉,我們好嗎?”他走到床尾,呵呵笑著,作出一副他鄉遇故知的熱烈表情。“我來看看我的老朋友怎樣了。”說完擠擠眼睛,然後就拿起掛在床位的病歷,低頭閲讀,兩條眉毛皺成兩座淡金色的小肉丘。我怕看男人這樣的表情,多好看的男人,一皺起眉頭來,就有點猙獰的味道了。

 

我把目光移開,順手拿起枕邊的遙控器,按了一下開關。熒幕亮了,畫面出現一個棕紅頭髮的女人,披一件水色緞子睡袍,下擺高高撩起,露出一截粉嫩的大腿,千嬌百媚地橫陳在沙發上,一雙眼睛似開似閉的望著屈膝在她身畔的男人,濕漉漉的紅唇嘟得高高的,等待著他俯身吻她。就在這時,畫面溶化了,接下來的是一個香水廣告,一個身穿低胸晚禮服的女郎,站在穿衣鏡前,顧影自憐,接著就有一個男人從後面摟住她的腰,吻她裸露的肩膀,這時,她微微擡起頭來,對鏡子飛了一個令人酥麻的媚眼。接下來的場景,就讓你猜吧好久沒在大白天看電視了,沒想到和夜晚的節目一樣,充滿了情欲的暗示,但這些又与我何関呢?許多年了,我的身子得就和這病房一樣,潔白,乾淨,帶著點肥皂和消毒水的味道。無聊。我按了一下開關,把電視関了。

 

我望了望床尾,史坦因還在全神貫注地看我的病歷。爲什麽需要看這麽久呢?我摸了摸我隱隱作痛的後腦勺,上面燙燙的,高出來的一個圓球,應該就是腫起的大包了。我難道除了外傷外,還有別的毛病?但是,話又說回來了,爲什麽他會知道我在這裡呢?是誰通知他的?是醫院嗎?爲什麽請他來呢?醫院是不是懷疑我得了精神病?盯著史坦因在日光燈下半禿的腦袋,頭皮一陣緊似一陣。

 

坦因終於擡起頭來了,他放下我的病歷,信步走到我床前,笑眯眯地説道:“妳看來氣色好極了。”分明是謊話!渾身無力地躺在病床上,氣色能好到哪裏去?我看了他一眼,沒搭腔。他看我沒什麽反應,便斂起笑容,正色說:“駐院醫生懷疑妳得了bipolar。”

 

我的心一陣緊縮,要來的終歸來了我得了bipolar,一種聼起來非常可怕的病!但是,等等,什麽是bipolar? 我正想問史坦因,但是發現自己吚唔了半天,卻吐不出一個字來。正在著急時,史坦因的招牌微笑又回來了。他說:“可是我不認爲如此,我覺得妳只是暫發性的panic attack而已。

 

這兩個字的意思我明白:偶發性情緒失控。這病的癥狀我是知道的,從前史坦因就警告過我,説是憂鬱症可能會引發情緒失控,從而導致有異平常,甚至有類癲狂的行爲。但我也了解,這病不算嚴重,一般可以用藥物疏解病情。

 

我鬆了一口氣,喉頭也終於能發聲了,我聽到自己怯怯的聲音:“什麽是bipolar?

 

經過他的解釋之後,我才恍然大悟,原來bipolar就是躁鬱症。“可是,你怎麽知道我不是得了這個病呢?”我不放心,因爲我知道躁鬱症的症狀遠比憂鬱症要嚴重得多,而且極難根治。

 

“如果是的話,我先前開給你的抗憂鬱症藥物,就不能有效控制你的病情。”他說,尖尖的喉結在領口上一起一落。我這才注意到,他今天打了一條酒紅色的領帶,上面撒了一個個大大小小,檸檬黃的圓點。多麽奇特的,令人惶惶不安的配色呀,而且看久了,那些點點好像自己會爬動似的,眼看著就要爬了出來,蠕蠕攀上他的脖子。我用力眨眨眼,那些點點才又固定不動了。我舒了一口氣,目光移到他那刮得光潔無倫的下巴上,然後一直停留在那兒。

 

他被我盯得有點疑心起來了,於是伸出手來,一遍遍掃著他的下巴,直到放心了,才繼續說:“可是,妳這幾個月來,情況一直在改善,所以,我就排除了妳得bipolar的可能性。而且,根據我這些日子的觀察,妳沒有顯示出任何病徵來,所以我幾乎百分之一百的確信,你得的只是輕度的憂鬱症。”

 

Bipolar 有什麽症狀呢?”昨晚看見的,母親年輕的面容突然在我腦海閃了一閃。

 

“唔,  ”他又掃了一次下巴。 “很複雜,一時說不清楚就擧幾個簡單的例吧,像精神卻異常亢奮啦,話説個沒完啦,瘋狂購物啦,等等。

 

還好,他說的這些跡象我都沒有。可是我突然又想起昨晚聞到的氣味,以及聽見的歌聲,於是便問他:“還有呢?”

 

 

  還有,還有很多啦,況且,每個人的症狀都不完全一樣….”說到這裡,他若有所悟地定睛問我:“怎麽?妳有任何理由懷疑自己得了躁鬱症嗎?”

 

“沒有!” 我斬釘截鐵地回答,不知道自己爲什麽説謊。

 

“妳確定?”他望著我,一副再給我一次機會的神情。

 

“確定!”我決定不鬆口。

 

“好吧,”他了然於心地笑笑,然後拍拍我的肩膀,説道:“我走了,妳好好休息一兩天,出院後再打電話約時間見我。要是有急事,可以讓Alan通知我。”

 

Alan?你是指我先生?  奇怪,他怎麽知道我老公的名字?記得我從來沒跟他提過。

 

“是的。據我所知,他是這麽稱呼自己的。”

 

“你跟他說過話?”我這時已經明白幾分了,只等他證實。

 

“當然,要不是他打電話通知我,我怎麽會知道你在這裡?

 

我心動了一下。看來,他對我還是關心的,要不然他不會打電話給史坦因,而且很一番功夫才找到他的,因爲他雖然知道我定期去看心理醫生,但卻不知那醫生姓啥名誰,更遑論他的電話號碼和地址了。原因當然是我懶得告訴他,因爲沒那個必要,更何況,他從來也不問。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424&aid=17067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