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NTU5411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學校社團其他【NTU5411】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不分版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喂,家裏有人嗎(25)
 瀏覽1,373|回應0推薦0

hopolly
等級:
留言加入好友

母親的創業,是父親賦閑在家,而我剛考上高中的那年,作的決定那年,母親剛滿五十嵗。我不知道

平日除了上市場買菜之外,鮮少出門,同時又不講究衣著,常年就是那幾件舊旗袍,翻來覆去穿著的母親,怎麽會突然之間,對流行服飾有了研究,更不知她從哪裏弄來一筆資金,讓她和陸阿姨兩人,坐船去香港搜購幾箱子的“來路貨“的。總之,五十嵗的母親,和她的小同鄉,打扮得花枝招展的陸阿姨,就這樣開始跑起單幫來了。雖然毫無經驗,但跑多幾趟後,居然也跑出個名堂來了,從剛開始的盈虧相抵,到後來攢足了錢,和陸阿姨在臺北市郊合開一間委託行,總共也不過一、兩年的功夫。這一、兩之間,我們家算是福星高照,母親的生意蒸蒸日上不說,父親的工作也在母親的大力奔波之下,有了著落。一家人的生活,總算是逐漸擺脫慘淡貧窮,而日益豐裕了起來。

 

 

但是母親的生意長才,並不僅止於開個小委託行。後來,她又涉足一些其他的買賣,都一帆風順的,得到了收益。我出國的那年,正是母親事業上最得意的時候,錢多了,手頭就跟著鬆動了,要不也不捨得買那麽昂貴的奧美茄錶送我。“這個錶,是媽媽送妳的出國禮物,等妳念完博士學位,再送一只更好的給你。”媽媽替我把錶帶扣好時,喜滋滋地對我說。我沒捨得戴,就放在牀頭櫃裏,有空就拿出來欣賞一下,然後再小心翼翼地放囘盒裏。

 

直到上飛機那天,我才戴上。我在松山機場,脖子上掛滿了親友送的花環,手上拎著時下最流行的粉紅色化妝箱,進入登機室前,最後一次回頭,面對哭得兩眼紅腫的母親,還有挺著日漸龐大的啤酒肚,勉強擠出一絲微笑的父親,以及簇擁在他們身旁的一大群親友。我揚起手來,在空中揮了一揮,手上的錶劃過玻璃窗濾過的大片陽光,立即發出金燦燦的光來。父親看了,指指我的手錶,一隻手圈著嘴,向我大聲說:“好兆頭,象徵著妳的前途,一片光明燦爛!”難得聽到父親對我說這麽悅耳的話,再加上即將展翅翺翔的快意,以及對未來的憧憬,登時覺得全身籠罩在綿密的金光裏,一顆喜悅的心,鼓脹得直想縱聲大笑,但到看母親這麽傷心,又不好意思笑開來,只好強忍著,慢慢回轉身,等到在長廊轉了一個彎,確定親友們的目光,已經不能尾隨我了,這時才吃吃地笑著,登登踩著嶄新的半筒牛皮靴,踏著輕快的腳步,連跑帶跳地奔向前。啊,美國,我來了!

 

想當年,我是多麽的意氣風發,未來不是未知數,而是探囊可得的纍纍漿果,甜蜜,多汁,一口咬下,就濺得妳兜頭兜臉的快樂。沒想到才十多年的功夫,一切都走了樣。這時,我突然想到張愛玲的一句名言:“生命像一襲華美的袍子,上面爬滿了蝨子 ”。說得真好,聼了除了覺得真切外,還令人毛骨悚然。想想自己的生命,應該不至於那麽不堪吧!我才三十出頭,三十出頭的生命,頂多像一串長在枝上的葡萄,間中有幾顆長了黴斑,若是摘掉那幾顆,再用水龍頭沖沖,應該還是一串甜美的果實,如果運氣好,還可長成頂級的葡萄,摘下來,釀成香醇的美酒,都不必喝了,只要鼻子湊上去嗅一嗅,都足以令人陶醉的了。我一邊低頭用指甲去摳那錶鏈上的鏽斑,一邊這麽想著。 他,是我生命中的黴斑,我應該趁著黴菌還沒有蔓延的時候,趕緊把他去掉。是的,爲什麽從來沒這樣想呢?有什麽好害怕的呢?與其讓他毀了我的一生,還不如鼓起勇氣來,重新來過。對,就這麽決定了,我要離婚!我要把這十多年的過去,用一個大橡皮擦擦掉,重新來過。趁著還年輕,趁著還不難看,另找一個應該還不難。對,我要離婚!就這麽決定了。不怕,不怕,沒什麽好怕的。

 

“媽,媽,快看!”女兒不知什麽時候,掙脫了我的懷抱,一轉身跑到人行道上,指著對面向我大叫。我定睛一看,原來是一個六七嵗的小女孩,騎著一輛粉紅色的小三輪車,尖聲嬌小著,後面跟著一個小一點的,氣喘吁吁地追著她跑,兩條小辮子鬆開了,一半披在臉上。   “媽,那車子好漂亮!”女兒囘過頭來對我說,小臉興奮得緋紅。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424&aid=16128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