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NTU5411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學校社團其他【NTU5411】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不分版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喂,家裏有人嗎(23)
 瀏覽1,473|回應0推薦0

hopolly
等級:
留言加入好友

我緊綳的神經一旦放鬆,頓時就覺得兩腿發軟,結果一個趔趄,險些便跌了一跤。兒子吃了我這麽一顛,又哇哇大哭了起來,女兒看到弟弟哭得淒涼,也跟著哭了。我怕他們的哭聲吵到街坊,只好千方百計的哄他們。好在女兒很快就收聲了,但兒子還是一邊抽噎,一邊摟住我汗溼的脖子不肯放,說什麽都不願“坐車車”。我無計可施,唯有抱緊他,騰出另一隻手,伸長了去撈地上的購物袋,誰知紙袋被我這麽一拉,竟然“嗤拉”一聲破了,裏面的東西全掉了出來,罐裝的嬰兒食品滾得到處都是,一盒雞蛋打翻了,粘稠的蛋黃蛋白流了一地。

 

我見狀大驚失色,連忙將兒子往推車裏一扔,也顧不得他大哭大閙,便蹲下地來,手忙腳亂地搶救。我知道罐頭是摔不破的,所以先不作理會,只一手撈起蛋盒,打開來細細察看。結果不看則已,一看之下,就暗暗叫苦一打的雞蛋,居然破的破,裂的裂,沒一個是完整的。  想到一塊兩毛五,就這樣泡了湯,就陡然心疼起來了。可以煎十二個外焦裏嫩的荷包蛋呢!我們母子三人一天吃兩個,算算還能吃上一個禮拜呢!我越想越懊惱,刹那間只覺全身血液轟轟往上湧,然後就聽到耳朵嗡地一聲,好像有成千上萬的黃蜂貫耳而出。跟著在一陣天旋地轉之後,天色就昏暗下去了,像是有隻大手,把太陽中間的蕊子拈熄了,又像是有一頂大帳篷,從天外呼呼飛來,四角一合,就把整個世界都罩在黑暗中了。

 

還好我意志還算清醒,知道自己大概是中了暑,於是便扶著身旁的白玉蘭樹幹,緩緩坐了下來。我在樹蔭下閉上眼睛,把頭埋在臂彎裏,靜靜地坐著,全身冷汗直冒,四肢都虛脫了。耳邊聽到兒子一聲賽一聲的嚎哭,心裏乾著急,但是卻動彈不得。坐了半晌,覺得神智和體力漸漸恢復了,便勉強爬起來,把兒子抱在懷裏,依舊坐了下來。正在這時,看見女兒屁股一顛一顛地,蹲下又站起,把地上的罐頭逐個撿起來,堆在一處。看得我心裏一陣酸楚,就對她說:“小乖,別撿了,過來和媽媽一起,在樹蔭下坐坐吧。

 

女兒聞言點點頭,把手裏的罐頭放下,然後乖巧地走過來,倚在我身旁。兒子大概也哭倦了,安安靜靜地躺在在我懷裏,津津有味地吮起自己的大拇指來了。  我抱著小的,摟著大的,在亭亭如蓋的樹蔭下坐定後,從皮包裏拿出溼紙巾,先給兩人抹了手和臉,再擦自己額上和頸項的汗。紙巾涼涼的,酒精味有點刺鼻,不過也讓原先萎靡的精神,稍稍振作了些。我望望難得不哭不閙的兒女,把鬆弛下來的身子往背後的   樹幹上一靠,享受片刻的寧靜。

 

這時,忽然無端端來了一陣微風,風不大,但也足夠令頭頂的樹梢上,層層覆蓋的的肥大葉子輕輕漾動起來了。樹葉一動,陽光就趁勢篩過墨綠色的葉片,絲絲縷縷的漏了下來,撒在我們身上,同時也射在我手上戴的的錶上。我的不銹鋼錶面,吃陽光一照,  映在兒子的小胖手臂上,就變成一個白金小圓點。兒子不知怎的發現了,就伸出另一隻手,想把那光圈拾起來,但手才出去,陽光被擋住了,圈圈就不見了,一縮手,又回來了。他覺得有趣極了,於是便兩眼發光,咯咯地笑著去和那小光圈捉迷藏,我看他歡喜,也就不時抖動我的手,讓那光圈閃來跳去,逗著他玩。姐姐看了好玩,也來湊熱鬧,幫著一起抓“小太陽”我一邊逗他們,一邊才注意到,那錶的“水晶”玻璃面不知何時,竟然已經變黃,而且上面還有幾道明顯的刮痕。包鋼的錶鏈上,也出現一點一點黑色的,黴斑似的鐵銹。雖然走得還算凖,但外形上,經過十多年的歲月淘洗,怎麽看都顯得寒傖。

 

它還是母親在我出國前,領著我,跑遍了整個西門町後,在武昌街的一家金鋪買的。“既然你把它說得那麽好,那我們就要這只吧!”媽媽手裏緊緊捏住這只錶,操著她的吳儂軟語,和那打躬作揖,左一個“徐踏踏”又一個“徐踏踏”,蘿蔔燉一般矮胖的上海老闆說。說罷就舉起那塊表,在燈光下眯起眼來,翻來覆去地看了又看,看完後,就指指站在一旁的我,用足夠讓整個金鋪的顧客都聼得到的聲浪,裝作漫不經心地補上一句:“這是我女兒帶去美國用的!”然後就微笑著,等待老闆的恭賀,以及別人豔羨的目光。雖然這不是第一次聽到她在公共場所,大聲宣佈我的光明前途,我還是尷尬得恨不得挖個地洞藏起來。

 

 

當時對母親這種“膚淺”的行徑,總是羞憤得無地自容,但是又阻止不了她,所以出國前那一陣子,總是和她鬧彆扭,尤其在她一次又一次的,令我當衆難堪之後。現在回想起來,才知道其實真正“膚淺”的是自己,爲了要捍衛那點可笑的自尊心,竟然全無心肝,一點都不能體會,母親當時驕傲的心情和磅礴的成就感。

 

母親是個心高氣傲的人,最大的遺憾就是她在求學期間,外公猝逝,以至於家道中落,令她中學畢業後,就無法繼續升學。因而在學識上,矮了名校畢業,辯才無礙的父親一大截,以至於一和父親有齟齬,就總是處於劣勢。

 

口角過後,父親總是面不改色地在客廳抽煙,看報,同時把收音機音量調高,這樣就不必聽到房裏傳來的,母親的飲泣聲。  有時他心煩了,就會撈起他掛在衣架上的絨帽,拎著香港友人送他的,像丹尼凱唱“Singing in the Rain”時,拄在手裏當跳舞道具的手杖,施施然出門去了。這時母親就會我叫到她床前,一面拿手絹擦淚,一面黃著臉,咬牙切齒地對我說:“無論如何,你一定得給我好好念書,以後才不會像我一樣,受盡男人的氣!”

 

和兩個哥哥比較,我是書念得最好的一個,從小到大都是班上前幾名,大人從來不必為我的學業擔心。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424&aid=15833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