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NTU5411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學校社團其他【NTU5411】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不分版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喂,家裏有人嗎(27)
 瀏覽1,358|回應0推薦0

hopolly
等級:
留言加入好友

我仰頭將酒杯裏的殘酒,一口乾掉,然後走到廚房,抓起剛才留在水槽旁的那瓶葡萄酒,倒了大半杯在杯裏,晃晃瓶子,看看都快見底了,就乾脆一不做二不休,一口氣把剩下的全都倒進杯裏,接著把酒瓶“撲通”一聲,扔到垃圾箱裏,來個毀尸滅跡。哈!頭腦還算清醒, 真沒想到喝了這麽多酒,卻一絲醉意都沒有,現在才發現,原來自己有這樣好的酒量! 早知如此,就該把他那些好酒都打開了,一一 喝個遍。

 

我在沙發上坐了下來,兩腳擱在茶几上,腳踝觸到冰涼的玻璃几面,令我機靈靈地打了個寒顫,這時才想起來,那個叫什麽來著的心理醫生,一下想不起他的名字了,記得是個猶太姓,不是什麽曼就是什麽斯坦的,也許是愛因斯坦吧,哎,管他姓什麽,反正他說過,得了憂鬱症的人,是不能喝太多酒的,酒精會讓人突然之間恐慌失措,同時會產生幻覺,甚至會昏厥、休克,或行爲失控,諸如打人、扯頭髮,脫光光在街上狂跑之類。哈哈!簡直是胡説八道。他肯定錯啦,瞧瞧,我這不是好好的嗎?我好得很呀,心裏輕飄飄的,像個騰空的氣球,慢悠悠地,東飄飄,西蕩蕩。這叫什麽呢?對對,想起來了,這就叫快樂! 嘿嘿,我真快樂,快樂得幾乎唱起歌來了。慢著,聼,我真是唱起來了---

 

雲兒飄在海空

魚兒藏在水中

早晨太陽裏晒魚網

迎面吹過來大海風

……………………

 

這是什麽歌呢?聼起來好熟悉,我怎麽會唱的呢?管他!反正我不會唱,還有人會呢,這不是嗎?有人和我和音。我唱的是高音第一部  ,和音的是第二部,或者是正好相反,哎呀,管不了這麽多了,現在加入合唱的人好像越來越多,歌聲也混雜了起來,唱著唱著,就漸漸掉了拍子,自顧自的東一句西一句胡亂湊合著, 到後來連湊合都懶得,只是帶著點顫音的咦哦咦哦,聼起來不像歌聲,倒像是一群凍壞了的企鵝,在冰原上邊跳腳邊呱噪。偶爾有一兩聲尖刮的高音拔地而起,不過隨後又是一片紛紜人聲,而且越來越低, 灌到耳裏嗡嗡的,有點像梵唱,越來越低,低,低,低到最末就沉寂下來了, 可又不是完全無聲,隱約可聽到斷斷續續的沙沙聲。好像屋子裏有一張空白的磁碟,兀自在空轉,  又像是有幾千隻無形的蟬,在我面前振翅飛舞,所發出的聲音。 

 

突然一切聲音嘎然而止。接下來耳畔就傳來一聲悠長的嘆息,深沉而冰涼,仿佛來自地下。我不作理會,這些人,不請自來,嘈嘈切切一場,現在連招呼都不打就走了,只剩下一個唉聲嘆氣的。“唉!”我也嘆了口氣,算是回應了她,同時舉起手裏的酒杯,敬了她一口酒。

 

沒有回應。

 

屋子裏座燈照不到的地方,月光隔著半透明的抽紗窗簾,嘩嘩潑了進來,濺得每件家具的稜角錚然發亮,然而背光的部分,就越發顯得漆黑一片,可又不是那種沉沉的、無底洞似的黑,中間仿佛夾雜著一團團煙煙靄靄的灰蒼,像是墨色不均勻的水墨畫,墨色淡的部分縂覺得影影幢幢的,像是有什麽東西,屏息蹲踞在角落裏。墨色淡到極點了,就露出星星點點的白底子來,像一隻隻高高低低斜翻的白眼。

 

哈!我知道了,原來這班人並沒走,他們正躲在屋子的 旮旮旯旯裏,和我捉迷藏呢。剛才那個嘆氣的女人,不知是哪一個?會不會就是樓上附在我耳邊說話的那個?如果是的話,我還得向她道謝呢,要不是她,我老早就凍僵了。

 

我的第六感告訴我,她一定就在這堆人當中, 我必須把她找出來但是我又不想驚動他們,於是便悄悄起身,踢掉腳上的拖鞋,躡手躡腳地繞到客廳,經過飯廳,然後再返回起居室的另一邊他們就伺伏在那裏,沒錯的。我腳踏在冰涼的瓷磚上,一寸寸的挪著步子,手輕輕順著牆摸著,尋找電燈開關。預備一找到,就“啪”地打開,如此出其不意,他們一定走避不及,剛好就讓我逮個正著。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424&aid=16597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