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想入霏霏
市長:作家夏霏  副市長: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文學創作現代文學【想入霏霏】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霏小說】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霏散文]情敵變成我朋友(刊於080129聯合報繽紛
 瀏覽1,612|回應0推薦2

作家夏霏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2)

Sam yeh
墨痕

情敵變成我朋友

【聯合報╱文/夏霏】 2008.01.29 02:08 am


我在網路搜尋打上她的名字,網頁啪啪啪地跳出她的名字,連住址都有,原來是她交通違規,電腦秀出違規者的舉發單…

失眠的這夜,我突發奇想地打上她的名字,在網路搜尋。桂嬿,一個我惦念了十二年的名字、一段失去十年音訊的友誼。

一起暗戀一個他

情誼從情敵開始

桂嬿是我小五的同班同學,不過因身高關係,我們的情誼不是一開始就萌發的。因為身高一百六十五公分的她,與一百三十五公分的我,座位可謂天南地北。

直到某一次的自然科實驗,我們才有了第一次接觸。

忘了那是關於什麼的實驗,總之,和我們同組的還有我喜歡的男孩杰。我是個好勝心很強的人,極力想表現給杰看,卻因太急躁,導致實驗失敗。

桂嬿就溫和多了,她是金牛座的,做事慢條斯理,實驗就在她細心又嚴謹的步驟下完成了。

我因為在杰面前漏氣,下課後一個人回位子生悶氣,桂嬿走過來問我:「妳是不是喜歡杰?」

我嚇了一跳,又害臊,沒說話。她輕輕握我的手:「歡迎妳加入杰的後援會。」

我後來才知道,原來我們都暗戀杰,而班上喜歡杰的女生也不少。我和桂嬿的關係,就這般從情敵開始。很奇妙吧?

之後我們每天一起走路回家,討論的話題總離不開杰,例如今天杰的帥氣度是增是減?哪個女生今天看了杰幾眼?

很怪,我們討論杰的時候,從來不吃對方醋,我說她的身高跟杰很配,她說好羨慕我和杰會進入同一所國中就讀。

關於杰的話題,我們從沒間斷過,還打算畢業前夕來個大告白。我們暗戀同一個男孩,不像情敵,倒像手牽手的同盟姊妹。

她教我各種遊戲

我溺水她施援手

我常去她家玩,她們家的人平均身高都超過一百七十公分,我走進她家,就像誤闖大人國似的。她也比我見識多,也常教我打桌球,放假時還摸進學校深鎖的桌球室廝殺,緊張又刺激;她教我下五子棋,我從此迷上方格上的賓果戰爭。

她也教我溜冰,踩上輪鞋的我們,好像踩上雲的翅膀。她還教我游泳,一個下午我就學會了,我們在水底猜拳,輪流站上彼此的肩膀跳水怪叫;那個夏天,我們每天到游泳池報到,就算颱風天也不例外。

事情就發生在颱風天那天,因我們沒有注意氣象報告,還是相約騎腳踏車到泳池,救生員也都離去了,泳池好空蕩,就像我們專屬的遊樂園。我們恣意地跳水、潑弄對方,比賽誰先游到對岸。一聲令下,我們開始奮力地游,我埋頭瘋狂地划水,游到中段時突然天空閃電,接著是好大的雷響。

我嚇了一跳,把口中的氣全吐光了,也因為緊張,一瞬間忘了怎麼擺動四肢,當時彷彿有人抓我的腳,我就這麼往下沉。水一直嗆進我的口鼻,我來不及呼救。我漸漸感到無力,只能任由無形的力量,將我往下扯。

忽然水花向我湧來,一隻手攔腰將我抱起,是桂嬿。「妳在開玩笑還是溺水?」她問。我虛弱地說不出話來。她慌忙將我拉上岸,拿毛巾幫我擦拭。這時,雨開始傾盆而下,我們趕緊換衣,冒雨跑到泳池出口準備回家。

一出泳池,我發現我的腳踏車被偷了,她只好載我回去。回家一看電視,才知道那天不只颱風登陸,還是農曆七月的第一天,難怪泳池如此空蕩。看著腳踝有淡淡的手印痕,我突然想到溺水的可能原因。

暗戀同盟套他話

她畢業搬家遠去

畢業前夕,我和桂嬿集合班上喜歡杰的女生,展開告白計畫,由我代表打電話給杰,問他喜歡誰?

我祭出當時最紅的廣播節目主持人,謊稱抽中他參加特別節目告白活動:「如果說出你喜歡的人的名字,我們不僅會送你一首歌和獎品,也會幫你告白,讓你們感情順利喔。」不知哪來的奇想,我瞎編出這段話。

「你有喜歡的人嗎?」我問。「有啊。」他回答得很乾脆。「叫什麼名字?」我問。聽著擴音的其他愛慕者,也和我一樣緊張。

「嗯……」他沉吟了一會兒:「跟妳說,妳也不知道是誰,說嘛也沒用啊。」他喀嚓掛了電話,留下我們這群小情敵面面相覷。

畢業典禮當天下大雨,校門口還淹水,我涉水到教室時,小腿已經濕透,卻發現教室裡氣氛很熱絡,大夥正捧著畢業紀念冊交換簽名。我看見桂嬿低著頭坐在位子上,於是走過去拍拍她的肩膀。她的眼睛是紅腫的。

「我要搬家了。」她說,肩膀抽動起來。「什麼時候?」「今天。」她頓了頓:「因為我爸媽離婚了,我要跟我爸住。」

我還來不及反應,她就說了一個我沒聽過的地名。

「我爸說還是在台北境內,很近的。」我握著她的手:「妳放心,我一定會去看妳。」

國小畢業後,我和杰升上同一所國中,桂嬿則到台北市念書。我們常通電話、寫信給對方,每個月我都會轉三班公車去找她。我抱怨私立中學功課太重,她則說公立國中治安太差。

到了升高中的某一天,她告訴我她要開始打工了,從此音訊全無。

如今,我在網路搜尋打上她的名字,網頁啪啪啪地跳出她的名字,連住址都有,原來是她交通違規,電腦秀出違規者的舉發單,她的名字就在其中。好妙!

我興奮地抄下她家住址,馬上提筆寫信給她,連夜寄了出去。接下來就是等,一個月過去了,還是沒有她的消息。

桂嬿,一個我惦念十二年的名字、一段佚失十年以上音訊的友誼。

【2008/01/29 聯合報】@ http://udn.com/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3726&aid=2843058